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章 再露技艺-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四百六十章 再露技艺

    明中信依言躲于屏风之后。eΩom

    一个人冲进了大厅,跪于地上。

    寿宁候一看,原来是倚红楼龟奴马三。

    “候爷,满春院找来了几个绝色艺妓将咱们的客人尽数抢走了!妈妈来让我向您请示有何良策?”马三叫道。

    “好了,哭丧呢!”寿宁候面色阴沉,正色道。

    “是!”马三的声音小了许多,“真的,不知为何,那满春院推出了几位花魁,听说皆是倾国倾城之貌,客人纷纷离去,妈妈在倚红楼尽力留客,让我前来报信。以作应对!”

    “荒谬,满春院有什么货色我不知晓,哪来的倾国倾城之貌!”寿宁候面色一变道。

    “小人不敢哄骗,确实如此,实乃是小人亲眼所见,不过,不过”马三说着说着声音低沉下来,显然,他也犹疑,不太确定。

    “说,究竟如何?”

    “不过,不过,那些倾国倾城的美女咱们居然认识,就是那满春院的四大花魁。”

    “放屁,你当我不知晓那几个货色,也就二流的货色,岂能当得起倾国倾城之美誉!”

    “小人不敢胡言乱语,确实如此啊!”马三连连磕头。

    “真的?”

    “打听到没有,为何会如此?”

    “具体情况不知,只知晓,是那环采阁的凤家姐妹在满春院呆了一下午后,今日就如此了!”马三连忙回禀道。

    “意思是说,小动作是那凤家姐妹做的!”寿宁候无意识地喃喃自语道。

    “小人不敢妄加猜测!”

    “以不变应万变,你且回去,让妈妈稳住局势,稍候我就会过去。”寿宁候吩咐道。

    马三磕头应是而去。

    寿宁候望着从屏风后面转出来的明中信道,“又是你小子的主意?”

    “不错,咱们既然要搞垮倚红楼,就不能给倚红楼以喘息之机,一环扣一环,环环杀机,如此才能将倚红楼置于死地,否则,被咬一口却也是极痛的!”明中信点头承认。

    “这些我自然知晓,但倚红楼毕竟是自己多年的基业,猛然说要放弃,确实过不了心理这一关,也许,正是这样,那合伙人才至今无法识破我的伪装,仍旧信任我。”寿宁候感慨不已。

    “放心,你只需尽全力应对,我自会让你无计可施,最终彻底脱身的!”明中中安慰道。

    寿宁候苦笑一声,“你这都不按牌理出牌,打得我都懵了,哪还能应对自如!说说,这次你又搞什么鬼?”

    确实,寿宁候虽然与明中信交流过,但他们只是谈论及倚红楼的应变措施,但却未说满春院会搞什么花样,此时,自然想问个明白。

    “说穿了其实不值一提。”明中信抿口茶叶道,“其实,我只是让凤家姐妹将化妆的一些要领教授于那些歌妓,从而加强其自身魁力,将倚红楼的艺妓培训成才!”

    话虽如此简单,但寿宁候知晓,其中肯定用了不为人知的手段,否则马三不会如此惊讶,而妈妈也不会派马三前来报信。

    “说实话!”寿宁候声音一沉道。

    “其实,我是为满春院提供了镜子与化妆之法!”明中信讪笑一下,道。

    “镜子?化妆之法?”寿宁候一阵惊奇,这是何物?难道是明中信的不传之秘?

    “如果是你的独家秘密,咱们就不用知晓了!”寿宁候面对明中信强忍着诱惑道。

    “倒也无妨,镜子乃是琉璃所制,咱们今后也可以,但却不同于往日的铜镜,镜中影像实乃是毫光可见,如同真人在面前一般,故而可以找出一些脸上及身上的瑕疵进而用化妆之法进行弥补,令人完美无缺。”明中信解释道。

    “真的?”寿宁候瞪大眼睛望着明中信,一脸的不可思议。世间真有如此宝物?他心中有些不信,但面对明中信这个妖孽,却又不得不信。毕竟,明中信之前所创造的惊世骇俗的手段不只一两件,来京城之前还不知晓,但这几次的交道令得他对明中信印象深刻,同时,心中也对明中信表示了深深的喜爱与忌惮。

    “候爷请看。”说着,明中信从袖中取出一物,递给寿宁候。

    寿宁候抬眼观瞧,却见此物有一个木制把手,轮廓也是木制,中间却只是一个平平的青面,翻过来,却见一个人物呈现于其上,如同刘老一般,寿宁候甚是惊诧,甚至差点将镜子扔在地上,幸亏明中信手急眼快,接住了镜子。

    “候爷,您对我有意见可以提,何必要摔我的东西呢?咱这身体可以任您处置啊!”明中信满口的开玩笑语气道。

    “拿过来!”寿宁候经过了惊诧,心思电转,瞬间明了,明中信的底气所在,一把抢过镜子,细细观瞧起来。

    “此物乃是琉璃与水银所制!”明中信解释道。

    “嗯!”寿宁候倒也不再惊诧,只是轻声应了一声,边观瞧镜子,边听明中信解释。

    “本来,琉璃乃是透明的,但为了制作成镜子,在镜子背面巾上一层锡箔,随后涂了一层水银,紧紧巾在琉璃之上,制成了琉璃镜。但是,千万记住,这层水银可是有毒的,使用之时要时刻注意!”

    “嗯!”寿宁候一听,迅将放在镜子背面的手指移开,心有余悸地望着琉璃镜,如果不注意,这可真是无声无息害人的玩意啊!

    “候爷不用担心,我在背面已经又涂了一些东西,可以有效防止其毒性外渗,但用无妨。”

    不早说,寿宁候白了明中信一眼,爱不释手地摸索着镜子。

    “至于那化妆之术,其实是我所知晓的一种秘术,能够将人的缺点掩盖并将人脸及身体的美丽更加清晰地呈现人前,故而有些惊艳效果。但却不是一时半会能够学会的,那满春院的人已经实施,肯定是凤家姐妹上手起的效果,想必,满春院是迫不及待相要将倚红楼打入深渊,取而待之,才急切地推出的吧!”

    “那我要如何应对?”寿宁候停下摸索琉璃镜的手指,望着明中信。

    “您可以照猫画虎,但却学个五六成,也显示您在满春院有内应,但却依旧比不上满春院,到时那合伙人也就无话可说了!毕竟,您是努力了!只是无济于事而已!如此这般咱们逐渐将倚红楼的影响缩小,在不知不觉间退出京师的青楼舞台,到时,您也就取得了自由身!当然,这是我的提议,具体如何做,还得您拿主意。”明中信提议道。

    寿宁候思索半天,抬头道,“就依中信此言,不过,你得将那化妆之术尽数交付于我,我也好安抚一下内宅!”

    明中信一听,嗯,明白了,这寿宁候是打定主意,能占点便宜就占点,这是找借口学习化妆之术呢!何必呢!我本来就想将此术倾囊而授啊!

    “好!”明中信说着,从袖中取出一本小册子,递给寿宁候,嘱咐道,“此术还请妥善保管,否则被那合伙人知晓可就不得了了!”

    “那是自然!”寿宁候故作毫不在意地接过册子,放于袖中,“对了,酒楼开张,还得中信费心了!”

    “好说,好说,本就是明某份内之事,但还请候爷千万不要公开我的信息,只说那吴阁主就是主事之人,乃是您从山东请回来的人才,毕竟,我来年是要进行科考的,被卷入商贾之争终究不好!”

    “就依中信!“寿宁候点头同意。

    “还有,我与建昌伯约法三章,但建昌伯说是必须您同意,在此也征循一下您的意见!”说着,明中信将三章一一道来。

    寿宁候思索片刻,点头道,“此法好,我这弟弟,我清楚,如果让他参与其中,只怕谁也干不好,此法好!此法好!”

    张延龄在旁龇牙咧嘴,甚是气愤,冲明中信猛伴鬼脸,显然他被明中信的实话实说伤到了,而兄长同意明中信的提议更是令他很受伤,很受伤。

    “那您是同意了?”明中信不理张延龄,向寿宁候确认道。

    “当然,如此方法我自是同意!而且今后酒楼之事,中信你可一言而决,不用再询问于我!”寿宁候连连点头,表示同意。

    “好,既然候爷如此信任,中信敢不尽力!”明中信一脸笑意道,今日不错,目的总算都达到了。

    “那我就等候中信的好消息了!”

    “嗯,中信也等候倚红楼易主之时!”

    “好,咱们就一同期待吧!”

    说到此处,二人相视而笑,心照不宣,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透过心肺。

    寿宁候与明中信的第一次正式合作就此展开!

    市井之间,突然传出,满春院五朵金花重新亮相,耀然夺目,甚至比那倚红楼的花魁更形漂亮性感妩媚!

    不解之人,细细打听之下,才得知。

    却原来,那满春院不知从何获取了养颜配方,在五朵金花用之之后居然神效,那真可谓是容光焕、肌肤变得吹弹可破,整个人如同重新出炉一般,那皓齿明眸、曲眉丰颊,简直是天香国色、我见犹怜。

    有人不信,但却架不住旁边有人绘声绘色地描写,在那满春院的表演舞台之上,五位美女齐齐亮相,那你看脸桃腮、宛转蛾眉令得在场之人色授魂销,差点魂归天府,之后纷纷打听此五位女子从何而来,为何之前从未见过。

    然而,被满春院中人告之之后,才知晓这几位正是那满春院的台柱---------五朵金花。

    一时间众人瞠目结舌、深表不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