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章 尘埃落定-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四百八十章 尘埃落定

    突然,少年激灵灵打个寒颤,望向明中信。

    明中信收回了那“慈爱”的目光。

    少年一阵疑惑,但抵不住美食的诱惑,垂头狂吃。

    “中信,中信!”一个声音响起。

    一人推门而进,正是那张延龄。

    “谢过中信!”张延龄上前冲明中信深施一礼。

    “这是为何”明中信有些诧异地望着张延龄。

    “那包裹我家兄长已经验看,正是正物,此番救族之恩,兄长让我先行拜谢,稍后兄长会设宴感谢。”张延龄一脸正色道。

    “候爷太过客气了,本来就是我提的要求,自然得实现啊!举手之劳,举手之劳!实在不必如此!”明中信站起身形,一拱手道。

    那少年也是满面疑惑地望着张延龄,再看看明中信,异常不解这两人为何如此

    “好了,大恩不言谢,这份情谊延龄记在心中!”张延龄看了看少年,住嘴不言。

    少年一撇嘴,自语道,“谁稀罕知晓!”

    转头投入到饮食大业中去。

    明中信与张延龄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好了吧!你该回去了!家里该担心了!”张延龄看看满桌的狼藉,一皱眉,冲少年道。

    明中信望着张延龄皱眉深思,但却未曾问出口。

    确实,看情形,这张延龄与少年相熟无比,而且看上去好似朋友一般,这却为何呢

    少年一撇嘴,将筷子一扔,“好容易出来玩,你还多嘴,真是太扫兴了。不吃了!”

    “来笔墨纸砚伺候!”少年冲张延龄道。

    “你要这些干什么”张延龄一皱眉,问道。

    “打欠条!”少年没好气道。

    “打欠条”张延龄瞪大双眼,一脸的不可思议。

    “对啊!吃了这么多,我身上又没钱,不打欠条怎么办”少年一脸的理所应当。

    “给他啊”张延龄一指明中信。

    “对啊!”少年点头。

    张延龄看看少年,再看明中信,有些瞠目结舌。

    “快点!”少年不耐烦道。

    明中信但笑不语。

    张延龄看看明中信,欲言又止,无奈点头道,“好吧!我为你准备!”

    稍顷,张延龄回转房中,身后跟着伙计,笔墨纸砚一应俱全。

    刷刷刷,少年笔走龙蛇,大笔一挥,欠条写好。

    “给!今日未带银钱,下次再一起结算!”

    “好!”明中信微笑点头。

    少年怪异地看看明中信,疑惑的眼神望向张延龄。

    “我没有!”张延龄连忙摇头。

    “最好没有!”少年盯着张延龄看了片刻,点头道。

    “那我走了啊!”少年冲明中信道。

    “好走,不送!”明中信一脸笑意。

    少年来到门口,回身道,“我可真走了啊!”

    明中信一摆手,做了个送客的手势,毫无阻拦之意。

    少年摇摇头,不解地望望着明中信,推门而去。

    “中信!”张延龄望着明中信,一脸歉意。

    “无妨,日后他自会告诉我!”明中信点头表示明白。

    张延龄感激地看看明中信,心中暗暗感激。

    之前决定与明中信合作还真的是自己这一生做得最重要最正确的决定,不只解决了张家的大祸,如今还如此识趣!有此良友,不要太过开心哟!

    二人坐下静悄悄用膳,默契的不再提此事。

    倚红楼中。

    “候爷,这是证据,还望查收!”蔡主上递给寿宁候一个包裹。

    寿宁候望着包裹,满眼的怪异。

    “还请查看!”蔡主上催促道。

    寿宁候心情复杂地缓缓解开扣结,细细检查一番。

    抬头,望向蔡主上,“就这些吗”

    “就这些啊!”蔡主上点头应道。

    “真的”寿宁候皱眉道。

    “千真万确,蔡某不敢骗候爷!”

    “你不会留下副件吧”

    “哪能呢候爷觉得蔡某是那样人吗如果不信,咱们就还是保持原样!”蔡主上一脸的不悦,上前就要拿包裹。

    “慢!”寿宁候迅速将包裹搂在怀中,冲蔡主上笑道,“还个玩笑嘛!蔡大人如此不经逗!”

    “候爷说笑了,此事异常正经,岂能逗笑”蔡主上正色道。

    “好了,是本候的错!”寿宁候站起身形躬身一礼。

    “罢了,不知候爷何时能够将倚红楼移交”蔡主上面色稍缓。

    “等本候将赔偿搞定,咱们就交接。”寿宁候道。

    “嗯!”蔡主上点头认可。

    “不过,那黄豆豆能否交给本候,毕竟,本候得将此事平息,黄豆豆一日不落网,咱们一日不得安宁啊!”

    “这”蔡主上一阵为难。

    “怎么,蔡大人连这点面子也不给”寿宁候脸色一沉。

    蔡主上苦笑道,“并非蔡某不给候爷面子,实在是这黄豆豆乃是本官友人的小舅子,只能自己责罚,无法交出啊!”

    “这样啊!”寿宁候低头沉吟,“要不,你让那黄豆豆将解药之方给本候也可以!”

    “解药之方”蔡主上满面惊愕。

    “不错!”寿宁候点头,“如果没有解药,我也不好向严大人交待啊!”

    “这”蔡主上虽然在沉吟,但心中却是一片腹诽,你小子是看那解药用后化妆之物的效果菲然,想要以此谋利吧!

    “蔡大人不会连这点面子也不给我吧”寿宁候面色阴沉道。

    “实乃是,那黄豆豆也没有那解药之方啊!蔡某也不知从何处给您!”蔡主上长叹一声,“这绝对是实话!”

    “真的”寿宁候一脸的怀疑。

    “千真万确,如果蔡某人说慌,那就被天打雷霹!”

    “蔡大人言重了!言重了!本候岂能不信蔡大人的为人!”寿宁候连连摆手。

    “那好,蔡某还有事,咱们后悔有期!希望候爷尽快将此事办事妥当!”蔡主上一抱拳,站起身形,披上斗篷疾步离去。

    “蔡大人慢走!”寿宁候也未起身,只是若有所思地望着蔡主上的背影发呆。

    “候爷,那解药真的没有”管家不知何时进来,立于寿宁候身后问道。“会不会是他在推脱”

    “不会,如果他有,那才奇怪呢”寿宁候一脸的诡异笑容。

    “是吗”管家一脸疑惑地望着寿宁候。

    “好了,咱们还是先回府吧!想必,那严大人已经到了!”寿宁候收拾心情,冲管家吩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