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三章 谋求合作-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四百三十三章 谋求合作

    他们知晓如果自己为这佳作谱曲,还被采用,只怕自己会名声大躁,名动京师,毕竟,这几首诗词尽皆是佳作,流传必不会仅止于京师一地,这可是自己文名大涨的机会,必须抓住!即便没被采用,拿回去仔细揣摩,想必自己的诗词技艺也会有所精进!绝无坏处!

    语嫣满意地点点头,“还有,环采阁为感激诸位的到来,准备了一些小礼物,敬请笑纳!”

    什么?还有礼物?众位读书人尽皆喜笑颜开,不管如何,这是环采阁对他们的尊重,作为一个好面子的新时代读书人,要的是那份尊重,而非这份礼物。

    还有礼物?大掌柜们也是一阵激动,纷纷猜测,这环采阁会给准备什么礼物呢?依照之前的尿性,只怕这份礼物不会轻了!此番来对了啊!

    “对了,有一点忘记说了,关于凭华祥绸缎庄赠票进来的各位,环采阁要说抱歉了,实因你们已经享受了赠票,故而这份礼物没有你们的,还请理解见谅!”语嫣补充道。

    大掌柜们差点气得憋死,你这是歧视吗?为何我们没有?早点说会死吗?

    语嫣却不管不顾大掌柜们的怨念,轻拍小手。

    礼仪小姐们又端上了托盘,赫然是一瓶香水。

    “诸位,这瓶香水乃是华祥绸缎庄投资的,与我环采阁姐妹所用截然不同,乃是极品香水,仅能订购。此乃是赠与诸位夫人的,这样,您也好回去交待。”

    一时间,大家心照不宣地对视而笑。

    而旁边的大掌柜们却是眼睛都快瞪出来了。这环采阁真是大手笔啊!百两纹银居然眼都不眨地送了出去,而且看这情形居然有数十瓶,那可是几千两,甚至几万两银子啊!

    “诸位乃是读书人,想必诸位的夫人也不会浓妆艳抹,所以语嫣斗胆为大家选取了一些清悠淡雅味道的香水,请不要见怪!”说着,语嫣轻施一礼致以歉意。

    读书人们纷纷点头,对语嫣的选择表示赞许。

    “当然,如果您夫人不喜欢,可以去华祥绸缎庄换购!”语嫣补充道。

    想得真是周到啊!读书人们望着语嫣一阵感叹。

    “好了,今日表演就此结束!如果有哪位想要洗澡按摩放松的,可以直接上去,今日依旧,免费!”语嫣笑言道。

    读书人面面相觑,但在大庭广众之下,却不好意思上楼享受,而且他们不知道这按摩放松是何节目,故而纷纷告辞而去。

    那些大掌柜却没什么忌讳,纷纷上楼享受这为数不多的免费放松,谁知道明日环采阁是否还是免费,此番还真是来着了!享受走起!

    随着环采阁演唱会的完结,一系列环采阁演唱会的内容逐渐传遍了京师。

    但是,人们的第一反应就是,假的!绝对是假的!

    然而,那几首诗词却做不得假!现在尽皆摆放在了各个势力家主的桌案之上!

    而各方的探子也汇聚于各自主人的家中。

    满春园中。

    “妙啊!这背后的高人真是人才啊!”主子感叹道。

    “不错,尤其是这《滚滚长江东逝水》,豪迈中透露着豁达,词曲之中蕴含人生哲理,一应大才显露无疑!有此大才相助,这环采阁想不腾飞都难啊!”老鸨附和道。

    “唉,为何如此人才居然被这环采阁所用,或者说被那小候爷所用呢!”主子深深叹息。

    “是啊!那环采阁真是好运!小候爷更是好运啊!”

    “咦,你说,这高人咱们能否夺过来?”主子满情希望地望着老鸨。

    老鸨苦笑一声,“主子,这您就别想了,我早已派探子多言探查,就是希望找到这位高人,但他却神龙见首不见尾,居然无一丝踪迹,太不可思议了!”

    “为何会如此呢?难道在他培训那环采阁的各位姑娘之时就没有显露踪迹吗?”主子为之惊奇。

    “不!这些根本就是那语嫣一手操持,那位高人从未在环采阁现身过,这点我已经得到证实。”老鸨无奈地摇头。

    “看来,咱们真的与这位高人无缘啊!”主子深深叹道。

    “不过,主子,只怕这次咱们满春园翻身的机会真的到了!”老鸨转移话题道。

    “嗯,为何如此肯定?”主子无精打采道。

    “探子回报,那环采阁居然今日邀请了一些读书人前去观看演唱会,其实依我看,那是环采阁的诗会!”

    “就凭这些诗词?”主子疑惑道。

    “不!还有证据。”老鸨胸有成竹地道,“就是这次那环采阁居然连续两天了,都未推出咱们青楼专有的色!”

    “怎么说?”

    “也就是说,只怕这环采阁不想再涉及到美色了!当然,这个‘色’就是那皮肉生意。”

    “真的?”主子眼前一亮。

    “不错!”老鸨深深点了下头,兴奋道,“如果咱们这个猜测是真的,那咱们与环采阁的合作就有了基础!一切好商量!毕竟,咱们与那环采阁的恩怨并没那么深,环采阁最恨的是那倚红楼,而且,这环采阁既然已经将‘色’这块肥肉放弃,那咱们就可以制定可行性计划,与之合作,一同打倒那倚红楼,甚至取而代之都有可能!”

    “环采阁有那么好说话吗?”主子表示怀疑,毕竟之前自己也参与了打压分化环采阁的那场公案,谁知道环采阁是否还在记恨于自己?

    “无妨,毕竟还有倚红楼这个最大的把子,环采阁要想凭借一已之力打垮倚红楼那是不可能的!所以,咱们还是有机会的,只要咱们付出一些代价,并非不可能成功!”

    “好,说说!”

    二人一阵窃窃私语。

    某处府邸。

    胖子急急忙忙奔进府中。

    “主上,大事不妙啊!”

    “如此惊慌,成何体统!”瘦子一皱眉头道。

    “是,属下该死!”胖子抹抹汗水,躬身道。

    “说,又有什么事了?”

    “那环采阁又推出了一系列动作!而且还涉及到了花魁之争!”

    “花魁之争?”

    “是啊,如今外面都传,那环采阁的四大美人尽皆是不是花魁的花魁!而且那些诗词确实冠绝青楼啊!”胖子一伸手,将一张纸张递给了瘦子主上。

    瘦子低头细看,瞬间额头冒汗,抬头讶异道,“这些是那些环采阁女子所作?”

    “不错!”胖子点头道,“而且被邀的读书人出来后尽皆赞誉有加,说她们是十年不遇的才女!”

    “什么?还赞誉有加?这些读书人真是不要脸面了啊!”瘦子气道,“不过,你觉得这些真的是她们所作?”

    “主上,我的感觉,或者说,咱们的感觉并不重要。无论如何,是人家亲自吟诵出来的!而且,此前这些诗词从未见过,所以,现在这些真的是她们所作的了!”胖子苦笑一声。

    “也就是说,咱们现在对这新出炉的四大花魁毫无办法了?”

    “不错,而且如果任由她们如此传播文名的话,只怕那些读书人,甚至官吏们会趋之若鹜,进而带动客源,到时,就会威胁到咱们倚红楼花魁的地位了!长此以往,只怕咱们的生意也会一落千丈!”

    “嗯!”瘦子低头细细思量,抬头道,“你看,咱们能否将她们挖过来?”

    “这倒是一个办法!”胖子眼前一亮,随之不知想到了什么,眼睛一黯,摇头不语。

    “有何顾虑吗?”瘦子一皱眉。

    “其实本来招揽她们是一好计,但是”胖子一脸的懊悔,说不下去了。

    “说!”瘦子厉声道。

    噗嗵一声,胖子跪在当地。

    “还请主上恕罪!”

    “你又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

    “属下擅自做主,派人去破坏环采阁的舞台及其辅助设施,却未曾想,环采阁居然保护严密,将属下派去的人一网打尽,生擒活捉了!”

    “什么?生擒活捉?”瘦子大惊,跳起来,冲到近前,一把抓住了胖子衣襟。

    “但好在,此次派去的是死士,尽皆服毒自尽了!”胖子连忙回道。

    “笨蛋!”啪,瘦子一个大嘴巴抽在胖子脸上,瞬间,胖子变成了猪头。

    胖子捂着脸,惊骇地望着瘦子。

    瘦子满面怒容道,“你居然运用了死士?”

    “是啊!属下深怕暴露,所以派了死士,就是防止被抓。”

    “蠢货!你这个蠢货!”瘦子满地乱转。

    “不知属下有何错处,还请主上示下!”胖子满面不解,自己将后绪手尾做得很干净,无人会知晓是自己做的呀?

    “要不是看在你是”瘦子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想要再次上手揍胖子,但好像有什么顾忌,长叹一声,一跺脚,解释道,“如果你去破坏环采阁的好事,即便是被抓到,那也无妨,但你为何要派死士前去呢?”

    “这却为何呀?”胖子一脸懵样地望着瘦子。

    “你想,有什么事情是需要死士办的?咱们与环采阁的竞争说到底只不过是一些商业上的竞争,而里面掺和了死士,又是什么性质?”

    胖子恍然大悟,“我明白了,那就是说,有不知名的势力,而且还是极端阴狠的势力加入。这不是很好吗,也许,那环采阁一见之下,吓得不敢再行得瑟,关门大吉了呢!”

    说着,胖子居然喜上眉梢,神采飞扬地望着瘦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