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二章 报社定计-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四百八十二章 报社定计

    “邸报?”明中信看了一眼石文义,解释道,“到是差不多,但却更加灵活,也就是报道一些老百姓的家长里短,新闻秩事,或者是为老百姓讲些故事等等等等!”

    “这样啊!”石文义一皱眉,思索半晌,摇头道,“不妥,不妥!”

    “有何不妥?”明中信笑问道。

    “你想啊,老百姓识字的并不多,如果你这报社卖报,如何营利?”石文义语重心长道。

    明中信只笑不语。

    “说话呀!”石文义望着明中信,气急道。

    “唔!”石文义一捂嘴,强压住往上翻涌的吐意,“中信,你要急死我啊!”

    “好了,好了,别着急!”明中信上前抚摸着石文义的胸前,为他舒气。

    嗯!石文义长出一口气,“快说,你又憋着什么坏呢?”

    “石大哥,你这也太看得起小弟我了,我能憋着什么坏!”明中信看着气急的石文义,一脸坏笑。

    “大哥,别气,咱们还不知道,这小子根本就没吃过什么亏,如此想法,肯定有利可图,否则,他哪会如此?”张采在旁轻轻敲着石文义的后背,为其缓气。

    “知我者,张大哥也!”明中信一竖大姆指,满脸的崇拜道。

    “去!”张采不屑道,“还是赶紧为我们解惑吧!不见大哥都快被你气死了!”

    黄举三人组也好奇地停下了筷子,望着明中信,等候他的解释。

    “报社嘛!也就是卖报纸的,如同邸报一般,我准备试行几个版块,看看效果,最终确定主旨,主营哪种版块。同时,我也并没指望这报纸能卖多少钱,营利多少。”

    “那你小子准备靠什么营利?”石文义一阵疑惑。

    “靠广告!”

    “广告?”众人疑惑不解。

    “广告者,广而告之也!也就是通过报纸,为大家提供一些信息,令广大百姓能够对其有所了解,增加其营利。当然,咱们不是白给他们登信息,而是先让他们给咱们报社一些钱,然后才能在报纸上给予报道。”明中信解释道。

    “这样能行吗?”众人表示怀疑。

    “当然,具体运营肯定需要一些配合,我就不一一说了,但请相信,中信出品,必能营利!”明中信一脸臭屁道。

    “切!”大家纷纷嗤之以鼻,但也不再询问,毕竟,之前明中信的战绩辉煌,没有什么败绩。之前的经验告诉大家,只需拭目以待,且待看好戏即可。

    明中信一脸的无奈,这些人,跟着自己终于学坏了!得敲打敲打!

    明中信就待反击。

    “教习,刘老来了!”门外传来一阵禀报之声。

    “哦!”明中信满面兴奋地站起身形,“诸位,报社的主编来了!我去了!”

    说完,不等大家有所反应,起身离去。

    大家面面相觑,难道这明中信真的是说真的?

    走,看看去!黄举一脸怪笑,站起身形,就跟随而去。

    王琪、李婷美自是以黄举马首是瞻,迅速跟去。

    而石文义却纹丝未动。

    “大哥!”张采望着石文义叫道,显然,他也希望前去偷听一下明中信究竟要干什么?

    “没听到嘛,刘大人来了,如果有他在,肯定不能让中信乱来,你难道还想让刘大人知晓咱们听墙角?”石文义瞪了张采一眼,训道。

    “哦!”张采一想到刘大夏,瞬间蔫了。

    明中信迈步进入大厅。

    “明小子,我又来蹭饭了!”刘大夏一见明中信,嚷道。

    “刘老,您能不能饶了我,哪有您这样的,三天两头前来蹭饭,好似您偌大个刘府管不起您的饭似的!”明中信苦笑不已。

    “怎么?我只是来吃你几顿饭而已,意见就如此之大?”刘大夏一瞪眼。

    “刘老,咱可是前几天刚刚谈好的半月一顿,这才几天,您就毁约前来了!”明中信一摊手道。

    刘大夏老脸一红,但脖子一梗,“这你就错了,我今日并非前来蹭饭,而是那报社之事我已看透想通,干!”

    “真的?”明中信双目一亮。

    “废话,我老头子这么大把年纪,岂能骗你?”刘大夏一翻白眼道。

    “口误,口误!”明中信连忙上前鞠躬认错,“不知刘老如何打算”

    “什么打算?”刘大夏故作不解道。

    “咱们报社如何运作啊!”

    “我有说过吗?”刘大夏一脸懵样。

    “刘老,您就别耍我了!”明中信哭笑不得。

    “对哦,我说过干!”刘大夏作恍然大悟状。

    “就是,就是!”明中信狗腿一般连连点头。

    “干什么呢?”刘大夏恢复了懵样,作疑惑状。

    明中信哭笑不得,只好不说话,静看刘大夏表演。

    “你小子,就不知道配合一点!”刘大夏见明中信不配合,一脸无趣道。

    明中信只好故作不知,一脸无辜地望着刘大夏,一言不发。

    “好了,不逗你了!”刘大夏一脸的无趣样,“报社的规划我已经看过了,就是有些事情不太明白!”

    “刘老您说,我一一为您解惑!”明中信满脸笑意道。

    “现在说话了?”刘大夏白了他一眼。

    明中信笑笑,举手示意,请说。

    “首先,这报社总编辑一职,让谁当?”刘大夏脸色一正道。

    明中信微一沉吟,斟酌字眼道,“此人即便不是朝廷命官,也必须得是从朝臣之位上退下来的德高望重之人担任。”

    “行啊,小子!”刘大夏一脸惊奇之色。

    “那是自然,也不看看我是谁!”明中信臭屁道。

    刘大夏一伸脚,踹了明中信一脚,“让你小子得瑟,夸你一句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明中信讪笑不已,“这不是您夸我吗?我自是极是荣幸之至,不表现出来,您不得说我不通人情事故,不懂眼色!”

    “你小子啊!”刘大夏一指明中信,哭笑不得,“好了,不贫了,不错,为了今后报社不惹麻烦,这总编辑一职,必须如此!否则,只怕朝廷那边也不会答应。”

    明中信深以为然地点点头,确实,报社这个新兴物事能够聚笼人心,掌控舆论,一个不好,就会被朝廷取缔甚至查封获罪,不是那么好玩的事!

    “你小子明白就好!这总编辑一职,老夫就勉为其难担任了!”刘大夏点头道。

    “真的?”明中信一脸兴奋道。

    “废话,现在还能有比我更合适的人选吗?”刘大夏一瞪眼,“而且,你要想找个这样的人,现在真心找不到啊!即使找到也请不来,请来也不一定会为你尽心!所以,老夫也就勉为其难,为你遮风挡雨了!”

    “谢过刘老!”明中信起身深深鞠了一躬。他明白,刘老这是爱护自己,怕自己不懂轻重,犯了忌讳,想为自己保驾护航一番。

    “其次,这些编辑我也为你物色了一些,其中不管大儒名师,相信,他们会给我几分薄面,到时,你的学业可以就近向他们请教,如果被其中一人看重,相信你的修学之事也会得到解决。”

    明中信感激地望着刘大夏,同时心下叹息,这下子,刘老这些人情可就做大了,自己还真的难以还了!

    “别得意,我可不是为了你,我是为了吃那些佳肴美食,才如此尽心的。”刘大夏一脸的我是为自己好。

    “当然,当然!”明中信连连点头,表示理解。

    刘大夏白了他一眼,继续道,“第三,这报社必须得到书坊的全力支持才行,而且技术得过硬,说句实话,我家到是有一座书坊,但那技术”

    说着,刘大夏摇头表示遗撼,显然,刘老对自家书坊的技术不满意,或者说是对书坊无法满足报社的要求感到不满意。

    “刘老,这也是我想要和您说的!”明中信胸有成竹道,“其实,中信家的书坊技术极其过硬,但缺少一个实用书坊,如果我将明家技术入股与刘家书坊共同经营,您看如何?”

    “就是你前些时日,与倚红楼斗时,展现的那些彩色图册的制作之法?”刘大夏问道。

    “嗯!刘老可看在眼中?”

    “那制作之法极是惊艳,我让书坊管事看了之后,他摇头叹息,自己无缘得见制作之法!难道你真的将它拿出来合作?”这下,轮到刘大夏惊讶了。

    要知道,这时代,每家掌握一门技术那可是极其难的,而且皆是传子不传女,更何况是传与外人。这明中信还真是不走寻常路啊!

    “不错!我家族兄一直经营书坊,故而明家的技术尽皆被他掌握,如果刘老同意,不日,我就让他前去书坊教授技术,但是,还请刘老甄别忠心实用之人,否则如果被泄密,那可就得不偿失了!”明中信点头解释道。

    “那是自然!”刘大夏点头应承,“不过,中信啊!你确定要将这些技术与刘家分享?”

    “刘老,既然是合作,肯定得共赢,您都出人、出钱、出力了,明家出小小的技术实在不在话下!”

    “小子,口气真大啊!”刘大夏冲明中信上下打量一番,摇头不已。

    “您说吧,合作不合作?”明中信光棍地问道。

    “不合作的是傻子!”刘大夏激动地叫道,“不过,这书坊营利算作是三七分成,我三你七!”

    明中信张嘴就待否定,然而,刘大夏举手制止了他,“中信,如果你不同意,咱们此事就此作罢!”

    “也罢,就依刘老!”明中信无奈地点头,本来,他想的是五五分帐,未曾想刘老根本不给他提的机会。

    “好了,只要技术解决了,其他就是细枝末梢了,最后,咱们得定一下,这报社初版要做什么主题?”刘大夏满意地点点头。

    明中信神秘一笑,在刘大夏耳边细细低语一番。

    刘大夏怪异地望着明中信,良久不开言。

    “怎么?刘老,您觉得我的想法不靠谱?”

    “小子,行啊!本以为,你这报社有些曲高和寡,未曾想你居然想到了最大的弊端。”刘大夏满眼笑意道。

    “那就好!”明中信松了口气,“就是不知,我这般做法,咱们那些编辑们是否会认可?”

    “无妨,毕竟,咱们想要面向全京师百姓就得如此!我去说服他们!”刘大夏大包大揽道。

    “好,就请刘老出马!我就放心了。”

    “你小子,就是把我当免费劳力使用了!”刘大夏白了他一眼。

    “哪能呢!我还给您准备了一份高俸禄呢!”明中信腆着脸道。

    “罢了,我也知晓你小子刚来京师,根本就没有什么资金,就当我赞助你了。”刘大夏摇头道,“不过,即使报社不赚钱,那些名师大儒你也不能亏待了人家。”

    明中信微微一笑,“刘老,您尽管放宽心,不只名师大儒们的俸禄不会少,您的也不会少。”

    “真的?”刘大夏表示不信。

    明中信附在刘大夏耳朵边一阵低语。

    “小子,真不知道你这脑子是咋长的?”刘大夏一脸怪异地望着明中信,“不过,你就那么有信心,人家会那么做?”

    “无妨,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只要树起一个标杆,自然有人趋之若鹜。”明中信自信道。

    “那我拭目以待!”刘大夏点头。

    “您就瞧好吧!”明中信臭屁道。

    “德行!好了,我饿了,为我准备菜肴,今日得好好享受一番,以后半个月就不能享受了啊!”刘大夏白了他一眼。

    明中信好笑地望着刘大夏,这不,还真是来蹭饭的,当然,现在心情好,也就不与刘老计较了。

    “好,您先等等,我稍后就来。”

    噗嗵,噗嗵,噗嗵,三声过后,三人人影栽了进来。

    二人定睛望去,正是那黄举三人组,想必是偷听不成,跌了个狗吃屎。

    黄举三人组异常尴尬,手足无措地站起身形,低下头颅。

    “这是?”刘大夏一指三人,疑惑地向明中信询问。

    “你们三个,还不过来见过刘老?”明中信没好气地望向三人。

    三人瑟缩不已,慢慢走近前来,行礼道。

    “见过刘老!”

    “你们平时那机灵劲呢?”明中信冲三人笑道。

    黄举三人组隐晦地偷眼瞪了明中信一眼。

    “好啊,还敢瞪我!”明中信叫破道。

    黄举三人组一时间满面通红,他们也未想到,这明中信在刘老面前如此的肆无忌惮,居然点明了他们的小动作。

    “好了,不要欺负老实人!”刘大夏不悦地看向明中信。

    黄举三人组感激地望了刘大夏一眼。

    “刘老,好人都被你做了!想必他们现在肯定很感激您,却很恨我吧!”明中信幽怨地看着刘大夏道。

    “谁让你小子平常尽是欺负别人的!该!”刘大夏幸灾乐祸道。

    黄举三人组讶异地望了一眼明中信,他们也算见多识广,毕竟跟随黄举祖父黄沮见识过一些官僚,他们心中了然,如此气场,必是一个大的官僚。他们还是头一次见,故而才如此规矩,未曾想,这明中信居然与之谈笑风生,嬉笑怒骂无所不用,真真是胆大啊!

    但同时,他们也心下佩服,看人家,在大人面前如此的自然,相比之下,自己等人的拘束不安,真真是相形见绌啊!

    “刘老,不说笑了,这几位是我在陵县的同窗,此次也尽皆考取了秀才功名,此次前来京师乃是修习学识增广见闻而来。”明中信正色介绍道。

    “这位是黄举,这位是王琪,这位是李婷美!”

    “好,好,真是一时之俊彦!”刘大夏上下打量一番后,夸奖道。

    “刘老过奖了!”黄举代表三人致谢道。

    如今,他们已经恢复了自然,初见的拘束渐渐远去,毕竟三人本就是跳脱的性子,见明中信如此自然地与之相处,他们虽比不上明中信,但也不差多少。

    “行了,你们坐下,咱们攀谈攀谈,让中信为咱们准备菜肴去,他做的那菜肴可真是绝了!你们得尝尝。”刘大夏笑言道。

    “那小子们就却之不恭了!”黄举三人组齐齐拱手施礼道。

    刘大夏心中暗暗点头,不错,不错,这几人虽比明中信有些不如,但却也不像小地方来的,大方自然。

    “刘老,你不能如此吧!伺候您就够我受的了,为何还让我伺候他们?”明中信叫屈道。

    “行了,来者是客,你这主人不招待招待岂能说得过去?去,去,去!”刘大夏一摆手,驱赶道。

    刘大夏看不见的角度,王琪,李婷美向明中信做个鬼脸,一脸的得意。

    明中信气得血往上涌,满面通红,恶狠狠瞪了二人一眼,挥袖转身而去。

    然而,当明中信走出大厅的一瞬间,气氛居然变得有些尴尬、凝重。

    黄举想打破这种尴尬,张张嘴,却无话可说。一时间,额头渗出热汗,心里抓狂,大脑空白,嘴巴紧张到根本张不开。

    而王琪、李婷美别看平时嘻皮笑脸,但此时面对这么一位,尤其是刘大夏那探寻的目光在他们身上扫来扫去,自是免不了紧张、心慌、无助,哪还说得出话来。

    而刘大夏却带着好笑的心情望着三人,看他们如何解除这种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