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六章 中信练兵-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五百一十六章 中信练兵

    一听说是好事,大家来劲了,纷纷用饥渴的眼神望向明中信。

    “什么好事?难道学堂已经完工了?”

    “什么嘛?肯定是要给咱们派任务了?”

    “切!肯定是要教咱们新的技能了!”

    大家七嘴八舌询问道。

    “我先问问,大家最近一段时间,对兵法谋略学得如何了?”明中信轻咳一声,神情严肃问道。

    “我等静候检验!”众人见明中信一脸严肃,自是恢复了正经。

    “看来,大家很有信心嘛!”

    “当然!”众学员齐声应答。

    “明兴,你说说,大家的进度如何了?”明中信未曾表示什么,只是向赵明兴问道。

    “这?”赵明兴看看学员们。

    “直说,接下来咱们要干票大的,我得了解大家的真实进度,才能制定更加适合的训练方法,才能确保任务的完成。”明中信点头道。

    “好!”赵明兴一听,汇报道,“咱们武堂现在实有二十一人,现皆在场,通过这段时间的学习,皆已通熟兵战策,但具体实战还有所欠缺!”

    “真的?”明中信有些不信,皆因这些学员中,仅有三人被他带入兵家空间中进行了学习,其中还包括赵明兴,这三位乃是他选中的帅才,而其他学员则由他们三人将兵家空间中学到的东西进行教授,他因事务繁忙,可没有丝毫插手,居然能够取得这样的成绩,这可是大出他的意外之外!

    至于说,他与刘大夏打赌,还那般的胸有成竹,其实他心中一点把握都没有,他只知道,这些学员确实跟随赵明兴等三人学习了兵战策,但具体学到什么程度,之前他可是丝毫不知。

    而他那般忽悠刘大夏,令刘大夏紧张异常,其实只是故布疑阵,令刘大夏以为他胸有成竹,不起丝毫疑惑,其实是想借此机会还刘老一个人情,而且那笔生意,本来也就是他想与刘家合作的,只不过是少了个由头,怕刘大夏心中不舒服。

    “千真万确!”赵明兴异常坚定地回答。

    现如今,既然大家如此给力,那自己自然是要全力以赴,为学员们争取一个好的前程。

    “好,既然如此,我就宣布一个好消息!”

    众学员凝神细听。

    “朝廷决定,于近日将会举行武举!”明中信环视一周,开口道。

    明中信虽是满面激动。

    然而,大家对此却毫无反应。

    一时间,明中信有些愣住了,难道大家知道这个好消息都傻了?

    但是,他望向大家之时,却是一脸的懵样,这是何事?历来听说有科举,从未听说有武举啊?

    而赵明兴也是一脸懵样。呆呆傻傻地望着明中信,这武举是什么鬼?与咱们有关系吗?

    “教习,这武举是什么?”终究,赵明兴与明中信还是有些惯熟,开口问道。

    啊!明中信都傻了,搞了半天,大家根本就对武举没什么概念!自己这是闹了乌龙了啊!

    明中信有些哭笑不得,细思之下,也就明白了,不说这武举是什么鬼?单说,这武举一直未曾定规,只是弘治朝年才定的六年一次,大家身处山东,不知道也是很正常的,更何况,上次武举距今已经有六年之久了,大家毫无概念更是应有的反应。

    “大家想必是不知这武举是何吧?”明中信看着大家道。

    “是!”这下,学员们可是干干脆脆异口同声地回答他。

    “好吧!我为你们介绍一下。”明中信异常无奈地向学员们介绍了武举的来历,以及它对大家前途的意义。

    哦,原来如此!一时间,学员们恍然大悟。原来武举是这么回事!

    尤其是在明中信向大家宣布,他将允许大家前去参加武举,而且准备为大家报名之时。全场沸腾了。

    学员们激动万分,这可是事关大家的前程,而且自己居然有机会做官,这可是之前大家不敢想像的事啊!包括赵明兴也是一脸的兴奋。

    “不要兴奋,不要激动,首先,这只是个机会,你们觉得有信心能够过关吗?”明中信环视一周,拨冷水道。

    是啊!机会是有了,但自己真的能行吗?学员们一阵怀疑,毕竟,他们才学了不到两个多月兵战策,而武举可是要先策略,后弓马,策不中者不准试弓马。

    而且,考试内容主要是马步弓箭和策试。

    自己等人之前可只是在来京师之时才刚刚接触了马匹。

    武试,还要考《孙子》、《吴子》、《六韬》、《司马法》、《三略》、《尉缭子》、《李卫公问对》等七种兵。

    这可是要人命的啊!

    一时间,大家心中一阵忐忑不安。

    “好了,大家不要担心还有半月时间,我会令大家在这些方面有长足进步的!”

    一时间,学员们振奋不已,齐齐激动万分地望着明中信。

    如果被外人听到,明中信居然想要在半月时间内令大家在武举内容上脱胎换骨,一定会嘲笑明中信说大话不怕闪了舌头。但这些学员们却丝毫没有怀疑明中信的话语,皆因,明教习之前的表现令他们认为,明教习就是无所不能的,他的话就是金科玉律,只是承诺就一定会达成。

    明中信很满意大家的反应,点头道,“当然,你们在这半个月中,要做好吃大苦,受大罪的准备。”

    “我们不怕!”赵明兴领头,学员们齐声喊道。

    “好,接下来,我会与你们日夜不停进行操练,如果有谁受不了,我不会勉强,只要你说出来,我自会让他离开,当然,他还是会在我明家有一席之地!你们先考虑一下,现在谁要退出?”明中信目光炯炯地望着学员们问道。

    然而,学员们依旧坚定地望着明中信,无一人想要退出,毕竟,事关前程,如此好的机会还不知道把握,那就变成猪死掉算了!

    明中信满意地点点头,“好,既然大家有信心坚持下去,那我就分一下工。”

    学员们一听,纷纷挺胸抬头,准备接受明中信的安排。

    “赵明兴、李严东、梁大志!出列!”明中信叫道。

    三人应声出列。

    “你们各自挑选队员,分三组。”

    学员们一阵议论,分好了队伍,齐刷刷站成三列。

    “好,既然已经分好了组,我就说了,从现在起,你们会见识到明家的一些机密,我希望,你们要终身守护这些秘密,即便离开明家奔向前程,也请你们不要将这些秘密泄露。”明中信满面威严地望着大家。

    赵明兴带头宣誓道,“我等在此立誓,如果泄露秘密,我等将肠穿肚烂,五雷轰顶,不入宗祠!今后如果有谁泄露明家秘密,其余人等将终身追杀于他,绝不姑息!”

    明中信点点头,这些只不过走个形式而已,他只是想在学员们的脑海中留下一个印象,其实,以他的手段,不立誓也可,只是他想今后在明家立个规矩而已。

    “好,三组依次按时辰进行学习,一组赵明兴带领大家进入秘室进行实战演练;二组李严东带领大家熟习兵战策;三组梁大志带领大家熟悉武举考试内容同时针对性地进行强化训练!”

    学员们热情高涨,齐声应是。

    前说过,那位虚拟人物已经警告过明中信,兵家空间一次只能引一人进去,而每月最多三人,否则,空间会自发排斥,进而令学员有身命危险!

    但是,明中信一直不信没有变通之法,经过他这么些时日的研究摸索,终于掌握了,只要消耗大量功德,就会将空间的掩护降到最低,经过尝试,他现在最多能够同时,令十人进入兵家空间进行学习,这次为了武堂学员们的前程,他只有豁出去,忍痛消耗大量功德,培养一批兵家人才,走出他支撑大明的第一步!

    “好了,二组、三组,你们去演武场进行学习,一组随我来。”明中信吩咐完,率先走向他自己的房间。

    赵明兴是一脸激动地紧随明中信,而一组学员们尽皆是一脸的懵样,难道在明教习的房中进行实战演练?

    而李严东与梁大志却是羡慕地眼光望向一组学员,这些幸运的家伙!自己那是多辛苦刻苦才得到明教习的常识,进入秘室进行学习,他们却如此轻易地就要进入,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一组学员随明中信来到房中。

    “好了,大家坐下依照以前的功法进行调息。”明中信面向大家吩咐道。

    众学员一阵疑惑,这就是实战演练?

    然而,赵明兴却是二话不说,坐下进行调息,他知晓,这是进入秘室的准备工作,以往他就是如此这样的。

    学员们见赵明兴如此,也就依照而行,闭目调息。

    耳边响起了明中信那略带磁性的声音,却是功法要诀,这声音好温暖,好有型。

    学员们带着对明中信的崇敬,运功调息,半晌。

    “好了,大家起来吧!我带大家进入密室!”明中信的声音响起。

    大家睁眼一看,呀,墙壁之上居然出现一个小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