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盗案频发-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五十八章 盗案频发

    众人齐齐望向明中信这个主心骨。

    明中信沉吟半晌,仔细衡量大家知道的利弊,看来不让他们知道已经不行了,而且不能欺骗大家,毕竟,此事涉及到他们个人的安危,应该让他们知道一些事情了。

    顺便看看,他们是否能够经受住这次考验。

    明中信开口道,“大家不用担心,实际上,我和福伯已经抓到过一个内奸,而且已经知道了这股势力的一些事情。”

    众人转头望向福伯,福伯点点头。

    众人深出一口气,只要知道是什么势力就好。毕竟,未知是最可怕的,暗中的毒蛇才要人命啊!

    他们却没有仔细听清楚,明中信并未提到这股势力究竟是谁?

    明中信也不敢将这股势力的残忍和庞大布局告知他们,他只需要让他们知道,自己有准备,而且有信心击溃来犯之敌即可。

    “这个势力暂时不会再有行动,他们只是想知道我们学堂具体教授的内容,只要他们一日不知道我们的具体教授内容,他们就会投鼠忌器,不敢开展行动。”明中信安定人心道。

    “而所丢失的,也不过是一些算学、工匠技艺、田间管理基础知识,外人拿到也是不知其所以然,因而,不管任何人拿到,都不会有太大的作用,你们就放心吧!”

    “我们的底细他们并不清楚,即使拿到这些资料,依旧无所作为,反而令他们更加恐慌,要知道,未知的事物往往令人更加害怕,因而,他们不会轻举妄动的。”

    “接下来,我们要做的,就是进一步加强我们的安全保卫和建立更加严格的保密制度。”

    明中信也暗暗庆幸,学员们现在还处在了解事物发展的初级阶段,因而那些资料都是一些初级浅显的观点,核心资料还未涉及,如果再过一段时间发生这种事,那自己可就损失惨重了!

    看来,最近明家的一系列动作令敌人们进退失据了,不过,依那个势力的狠辣来说,只怕下一步会更加激进,必须加强安全保卫了。自己也得再出一些干货了。

    实则,明中信感觉,既然这个势力用如此激进的手段获得信息,那么,这个势力已经将明家作为一个非常危险的对手对待了。

    明中信知道,如果他们能够看懂了解偷走的书册资料,还不会怎么样,如果看不懂,这个势力决不会允许明家存在这个世上。

    因为这表示明家已经脱离了控制范围,未来势必会对这股势力造成威胁。

    那么,这股势力将会用雷霆手段将这不可控的因素扼杀在萌芽状态。

    这,就是明家现在所面临的处境!

    到时,纷争一起,频繁厮杀,自己空有通天本领,现在布局尚未成型,那也无济于事,最终不过是给明家添加一些无谓的牺牲罢了!

    而自己从今天开始就得对此作出反应,制定措施,做出应对准备,预防最坏的情况发生。

    第一步,得让明家所有知情人增加信心。

    首先得加强防卫力量,不只是明家学堂,整个明家都得在这个防御范围之内。但明家生意那些地方就不能顾及了,只能挑重点的地方去加强,最主要的就是酒楼,这是现在明家的主要经济来源。

    明家一切发展都得依托酒楼实现。

    “少东家,少东家!”此时,传来了吴阁主的呼喊之声。

    明中信示意福伯引他进来。

    吴阁主满头大汗的进来,还未坐下就急切地说道。

    “少东家,名轩阁出事了!”

    众人一惊,转头望向明中信。

    却见明中信不紧不慢地望着吴阁主,问道,“抓住人了?!”

    “是啊!”吴阁主一脸呆滞,少东家怎么知道!本来是来表功的,没想到少东家已经料到了,瞬间吴阁主脸垮了下来。

    众人也是一副了然之色,既然贼人早有预谋,怎么会放弃名轩阁那么大一个靶子,毕竟那儿的防卫更加羸弱。

    不过,令人惊奇的是,为何名轩阁能够抓住贼人?

    听到明家学堂也遭了贼,而且贼人还没有露出踪迹。

    吴阁主双目一亮,马上精神焕发,同样是遭贼,学堂没有发现贼人踪迹,自己却抓着了,这不是大功嘛!

    看来,自己真的走运了!

    “好了,不要得意了,贼人呢?”明中信白了他一眼,这时候了还只想着自己那一亩三分地,格局不大啊!

    “哦,在明宅后门,明家学堂不是不让外人进来嘛。我也怕惊着老夫人,所以---------”

    “不好!”

    未等吴阁主说完,明中信飞身出了学堂,直奔后门。

    “咋了,这是?”吴阁主一阵瞠目结舌,望着明中信的背影说不出话来。

    少东家对自己意见这么大,都不想听他说完话?

    福伯白了这个逗逼一眼。

    福伯与众人紧随其后,奔向后门。

    待众人赶到后门时,却见两个酒楼伙计正呆立着,明显受打击过度,眼中惊恐之意十分明显,一个五花大绑的黑衣人躲倒在地,已经气绝身亡。

    而明中信正在检查黑衣人。

    最后赶到的吴阁主却震惊得呆立无语了。

    “到底怎么回事?”福伯向那两个伙计问道。

    “我们,我们正站着,这个人就突然,突然倒地,身亡了!”一个伙计结结巴巴地说明情况。

    福伯皱眉,难道还是上次那般自杀身亡?不会啊,如果要自杀,那不是在名轩阁就能够自杀了,为何来到明府才自杀?想不通。

    “少爷,如何?”福伯带着疑问,上前问道。

    “确实就是那股势力的手法,一模一样。不过,这次是有人远距离射杀的。”明中信站起身形,指着黑衣人的脖子道。

    福伯望去,却见黑衣人也是一脸惊恐,不象是自杀前的平静,而他的脖子上有一点黑青,好似一个针孔,哦,还真的是。

    明中信四处观瞧,却见四处树木繁多,应该就是躲在树上,将黑衣人射杀,此时寻找已经无益,只好吩咐道。

    “报官吧!”

    这次不同上次,上次是在府内,这次却在大街之上,虽是明府后门小巷,谁知道有没有人经过巷口,如果明府再压下来,流传开来,就会落人口实,所以只能报官。

    看来那些物件也是时候派上用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