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七章 正式开业-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四百六十七章 正式开业

    众人定睛望去,却只见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孩迈着方步踱了出来。

    一时间,大家为之哗然。

    这名轩阁居然让小孩说书?

    然而,这小孩毫不怯场,手摇折扇来到桌前,稳稳坐下。

    “噢,小小的酒家说话狂。我武松生来爱喝酒,我到里边把这好酒尝。好汉武松往里走,照着里边一打量,有张桌后放,两把椅子列两旁,--------”

    一本武松打虎说得是抑扬顿挫,跌宕起伏,**迭起。

    不知不觉间,众人沉醉于小孩描写的情境之中,无法自拔。

    突然传来了一阵鞭炮之声,众人为之惊醒。

    而此时的三楼,张延龄微微笑着,向在座的官吏们一拱手,“诸位,典礼开始了!咱们下去吧!”

    严世祯(顺天府尹,正三品,虽然顺天府尹阶层不高,很难在众多的事情上做出最后的决断,可是,顺天府尹却是可以直接上殿面君的。顺天府管的是北京的治安与政务,同时也联着六部以及上书房啊。也就是说,如果坐在顺天府尹位子上的那个官员,骨头够硬,他就有能力通过皇帝,影响、更改、甚至全面推翻众多衙门的决议。凭着一个职位的力量,能够同时插手众多中央部门的事务,而且还不算越权。最主要的是他管着京师的治安与政务,也就是说,名轩阁酒楼在人家的辖区之内)、王咏(巡城御史,隶属于都察院,负责巡查京城内东、西、南、北、中五城的治安管理、审理诉讼、缉捕盗贼等事,并设有巡城御史公署,称‘巡视西城察院’、‘巡视北城察院’、‘巡视南城察院’等。各城都设有兵马司,每司又分为二坊。由五城御史督率管理。)、兵马司等几位管理京师治安事务的官吏,还有锦衣卫的一位总旗。之后是几位商贾,尽皆随着张延龄下了酒楼。

    却只见名轩阁大门口鼓乐齐鸣,鞭炮之声不绝于耳,人群涌动,周围尽皆是看热闹的百姓。

    酒楼门前,红布尽头处,礼仪小姐林立,手中拉着一条长长的红色绸缎,这条绸缎每隔三尺尽皆挽了一朵花。

    众人懵了,没见过啊!这是要干什么?

    而此时,却不见了寿宁候的身影,张延龄伸手向严世祯道,“严大人,还请站在正中。”

    “这是何意?”严世祯也有些不解,一指红绸问道。

    张延龄微微一笑,看向吴阁主。

    “此法俗称剪彩,好意头的意思,也就是用剪刀剪断彩带,表示开张之意。而呆会儿还得揭开匾额,取个红火之意。”吴阁主在旁解释道。

    严世祯点头不已,这新把戏还是可圈可点的。

    “那这要几人呢?”

    “一共五人,您、建昌伯、王大人、尹小旗、我!”

    “严大人、王大人、尹小旗,请吧!”见吴阁主解释完毕,张延龄伸手道。

    “您请!”

    “您请!”几位大人一齐相让道。

    最终,张延龄与严世祯相携而行,王咏、尹小旗、吴阁主随后来到彩绸前。

    而其他官吏富商尽皆站于旁边观看。

    张延龄顾盼之间,喜色盈面,冲吴阁主点点头。

    吴阁主一举手,正在鼓吹不已的乐手们停下。

    吴阁主轻咳一声,“尊敬的各位来宾,今天,是名轩阁酒楼隆重开业的喜庆日子。首先,我代表名轩阁酒楼全体人员向你们表示热烈的欢迎!”

    掌声稀稀拉拉响起,而后,一阵激烈快速的掌声响起,随后,人群中逐渐掌声雷动。

    严世祯等人为之愕然,什么时候百姓有此自觉了?不由得望向了周围的人群。

    却只见人群中有那么几人热烈的鼓掌,而旁边众人也是从众地鼓掌。这些老油子心下明了,看来,这名轩阁是安排了人在那当托,怪不得呢!

    “名轩阁酒楼内部装修独特,菜肴精致,特意聘请了山东名厨做出独特新颖的山东精品菜肴,今后将秉持着客人至上的原则,以‘环境一流、服务一流、菜品一流’的观念,为各位提供细心精致的服务,努力使各位在舒适、温馨的用膳环境中享受精品菜肴。”

    这次,百姓都自觉地鼓起了掌。严世祯等人也不由得鼓掌表示。

    “汇美食菜肴,交天下朋友!这就是名轩阁酒楼的宗旨。”

    “最后,祝各位来宾身体健康、生活幸福!”

    掌声如雷而动,持续良久。

    吴阁主环视一周,宣布道,“下面,请各位来宾剪彩!”

    人群中一片愕然,剪彩?这是什么鬼?

    吴阁主自是不会解释,回到彩绸后,向旁边使个眼色。

    一个个礼仪小姐端着托盘来到各人的身后。

    “诸位大人,拿起托盘中的剪刀,将剪刀张开,停在绸缎上,如我这般,随后抬头观看人群。听我喊一二三,同时剪断绸缎即可。”吴阁主轻声解释道。

    严世祯等人点点表示明白,依言而行。

    望着前面的人群,不知为何,严世祯等人居然产生了一种顾盼自雄的感觉,奇怪啊奇怪!这场合居然能够有此感觉?严世祯心中一阵惊异!这到底是何人所设计,将人心算计得真好,本来自己还有些不愿意来,只是碍于寿宁候的面子,不得不来,如今居然在一个小小的仪式上能够感到心情愉悦!太难得了!

    突然,严世祯看到对面红布尽处,有一人在炯炯有神地望着众人,同时在前面的架子上持一物不停画画,眉头一皱,这是什么意思?愉悦的心情有了一丝阴霾。

    然而,现在的场合,根本就由不得他问,只好先行剪彩,呆会儿再问吧!

    随着吴阁主的吩咐,大家齐齐剪下。

    猛然间,鞭炮齐鸣,彩纸从天而降,飞舞在大家的头顶。

    来宾们也是吓了一跳,看清楚是彩纸后,不由得哭笑不得,这名轩阁花样还真是多啊!

    “严大人,来,咱们揭幕吧!”张延龄笑着对严世祯道。

    “好!”严世祯收回看向人群中那人的眼神,面带笑容地冲着张延龄点头。

    二人上前揭开幕布,又是一阵鞭炮彩纸。

    名轩阁酒楼正式开业!

    众人相携就要往酒楼内走。

    突然,从人群中冲出一位,直奔严世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