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二章 中信跳脚-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五百一十二章 中信跳脚

    无论装不装逼,不是他说了算,也不是马启博说了算。

    这次,不需别人,马启博自荐,上前与赵德明齐齐将画作拿起,向大家展示。

    画作一起,台下众人凝神望去,却只觉一阵凛然的气势扑面而来。

    精擅书法者尽皆是心下一惊,这,这是何故?他们不敢置信地望向画上的诗词。

    映入眼帘的是一笔笔丰腴雄浑,气势恢宏,骨力遒劲的字体。

    咦,这是?

    “颜体!”旁边自有识货之人解释。

    “不错,正是颜体!”有人附和。

    “端正劲美,气势雄厚,正是颜体,而且是其中的楷书。”

    “点如坠石,画如夏云,钩如屈金,戈如发弩,纵横有象,低昂有态,正是颜体特征,虽稍显稚嫩,却也得了其中真意,妙哉!”刘大夏评鉴完,转头望向明中信,“小子,你从哪找的如此人才啊?”

    明中信笑言,“此乃我的弟子,你说从哪找的?”

    “切,你能培养出如此人才?”刘大夏不屑道。

    “无论如何,他认我为师的!”明中信臭屁道。

    刘大夏不再理会这个臭屁的家伙,望向台上。

    “且看诗词!且看诗词!”有人叫道。

    “对,诗词!”

    “败类!”刘大夏咬牙切齿道,这些家伙,见赵德明的书法造诣不俗,自是想要找出瑕疵,予以反击。

    但刘大夏也是担心,这赵德明毕竟年纪轻轻,绝不可能在诗词之上有所造诣,只怕这下要坏!您说不是还有明中信这个样版吗?废话,明中信可是带主角光环的,谁能像他那般诸般技艺尽皆精通!

    有人自是将诗词念了出来。

    “北国风光,无风无雨过重阳。不去西山相红叶,来对丛黄。人倚疏篱,华傍宫墙,邑英红幛,门楼仰天望。借芬芳,只独赏,念天涯分飞雁行。不须持鳌把酒,默诵佳句分外香。人影瘦,精神畅,昂首向东天一方。”

    一时间,大家闭口不言,纷纷惊诧地望向赵德明,这小子居然能够做出如此水准的词,真真是太意外了!

    包括几位学员与那马启博,也是惊讶地望着赵德明,看不出来啊,这小子藏得还真深!

    赵德明虽然老实敦厚,但却也不是傻子,自是有所觉察。

    “这,这是”结结巴巴想要解释,但作为一个老实人,在如此多人的面前解释确实难为他了。

    最终,赵德明不再说话,直指画作的一角。

    大家顺着他的手指望去,却只见,诗词落款处,赫然写着三个字,“明中信提”

    什么?明中信提?大家懵了,齐齐望向赵德明。

    “这本就是教习作的诗词,只是我在此引用而已!”

    一时间,众人呆了。

    明中信心中那个美呀!不错,小子,确实给力,这个逼装得好,装得妙,装得呱呱叫!

    确实,这首诗词是他在教授赵德明之时,吟诵的,当时只是想要激励于他,未曾想,他却记在了心中,在这个场合中拿了出来,真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啊!

    台下的众人反应过来,望着那个落款心中一阵失落,这还怎么玩?说书法,这赵德明虽然有些稚嫩,但自己在他这年纪绝没有如此技艺,即使现在自己也不一定能够比得过,说诗词,人家拿出了明中信的,你还真没法批判,毕竟,之前说的赵德明只是与你比拼书法,再说诗词又算怎么回事?

    这下,更没法玩了!上去说不定还要丢人,一时间,众人打起了退堂鼓。

    “罢了,我们就不与这乳臭未干的小孩比试了,赢了都丢人,今日就此作罢,且待明中信手头的事情办好再说吧!”有人叫道。

    对啊!咱们可以以退为进啊!

    一时间,大家反应过来,纷纷点头应和。

    甚至有人已经向后退去,准备退场。

    这下,吴阁主傻了!人家不比了,你还能硬逼着人家比嘛!同时,心中也是一阵鄙夷,这些读书人真是就活一张嘴了,之前还一直嚷嚷着今日一定要与明中信一较高下,否则就算赖也要赖在这儿,未曾想,时过境迁,如今居然转口一说,要退去。唉,我自是服了这般读书人了!就活一张嘴啊!

    “糟了!”明中信有些跳脚。

    “咋了,不好嘛?问题解决了!”刘大夏有些不解。

    明中信摇头叹息着,拉起刘大夏就走。

    二人来到房中,明中信一阵长吁短叹。

    “小子,究竟如何了?即便遇到那么多问题,你也从未如此啊!”刘大夏一阵不解道。

    “刘老,你有所不知啊!本来,我想的是,让这些读书人知难而退,却不成想,被那吴阁主自作主张,将全盘计划都打乱了啊!”

    “这却是为何?那些人不是已经退去了吗?”

    “唉,您觉得这些人为何离去?”明中信长叹一声,望着刘大夏问道。

    “知难而退啊?还能如何?”

    “知难而退也是有区别的啊!”

    “有何区别?”

    “如果是心甘情愿地退去的话,谁也不会说什么,心中无怨恨之心,那一切都好说!”

    “不错!”

    “但是,这些读书人可不是心甘情愿的啊!”

    “那又如何?”

    “在我的计划中,我只是将启博推出去,无论如何,他还有个秀才身份,所以大家即使败在他手也说得过去,尽皆是读书人,胜败乃兵家常事,也就无所谓了。但是,如果败在这些学员手中,那可就不一样了啊!他们根本就没有什么上得了台面的身份,即使是童生都不是。这样的话,就会令得他们心生芥蒂,有所怨恨,认为我是在拿这些学员侮辱于他们。”

    “这倒是。不过,之前你不是已经用他们恶心人家了吗?又有什么区别?”

    “区别大了,如果德明没有出手还好说,而且,我也嘱咐过吴阁主,先让马启博给他们当头棒喝,大胜一场,随后让他尽量拖延,让这些读书人自行商量,进而知难而退,再以不愿与这些年纪小的学员比试为借口退去,这样的话,大家面子上都好过,也就不存在什么矛盾了,你好我好大家好!如此岂不完美?但现在是,吴阁主自作主张,将德明推了出去,显摆一番,这摆明了是挑衅啊!即便这些读书人退去,也是逼不得已,哪里谈得上是心甘情愿,自会心中怨恨,而这份怨恨将会齐聚我的身上,而后,一定会找机会找借口,让更强大的读书人前来与我决斗,甚至会找来他们的师长前来理论。您说,到时,我该如何是好?”明中信一摊手,冲刘大夏一阵苦笑。

    “原来你小子明白啊!”刘大夏一阵失笑。

    “原来您在这儿看我笑话呢!”明中信也是恍然大悟,指着刘大夏一阵无语。

    也对,刘大夏这种官场老油条,岂能不了解这事情的利弊,哪还用得着他来解释!

    “小子,你这段时间太过顺畅,而且将诸人玩弄于股掌之间,显然,你是有些头脑发热了,这下知道利害了吧!”

    “请教刘老,有何应对之策?”明中信诚心诚意,冲着刘大夏深施一礼。

    “我也没有!”刘大夏摇头不已。

    “别玩我了,您老看在我为刘家尽心尽力的份上,帮我一把吧!”明中信撒娇道。

    “真没有!”刘大夏一口咬定。

    “唉,也对,如此境地,哪怕您也是无法的!好了,我认命了,大不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还就不信了,这京师的读书人能把我给吃了!”明中信长叹一声,随即变脸道。

    “不用使用这激将之法,没有就是没有!”刘大夏笑道。

    “哦,被您看出来了!”明中信收起表情,不再耍宝。

    “虽然没有应对之法,但想说一句,其实,这件事情是好事!”刘大夏稍作沉吟道。

    “如何说?”明中信有些好奇。

    “你是当局者迷啊!你想,如今你已经放出话去,两个月后才能腾出手来。岂不是说,想要挑战于你,就得在两个月后了!”

    “对!但是,如果有人硬来的话呢?”明中信点头。

    “你傻啊!”刘大夏一脸鄙夷地看看明中信,“如今,你已经有了前车之鉴,还不知道如何做?”

    “您是说?”明中信有些迟疑。

    “就是那些学员啊!还有马启博!”刘大夏一语点透。

    “对啊!”明中信有些恍然大悟,“我可以将他们放出去,如果有人来挑衅,可以让学员们应战,反正有前车之鉴,人们也说不出什么!到时,谁来挑战,就让学员们恶心恶心他们,让他们知难而退。”

    “嗯,你小子终于开窍了!”刘大夏点头微笑。

    “但是,终究无法逃脱啊!我是要在京师定居的呀!”明中信重新恢复了一副愁眉苦脸。

    “笨哪!两个月期限到期,你可以以备考科举挡驾啊!”

    明中信眼前一亮,一竖大姆指,“如此的话,时间一长,人们也就忘记此事了!妙啊,好一招金蝉脱壳!您还真是老奸巨滑啊!”

    “说人话!”刘大夏一瞪眼。

    “不,不是老奸巨滑,是老谋深算!”明中信连忙改口。

    “这也不是什么好话!”刘大夏白了他一眼。

    “那我就没办法夸您了!”明中信耍赖道。

    “行了,我还用你夸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