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五章 中信解密-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四百三十五章 中信解密

    “父亲,孩儿有一事相求,还望父亲答应!”李兆先一躬到地。 .

    “你是要说无论如何咱们要消除与明小友的芥蒂,是吗?”

    “不错,就算不能消除芥蒂,但孩儿也希望还那些百姓一个公道。”李兆先直视着父亲道。

    “唉!”李东阳深深叹息一声,“徽伯啊,不是我不想还百姓一个公道,但要还这个公道,就得办了李林,然而,李林乃是族长之子,与族长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如果将李林法办,那么势必会牵扯到族长之争,你也知道,咱们李氏宗族并非铁板一块,那李友良对族长之位虎视眈眈,如果族长威严受损,你觉得那李友良会善罢干休?到时只怕族长之位也就危矣了!而我李氏宗族一旦陷入内斗,只怕------你说,我能做此事吗?”李东阳摇头叹息。

    “但您也不能一再纵容那李林啊!”李兆先急道。

    “无妨,这次我已经将李林遣送回老家,不再担任官职的话,他也不会再危害李家声誉了!”

    “您觉得依那李林的禀性,他会甘心吗?就怕他在老家也会兴风作浪,继续为害百姓啊!”李兆先望着父亲叹息道。

    “算了,不谈这腌臜人了!”李东阳满面不悦道,“为今之计,咱们得尽快修复与明中信的关系,否则李家可就真的损失巨大了!”

    李兆先眼神中透着一丝哀怨,父亲平时那般精明的一个人,为何一旦涉及到李氏宗族,就有些不知所谓了呢?

    他到现在都看不清形势,保护了李林将会令得李家丧失怎样巨大的利益。而且,父亲只怕看错那明中信了,明中信虽则表面上平易近人,但那是未曾触犯他的底线,如果触犯底线,绝对会寸步不让。如今虽然已经善后,但原凶不除,人家明中信会信服吗?人家可没对不起李家,只是咱们有些不地道而已,想要与明中信恢复亲近的关系,只怕是很难了。

    “想那明中信既然能够无底线地帮助青楼女子,那他也可能会与我们妥协,这是一次极好的机会,你说咱们下步要如何做才能挽回明中信的心?”李东阳望着李兆先道。

    李兆先有些心灰意冷地看看父亲,摇头不止。

    “孩儿也没什么好的办法!”

    李东阳不悦地看看李兆先,但也不再说什么。

    “父亲,孩儿累了,就先下去休息去了!”

    “嗯!”李东阳头也不抬地轻哼一声。

    明家小宅中。

    “兄弟,兄弟!”石文义风风火火地闯进明中信房中。

    “大哥,何事如此高兴?”明中信从书案之后抬起头望着石文义笑道。

    “你还不知道,环采火了,姑娘们火了!”石文义拿起桌上的茶杯一饮而尽,迫不及待道。

    “哟,这倒是要听听,怎么个火法?”明中信笑着为他绪上茶水。

    “现在京师都传开了,将环采的歌舞表演与演唱会夸得都快飞上天了,而环采的歌舞表演会的门票都快订疯了,居然还有人前来请求为其上门表演的!现在的环采真真是门庭若市啊!”石文义口沫横飞地道,“还有,京师现在都传开了,环采的凤家姐妹乃是京师四大美人,四大花魁!你说,这是不是喜事!”

    “嗯,还真是喜事,但石大哥,这些不是咱们预料的吗?为何还如此兴奋?”明中信点头之后,疑惑地问道。

    “咱们预料的?”石文义疑惑地看看明中信。

    “不错!”

    “不该兴奋?”

    “不该!”明中信一本正经地道。

    “你小子,耍你石大哥呢!”石文义反应过来,明中信这小子是在戏耍于他,挥手就揍。

    然而,明中信微一躲闪,石文义居然揍了个空。

    咦!有点门道啊!

    石文义轻咦一声,追打起来。

    然而,明中信身子滑溜异常,依石文义的身手,居然无法靠近明中合计的身体。

    “你懂武艺?”石文义万分疑惑地看向明中信。

    “谁告诉你我不懂武艺?”明中信反问道。

    石文义为之语塞,之前一直知道明中信一脑袋的鬼主意,却未曾想,他居然还有如此身手!怪不得明家学堂要设武堂,原来根子在这啊!

    “好了,石大哥,这些都是旁枝末节,你今日到此不会只是让我分享你的兴奋吧!”

    “我来就是问问,咱们下步要如何做,趁热打铁,一举拿下倚红楼!”

    “你还真是性急啊!人家倚红楼又不是软杮子,你一捏就扁了!”明中信翻个白眼,深深为石文义的智商着急。

    石文义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不过,咱们是该走下一步了,毕竟,时间不等人啊!”

    “是吧!我也觉得是应该进行下一步了!”石文义眼前一亮,附和道。

    明中信好笑地望着鹦鹉学舌的石文义,哭笑不得,大哥,咱们说的不是一回事好吧!

    但他也不好意思再用言语刺激石文义,只好正色道,“石大哥,语嫣姑娘没说这几日有没有什么人前来与她联系,一同对抗倚红楼吗?”

    “没有,语嫣到是什么都没说!”石文义摇头道。

    “不对啊!据我估计,咱们留下的漏洞应该有人能够看出来啊!怎会没人前来联系?”明中信摇头自语道。

    “什么?你还留下了漏洞?”石文义大惊失色,上前一把抓住明中信,“什么漏洞?能不能现在弥补?”

    “好了,石大哥,咱们不要大惊小怪好不好!还有,你弄疼我了!”明中信望着石文义的双手,叹口气。

    “哦,不好意思!”石文义满面通红地看看自己的双手,连忙松开。

    明中信揉揉自己的双臂,向他翻个白眼。

    “到底什么漏洞?”石文义静候片刻,忍不住继续追问道。

    “难道语嫣没告诉你?”明中信有些不信地望着石文义。

    “语嫣知道?”石文义惊诧了,语嫣居然知道,这小妮子,嘴还真严,居然瞒着自己!

    “不错,嘴还挺紧,看来,能够托以重任!”明中信却是欣喜异常,点头称许。

    “好了,别卖关子了!还是告诉我,究竟是何漏洞,咱们什么时候补上?”

    “青楼最主要的是什么?”明中信反问道。

    “最主要的?”石文义有些懵逼,这是何意?

    “换句话说,青楼最能够吸引人的是什么?对于男人来说!”明中信知道自己有些问得没头没脑,解释道。

    “当然是美女了!”石文义一脸的理所当然。

    “不错!”明中信点头,“但是,用美女来做什么呢?”

    “就是那个呗!”石文义有些扭捏。

    明中信好笑地望着他,“哪个?”

    “就是那个嘛!”

    “哪个啊?”

    石文义就待急眼,却现,明中信正在掩嘴偷笑。

    “好小子,你逗我呢!“瞬间反应过来,扑上前去,就要修理明中信,然而,明中信却早已料到,抽身而去,石文义扑了个空。

    “好了,不闹了!”明中信脸色一肃,“既然是那个,但我们环采现在不经营这个,是不是一个重大的漏洞呢?”

    “对啊!”石文义一拍巴掌,恍然大悟。

    “这个漏洞其实就是给那些青楼设的套!”明中信解密道。

    “套?”石文义表示不懂。

    “不错,套,也就是圈套,是我为其他青楼设的。”明中信点头道,“其实,我之前就与语嫣谈过了,咱们环采不能还经营皮肉生意,依咱们现在的规模样式,实际上已经可以转型了。”

    “转型?”石文义有些听不懂。

    “也就是转变经营的方向!之前,语嫣已经说了,她不愿意,姐妹们也不愿意,早就想要从良了,但一直没机会。当时我就在想,怎样能够令她们摆脱青楼这个标签,还能够将倚红楼打垮?”

    “嗯!”石文义隐隐有些明白。

    “在培训语嫣期间,我就与她商议,咱们能否只经营歌舞表演及演唱会,或者是诗词会?而语嫣非常高兴,说是与姐妹们商量一下再答复我!”

    “商量结果呢?”石文义好奇道。

    “最终她们一致决定,就依我所说,所以,最终,我决定不只是这些,我还专门为她们设计了按摩洗浴搓澡这些项目,收入虽然会比之前有所降低,而且依旧是处于最底层的地位,但比之前却又正经许多。”

    “哦,怪不得你如此上心,为她们那般设计,只怕你是早已决定如此了吧!”石文义恍然大悟,之前明中信的一切行动也就得到了解释,为何之前那般厌恶青楼,如今却不遗余力地帮助环采。

    “那你赠送四诗词给凤家姐妹也是存心将她们塑造成才女,从而令她们摆脱青楼的声誉吧!

    “不!摆脱青楼的声誉太难了,只不过,我将她们塑造成才女,然后,逐渐将环采变为一个服务场所,而非经营皮肉生意的场所,只有环采摆脱青楼的格局,她们才能得以摆脱。”

    “那你如此做岂不是徒劳无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