第四百二十四章 同盟出现-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四百二十四章 同盟出现

    “诸位,诸位!咱们华祥绸缎庄现阶段只经营布匹、成衣、内衣及香水,而那香皂并不完善,还有待改进,所以并未上架销售,只好辜负各位的美意了!”樊凡无奈地望着大家道。

    “那为何这环采阁就用上了?”

    “实乃是这香皂现阶段比之前的沐浴用品好用,所以先行在环采阁试用,看有何方面需要改进,再行推广上市。”

    “那我们也先试用!”

    樊凡无奈地望望大家,不由自主,眼神瞟向楼上一个方向,眼神瞬间释然,眼中充满了笑意,暗中点了点头。

    王清冷眼旁观看在眼中,心中一惊,难道是那位到了?

    不由得,他也循着樊凡的目光看向一个方向。

    突然,二楼一个房间窗户旁闪过一个身影,窗户被关上了!

    “好!那咱们说好,数量有限,每人仅限一箱,百块!再多,就没了!”樊凡大声道。

    “好!”众商贾纷纷叫好。

    一时间,樊凡又陷入了围攻当中,不过,他被攻得愉悦,攻得快乐。

    二楼房中,一位二十余岁的少年与中年人对坐于桌前,而那语嫣低眉顺眼地站于一旁侍候着。

    那中年人赫然正是石文义。

    二人异口同声地叹了一口气,“还好,平安渡过了!”惊讶地互望一眼,相视而笑。

    “是啊,本以为,那几家会来捣乱,未曾想居然风平浪静,真是出乎预料啊!”语嫣在旁陪笑道。

    “有那樊凡出面,谁都知道环采阁现在由小候爷罩着,谁还敢前来捣乱,那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语嫣,这你得好好敬小候爷一杯啊!”石文义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道。

    “那是,那是!小女子在此敬小候爷一杯!”说着,语嫣端起茶杯一饮而尽。

    “石兄此言差矣,此次实乃是语嫣她们的表演太过震撼,令得在场的奸细看得目瞪口呆,根本就忘记捣乱了而已!有我什么事?”小候爷一翻白眼。

    “小候爷过谦了,那几人只是前来探听消息而已,有小候爷在此,他们岂敢捣乱!”

    “石兄过誉了!有石兄看顾,谁敢来此撒野!我也是狐假虎威而已!”小候爷笑道。

    “那也是明眼人都看出了现在的环采阁有小候爷坐镇,所以才会如此风平浪静啊!”

    “行了,咱们再这般吹捧,可是要被语嫣笑话了!”小候爷笑言道。

    “语嫣,你敢笑话我们吗?”石文义向语嫣打趣道。

    “不敢,不敢,有小候爷在,奴家岂敢如此放肆!”语嫣连忙陪笑。

    “你呀!尽拿语嫣做挡剑牌!”小候爷笑指着石文义道。

    “好,好,你就护着语嫣吧!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吗?我不说了,不说了!”石文义一拱手。

    “不过说真的,石兄,此番多谢了!”小候爷拱手谢道。

    “咦,这是何意?”石文义满面不解。

    “你就装糊涂吧!”小候爷一指石文义,满面笑意。

    “哦,原来是这啊!小候爷客气了!”石文义品一口茶笑道,“今后这许多事还得仰仗小候爷啊!咱们这是合作,是双赢,无所谓谁谢谁。”

    “无论如何,我得感谢石兄给了我这个机会啊!”小候爷笑言道。

    “今后只要咱们精诚合作,机会自然无数!”石文义莫测高深地道。

    “是吗?”小候爷有些疑惑道,他可知道,这石文义之前可是无甚经商头脑,为何近日居然有了如此精彩绝伦的创意,还能编排出如此精彩的节目舞蹈,难道是人不可貌相?他在那济南府学的?还是身后有高人?

    “当然!”石文义自信地回道。

    “石兄背后有高人?”小候爷小心翼翼地问道。

    “您就当我身后有高人吧!”石文义神秘一笑。

    小候爷皱着眉头看看石文义,不再询问,毕竟,二者是合作关系,不用管他如何得到此等创意,只需知道,他能为自己带来丰厚的利润即可,而且自己几乎就是空手套白狼,只是付出了布匹成本与一些银两,但却回报丰厚。

    虽然这是石文义刻意交好的结果,但自己却也无甚损失。

    “对了,咱们后续还有何动作?”小候爷转移话题道。

    “先行运营,看那几家如何应对!再作定夺!”

    “也好,一动不如一静,今日之后只需坐等客人上门,看看效果再说!”小候爷若有所思地道。

    石文义微笑不语。

    “对了,那光源真的无处购买吗?”小候爷好奇地问道。

    “怎会?”石文义失笑道,“此物只是打磨成形费些时日,并不难找!那位高人说了,这叫饥饿营销,不能让他们每日都能看到如此精彩的节目,但又不给他们准确的时间,他们就会心有牵挂!不断前来消费,那般咱们的利润就会滚滚而来!”、

    “真是黑啊!”小候爷一撇嘴望着石文义。

    “怎么,小候爷有意见?”

    “怎会?这般腹黑!太阴险了!不过,我喜欢!”

    说完,二人对视而笑。

    “不过,今后还得仰仗小候爷您,为这环采阁操心了!”石文义正色道。

    “嗯,无妨,事后让樊凡放出风去即可!”小候爷点头道。

    他可不会说,之前只是为了还石文义的人情,让答应让樊凡稍稍介入,并不想真心投入这行。而且那几样物事太过新奇,钱途广阔,才暂时与这石文义合作。

    现如今,见到这环采阁的精彩表演,随后体验了环采阁的诸多设计心思,不由得心动不已,故而才许诺今后要罩着这环采阁!

    更何况,这石文义身后还有高人,只怕今后少不了有好处。好奇加上钱途,自是不能推之门外。更何况,自己还可以随时抽身。只要今后环采阁金点子不断,即便做这环采阁的后台那也无妨!

    “好,咱们一言为定,小候爷在明,我在暗,咱们将这环采阁做大,我也好为那死去的小倩了了心愿。”说到此,石文义唏嘘不已。

    而旁边的语嫣却眼眶一红,泪水止不住往下流。

    “哟,哟,这是怎么了?何必呢?大喜的日子,应该大笑才对!”小候爷插科打诨道。

    “对,大喜的日子,小倩看到了,想必会无比欣慰吧!”石文义整理心情,笑道。

    “不好意思,奴家一想起倩姐,不由自主就会伤心!倩姐是没看到今日,如果看到,她会向您叩拜感谢的!”语嫣抹抹眼泪道。

    “咱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今后再不可提起此事!”石文义正色道。

    “是!”语嫣盈盈下拜。

    “石兄,这得罚你一杯啊,将如此花容月貌的美人逗哭,真真是不应该啊!”小候爷笑言道。

    “是,是,该罚!”说着,石文义端起桌上的酒杯一饮而尽。

    “对了,石兄,此番咱们可得防止那几家青楼的反扑啊!”小候爷正色道。

    “无妨,此番咱们只是针对那倚红楼,将它打垮,报掉夺名之仇就好,至于其他几家,咱们可以与之合作,分化瓦解即可!”

    “如何个合作分化法?”小候爷俯过身子询问道。

    石文义微微一笑,俯在小候爷耳边一阵耳语。

    小候爷听罢,满面震惊地望向石文义,“这也是你那位高人所想?”

    “不错!”石文义微微一笑,点头应是。

    “高,实在是高!”小候爷竖起大姆指赞道,随之脸色充满了期待地望着石文义,“真想见见那位高人啊!”

    “不急,不急,今后自会有相见之日!”石文义笑着安慰道。

    “真的?”小候爷表示怀疑,“你舍得?不怕我将他挖过来?”

    “只要你有那本事,我不说二话,拱手相让!”石文义不以为意地道。

    小候爷惊异地望着这石文义,他知道,这石文义并非不在乎那位高人,而是对自己有信心,也对那位高人有信心,这是不怕自己挖墙角啊!谁与这石文义有如此深的交情,居然能够如此交心!难道是他那几位至交好友?

    张采?不大可能,要说小阴谋的话,那小子还能办!但如此大事,如此大的手笔根本就不像是他的能力能够办到的!

    至于李玉,更不可能,那就是一个二愣子,只是忠心石文义,绝没有这么精明!

    那几位百户?总旗?小旗?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想遍了石文义交好的所有好友,想破了脑袋,也未发现蛛丝马迹。

    难道是他新交的好友?但新交的好友能有这么信任吗?

    想想,小候爷又否定了自己的想法!罢了,既然石文义说了有相见之日,到时再说吧!

    石文义望着小候爷在那苦恼心中好笑,他并不是说不怕小候爷挖墙角,而是他知道,明中信根本就没有存心巴结任何一位权贵,他只是现在势力薄弱,借势而为而已,绝不会被任何一位权贵官员所收买,包括自己!

    二人只是君子之交,合则两利,不合则分,如此而已!

    “好了,咱们今日到此结束,明日再见真章吧!”石文义总结道,“到时,咱们再随机应变!”

    “好!”小候爷点头应是,转身离去。

    “好,好,真是精彩啊!”从屏风之后转出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