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九章 郭勋来访-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五百一十九章 郭勋来访

    虽然是狂奔,但也只是明中信意识中的自以为是。

    实则是,他踉踉跄跄在紫雾中东倒西歪,左右摇摆,眼神渐渐疯狂。

    明中信的意识从疯狂到麻木,再逐渐陷入了混沌,浑浑噩噩不知归路。

    而此时的外界紫雾渐渐搅动,以明中信为中心形成了一个旋涡。

    更加诡异的是,一丝丝紫色的气体从明中信体中逐渐抽出,每每抽出,明中信的脸色就苍白一点,苍白一点,再苍白一点,终于明中信面上再无血色,眼中的神光也在逐渐涣散。

    而体外的紫雾却是如同沸腾一般,翻滚起来。

    当最后一丝丝紫气离体而去,却见紫雾轰一声,一道涟漪扩展开来。

    瞬间,紫雾沸腾翻滚,由近及远。

    最为诡异的是,明中信的神识之体逐渐消失,化作乌有。

    在明中信神识之体消失的一瞬间。

    而此时的兵家空间中,一丝丝波纹涌过,空间中不知所以地亮了几亮。那兵灵面上闪过一丝丝诧异震惊,身形居然忽明忽暗了好一阵,如同就要消失一般,轰一声,兵灵的身形居然消失了。

    此时的学员们却是依旧沉浸于演练当中,对此,并无所觉。

    却只见他们汗流浃背,面色通红,通体衣裳尽皆湿透,而且每人都是遍体鳞伤,但却精神亢奋,眼神中一丝丝坚定,坚不可摧。

    而学员们座下居然尽皆匹配了一匹马,而他们每人面前有一位骑马的兵将,正在与他们捉对厮杀,学员们聚精会神地应付着面前的兵将,根本就无法顾及外界的变化。

    就在此时,归元塔一层的整体紫雾好似停滞了那么一秒钟,随后远近处那从明中信体中逸出的紫色气体逐渐被紫雾包裹,一点点黑色渣滓从中渗出,而紫色气体的颜色越来越淡,越来越淡,但是这些紫气周围的紫雾却是逐渐凝炼,缓缓渗入紫色气体当中。

    这一进一出之间,紫色气体在不断壮大。

    随后四周的紫色气体如吹入气体一般,尽皆澎涨。

    与此同时,它们也在逐渐靠拢。

    终于,涨到了一定程度。

    于这寂静无比的紫雾之中,好似惊雷一般,响了一声。

    紫色气体居然在逐渐融合。

    逐渐地,紫色气体融合成一团,缓缓翻滚,翻滚,而那紫雾之中却有一滳滴浓郁到了极点的紫色液体缓缓凝聚,继而缓缓渗入紫色气体当中。

    而那紫雾却是渐渐变淡。

    但随着附近的紫雾渐渐变淡,远处的紫雾逐渐靠拢,再凝聚紫液,渗入,靠近,凝聚,渗入。

    如此过程在无声无息中完成。

    渐渐地,紫色气体重新变得浓郁无比,紫得发亮,紫得高贵。

    随即,紫色气体变幻形态,变猫变狗,变成巨人,变成颗粒,最终缓缓凝聚,逐渐凝聚成了一个一尺高的小人,最终轰然定形,不再变化,脸部逐渐凝实,赫然就是一个小小的明中信,而那眉宇之间一阵威严之气散发而出。

    在小人成形之时,周围紫雾震了几震,仿佛参拜主人一般。

    随即,紫雾更加疯狂地向小人凝聚,紫液如雨般向小人洒落。

    而小人照单全收,随即缓缓坐下作运功之状。

    如此这般,持续了良久良久。

    就在小人明中信重聚之时,兵灵的身躯,也重新出现在兵家空间演练场中,但细查之下,兵灵的身躯却更加的凝练了。

    而他仿佛也知晓一般,细细查看了一下自身,面上稍稍有了一丝丝波动,但随即恢复了面无表情的神态,不再注意自身,转而细细查看起每位学员的状态。

    而那些与学员们捉对厮杀的兵将们,人马皆是闪了一闪,攻势居然凌厉起来,一时间,杀得学员们叫苦连天。

    怎么会,这些陪练的兵将居然在一瞬间仿佛吃了仙丹般,兵刃更加沉重,攻势更加猛烈,这还让不让人活了啊!

    兵灵的目光闪一闪,兵将们稍稍放缓了攻势,让学员们得到了喘息之机。

    随即,学员们缓缓气,定定心神,更加专心地投入了厮杀当中。

    兵家空间中的一切,逐渐恢复了正常,仿佛从未变化一般,依旧是那般的热闹,那般的沸反盈天,热火朝天。

    此时的明宅外面,小候爷郭勋立住身形,观察着明宅外观。

    而他的身后紧紧跟着几个小厮,手中捧着一些东西,静静站着。

    “这位爷,不知到此有何贵干?”门房中的一位学员急步上前,向郭勋打一个躬,问道。

    “我乃武定候府郭勋,特来求见明公子!”郭勋递过一张拜帖,随后一拱手。

    “还请稍待!”学员接过拜帖,转身进了明宅。

    须臾,明中远急步迎了出来。

    “见过小候爷!”明中远上前一施礼道。

    “您是?”郭勋见不是明中信,心下有些不悦,但想及自己上门是有所求,也就小心地收起了这份不悦,冲明中远问道。

    “我乃明中远,是明中信族兄,现禀职明家管家,我家家主外出未归,是以无法出迎,还请小候爷见谅!”明中远拱手陪罪道。

    “什么?明公子不在?”郭勋有些失望。

    “我家家主虽然不在,但还请小候爷赏脸进去喝杯茶吧!请!”明中远相让道。

    郭勋点点头,抬步向明宅内行去。

    在明中远陪同之下,郭勋来到了大厅。

    二人落座,自有学员奉上茶水。

    “小候爷,此乃是山东绿茶,还请品尝。”

    山东绿茶?郭勋眼前一亮,这不就是那些御医极力推崇的绿茶吗?据说功能延缓衰老,治病清胃,这想必也是那明中信的手笔吧!

    最令他感叹的是那句,“绿”色好心情,“茶”防各种疾。

    这真的是逆天的宣传啊!如此的脍炙人口,令人印象深刻,不知不觉中就如同中了迷药一般,在买茶之时,第一时间想到了这绿茶,岂能不买点尝尝,这一尝,可就上当了!

    更何况还推出了三种级别的茶叶,面向不同的人群,一想就是如此的高大上,如今已经成为了上层人物身份的象征了啊!

    这一把火烧得那王清的茶庄如今门庭若市,赚了个盆满钵满!羡慕啊!

    如今市面之上已经供不应求,确实应该尝尝。

    郭勋拿起茶杯,一股清香扑鼻而来,嗯,不错!品了一品,确实,口感极佳,清热解渴。

    “今日小候爷造访,不知有何贵干?”明中远见郭勋品完茶,开口问道。

    “哦,今日郭某前来,只是见见明公子,此前有些小误会,想就此解开,顺便给明公子赔个罪!”郭勋轻描淡写道。

    明中远心中腹诽,小误会?你都要威胁抢我们的饭碗了,还小误会?真真是人活一张嘴,上下一翻由你说啊!

    “是吗?您与我家家主还有误会,想必我家家主应该不会放在心上!您还上门解释,真是太客气了!不敢当,不敢当啊!”明中远一脸的受宠若惊,向郭勋连连摆手。

    郭勋望着明中远,心中这个舒坦,对啊,这才是对咱们候府的态度嘛!就得如此谦恭,如此的受宠若惊!

    心中虽然如此得意受用,但面子上,郭勋还是不愿失了气度。

    “明管家说差了,咱们候府可不是得理不让人的人,是错就是错,是过就是过,绝不将错就错,上次确实是郭勋有些鲁莽了,而且有些处置失当,故此才来的,这些礼物只当咱们的礼尚往来,还请笑纳!”

    什么?礼尚往来?明中远心中一阵不悦,开始还说是小误会,如今居然说是礼尚往来,你当我们明家是什么地方,由得你想打压就打压,想威胁就威胁,想和好就和好啊!做梦!

    明中信满脸堆笑道,“小候爷客气了,什么礼尚往来,咱们岂能与武定候府相提并论,这真真是折杀明家了!”

    态度不错!值得培养!郭勋心中这个受用啊!这明管家真是会说话,每一句话都说到了自己的心窝处!确实,明家怎能与武定候府相提并论,咱可是勋贵,你一个小小的明家,在京师还未占稳脚跟,也就是刚刚搭上个张家外戚,不过只是张家的一条狗而已!

    那明中信也就是依仗张家,才敢与我如此对着干,再有,那个牟斌想必是适逢其会,只是为了皇上的面子,才如此维护于他!这样想来,自已此番折节下交,有些过了啊!郭勋想及此,心中有些后悔,这是自降身份啊!

    但来都来了,还是先将事情办好要紧,毕竟那些利益还是很可观的,利用一下这明中信也是理所应当的,只当自己礼贤下士即可!

    不提郭勋心中的小算盘,却说那明中远,察颜观色之下,心下明了,这郭勋只怕心中有了算计,罢了,就给你个当头棒喝吧!

    “小候爷,还请见谅!”明中远站起身形冲郭勋一拱手,正色道。

    “哦,何事?”郭勋依旧沉浸于幻想当中,还以为此次来的目的就此手到擒来,听得明中远如此说话,一时未曾反应过来,呆呆望着明中远,有些懵。

    明中远满脸的不好意思,冲郭勋一再拱手,“小候爷,我虽为管家却无法为我家家主做主,这些礼物还真的不能收,否则家主回来,就得家法伺候了!还请劳烦您将这些礼物带回去。”

    什么?郭勋震惊了,前面还是那般的和谐,如今怎么就此变脸了?

    “还请小候爷原谅则个!”明中远那是满脸的不好意思。

    “啊!”郭勋满脸的懵逼,对此无言以对。

    人家都如此说了,自己还能如何,难道难为一个管家,说出去都不够丢人的!

    “对了,明家主究竟身在何处?不如我等他回来!”郭勋只能如此是说。

    “这?”明中远面有难色。

    “怎么?有难处?”郭勋一皱眉。

    “实不相瞒,我家家主出去处理一件极其麻烦之事,只怕今日不会回来了!”明中远犹豫半晌,终于说了出来。

    “是吗?”郭勋深表怀疑。

    “小候爷,您想,我能骗您吗?”明中信满面委屈道。

    郭勋一想,也是,就凭刚才这明管家如此的表现,应该不至于骗自己!

    但是,明中信究竟办理何等麻烦之事,居然彻夜不归?这样的话,自己再呆下去,只怕也没什么意义了!罢了,今日暂且自去,待来日再说。

    故此,小候爷郭勋也只有灰溜溜地原样返回候府。

    明中远望着郭勋远去的背影,不屑地撇撇嘴,回身来到明中信房外。

    梆梆梆!

    “中信,在吗?”明中远低声叫道。

    然而,房中悄无声息。

    明中远再敲几下,依旧一无反应。

    推门而进,却见房中一切井然有序,但却空无一人。

    明中远一皱眉,这是去哪了?

    随后,找遍全明宅,尽皆没有明中信的踪迹,在问过李严东等人之后才知晓,明中信居然带着赵明兴等七名学员去了不知何处。

    也罢,待他回来再说吧!明中远只好放弃现在就向明中信禀报此事,回转房中休息。

    此时,在李东阳府。

    李东阳与刘大夏二人已经商议完毕,正在一脸奸笑地对视。

    旁边的李兆先终于忍不住了,开口问道。

    “父亲,刘老,你们考虑过没有,如果明家学堂的学员通不过你们的测试,那会如何?”

    刘大夏与李东阳一愣,对啊!如果通不过又要如何?这个问题他们还真未曾考虑过。

    也确实是之前明中信给他们的印象太过于妖孽,令他们忽视了这个问题。

    而且,他们设计如此阴险的计划也只是基于明家学员们对武举内容了如指掌,熟烂于心的基础上,如果学员们并没有那么妖孽呢?

    一时间,二人心中如潮水般汹涌澎湃。

    难道,在自己二人心中,明中信已经逆天到如此境地?令咱们根本就未曾考虑过明中信不能令学员们通过,而自己二人之前好象也是仅仅是想要通过这些阴险的手段,为其学员制造一些困难!

    这可太可怕了!

    二人面面相觑,眼神中有了一丝丝惊骇之色。

    自己二人还真是当局者迷啊!相反的,旁观的李兆先却是旁观者清,察觉到了这个问题,并提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