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四章 细数靠山-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四百九十四章 细数靠山

    “他们是只在名轩阁要求见我,还是也有消费”明中信问道。

    “倒也有消费,但却在吃完之后不结帐,也不走,只是等您!说是要拜访一下陵县第一才子,我也劝说了,说您根本就不在此地!但他们却又询问您的住所,我自是不会告知。但他们却不死心,每日前来,真真是影响了生意啊!”吴阁主苦笑道。

    “这样啊!”明中信陷入沉思。

    “少东家,每日都是如此,咱们要如何应付”吴阁主请示道。

    “无妨,既然有人不想让咱们好过,那咱就高调一回!”明中信抬起头来,目光中闪烁着一道道精光。

    “如何做”吴阁主兴奋异常,少东家终于要出手了,这几日,他还真心憋气,那些人说又说不过,打又不敢打,软硬皆无法可施,可把他憋坏了,如今少东家既然要出手,只怕是要放大招了,真想看看那些自命清高的家伙们被震慑的嘴脸。

    至于说,明中信能否有这本事,自是被他忽略了,在他心中,少东家可是无所不能的,既然说了,就肯定能够做到。

    明中信附在他耳边一阵耳语,如此这般,如此这般。

    吴阁主听得眼光放亮,频频点头。

    不提明中信的安排,单说李东阳府。

    “真的传出了这种话”李东阳一脸镇定地道。

    “不错,但这张亮究竟是何许人也为何之前未曾听说过,而明家也没有这个人啊!”李兆先疑惑道。

    “张亮”李东阳一阵失笑,摇头不语。

    “父亲,难道您知晓此人来历”李兆先一脸不解。

    “你可以从明中信之前的动作中猜猜。”李东阳笑看着李兆先道。

    “中信的动作”李兆先有些不解。

    “你呀,还是太嫩!看人得从他之前的行为中看,再依他的性格进行分析,自会掌握其规律!依我看来,此事,应该是中信出手了!”李东阳为他解惑道。

    “中信出手了”李兆先重复道,“那也就是说,此张亮乃是明中信的人”

    “你说说,如何”李东阳考教道。

    “在此关键时刻,中信根本就不可能会令事情出现不可控之事,而且那张亮出现得如此突兀!除非有人在暗中出手,否则此人绝不会在此时刻暴露。故而,这应该是中信预留的后手,或者是别人为中信做的掩护!”李兆先分析道。

    “嗯,有所进步!”李东阳满意地点点头。

    “难道,孩儿猜对了”李兆先高兴道。

    “也对,也不对!”李东阳摇摇头。

    “这却是为何”李兆先有些不明白。

    “对是因为你猜对了,这确实是明小友的后手。”5375755

    “那不对呢”

    “不对,是因为,你还是不了解,明小友从不打没把握之战。这突兀出现的张亮,确实与明小友有不可分割的关系,而且我推断,这张亮只怕极有可能就是明小友在京师的分身!”李东阳赌定道。

    “真的”李兆先有些疑惑,明中信能有如此老谋深算这应该是父亲这官场老油条的思路,要知道,明中信可还只有十五岁啊!如果他有父亲的一半官场经验,就绝不会在京师捅出如此大的漏子!

    “唉,你还是小看了明小友啊!”李东阳长叹一声,“你都不记得吗明小友在济南府都能捅出那么大的漏子!在京师如此做,很奇怪吗”

    “这可能吗”李兆先依旧有些无法释怀,毕竟,明中信的年龄摆在那儿,从古至今,即便是那十二岁的甘罗丞相也未有如此妖孽啊!

    “把那个吗去掉!”李东阳摇头叹息道,这长子还真的是有些迟钝啊!不见明中信那般妖孽嘛!还如此天真,将他视为普通孩儿,真真是醉了!还得历练啊!

    “好了,还有什么消息”李东阳不再纠结于这个问题,问道。

    “有,这几天,诡异的是那倚红楼居然平静无波,一点动乱的征兆都没有,好似没有什么可争议的!那寿宁候也是几日不去了!”李兆先缕缕思路回道。

    “还有呢”李东阳并不答话,继续问道。

    “再有,就是环采阁依旧没什么变化,一如继往!”

    “嗯!”李东阳鼻中哼道。

    “最奇怪的是,那小候爷郭勋前去名轩阁,却是狼狈而归,而且满眼愤恨,随后,牟斌居然从名轩阁出来!”

    “牟斌”终于,李东阳面色微变,锦衣卫居然牵涉其中,难道只是路过吃饭

    “还有谁与牟斌一同”

    “还有还有就是石文义与张采居然陪同牟斌一同出来!”李兆先疑惑地道。

    “哦,原来如此!”李东阳瞬间面上浮现出了笑容。

    “父亲,难道这牟斌出现在名轩阁不是坏事”李兆先有些明悟。

    “你说呢”李东阳居然有心情与长子调笑。

    李兆先更加赌定,看来,还真是如此,否则父亲不会如此开心!

    “难道与那陆明远有关”李兆先大胆猜测道。

    “嗯,这次聪明了一些!”李东阳点头满意地称许道。

    “难道真是陆老”李兆先有些激动。

    “不错,你也知晓,那陆明远对牟斌有知遇之恩,如今这明中信与那陆老明显暧昧不清,令人误会实乃是应有的际遇,牟斌对他照顾实属应该,更何况,石文义与张采相随,更是说明,牟斌是有备而去,那还有什么说的,必然是已经问清了,陆明远必然是在明府,试问,牟斌怎会对明中信不闻不问”李东阳满面笑容道,“唉,这明小友真是运气逆天啊!有牟斌与刘老护持,文武皆有靠山,还有那外戚张氏兄弟护持,在京师再混不开那还有天理吗”

    “父亲说的是,但却少说了一样!”李兆先胸有成竹道。

    “咦,还有我未算到的”李东阳有些惊讶了,毕竟,细数一下,明中信的靠山还真就这么多了,再有,自己绝不会知晓,更何况是自己这愚钝的长子了!

    “父亲少算了,明小友暗中还有您这位阁老护持!”李兆先未让李东阳再行猜测,直言道。

    “你呀!”李东阳自得地一笑,确实,细算起来,即使自己已经与那明中信已经决裂,但细说起来,自己还真的明中信的靠山之一,虽然明中信不会承认,但自己却不会不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