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两全齐美-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六十四章 两全齐美

    “你说。”柳知县精神一震,望向明中信。

    “学生府上已经被明教盯上,不如以明家作为诱饵,先看明教下一步如何做法,再看如何应对?”

    “好,好!如此甚好!”钱师爷一阵附和,

    柳知县也点头表示同意,不错,明教如今针对的是明家,可以先让明家在明处作诱饵,让自己看清形势,再等上级赶来,那么就高枕无忧了。

    钱师爷道,“这个主意好,毕竟,现在敌暗我明,我们无论如何布置,泄露的机会是很大的。所以,现在还不能让明教觉察出来县尊大人已经知道了明教的存在。如此,县尊大人也在暗处,就可以暗暗观察,及时了解明教动向,才好进行针对性的布置,到时等上峰援兵到来,必要之时给予明教以雷霆一击,将其连根拨起,一举解除后患。”

    “现如今,明府发生命案,县衙就可以以此为借口保护明家,名正言顺地派出捕快在明府府外巡逻,为明教设置障碍,逼迫他们露出更多的马脚。”明中信不忘为明府争取保护。

    “好,就如此办!”柳知县一锤定音道。

    三人研究一番细节,相视而笑,各自心中满意。

    “正事办完了,该当欣赏中信的佳作了。”钱师爷凑趣道。

    “对,对,不知这些时日中信有何体会,且来看看。”柳知县抚掌欢迎。

    三人移步书房,自有小厮准备文房四宝。

    “敬请县尊大人出题。”明中信施礼请题。

    “这,-----”柳知县一阵沉吟,猛然抬头看到墙上一幅画,又眼一亮,手指一抬道,“就以它为题好了。”

    明中信一看,墙上画为风景画,画中一座假山,上面竖立几根竹子,山脚一盆兰花。

    明中信闭目思量,半晌,未言语。

    柳知县一阵后悔,让人即兴作诗确实太难了,毕竟明中信还只是一个十四岁的少年,文采有限,不能难为人家啊。

    向钱师爷打个眼神,示意圆场。

    钱师爷会意,待要开口。

    却见明中信双眼一睁,快步走到桌前,提笔一挥而就。

    “一竹一兰一石,有节有香有骨,满堂君子之风,万古青苍翠色。有兰有竹有石,有节有香有骨,任他逆风严霜,自有春风消息。”

    这马屁拍得,真是啪啪作响。佩服,佩服!钱师爷看完诗,心中一阵钦佩,这明家少爷的每次题诗都给人以不同的感受,文会之上几首诗词写尽了男女之间不尽的温柔缠绵,名轩阁中几首诗词写出了厨法技艺的精妙,这首诗写出了以竹自况,咏竹言志。此人到底是何人所教,居然如此多才。

    “均衡而不呆滞,富体态美,飘逸而不轻浮,疏密有致,笔断意连,妙哉妙哉!”却见柳知县摇头晃脑,沉浸于书法当中。

    明中信与钱师爷二人对视一眼,相视一笑,退出了书房。

    ------------------------------------------------------

    “老夫人,膳食已经准备就绪,可要进食?”福伯再次问道。

    “先不用,信儿还未回来吗?”老夫人忧心重重地问道。

    福伯摇摇头,您都问了一百遍了。

    “姑奶奶,明哥哥应该没事,不过是县衙问话而已,您就放宽心吧!”旁边兰家二小姐安慰道。

    “馨儿,你是不知道,这几****明哥哥身体不好,这些时日,里里外外皆是他在操持,我怕他操劳过度,再次晕厥。”

    “什么?再次晕厥。”兰馨儿一阵惊讶,“看上去明哥哥身体不错啊,而且他在明府发生如此大的事情后,还指挥若定,面对县衙来人也是镇定自若,看不出一丝一毫的衰弱之象啊。”

    “他那是强撑着呢!唉,都怪我这老婆子没用,不知为何总是提不起精神来。否则也就不用信儿在外奔波忙碌了。”老夫人自责不已。

    “少爷回来了,少爷回来了!”在外望风的小兰冲进了房中,大声喊道。

    随着她的喊声,明中信步入房中。

    明中信望着一脸欣喜的老夫人,深施一礼,“孙儿让大母担心了。”

    “快过来,快过来,我看看,我看看。”老夫人连声催促。

    明中信向兰馨儿点头示意,迈向老夫人。

    老夫人紧紧抓住明中信的手,上下打量,检查有无损伤。

    明中信哭笑不得,“大母,我又没有打架,哪会有损伤。放心吧,县尊大人只是叫我去问个话而已,没监禁,没打板子。”

    但老夫人却不理他,一只手从上摸到下,仔细检查,最后深出一口气。“这我就放心了。”

    明中信望着旁边的兰馨儿尴尬一笑。

    兰馨儿望着尴尬的明中信,掩嘴轻笑。

    这让明中信更加尴尬。

    “老夫人,可要进食?”福伯趁机上前问道。

    “上,上,马上上。”老夫人霸气地一挥手。

    兰馨儿再也忍不住了,噗嗤一声笑出声来。

    明中信也是一脸微笑。

    “咋了,咋了?”老夫人懵懂无知地望着笑弯了腰的兰馨儿。

    “上,上,马上上。”止住笑的兰馨儿学老夫人道。

    “哦,这有那么好笑吗?”老夫人指着兰馨儿道,说着说着,老夫人也是噗嗤一声笑出声来。

    “这孩子。”老夫人笑着轻打了兰馨儿一下。

    这兰馨儿来了后,大母的笑容也多起来了,看来还真应该多留她一些时日了。明中信笑看着这温馨的一幕。

    兰馨儿抬头看到明中信正在看着她,一时间双颊晕红,星眼如波。

    一时间明中信神识荡漾,魂不守舍,沉醉于兰馨儿的风情之中。

    “信儿,信儿,回神回来。”老夫人唤道。

    哦,明中信回过神来,一阵脸热。

    兰馨儿也是羞涩地低下了头。

    老夫人嘿嘿笑着,左望望右看看,望着这两位壁人,一时间心怀大慰。

    “信儿,县尊大人如何说?”席间,老夫人问d县尊大人说,他会缉查凶手,尽快破案,让咱们放心,而且还会派捕快班头在府外巡逻。”明中信回道。

    “那就好,那就好。看来,我得到白玉娘娘那儿烧柱香拜拜去了,馨儿,你明日和我一起去如何?”

    却不闻兰馨儿答话,老夫人转头看向兰馨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