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上香遇贼-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六十五章 上香遇贼

    一听白玉娘娘,明中信一个激灵,望向老夫人。

    想要阻止,却又不知从何说起。明中信心中一阵懊恼。

    该如何阻止大母呢?

    此时的兰馨儿却筷子不停,狼吞虎咽,根本就未听到老夫人在说什么。

    老夫人为之失笑。

    想当初,自己初尝这些菜肴,不也是这般嘛,真是太好吃了,令人停筷不得。

    “姑奶奶,您说什么?”兰馨儿感受到老夫人的目光,抬头问道。

    “我说,明天,和我去白玉娘娘庙上柱香,怎么样?”

    “好啊。”兰馨儿答应一声,继续低头狂吃。

    老夫人和明中信哭笑不得,这算怎么回事?

    “慢点,慢点,别噎着。”老夫人连忙嘱咐,这是经验之谈,想当初,自己吃得晚上差点撑坏。

    然而,美食当前,兰馨儿什么都顾不上了,继续海吃海喝。

    然而,当饭后甜点端上来的时候,兰馨儿彻底傻眼了。

    望着那雪白如霜、甜蜜如兰的糕点,她深深体会到,看到美食却无法去品尝,真是人世间最悲惨的事了!

    看看细嚼慢咽的明中信,再摸摸自己滚圆的肚皮,兰馨儿一阵羡慕嫉妒恨。

    最后,明中信在兰馨儿幽怨难受的眼神中败退而逃。

    一夜无话。

    辰时,众人用过膳食后,老夫人与兰馨儿在丫环们的陪同下,要前往白玉娘娘庙。

    明中信与福伯低声耳语一阵后,让福伯跟随而去。

    而后,明中信在书房背诵经书,练习经论,书写八股文,然而他却心思紊乱,难以定心。

    明中信强行定神,却仍旧无法宁神。

    难道说有事发生?明中信心下狐疑,大母?

    不会,明中信摇摇头,他自信已经做了万全准备,大母绝对不会有事。

    然而,细思之下却仍旧无法得知缘由。

    运用养神夺魄搜魂**,却依旧无法定心宁神。

    明中信在房屋走来走去,依旧坐卧不宁,到底为何呢?

    没办法,明中信只好放下经书,来到明家学堂,例行在武堂、农堂进行授课。

    还好,还好,终于定下心神。

    忽然,神识传来一阵悸动,仿若针扎般疼痛。

    不好,明中信神色苍白,怒目圆睁,飞身来到大院,怒喝道,“武堂学员集合!”

    瞬间,武堂学员集合于大院之中。

    “领取兵刃,带齐家伙,速速前往娘娘庙。”明中信神色狰狞地下令道。

    “是!”话音未落,却见明中信已经飞身离去。

    “好快。”众人瞠目结舌。

    “咻”,却只听远处传来了响箭之声。

    众人哗然,明家有人遇险,怪不得明教习如此惊怒。

    武堂学员不敢怠慢,向技堂教习赵老实领取兵刃、带齐家伙,匆匆上路。

    各堂教习、学员纷纷上路,赶往出事地点。

    却说明中信风驰电掣般赶往娘娘庙。

    此时,娘娘庙前,一片狼藉,福伯正在浴血奋战。

    在他身后是一辆蓬车,拖车的两匹骡子早已全身鲜红,倒在地上,只有出的气而无进的气了。

    而他的对面,却只见一辆马车停在一旁,车旁地上横七竖八地躺着几具尸体,周围围着十几个人,只见他们身穿绿色紧身衫,使得皆是一柄短刃,汗水流淌着,呼吸粗重,恶狠狠盯着福伯,行动极其小心向前挪动,慢慢形成了包围阵势,从他们的面孔表情看,沉重而又微微有些瑟缩,仿佛前面是一只猛虎。

    绿衫人中一个面容瘦削,面色青白的中年人上前一步,劝说道,“你现在已经身疲力竭了,再反抗下去也是死路一条,还是乖乖交出蓬车中人,我们饶你一命。”

    福伯吐了一口血色唾液,笑道,“你真是傻得可悲!”

    “你这又是何必,值得吗?”中年人一脸慈悲,叹道。

    “我放弃,你们就会放过我吗?”

    “当然,我们求财不求气,何况我们已经死了几个兄弟,我们也不想再牺牲了!”中年人一脸悲伤。

    而此时,兰馨儿被丫环小竹扶着,身靠蓬车,手持利剑,秀发蓬松、面庞通红、喘息吁吁地攀着车横木,绝望地望着福伯,“福伯,你真的要背叛明家吗?明哥哥马上就会到了啊?”

    糟,福伯心中一紧。

    “哦,原来是在拖延时间,等待援兵,太可恶了,给脸不要脸。兄弟们,上!”在中年人的吼喝之下,众贼人纷纷喊叫着蜂涌冲上。

    “我干了蠢事!”此时的兰馨儿也明白过来,原来福伯是拖延时间,却被自己破坏了,一时间兰馨儿懊悔加绝望之情充斥心中。

    卟、卟、卟,只见周围的贼人纷纷倒下。

    “什么人?”瘦削中年人转身戒备。

    “你大爷!”只听卟卟之声继续传来,身边的贼人一个个扑倒在地。

    远处,急驰来一个身影。

    “明哥哥。”兰馨儿大喜。

    福伯也是松了一口气,心神一松,跌坐于地,却痛得面色扭曲,咝,倒抽一口凉气。

    霎眼间,明中信来到近前。

    却见他汗流浃背,面色苍白。

    原来是一个小孩啊!瘦削中年人松了一口气,至于刚才的状况,肯定是有什么暗器,自己小心一些就可以了。

    二话不说,瘦削中年人一声断喝,“上。”

    众贼人齐声喊叫,冲向明中信。

    卟,领头贼人翻身倒地。

    众贼人吓得低头弯腰躲在一旁。

    “大母呢?”明中信未理会这些贼人,先冲福伯喊道。

    “老夫人在车上啊!”福伯一头雾水。

    “什么?”明中信急切地望了一眼蓬车,蓬车中却无声无息。

    福伯也感到不妙,但大敌当前,还是先应付完这些贼人吧。

    明中信心中虽急,却也无奈,转身面向这些贼人,心中一阵发狠。

    明中信冷森森望向贼人们。

    此时的贼人们也反应过来,这少年根本已经没了暗器,否则早就将他们一一射倒。

    一个个面带奸笑,围向明中信。

    望着毫无动静的明中信,福伯心中一颤,遭,难道少爷根本不会武功!否则为何只是使用弓弩,到现在都未出手?

    福伯望着明中信冷汗直流。

    贼人们离明中信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兰馨儿也已经意识到了明中信只是一个文弱书生,如何能够救得了他们,绝望地望着明中信的背影。

    也好,就让我们做一对阴世夫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