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四章 刘老收人-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四百八十四章 刘老收人

    ,最快更新帝国支撑者最新章节!

    刘大夏微微一笑,“说!”

    “既然刘老如此欣赏李兄,不如收他做弟子如何?”明中信抛出了一个炸弹。

    “什么?”大家瞬间为之侧目,谁也未曾想到,明中信居然有些提议,毕竟,刘大夏与李婷美才第一次相见,相处时间极短,怎会有些冒失的提议。

    一时间,刘大夏也是为之沉吟,虽然心动,但一来刚刚见面,二来李婷美的品性还未曾了解,此时下决定,确实不够理智,但如果有明中信的担保,却也还信得过。但中信为何在此时提出此等建议呢?

    石文义却是更加惊疑,中信不像是如此冒失之人啊!怎会提出如此建议?难道他另有目的?

    黄举与王琪却是惊喜与嫉妒相互交织,论相交,明中信与黄举更加亲厚,论相处,王琪多番与明中信交往,了解自然更多,相形之下,李婷美每次只是跟在他二人身后,只在需要说话之时才表达,但如今却是提议令刘大夏收李婷美为徒,这是怎么话说的?

    一时间,众人尽皆望向明中信。

    “当然,如果刘老不放心的话。正好,咱们不是组建报社吗?可以让李兄进入报社,跟在刘老身边,好好学习,顺便也算是考察期,您看如何?”明中信一脸期待地望着刘大夏。

    “你小子啊,原来在这儿等着我呢?”刘大夏瞬间明白了明中信的意图,笑指着明中信道。

    石文义微笑点头,哦,原来根结在这儿,明中信这是在培养自己的亲信啊!

    黄举与王琪更是羡慕地望着李婷美,如果跟在刘老身边,依李婷美的品性,绝对会被刘老看重,到时有刘老看顾,自是不愁学识进境。到时,无论刘老收徒与否,对李婷美来说,都是一份沉甸甸的履历啊!

    “我这点小心思,哪敢瞒着刘老,况且也瞒不过,这只是提议罢了!”明中信讪笑道。

    “好,就依你!”刘大夏一拍桌子,决定道。

    “这,这!”李婷美一瞬间被这天上掉下的馅饼砸晕了。

    “怎么,跟着老夫还委屈你了?”刘大夏一瞪眼。

    “不敢,不敢!”李婷美连连摆手否认。

    “好了,就如此定了!”刘大夏一锤定音道。

    “刘老!”明中信叫道。

    “怎么?你还有事?”刘大夏一瞪眼。

    “确实!”明中信点头承认。

    “就知道你小子没憋着好屁,快放!”刘大夏没好气地道。

    “臭着您,我可不管啊!”明中信笑道。

    “你小子!”刘大夏提脚飞踹。

    明中信躲过之后,笑道,“既然李兄进了报社,不知能否让黄兄与王兄也进入,到时,一,可以有人手办事,二,可以让他们随着编辑们学习,岂不是一举两得?”

    “你小子啊!这是肥水不流外人田啊!真是奸诈啊!”刘大夏笑骂道。

    “您说吧,同意不同意?”明中信光棍地冲刘大夏要决定。

    黄举与王琪也是一脸期待地望着刘大夏,有此机会,傻子才想错过呢!

    “刘老,婷美一直以来与两位兄长同吃同住同修学识,一直受两位兄长照顾,现在婷美也不想与二位兄长分开!您考虑考虑!”李婷美也加把柴火。

    刘大夏看看黄举三人组,再看看在旁偷笑的明中信,没好气地瞪一眼明中信。

    “也罢,看在婷美的面子上,一起吧!”刘大夏点头道。

    一时间,三人兴奋异常,齐齐上前。

    “谢过刘老!”

    “谢我干嘛!今后不要被我骂得哭鼻子就好!”刘大夏没好气道。

    三人一时间嘿嘿傻笑。

    “恭喜刘大人!”石文义上前凑趣道。

    “有什么可恭喜的?只是多了几个拖油瓶而已!”

    一句话呛得石文义咳嗽不止。

    “对了,中信,你学堂准备得如何了?“刘大夏不再理会他们,转向明中信问道。

    “现在还未来得及去看,如今诸事完备,也该是准备的时候了!”

    “你呀,准备几个得用之人啊!否则诸多事宜尽皆被你一手包办,岂不是要累死你小子!”刘大夏一指明中信叹道。

    明中信苦笑道,“我也想啊,但有好多构想只有我最清楚,我必须亲临现场,随时更改啊!如果脱手让人干,我怕起不到预定效果啊!”

    刘大夏一想,也是,这明小子许多想法旁人刚开始根本就理解不了,如果让别人干,只怕是画虎不成反类犬。

    见刘大夏一脸苦闷,明中信开解道,“无妨,现在基本上已经尽皆步入正轨,只要学堂建成,我就可以放心脱手了!毕竟,我还有学业要完成。”

    “也只好如此了!”刘大夏叹道。

    “对了,石小子,明小子的诸多生意,你可得暗中保护一番,京师这摊水太浑,如果被别人知晓明小子要动大家的利益,只怕会有危险啊!”

    “那是自然,刘大人请放宽心,就是您不说,我也会这么做的!”石文义脸色一正,保证道。

    “希望你说到做到吧!但切记,只能暗中保护,不能露了身份,否则只怕这学堂的名声就臭了,到时招不到人,可要怨你了!”

    “文义明白!”石文义点头认可。

    “好了,酒足饭饱,我就走了。”刘大夏见没什么事,站起身形就往外走。

    明中信等人躬身相送。

    “对了,婷美,你们明日一起到我府上,有些事情要安排,记住了!”刘大夏走到大厅门口,站定身形,回转头吩咐道。

    “是!”李婷美等三人躬身应是。

    “明小子,明日顺便让你那族兄与婷美他们一起到府上!”

    “好!”

    刘大夏放心而去。

    见石文义没有告辞之意,黄举三人组识趣地向明中信告辞回房休息,为他们留下了谈话空间。

    “中信,环采阁下一步要如何进行?”石文义开口问道。

    “环采阁?”明中信沉吟不语。

    “现在,倚红楼差不多已经构不成威胁了,满春院只怕会野心大涨,这都是后患啊!就在近日,那赛妈妈居然不断试探,凤家姐妹能否离开环采阁,前去满春院,还一直打听环采阁背后的高人!看样子,他们是想把环采阁一口吃下啊!”

    “无妨,咱们可以来个以夷制夷!”明中信微微一笑。

    “什么以夷制夷?”石文义一头雾水地望着明中信。

    “就是像对付倚红楼一般,扶持其他青楼与满春院打对台,但切记不可过火,只要保持一个平衡,那环采阁就无虑被满春院吃掉。”

    “但现在这种模式已经成形,满春院已经尽皆掌握了咱们的套路,只怕不好办啊!”石文义忧心道。

    “你觉得我就不会留一手吗?”明中信微微一笑,一脸尽皆在掌握之中的表情。

    “行啊!小子!”石文义眼前一亮,冲明中信咧嘴一笑。

    “明日,你让语嫣去一趟老地方,我将计划告知她,是时候给满春院一个警告了!”

    “嗯!”石文义点头应承,“对了,那武定候府小候爷想见见你这位幕后高人,不知你什么意思?”

    “不见!如果此时见了,只怕我的身份也就暴露了,对倚红楼的交接不利!”

    “这样回绝不好吧!”石文义有些为难地看着明中信。

    明中信沉吟片刻,抬头道,“这样,你就说,现在还不是时候,这件小玩意,你送给他,只当咱们的歉意!”

    说着,明中信从怀中取出一件小物事,递给石文义。

    石文义低头一看,咦,这是?

    “不错,此物乃是小弓弩,乃防身之用,也适当向他表达一下咱们的诚意!”明中信点头解释道,顺便将用法教授给石文义。

    “小弟,你有这等好的物事为何给别人,这把我要了!”石文义一把将小弓弩放入怀中。

    明中信哭笑不得,望着石文义道,“石大哥,咱们有好东西岂能不惦记着您,那只是初级工艺制作的,我这儿还有更好的,如果你不要,我也就不说什么了!”

    “别啊!我就知道兄弟你肯定惦记着我们!”石文义一瞬间满面春风,谄媚不止。

    明中信白了他一眼,没想到一向正经的石大哥居然还有如此一面,真真是醉了!

    “那把我肯定交给郭勋!”石文义连忙保证,随即变了一副脸色,“好小弟,快把东西给我!”

    “唉,真是被你打败了,石大哥,您向张大哥学习什么不好,学他的厚脸皮!真是被他带坏了啊!”明中信长叹一声。

    此时坐在锦衣卫所中依旧气愤不已的张采打了个喷嚏,咦,谁在惦记我?

    “什么话?我会向他学?别开玩笑了!”石文义老脸一红,瞪瞪旁边偷笑的李玉,将手伸到明中信面前要道,“给我吧!”

    “真是被你打败了!”明中信翻翻白眼,从袖中取出一物递给石文义,“大哥,此物共有八支弩箭,可连发,可单发。而且还有备仓,可放四支箭。”

    明中信一一为其说明,石文义爱不释手地把玩着。

    旁边李玉满眼羡慕地望着石文义手中的小弓弩。

    “给!”明中信扬手一挥,一件物事飞向李玉。

    李玉连忙接住,低头一看,居然是一模一样的小弓弩,满脸惊喜地抬头望向明中信。

    “这,这是给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