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四章 再次登门-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五百零四章 再次登门

    台下的吴阁主听得张亮此话,一愣,但人家张亮已经说了,要名轩阁招待,他却也不好再说什么,起身上了舞台。

    接替张亮主持这场宴会。

    却只见张亮冲二楼望了一眼,返身下了舞台,直奔大厅门口。

    而此时的大厅门口,有一位少年正在探头探脑,扫视着观众,仿佛在找人一般。

    “随我来!”张亮来到少年身边,低声道。

    少年好奇地抬头看了一眼张亮,你,少年满面惊喜地就待开口。

    “嘘!走!”张亮作个闭嘴的手势,拉着少年出了大厅。

    少年一脸不解地望着他摇摇头。

    张亮一直拉着少年来到了名轩阁真真正正的二楼中的一间房中。

    “怎么又来了”张亮回转身形,望着少年问道。

    嚯,这不是明中信吗什么时候换的身份

    “我来找你还钱啊!”少年一脸显摆道。

    “还钱”明中信上下打量一番少年,“你有钱了”

    少年自得一笑,从怀中取出一物递给明中信。

    嚯!明中信双目圆睁,一脸惊讶地望着少年手中的物事。

    却原来,少年居然取出了一片金叶子。

    “你从哪来的”明中信惊讶地问道。

    “这你就别管了,反正够我的饭钱了!”少年有些言词闪烁道。

    明中信深深看了少年一眼,不再询问。

    “好了,今日前来,除了还我饭钱,还有什么事”

    “听说你这儿有比拼对决,我来看热闹!”少年一听,满面兴奋道。

    “你来晚了,表演已经完了!”

    “什么完了”少年满眼的失落。

    “想凑热闹就得请早,你看,现在这都什么时辰了”明中信笑笑。

    少年张嘴欲言又止。

    “好了,热闹虽然看不上,但我这儿有件礼物,你看要不”明中信宠溺地看看少年,从袖中取出一物,递给少年。

    少年定睛一看,眼前一亮,咦,好精致的小弓弩!

    “看你这见天的乱跑,身边也没个人保护,给你配个小物件保护自己的安全。你看,这样操作!”说着,明中信一一向他解释弓弩用法。

    少年充满兴趣地学着,一时间,竟然忘记来此的初衷。

    而明中信也不提醒,只是平静地望着少年。

    “好了,回去多多练习,小箭用完了,可以来向我要,或者自己找人打造。”

    嗯!少年答应一声,但却依旧爱不释手地把玩着小弓弩。

    明中信为之失笑。

    梆梆--梆--梆梆-梆,一阵敲门之声响起。

    明中信眼光一凝,站起身形走出房门。然而,门外却空无一人,明中信却不以为意,笑笑,来到隔壁。

    赫然,房中坐着另一个明中信。

    一见明中信进房,抬手取下了面具,哟,这不是赵明兴吗?

    “如何,可以了吧?”赵明兴问道。

    “还差一步!”明中信说着,来到近前,手一挥,却只见,赵明兴瞬间变成了张亮。

    “好了,你以这副面容且去见见寿宁候,然后找个理由,回转候府即可!记住,在寿宁候耳边说几句话,切不可让人听出你的口音。”明中信吩咐道。

    是!赵明兴躬身而去。

    明中信长出一口气,也了房门,大声叫道,“来人!”

    噔噔噔,从楼下跑上来一个伙计。

    “去,让秦奋准备一桌饭菜。”

    伙计躬身应是而去。

    明中信回转房中。

    却只见,那少年依旧在把玩着小弓弩。

    “好了,咱们还是先填饱肚子吧!”

    少年有些不舍地将小弓弩收入怀中。

    “中信啊,你不能如此戏耍我们啊!”一个人推门而进,埋怨道。

    明中信与少年抬头望去,不是别人,正是那张延龄。

    “是啊!你小子,把个烂摊子留给我们,你就这样甩手走了?”张延龄身后有人抱怨道。

    咦,刘老怎么也来了?

    “刘老,不好意思,有个朋友前来,只好如此了!”

    “什么朋友?居然如此重要?”刘大夏有些不解地望着明中信。

    “嗯,这不是?”明中信让开,一指露出的坐着的少年。

    张延龄微一皱眉望着少年,不说话。

    刘大夏抬眼望去,瞬间呆了。

    而少年却无所谓地看着他们,面无表情。

    “怎么?刘老认识?”明中信有些不解地望着刘大夏。

    “啊,不认识!”刘大夏反应过来,连忙摇头否认。

    明中信有些疑惑,明明这刘老认识啊,为何否认?难道这少年真的有什么不得了的身份?

    之前张延龄认识,牟斌认识,刘大夏也认识,看来,这少年还真的是不简单啊!

    不过,无所谓了,自己另有目的,知不知道少年的身份也不打紧。否则自己为何至今不知少年的名字,而少年也从未提过。

    明中信这样一想,也就释然了。

    “正好,咱们一起用膳吧,我刚才已经吩咐厨房了!”明中信伸手一让。

    刘大夏看看少年,再看看明中信,表情怪异地点点头,一屁股坐下。居然不再询问少年的名字身份,更奇怪的是,居然好似认可了明中信为少年将他们一齐放鸽子。

    而张延龄更是无所谓了,只是用纠结无比的眼神望着少年。

    却只听得外面一阵阵吵杂之声传来,只怕那些观众已经上楼用膳来了!

    “张兄,那郭勋离去了吗?”明中信问道。

    “哈哈哈!”一听明中信问郭勋,张延龄不由得就是一阵大笑。

    “怎么?我这个问题很好笑吗?”明中信有些不解。

    “不是!不是!”张延龄好不容易止住笑意,摆手否认。

    “那你这?”

    “你不知道,我是想到了那郭勋见到你赠给刘老那些物件时候的表情,真是太好玩了!那份懊悔,那份纠结,真真是好笑啊!哈哈哈!”张延龄说着又止不住地笑了起来。

    连带得,刘大夏也是满面笑意地望着明中信。

    “有那么好笑吗?”明中信有些不解地望着两人。

    而少年更是像看疯子一般,不屑地摇摇头。好像把二人当成了神经病。

    “好笑,真的是太好笑了,没想到你居然对他如此狠!”张延龄点头笑道。

    “我对他狠?怎么狠了?”明中信有些疑惑,明明自己没去招惹他啊!

    “还不狠?”张延龄翻个白,“要知道,你前脚刚刚把和他的合作取消,现在马上又弄出一个琉璃制品的买卖,而且还将那之前与华祥绸缎庄合作的买卖进行了扩充,最可气的是将这些买卖一股脑尽数给了刘氏布庄。要知道,这些原本可都是华祥绸缎庄的啊!这不是在他那心上又插了一刀是什么?”

    “而且,如果他还与咱们合作,就凭他知晓你的身份,好好商量那琉璃制品生意的话,岂不是还可以分一杯羹吗?但他却选择和你摊牌,还威胁于你,这不是自己作死是什么?”

    “要说,平时威胁你也就算了,却未曾想居然让某些人看到,这不是作死是什么?更令他心痛的是,如此巨大利润的买卖,根本就相当于是他一手将其推了出来。估计,现在他已经快懊悔死了!”张延龄幸灾乐祸道。

    “咦,看不出来啊,你居然有些见识!”明中信望着张延龄,一脸的不可思议。之前他知晓张延龄人虽不错,但却头脑简单,却未曾想,居然还能如此分析问题,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啊!

    “切!这哪是我能想出来的,这些都是我家兄长刚才为我分析的!”

    哦!我说呢,张延龄哪有此头脑!明中信一脸的恍然大悟。

    张延龄不乐意了,望着明中信的脸道,“哎,你别看不起人啊!这些我想到了,只是没有组织语言说出来的能力而已!”

    “是,是!咱们建昌伯是有头脑的,只不过是一时没想到而已!”明中信随声附和道。

    但是,那满脸的敷衍,却是傻子都能看出来的。

    更何况,旁边的少年此时噗呲一声笑了出来,这就更令得张延龄脸上挂不住了,冷哼一声,赌气不再说话。

    明中信笑笑,不再逗他,转头望向刘大夏。

    他很奇怪,今日这刘老为何如此安静,居然并不插话。

    此时的刘大夏,正在低头思索着,并不看他们。

    “刘老!”明中信叫了声。

    但刘大夏却未曾有反应。

    “刘老!”

    “啊!”刘大夏仿佛才听到一般,抬头芒然地望向明中信。

    “不知那广袖流仙裙合不合身,琉璃靴合不合脚,您可以回去让人试穿之后,再来修改。”

    “哦,好!”刘大夏明显地心不在焉,点头应和。

    明中信皱皱眉头,万分不解地看看刘大夏。

    梆梆梆,一阵敲门之声过后,伙计们端着菜肴进来。

    一阵收拾放置,满桌菜肴尽数上桌。

    “小馋猫,吃吧!”明中信宠溺地望着少年道。

    刘大夏与张延龄一脸惊异地对视一眼,明中信居然如此称呼这位?

    更令他们惊异的是,那少年居然只是瞅了明中信一眼,虽然是满眼的不满,但他们看得出来,少年的眼神中透露出来的居然只是撒娇之色!撒娇?

    这个词出现在少年身上可真是难以置信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