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八章 文武双壁-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五百零八章 文武双壁

    “当然,如果此事不弄清楚,我可真的是如噎在喉!”明中信点头道。

    “也罢,满足一下你的好奇心!”

    明中信聚精会神聆听刘大夏的爆料。

    “其实,京师以前流传着一个词,叫‘文武双壁’!”

    “文武双壁?”明中信皱皱眉,“难道这与陆老和福伯有关?”

    “不错!”刘大夏点头,“想当年,文武双壁那是如何的意气风发,整个京师随时为他们所震动,他们的一举一动,都令朝野震动。”

    “有那么厉害?”明中信表示怀疑。

    “反正就如同你如今这般,名动京师,不过人家是在朝堂之上,你是在朝野之外,自是不同!”刘大夏笑道。

    “您说了这么多,还是未曾将二人的身份说出来啊!”

    “好,现在就说,文武双壁,文就是陆明远,相当年,他运筹帷幄,决胜千里,将那万贵妃等人耍得团团转,那可真是?”刘大夏一脸的悠然神往。

    “万贵妃?”明中信又听到一个关键词。

    “啊,那都是次要的,反正陆明远此人谋略过人,当年救了无数人,但也得罪过相当多的人,故此,我才让你慎用他的信物。”刘大夏往回圆他的话。

    明中信斜眼看看刘大夏,不再追问,他知晓,既然刘大夏转移话题,自不会再与他说。

    “不对啊!那牟斌乃是武人,怎会是陆老的弟子?难道陆老会武艺?”

    “不是!那牟斌只是弃文从武而已!”

    “也就是说,本来牟斌是向陆老学习文的,但却最终弃文从武,故此,陆老才不认他的?”明中信猜测道。

    刘大夏但笑不语,任由明中信猜测。

    “是不是真的啊!我猜的对不对?”明中信望向刘大夏。

    “你猜?”刘大夏一脸的神秘戏谑。

    望着刘大夏一脸的戏谑,明中信有些哭笑不得,“您就别玩我了,告诉我得了!”

    刘大夏微笑着摇头,表示不再继续。

    “那武呢?想必就是福伯了?”明中信不得已转移话题道。

    “不错,当时,他叫栗福,勇武过人,当年打遍京师无敌手,乃是保护陆明远的得力之人。”刘大夏这次倒没有闭口不言,接话道。

    明中信一脸激动地望着刘大夏,静待他继续。

    然而,刘大夏却是端起桌上的茶杯品起茗来。

    “后来呢?”明中信问道。

    “没有后来啊!”刘大夏一脸的理所当然。

    “怎么会没有后来呢?”明中信不信,追问道。

    “哦,你要后来啊!行,后来,他们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啊!也就是你出现,他们才有了信啊!”

    “就这?”

    “不错,你不是问他们的关系吗?他们就是好朋友,本来在一起,名动京师,最后就销声匿迹,无影无踪了啊!”

    明中信挠挠头,“我是想知晓,他们究竟在京师干了什么,才令得他们退隐于山东陵县啊!”

    “那你得问他们啊!我哪知道?”刘大夏一脸无辜地望着明中信。

    这句话还真没错,有事当然得问当事人了,刘大夏又不是当事人,人家怎会知晓陆明远他们的事?

    “您玩我?”明中信盯着刘大夏,咬牙切齿道。

    “玩什么,我真的不知道啊!”刘大夏摇头不已。

    明中信望着刘大夏,一阵无语,人家不说,你能怎么着?打又打不得,骂又骂不得,看来只能等福伯来了再问了!

    明中信无奈地叹了口气,认栽了事!

    折腾了半天,自己知道了一些事,但却更加糊涂了!

    例如,陆明远在京师之时在朝堂身任何职,又是为谁谋划,究竟为何离京师而去,为何不认牟斌?牟斌又为何弃文从武?又是凭什么担任的这锦衣卫指挥使?这一切根本就没有答案!

    还有福伯,既然与陆明远如此亲近,那又为何身在明府,当时他们二人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为何如今竟然如此地甘于平淡,这些都是问题啊!但刘大夏不说,自己也没什么招啊!

    唉,头痛啊!为何问了之后,迷更多了呢?

    “行了,陈年旧事,与你无关,还是先管好你自己吧!”刘大夏劝道。

    也只好如此了!明中信翻个白眼。

    就明中信与刘大夏在讨论陆明远与福伯之时,京师某处的一座宫殿中,一个身着龙袍的中年人正是询问他的情况。

    “你说那小猴子在明中信那儿乖乖地?”龙袍中年人一脸的不可思议。

    “不错!”身前一位白面无须的老者躬身回话道,“而且还相当惯熟,谈笑自若!也没了在咱这儿的那份野性!而明中信却也象是对待自己的子侄一般,满眼都是宠溺之色。”

    龙袍中年人一皱眉,“那明中信不是只有十五岁吗?”

    “不错,奇怪就奇怪在此,明中信明明只有十五岁,但却好似异常早熟,小少爷的体格看上去也与他相差无已,但二人却极其自然地就以明中信为主,将小少爷视为了子侄辈,而小少爷居然也未发脾气,论说,他应该是最反感别人将他看小的啊!”

    “你看,那明中信是否是假装的?”龙袍中年人皱眉道。

    老者摇摇头,“不会,我也问过了下面,那明中信的一举一动,似乎十分自然,好似天生就与小少爷亲近,根本就没有一丝一毫的勉强之色,而且也好似对小少爷无欲无求,根本就没有追踪过小少爷,只有在见到之时才亲近。也从未问过小少爷的名号,好似根本就不在意!”

    “咦,居然有如此样人?”龙袍中年人眼中闪过一丝电光,“还真得见见了!”

    老者似乎吓了一跳,“您可不能啊!”

    中年人抬眼望了老者一眼,摇头道,“唉,我忘了,根本就没机会出去啊!”

    “您不用担心,小的们会看着小少爷的,绝不会令他置身险地!”老者躬身道。

    “我相信你们,我只是对那明中信有些好奇而已!”龙袍中年人笑笑,“不过,那些事真的都是他做的吗?”

    “还真是!”老者抬头笑道,“这明中信也真是个人才,将那么多人玩弄于股掌之间,还凭空得了如此大的利益,寿宁候此次可得了个宝了!”

    “哼,如果不是延龄的话,他哪能有此眼光啊!”龙袍中年人一听老者说道寿宁候,没好气道。

    老者一听,但笑不语,静立而听。

    “对了,寿宁候真的将倚红楼彻底摆脱了?”

    “不错,已经交接完毕,由那蔡扬接手。”

    “那就好,那就好!早就想让寿宁候将这倚红楼关了,却碍于张皇后,一直没有成行。没想到,朕没办成的事,却让这明中信给办成了!”龙袍中年人叹道。

    “那也是陛下的恩德才假这明中信办成的啊!”老者躬身道。

    “行了,别拍马屁了!吩咐下去,随时关注这明中信,看他还能搞出多大花样来。”龙袍中年人笑着吩咐道,“记住,千万不能让小少爷置身险地!”

    “是!”老者躬身退下。

    “明中信,明中信!有意思!”龙袍中年人摇头失笑道。

    镜头转回名轩阁。

    “少东家,少东家,又有那读书人前来闹事了!”吴阁主推门而进,向明中信禀报道。

    明中信一皱眉,冲吴阁主道,“消息你没放出去啊!”

    “放出去了,但这些读书人根本就不认,今日见您在此,就又来了!”吴阁主苦笑道。

    “怎么?有人闹事?”刘大夏却是笑意盈盈地问道。

    “刘老,您就别幸灾乐祸了!”明中信看着满脸笑意的刘大夏,苦笑道。

    “哪有!”刘大夏否认道,“我这么大年纪了还能如此幼稚?”

    是啊,您就是如此幼稚!明中信腹诽道。

    “对了,你要如何应对?是不是要再来个诗词会友?”刘大夏好奇地问道。

    “刘老,您还嫌我的事不够多吗?我哪有那时间应付他们?”明中信苦笑一声道。

    “哟,那你怎么打发他们,要知道,这些读书人可是属牛皮糖的,粘上就会没完没了的!”刘大夏继续幸灾乐祸。

    明中信翻个白眼,就知道这刘老没个好话,没好气地冲吴阁主道。

    “真是给脸不要脸!既然他们如此不给面子,那咱们也就不须留手了,提前发布!让他们知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不要再夜郎自大!”

    “好嘞!我这就去!”吴阁主兴高彩烈地应声而去。

    见到明中信如此意气用事,刘大夏担心道,“你有什么招?可不要一下得罪全京师的读书人啊!”

    “您现在关心,晚了!”明中信没好气地白了刘大夏一眼。

    “小子,你可别乱来,这可是京师,每个读书人背后可都有名师大儒,如果将他们激出来,我也搞不定啊!”刘大夏大惊失色,一把抓住明中信劝道。

    “现在急了,那刚才为何不给我也主意,还在旁边幸灾乐祸!”明中信瞅瞅刘大夏。

    “小子,咱们玩笑是玩笑,可千万别玩火**啊!”刘大夏急得跳脚,“快,将吴阁主叫回来,我给你解决!”

    “不用了,我会自己解决的!”

    “废话,让你解决的话,还不知要惹出什么大祸呢!快,叫回来!”刘大夏叫道。

    明中信心中感动地望着刘大夏,这位可是真心为他着想啊!罢了,不逗他了!

    “刘老,稍安勿躁,没那么严重,待我细细为您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