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二章 惊艳才情-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四百三十二章 惊艳才情

    “鸳鸯湖畔草粘天,二月春深好放船。柳叶乱飘千尺雨,桃花斜带一溪烟。烟雨迷离不知处,旧堤却认门前树。树上流莺三两声,十年此地扁舟住。主人爱客锦筵开,水闻风吹笑语来。画鼓队催桃叶伎,玉箫声出柘枝台。轻靴窄袖娇妆束,脆管繁弦竞追逐。云鬟子弟按霓裳,雪面参军舞鸜鹆。酒尽移船曲榭西,满湖灯火醉人归。朝来别奏新翻曲,更出红妆向柳堤。”

    瞬间,众人击节赞叹,好、妙之声不绝于耳。

    而一位读书人站起身形,就待品评。

    “此诗极尽笔墨地描绘了鸳湖的美好景致,用词优美,用情深挚,但却稍显消极,有些太过阴沉了!”

    而台上的几位女子,却面色诡异地望着他。

    而自信满满的读书人被她们看得有些发毛,不自禁有些疑惑,难道是自己哪里不对了?摸摸自己的脸,再看看自己身上,没什么问题啊?

    他再次将目光望向台上。

    此时,台上的凤宛柔盈盈一拜,满脸歉意,“这位先生,奴家还未诵完!”

    哗一声,在座之人大笑不止。

    而后面的大掌柜们更是笑得大声,难得啊!居然看到读书人在大庭广众之下如此丢脸,真真是过瘾啊!

    站起来品评的读书人瞬间满面苍白,手足无措地站在那儿,本想着卖弄卖弄,未曾想,居然出了这么大的丑!尤其是还有商贾之人在场的情况下!

    呆立半晌,读书人掩面转身洒泪而去。

    而在座众人望着他的背影,不自禁有些兔死狐悲之感,是啊,自己等人此时笑他,难道没人笑自己等人吗?今日之后,凤家姑娘这些诗词传播出去之后,只怕会文名大涨。而这些佳作诗词必将被广为传诵,甚至那些大儒名家也许会对此有所品评,相比之下,自己等人真的有那资格品评这些诗词之作吗?

    到时,只怕自己等人也是人家嘲笑的对象了吧!一时间,现场陷入了诡异的安静之中。

    而那些大掌柜们只是用同情的眼光望向前面的读书人,只因他们明白,到此田地,不用问,这些姑娘的诗词皆是佳作,在座的读书人却并非京师那最顶尖的读书人,相形之下,他们只怕也怕品评得不对,到时被其他读书人嘲笑,这位掩面而去的读书人只怕会是他们的榜样!

    而那凤宛柔环视当场,眼神中闪过一丝丝自得,但却被她很好的掩饰住了,继续低声吟诵道。

    “那知转眼浮生梦,萧萧日影悲风动。白杨尚作他人树,红粉知非旧日楼。我来倚棹向湖边,烟雨台空倍惘然。芳草乍疑歌扇绿,落英错认舞衣鲜。人生苦乐皆陈迹,年去年来堪痛惜。闻笛休嗟石季伦,衔杯且效陶彭泽。君不见白浪掀天一叶危,收竿还怕转船迟。世人无限风波苦,输与江湖钓叟知。”

    虽则众人依旧处于一种兔死狐悲的状态,但不妨碍他们的鉴赏能力。

    娓娓道来的词句,令得观众们瞠目结舌,凤宛柔那嗓音,将此诗的艳丽迷离的情感衬托得淋漓尽致,那表情,令人不自觉心生怜意,恨不能抱在怀中珍爱疼惜。

    这次,大家也许经过了前面的重重打击,抗压能力增强,迅速反应过来,不再推托,也想尽快完结这饱受煎熬的品评鉴赏,相视打个眼色,公推一位读书人起来品评。

    “前几句描绘了记忆中鸳湖的美好景致,随后却通过想象描绘了自己再次来到鸳湖之时,一切尽皆改变,不复之前的景致,感到万分的迷茫与惆怅。感情往事,痛惜无比,感怀无法把握自己的命运,心中痛苦异常。”

    “整首诗描绘了一幅艳丽而又迷离的烟雨早春图,艳丽是感怀自己的身世,迷离是为了表现自己的感伤,结尾描写那鸳湖凄迷的景色,畅述了自己对人生的惆怅之感。整首诗将真挚、悲切的感情描绘得栩栩如生。”

    也不再说什么佳作,奇哉,妙也的酸语,而是直白地进行品评后坐下不语。而其他读书人却以看待妖孽的眼神望着凤宛柔,这位柔弱的女子居然能作出这般妙词,长叹一声,摇头不已。

    凤宛柔见众人目不转睛地盯着她,而且还摇头叹息,脸色一黯,泪水盈眶,低头施礼退下。

    那娇弱的身姿,让人见了不由得心生怜意,真真是娇羞默默影自怜,魂消香断有谁怜?众人心动异常,怜意顿生!显然,这位宛柔姑娘误会了众人的摇头叹息,以为是对她的否定,却不知,这是对她有此才华却沦落红尘的惋惜之情!一时间,却又无法开口解释,致使众人心痛不已!

    却不知,那低垂头颅的凤宛柔眼神中闪过一丝不屑,继而眼中升起了一丝丝自豪之色。

    而此时,那凤楚澜大踏步向前,居然给人一种虎虎生风的感觉,诡异之极。

    人们还未从一种娇羞柔弱的感觉中挣脱,又步入了一种刚劲有力的氛围。

    但是,大家望着这凤楚澜,心中也更加期待,紧紧盯着这位英气少女,看她能够出何佳作。

    “《汴京怀古》,太息韶华,想繁吹、凭空千尺。其中贮、邯郸歌舞,燕齐技击。宫女也行神峡雨,词人会赋名园雪。羡天家,爱弟本轻华,通宾客。梁狱具,宫车出;汉诏下,高台坼。叹山川依旧,绮罗非昔。世事几番飞铁凤,人生转眼悲铜狄。着青衫,半醉落霜雕,弓弦砉。”

    众人震惊了,这少女居然有些气概,豪气干云地念完全诗。

    要知道,此诗描写了汉梁孝王一系列豪华的生活场面,而且其中蕴含了感叹世事变迁,人生易老,无以为怀的情感。把历史故实、眼前新事、画面景色、自己胸意,尽皆包含于诗作中,大气、豪迈!

    虽然在座的读书人并非京师顶尖的读书人,但他们既然身处京师,自身的学识却也尽皆有独到之处,鉴赏佳作的眼光还是有的,心下明白,今日只怕事情大发了,这几位姑娘的诗词虽不敢说是冠绝京师,但在他们看来却也是上品佳作。

    不由得众人心潮涌动,不自禁怀疑道,这真的是她们所作?

    但是,无论众人如何作想,诗词尽皆出自人家这几位姑娘之口,有谁会愿意将此佳作相让,而且一让就是四首?

    众人暗暗摇头,将心比心,自己如果有此佳作,绝不会相让,更何况是让于几位青楼女子!绝对不会!

    然而,如果真是这凤家姐妹自己所作,今日之后,那这环采阁可就大发了!

    要知道,这凤家姐妹的诗词,各有特色,而且性格鲜明地呈现于诗词之中。居然尽数暗合了她们各自的性情禀性,真真是难得啊!

    有此才情,陷身青楼,真真是可惜了!怀疑刚刚逝去,怜惜之情再次升起。

    更令大家震惊的是,环采阁背后那位高人居然在之前就能够依据此四人的性情一一为之做出适合她们各自禀性的诗曲,真真是太过妖孽了!

    一瞬间,大家心中无限钦佩涌上心头!

    想必,那位高人也是怜惜这凤家姐妹的身世才情,才如此相帮吧!

    同时,众人心中感叹,今日之后,只怕这环采阁凤家姐妹才名将会冠绝京师,将一众青楼花魁压在身下,一跃成为了不是花魁的花魁!

    大家对这环采阁刮目相看,如今这环采阁要手段有手段,要后台有后台,阁中姐妹要才有才,要貌有貌,真真是方方面面皆无遗漏,从今往后,还有哪座青楼能够压住这环采阁啊!

    在众人深思之中,那凤楚澜也不再听取品评,而是悄然退后,与众姐妹站成一排静静等候。

    而众位观众却也被这几首诗词震惊得早已忘记品评,只是呆呆地望着这四位明珠。

    “精采,真是精采!”一个声音响起,却见那语嫣从后台拍着手掌缓步来到台前。

    未曾言语,语嫣先是躬身一拜,“语嫣代表环采阁谢过诸位的品评,令得环采阁上下受益匪浅!”

    而此时的观众们早已选择性地忘记,他们还欠人家环采阁凤楚澜姑娘一次品评,微笑着望着台上。

    而那些大掌柜的自是知道适可而止的道理,既然人家读书人不再提及,他们自是不会去专门打脸!要知道,这些大掌柜的可都是人精啊!得罪人、还没利益的事他们是绝对不会干的!

    更何况这些读书人可保不齐今后要做官的,如果今日被其记恨上,无论如何今后会是一个麻烦啊!

    “还有,此前奴家所说,想让诸位为姐妹们的诗词谱曲,还请各位赏脸。”说着,语嫣一挥手。

    旁边一些身着旗袍的女子鱼贯而入,端着托盘来到读书人的桌前,将托盘上面的物品置于桌上。

    众人定睛一看,却是一张类似请柬的精美纸片。

    “这些诗作还请诸位赏脸带回去,细细思谋,为我姐妹谱谱曲,到时,环采阁自会依照约定予以答谢!”

    读书人们尽皆是默默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