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五章 密室暗谈-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四百七十五章 密室暗谈

    窗台上放着一盆月季,润绿的叶片,奶黄色的花朵,淡郁的幽香置首可闻。

    神识再扫,了然于胸,张亮一笑,来到月季之前,抱住花盆,稍一转动。

    咯吱吱,咯吱吱,书柜移动,露出一个小门,张亮闪身而进。

    下了台阶,居然是一条隧道,直接延伸向前。

    张亮小心翼翼向前行进。

    良久,突然,听闻前面一阵话语之声。

    闪身躲在墙角。

    “说!毒药究竟是不是你下的?”蔡主上语气中充满了愤怒。

    “主上,属下冤枉啊!”

    “冤枉?那秘密之所中的毒药如何解释?你身上的毒药又如何解释?”

    “这,这,属下真的不知啊!”黄豆豆哀嚎道。

    “看来,不动大刑是真的不行了?”蔡主上阴森森道。

    “不要,不要!”黄豆豆语气中充满了绝望与恐惧。

    “不要?哼!”蔡主上冷哼一声,吩咐道,“上刑!”

    “不要,不要,小人招了,小人招了!”黄豆豆语带恐惧,凄厉地喊道。

    “说,是不是你所下?”

    “是!”黄豆豆语带哭音道。

    “为何?”

    “为何?为何?”黄豆豆喃喃自语,无法自圆其说。

    “说,究竟为何?”蔡主上暴跳如雷。

    “为的,为的,”

    “啪!”一声清脆的响声响过。

    “啊!-------------”一声凄厉的惨叫在隧道中回荡。

    “说!”

    “为的,为的夺取----倚红楼---的权力”黄豆豆呻吟着断断续续道。

    黑暗之中,张亮脸上闪过一丝笑意,搞定,这下,黄豆豆再无翻身机会了。

    神识一动,前方景像印入了脑海。

    “还真的是啊!真好,真好!”蔡主上声音中透出一丝丝阴森。

    “什么?”黄豆豆声音中透出一阵懵样。

    “你是否是想将寿宁候排挤走,然后拿到经营权,所以才下的毒,还准备了解药,到时如果寿宁候回天无力,到时你力挽狂澜,顺便将倚红楼经营权抢到手中?”

    “啊,啊!”黄豆豆彻底呆住了。

    “我说对了吧!你就是如此居心!对吧?”蔡主上咬牙切齿道。

    “嗯,嗯!”黄豆豆不想再吃皮肉之苦,连连点头。

    “好,真好!”蔡主上气得浑身发抖。

    “主上,小人也是为的您啊!那寿宁候太过霸道,这倚红楼咱们根本就插不进去手,好多方法无法运用,少了很多收入啊!小人真的是为您啊!”黄豆豆叫道。

    “蠢材,蠢材!再过一段时间咱们就成功了,你在此时出这种幺蛾子,真真是该死!”蔡主上跳脚不已。

    “还望主上体谅小人这片苦心,饶了小的吧!饶了小的吧!”黄豆豆连滚带爬扑到蔡主上脚边,哀求不止。

    “如果不是你那姐夫,我早就将你碎尸万段了!好好给我在此面壁思过!”蔡主上踹了黄豆豆一脚,转身走了出来。

    蔡主上左右观望一眼,转身向旁边走去,来到墙壁处,伸手一按。

    墙壁之上悄无声息出现一个小门,蔡主上迈步走了进去。

    在密室隧道中还有密室,这些家伙,真是太谨慎了!张亮眼前一亮,既然如此隐秘,那说明这蔡主上还真的有不可告人的秘密,也许,此番能有大的收获!

    张亮就待跟去,突然神识之中一动,静立不敢妄动。

    却只见一道黑影闪身来到小门前,突然驻足,却原来,此人全身罩在黑衣当中,令露一双眼睛,疑惑地看看周围。

    这家伙,警惕性太高了吧?在自己的地盘,还是如此隐秘之所,居然还如此警惕,不简单啊!张亮心中一惊,迅速移动进了黄豆豆的囚室。

    而囚室中,黄豆豆正垂头丧气,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两位大汉正目光炯炯地望着他。张亮小心地躲于墙角暗影处。

    神识中,那黑影迅速在隧道中移动,每个角落都不放过,一番检查之后,松了口气,才返身进了小门。

    进了小门,墙壁重新恢复,外表看上去毫无破绽,任谁也看不出来,此处居然有密室。

    张亮闪身出了囚室,来到墙壁处,贴近墙壁,神识延伸,进了秘室。

    秘室之中甚是简单,一张石塌,塌上一张小案几,墙壁边是一张书柜,上面有些小册子。

    墙壁之上几盏油灯照亮了秘室。

    却见蔡主上一人坐于卧塌之上,正在闭目养神。

    咦,那黑影去哪了?

    张亮神识动处,哦,却原来,那黑影居然缩在脚落的暗影之中。

    还真是谨慎啊!说明这黑影习惯了处在暗影之中,只怕真是不简单啊!

    “刑影,你说,那黄豆豆真的是下毒之人吗?”蔡主上开口了。

    “应该不会!黄豆豆没那么胆大!”黑影稍作沉吟道。

    张亮心下一惊,自己还是算漏了,人家对黄豆豆的禀性了如指掌,岂会如此就相信这个局!

    “那为何在倚红楼的秘处出现了毒药与解药,而且还正好对症?而且黄豆豆还供认不讳。”、

    “这也是我所想不通的,依照咱们的安排,如果有人栽赃,那信鸽肯定会有所查觉,而且那暗粉也应该被碰掉,依你所言,秘处纹丝未动,信鸽也无查觉,这就奇怪了?而黄豆豆供认,那不过是一个胆小鬼罢了,早已被咱们的刑罚吓破胆了,你寄出刑罚,他自是不敢再行推脱。不过,这样也好,起码能给上面一个交待。”

    “是啊!我也不信这黄豆豆能有此胆子,即便他想揽权,也应该不会如此不智!不过,这毒药究竟来自何方呢?而且他身上的毒药从何而来?这些尽皆是疑点啊?”蔡主上无比苦恼。

    “也许,暗中还有咱们不知的势力插手?”刑影迟疑道。

    “有可能!”蔡主上点头道,“你说,寿宁候会不会是被这股势力所招揽,所以才与咱们分道扬镳?”

    “应该不会!否则他大可以继续假装与咱们合作,暗中调查,岂不是比他现在露出目的强得多!况且咱们有他的证据在手!估计也就是被逼急了,想要摆脱咱们!”

    张亮心中感叹,真是不能小看天下人啊!聪明人真是太多了!自己可不就是那不知明的势力吗?

    “对了,那证据究竟给不给他?”

    “你说呢?”

    “嘿嘿!嘿嘿!”二人奸笑起来。

    “不管如何,先行稳住他,先把那倚红楼拿到手再说!”刑影道。

    “嗯!”蔡主上点头道,“证据先给他那份假的。”

    “你确定他看不出真假?”

    “应该无虑,毕竟,咱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造出这赝品,起码有九成把握令他无法辨识出来。更何况已经过了这么多年,想必他的记忆也已经模糊了,糊弄他没问题的!”

    “那就好!”

    “对了,那环采阁背后那位高人究竟是谁?你可查清楚了?”

    “唉,此人躲得太深,根本就无从查起,那语嫣只是常常进出于锦衣卫所,应该与那张采有关,看来,得紧跟着张采了!”刑影感叹一声道。

    “也好,取得倚红楼之后,就得全力对付那环采阁了!就算找不出那位高人,也还请费心一下,将那化妆之物的制作之法拿到手,否则咱们太过背动啊!”

    “这明白,这就着手此事!我先走了,有事联系!”

    墙壁无声裂开,刑影一闪而逝。

    蔡主上站起身形,来到一盏油灯面前,用手一转,墙壁上出现一个一尺见方的小洞,蔡主上伸手从中取出一个包裹,打开之后,却见最上面是几封书信,而后是两本小册子。

    “寿宁候,先让你高兴几日,你是逃不出咱们手掌的!”蔡主上手拿书信喃喃自语道。

    将几封信及一本小册子拿出,重新打好包裹,将包裹放回小洞中,转身而去。

    张亮神识扫过,确定蔡主上及那刑影已经离去,闪身进了密室。

    一番检查,却发现这间密室内居然还有其他小洞,洞中依旧是一些把柄。

    而书柜上,却是一些帐册及单据,但既然放在密室,应该有用。

    没说的,尽数搬走!对于其他人来说,东西太过于多,但对于张亮有那储物袋,自是不在话下!

    稍顷,张亮闪身而出!

    密室再次恢复了平静。

    与此同时,顺天府衙内。

    严世祯、师爷、衙役、受害者及家属,以及寿宁候府管家正在目不转睛地盯着王四家婆娘的圆盘大脸,屏住呼吸。

    而王四却被两个衙役紧紧抓着,王四也是瞪大双目望着婆娘的脸蛋,闪烁着不可明状的痛楚。

    大夫却正在轻轻为王四家婆娘擦拭着,渐渐的死皮除去,粉嫩的皮肤露了出来。

    大家眼中闪过一丝激动,毕竟,已经看到了希望,希望就在前方。

    逐渐地死皮褪去,大家眼中闪过震惊之色。

    而大夫也是被惊了个目瞪口呆,真是太神奇了!这是何物?居然有此效果,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啊!也只有他们大夫才知晓,如此神奇的效果是这般的不可思议!

    真没想到,这王四家婆娘居然是这般的清秀,经过此番化妆之物毒害,皮肤居然重新恢复了十七八岁的粉嫩,太不可思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