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六章 窑场合作-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四百四十六章 窑场合作

    张亮微微一笑,从袖中取出一张纸递给王清。

    “王老爷,此乃是炒茶之法,还请你收好,回去之后,还请先选好工匠熟悉一下,如果有何问题,可以在今后合作之时,前来请教炒茶师傅。”

    王清一听,眼前发亮,如珍似宝,小心翼翼地收好纸张。

    “另外,还请保密,绝对不要外传!”张亮一脸着重地嘱咐道。

    王清点头称是,心中暗道,就算你不说,我作为一个老江湖,岂能犯如此低级的错误?

    张亮又掏出一张纸递给王清,“此乃是种茶基地构建具体计划,至于茶种,到时人员、土地齐备之时,自会有人提供。”

    王清心中一惊,难道这寿宁候手下还有精于种茶的人选?那他为何要与自己合作?

    接过计划,埋头研究,越看越心惊。

    这份计划中,先是分析了山东的气候条件及陵县绿茶的品种特性,二者对照得出结论种植条件适宜。随后又将茶园的中耕、增施肥、修剪、采摘详细道来。最后是各项开销一一列出,详尽无比。

    这制定计划之人是种茶高手啊!将一系列问题尽数道来,自己这个经营茶叶多年的老人居然找不出一丝丝瑕疵,太不可思议了!

    但这又导致了他心下忐忑不安,既然人家有如此人才,为何还要与自己合作,并提出如此优厚的条件,难道别有所图?

    一时间,王清怀疑的眼神望向张亮。

    “王老爷只管放心,我家主上对你的茶庄及个人毫无兴趣!”张亮一笑。

    毫无兴趣?假的吧!王清警惕地望着张亮。

    “不对,倒也不是毫无兴趣!”张亮一皱眉。

    看!自己都承认了吧!王清心中一紧。

    “别紧张!”张亮舒展眉头,笑道,“这说的兴趣,实际上还是合作兴趣,毕竟,您与那钱庄、书坊、窑厂掌柜相交莫逆,这就是我家主上找上你的原因,也是对你感兴趣的原因。”

    是吗?王清依旧保持警惕。

    “罢了,我也不解释了,呆会与那几位谈过,你自会了解我家主上的用意!”张亮看着一脸紧张的王清,无奈地笑笑。

    “你回去之后,研究一下,这茶叶基地还有何遗漏!咱们再行修改补充!”张亮转变话题道,“咱们先请窑场马厂主前来商议吧!”

    “也好!”王清点头,心中暗道,先看看与窑场有何合作,再推算你有何花样!

    不大一会儿,窑场马厂主进屋。

    “老王啊,不知你抽的什么风,居然来看倚红楼表演,真真是不知所谓,早知道,我就去满春院看那凤家姐妹表演了!”一见王清,马厂主就抱怨上了。

    “马厂主,这位是倚红楼张管事!”王清一脸尴尬地看看张亮,介绍道。这马厂主当着人家主人面如此埋汰,确实有些不妥。

    哦!马厂主有些懵,细看之下,嚯,原来王清身前还坐着一人,一时没注意,丢了大人了!脸色瞬间通红。

    “不好意思,张管事!我这人是粗人,太直了!”马厂主结结巴巴致歉道。

    “无妨,我也对这表演极其不满意!如果我能做主,我早就换了!见笑,见笑!”张高笑笑,自嘲道。

    马厂主喃喃不敢再行说话。

    张亮笑笑,不再提这个话题,转身去到床前,取过一个包裹。

    回身来到桌前,当啷一声,放在桌上。

    “这是?”王清一指包裹,开口问道。

    张亮神秘一笑,缓缓打开包裹。

    嚯!王清与马厂主只觉眼前五彩光芒四射,耀花了双眼。

    二人闭目稍稍适应,睁眼观瞧。

    霎时间,傻了眼。

    却只见桌上包裹可,五颜六色的琉璃器皿流光溢彩,闪烁着五彩光芒。

    “这,-----这------”二人指着琉璃一阵口吃。

    “不错,此乃是琉璃!”张亮点头。

    “那您这是何意?”王清定定神,猜疑不已。这张亮是何意?难道是想送咱们?做为见面礼?

    “不知二位觉得这些琉璃成色如何?”张亮不答反问。

    “我能摸摸吗?”马厂主一脸痴迷地望着琉璃器皿,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当然!”张亮一点头,伸手延请。

    马厂主迫不及待、小心翼翼地取过一件红色琉璃杯,爱不释手地上下左右仔细观瞧,口中还不时发出赞叹之声。

    王清深深为他的表现感到羞愧,太丢脸了!但你还没法说他,他知道,马厂主就是一个窑痴,只要看到好的窑制品就会如痴如醉,沉浸三天三夜都不带睡的。

    “马厂主,如何?”张亮开口道。

    “不错,不错,真真是晶莹剔透、巧夺天工啊!”马厂主摇头赞叹。

    “对了!您从何处得到的此等佳品?”马厂主双目放光地望着张亮。

    “我说是我家主上请人烧制而成,您信吗?”张亮微微一笑。

    “真的?”马厂主瞬间放下琉璃杯,一把抓住张亮手腕。

    张亮稍微一皱眉,点头道,“不错!”

    “那这位高人在哪?我能否向他请教请教?”石厂主双目放光地紧紧盯着张亮,好似生怕张亮就此消失一般。

    王清摇头不已,看来,这马厂主又发痴了,人家既然有些手艺,岂会说见就见!更何况还要请教,也就是要学人家的技艺!可能吗?

    唉,王清深深叹息一声,对马厂主那白痴一般的情商真是无语至极。

    “倒不是不行!”张亮点头道。

    “什么?”这下,王清也不淡定了,这张亮是说笑还是真的!有此好事?

    而那马厂主更是双目迸发出异样的神采,跃跃欲试,仿佛现在就要去见那位高人。

    “马厂主还请稍安勿躁,咱们还是先谈谈合作之事吧!待谈妥之后,我自会领你去见高人!”张亮摆摆手道。

    “什么合作?”马厂主一脸懵逼样,他早已将此行的目的忘得一干二净,如同一个傻子般。

    王清以手抚额,真真是丢脸啊!都无颜以对了。

    张亮也是一脸愕然,这位难道忘记此行的目的了?随即反应过来,这位是真痴啊!

    “其实,我家主上邀请你来,就是谈合作开发琉璃之事,具体条件总得先谈谈吧!”张亮解释道。

    “不用谈了,什么条件我都答应?只要让我请教那位高人!”马厂主打断张亮的话语,急切道。

    “啊,什么?”张亮也是为之一愣,这位还真是干脆,这就答应了?

    王清却深以为然地点点头,自己就知道,这马厂主此时就算被那张亮卖了,都是心甘情愿,更何况还只是合作!

    “马厂主还真是爽快,也罢,这份琉璃的简单制作工艺准备工作就交给您了,到时那位高人亲自上门与您相谈制作!”张亮从袖中取出一张纸递给马厂主。

    “真的?”马厂主满面激动地双手接过纸张。

    “当然,这是一份简要的准备工作,也就是如何以泥土或蜡等材质雕塑成立体原型,随后如何制作矽胶模,并以石膏固定外型,再翻制成永久模型,进而再制作出矽胶阴模。然后调制蜡浆,再进行造型修整,完成蜡模制作工序。完成蜡模制作后,还需制作石膏阴模。再行开模,琉璃就会进入她“火里来”的涅磐之旅。”

    “当然对不同色彩的相融排列控制以及包括决定透明度在内的各种效果等等,以及模具在窑内的位置,窑内的热量分布,气流格局等一切可预期与不可预期的因素尽皆需要您与高人仔细的商议推演。”

    “至于设计,这得看每个人的灵感了。还有,每个窑尽皆不同,这其中的一切细节尽皆需要您与高人相商,到时自会有大把机会请教合作!”

    马厂主听得频频点头,对张亮的目光居然带上了赞赏。

    “这里面都有?”马厂主急切地问张亮。

    张亮微微一笑,“您看过自知!”

    对啊!现在这工艺可在自己手中,此进不看更待何时?马厂主一拍脑袋,瞬间低头沉浸于这琉璃工艺之中!

    张亮眼中带着欣赏,看看马厂主,就是这般样人才是自己要找的合作对象啊!如此才能将琉璃工艺发扬光大啊!看来,这次真的是找对人了!

    旁边的王清却一直审视着张亮,这个人还真是人才啊!还粗通琉璃制品工艺,而且说得头头是道,之前对那茶叶之法也是精熟无比,难道,他就是那位高人?

    一时间,王清被自己的想法惊住了!

    “王老爷!王老爷!”

    王清回过神来,眼神复杂地看着张亮。

    “怎么?我身上有什么不对吗?”张亮一脸奇怪。

    “哦,不是,不是,只是我有些走神罢了!”王清连忙掩饰,反问道,“对了,下面该请哪位前来了?”

    张亮望着王清笑笑,眼神中闪烁着一丝亮光,夺人双目。

    王清看着他,一阵心虚,这张亮的眼神如此奇怪,难道他看穿了自己的心思?

    不会!不会!王清心中否定道,自己作为一个老江湖,岂能被一个只见过两次的人看穿,绝不可能!

    然而,他却如芒在背,心中隐隐否定着自己的想法!

    “张管事,下面究竟要请哪位前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