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八章 大众舆论-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四百二十八章 大众舆论

    “我怎就错了?”有人不服。

    “且听我慢慢道来。”包打听做了个稍安勿躁的手势。

    百姓们聚精会神地望着包打听,听他娓娓道来。

    “话说这樊凡推出了几瓶香水及几件内衣,这些尽皆在那环采阁表演会上予以展示。那些大掌柜心红不已,当场进行了订购,今日这是前来提货的。”

    “那也不对啊,提货只需伙计们前来就行,为何大掌柜的亲至?”有人不服气。

    “这您就有所不知了。”包打听一脸神秘地道,“其实,这些香水及内衣绸缎庄也没有多少,还是限量供应,故而这些大掌柜的深怕来晚了,或者被别人用人情插队,将这些东西买走,故而才亲至。”

    “人家大掌柜的什么没见过?这些不知名的东西岂会看在眼中?”

    “你们不知!香水与内衣乃是用在女子或妇人身上,而且能够增加她们的美丽与对男人的吸引力,那些大掌柜的身后有贵人,而贵人却又有夫人小姐,在她们催促之下,大掌柜的岂能不上心?要知道,枕边风可是很厉害的!大掌柜们也是很害怕的,岂能不尽心?你们懂的!”包打听一挑眉,贱笑道。

    哦,原来如此!一瞬间,大家伙恍然大悟,窃笑不已,仿佛明白了其中的猫腻。

    “那香水与内衣有何奇异之处,居然令得女子、妇人趋之若鹜?“

    “这你就不知了,那香水能令人女子身上散发出迷人的香气,内衣能令得女子身材窈窕,实乃是闺房之乐增加数倍甚至百倍,那些妇人想要获得荣宠,自得精心打扮,否则被外面的狐媚女子利用,岂不是令其地位不保?故而妇人们趋之若鹜!”包打听一副浮想连篇、悠然向往的样子。

    “这些隐秘之事,你怎会知道?”旁边有人看不惯了,挑刺道。

    “呵呵,还别说,你说对了,我只是有个表兄弟在大掌柜跟前当差,昨日说带上我见识见识,就混进了环采阁,故而知晓此事!而且,昨日环采阁中的那般景象,真真是令人如梦如幻,精彩绝伦啊!”

    “咦,你昨天还进了环采阁?”旁边人们惊异不已。

    “不错!”包打听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令在场众人看了羡慕不已。

    “说说,那环采阁中的表演有何独特之处?有何精彩?”

    嗯!包打听一指空空如也的茶碗。

    哦,旁边自有人屁颠屁颠地上前为他续满。

    “有前途!”包打听满意地点点头。

    “快说!快说!”人们催促道。

    “那一日啊!梦幻般的开场,从开而降的光芒,令得舞台如梦似幻,美丽的女子舞动娇躯,动人心魄。”

    “哼,这不是你的话吧!你从何处抄袭的!只怕你去观看也是假的吧!”旁边有人冷笑揭穿道。

    “怎么不是我的话?”包打听急了,瞬间站起身形望向讥笑自己之人。

    “你一个粗鄙之人,能有这般文采,说出如此话语?吹牛吧?”

    “这,这?”包打听一阵语塞。

    一时间,旁边众人怀疑地望着包打听。

    “大家不要怀疑,包打听说的都是真的,那些话是那些大掌柜的说的,我在旁边也听到了!”

    什么?众人循声望去,却见一位眉清目秀之人在旁为包打听开脱。

    “是的,昨日我在环采阁附近,本想找机会偷偷溜进去,看看这传得沸沸扬扬的环采阁表演有何特异之处,未曾想有混进去,却听到那些出来的大掌柜相互赞叹,说是还预订了下次表演,到时再来观看,而且话语之中,确实有这包打听所说!”

    “真的?”

    “千真万确!”

    “再说说,还有什么?”一时间,众人恢复了对包打听的信任,纷纷催促。

    这下,包打听可不说了,反而坐在桌前慢慢品茶。

    “快说啊!”

    “你们不是不信我吗?我也懒得浪费口舌!”包打听还拿乔起来,死活不说。

    “给,吃了再说。”有那机灵的,迅速前去买了一盘蚕豆,端到包打听面前。

    “嗯,还是这位懂事,我就再说说?”包打听一脸满意地望着这位。

    “说说!说说!”众人纷纷附和。

    “哼!”包打听轻哼一声,润润嗓子,“随后,一群光溜溜美女出现在台上。”

    “什么?”

    “光溜溜美女?”

    “怎么可能?”

    随着包打听的话音刚落,大家瞪大双眼,望着包打听。

    “咳咳。”包打听一阵咳嗽,“说错了,说错了!”

    “我就说吗?怎会是光溜溜的美女。”旁边众人一阵失落,毕竟,虽然他们不信,但不妨碍他们充满幻想这是真的!

    “其实,说是光溜溜倒也不为过!”包打听吊大家胃口道。

    “真的!”人们瞪大双眼,望着包打听。

    “确实,只是那些美女只是穿着轻纱,轻纱内只有三片小布,遮挡着重要部位。”包打听说着,眼前冒光,仿佛看到了昨日的景象,嘴角流诞,一副猪哥模样。

    人们见包打听这副模样,心中信了大半。

    “快说说,快说说!”一时间,大家兴趣大增,双眼泛光。

    “那些美女款款而来,那白晰的皮肤,修长的大腿,高耸的胸前,令人心潮澎湃,热血沸腾,万分迷醉。”包打听形容的场景令大家陷入亢奋。

    “后来呢?后来呢?”

    “后来,她们就拿出了香水。”包打听回归正常。

    “怎会如此,难道就没有香艳表演?”众人一阵失落,埋怨的眼神望着包打听,我们裤子都脱了,你就给我们说这个?真是不负责任!

    包打听视若不见,继续叙述道。

    “在那些美女来到近前之时,却只闻得如花香,如体香,一阵极其好闻的味道充斥着大家的鼻腔,当时,我就在最前排,正在为大掌柜的倒茶,只闻得如兰香气,当时香得我啊,将茶杯打翻在地,我都快吓死了,出了一身冷汗,深怕大掌柜的将我乱棍打出。还好,那位大掌柜的,根本无暇理会我,只是沉醉地闭着双目,如痴如醉。”

    “有这么夸张吗?”有人表示怀疑。

    “还有更精彩的。”包打听看都未看一眼,继续陷入幻想当中,“美女们突然,从台上走下来,将手中的香水喷洒,这下可不得了了!”

    “怎么?”人们的情绪已经被调动起来,瞪大双目望着包打听,深怕遗漏了一个字。

    “一阵扑鼻清香袭来,我居然也忘记了打翻在地的茶杯,沉醉在香气之中,久久无法自拔。良久,良久,一阵疼痛传来,我才清醒过来,却原来,一位美女来到了我的身前,她那纤纤小脚踩在了我的手上。而引时的我,居然半蹲在地手放在打碎的茶杯之上,一直维持着这个姿势一动不动,才令得人家踩了我的手。”包打听一阵吹嘘。

    “后来呢?”

    “后来啊!”包打听看看众人,拿起茶杯,品起了茶。

    众人一阵无语地望着包打听,还没法再催,深怕他一扭屁股走掉。

    “那位美女歉意地将我扶起,我待要谦让,却不想,瞬间一阵体香袭来,我再次陷入了迷醉。”

    “为什么?”

    “我反应过来之时,那位美女却已远去,却原来,那正是美女的体香,也可能是香水的功效,居然令得我这个入惯花丛之人迷失心智,你们就知道,这香水有何等魔力了!”包打听一脸的心有余悸,但眼神却是那般的幸福。

    众人震惊了,原来这香水居然有如此魔力?太神奇了!不行,无论如何也得买一瓶试试,极品的就不想了,但总得买瓶普通的吧!

    “包打听,你说哪有卖的?”

    “就是这绸缎庄啊!”包打听一指。

    一时间,众人双眼泛光,尽皆望向了华祥绸缎庄。

    却只见绸缎庄前伙计们渐渐稀少,已经将货物搬上了马车。

    瞬间,人们纷纷冲向绸缎庄,询问香水事宜。

    包打听与几位留在原地的百姓相视一笑,转身而去。

    绸缎庄内。

    “樊掌柜,你这可不地道啊!昨日为何不将这极品香水与塑身内衣告知我等?而且还赠票?”诸位掌柜的一脸阴沉地望着樊凡。

    “诸位,诸位,原谅则个。实在是不知该怎么说?”樊凡一脸为难地拱手致歉。

    众掌柜的不为所动,只是望着樊凡。

    “也罢,本来,这是绸缎庄的隐密,不该今日说出,但现在既然大家如此,我也就不得不说了!”樊凡一跺脚道。

    “演,再演,真当咱们是三岁小孩啊!”一位掌柜的不屑地看着樊凡。

    “不瞒诸位,樊某实在是有难处啊!”樊凡苦笑一声。

    樊凡见众人无动于衷,长叹一声。

    “实际上,香水与内衣的制作,根本就不在本庄!”一句话石破天惊人。

    众掌柜的对视一眼,惊讶无比,制作不在绸缎庄?那在何处?

    “实际上,昨日晚间,我才接到通知,今日可以订购极品香水与塑身内衣,根本就来不及通知计诸位!”樊凡看看各位,继续道,“其实,咱们绸缎庄只是人家高人寄卖香水与内衣的场所,人家联系我们,我们才能够有所动作!”

    “这是何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