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一章 重塑神识-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五百二十一章 重塑神识

    却说归元塔中,明中信重新凝聚神识之体,一座小人端坐于地运功不止,如海吞鲸般吸收着那凝聚出来的紫色液体。

    在吸收之后,小人以肉眼可见的程度慢慢长大,也随之,飘浮而起,缓缓上升。

    在紫雾之中,如仙如幻,神识之体越升越高,紫雾随之而上,浩浩荡荡冲向天穹。

    突然,天穹之中出现一道裂缝,小人带着紫雾冲入裂缝,一闪而逝。

    良久,神识之体清醒过来,明中信的神智终于恢复过来。

    再次醒转的他诧异无比,首先检查自身。

    嚯,现在这具神识之体居然已经恢复到了原来大小,但却更加的棱角分明,肌肉壮硕,居然有了一种力拔山兮气盖世的错觉,看来,真的是重新塑造了神识之体啊!

    现在根本就不须扫,只需动念,一瞬间,就体察到了神识之体的每分每毫,这种感觉真的是太棒了!真是前所未有的体验啊!

    最最重要的是,现在只觉得,神识之体中充满了一片祥和之气,与之前真可谓是天壤之别,绝不相同。

    被功德加身的感觉真的是太棒了!

    而神识也更加凝炼,稍一扫视环境情形更加细腻地表现在神识当中。明中信强压下心中的激动之情,观察这个身处的环境。

    却只见面前立着一座功德碑,是那座大的,而绝非功德轮盘之中的功德小碑。咦,自己居然又来到了这个空间!明中信一阵惊诧,难道之前根本不是这老天爷对付自己?反而是给自己极大的好处?

    而此时的功德碑紫光内敛,朴实无华,一种古朴无光气自华的感觉由心底发生出来。而在功德碑前方,自己的魂体安安静静地平躺着,依旧是无一丝丝紫意。

    反观自己的这具新的神识之体,却是那般的紫气盎然,居然能够放射出紫光。

    这具神识之体难道是功德重新铸造的?明中信心中一阵窍喜,要知晓,大量功德加身那可是圣人才有的专项福利啊!如今自己也这般,难道是即将成就圣人之体?

    不对!细想之下,明中信打消了这个不切实际的念头。

    如今,现在眼前只有神识之体与魂体,那**虽有线索,可也还未到手,根本就不满足条件,想成就圣人,哪有这般简单!

    曾记得,功德碑上记载,陈无恨,也就是明中信的前世,男,于地球历某年某月某日功参造化,化身渡劫,但因其杀戮盈天,功德为负,天道激发九九雷劫,本应灰飞烟灭,但因其前世为九世善人,天道给其一线生机,**、神识、灵魂三体分离,各有因缘,待功德圆满,三体合一之时,才能成就圣人。

    而且,那具**现在可是有主人的,如果自己强行占据,一则,会否有损阴德,这功德神识之体是否会有所损伤,导致夺舍失败?而那具**又是否能够承受得住这功德神识?

    更何况这魂体又将如何与神识之体合体,这也是一项巨大的工程啊!

    尤其是,如果自己这神识之体与魂体合体之后,又能否回到现在的肉身之内?而现在身体内的魂体又将何去何从?

    而即便是现在功德神识之体又能否回到现在的**之中,也是个问题啊!

    这些都是不确定的!麻烦真多啊!明中信想到此就是一阵头痛。

    看来,革命尚未成功,中信仍需努力啊!

    罢了,不想了,还是看看为何来此处空间吧!

    明中信扫视空间。

    嚯,吓了一大跳。

    却原来,现在的这个空间,齐齐被那紫雾所笼罩,不,准确的说,现在的这个空间,居然除了自已立身的这处还是一片陆地之外,十米之外,尽皆是一片此雾凝聚而成的紫色液体组成的一望无际的海洋。

    而这片海洋,却是那般的生机盎然,祥和之气升腾而起。

    那紫色盈天的模样,令得明中信有些目瞪口呆。

    这是怎么话说的?难道书库之中的那些紫雾尽皆被转移到此处来了?还都凝聚成了紫色液体?

    明中信回过神来,走到海边,蹲下身形,以手缓缓拨动海波,却感觉一丝线祥和之气顺着手臂逆势而上,他分明感觉得出来,这些祥和之气,正是那功德化为的,对自己自身有极大好处。

    明中信欣喜无比,难道这些紫液海洋自己的神识之体可以吸收?

    然而,高兴只是一瞬间之事,却说这一丝丝祥和之气顺着明中信的经脉流走一周,随后从另一条手臂喷涌而出,根本就不停滞,让他自己也只是干瞪眼,根本无法让其留存片刻。

    明中信摇头叹息,有了一丝明悟,看来,自己这具功德神识之体已经饱和了,之前不是在书库那儿吸收了紫色液体嘛!只怕当时已经吸收完全,这具神识之体的承载之量已经达到!

    也罢,月满则亏,自己应该满足了!

    明中信重新站起身形,打量一下这个空间,居然依旧是一眼望不到边,闭目扩张神识,却只觉得,一瞬间,神识就扫过了千里万里甚至亿里,突然,神识一凝,咦,这是何物?

    顺着神识望去,却原来,这紫色液体海洋居然还有尽头,而尽头之处,居然是?

    一时间,明中信有些懵了。

    不自觉地揉揉眼睛,但却将手臂停在了眼睑之上,心中只觉得一阵好笑,自己的神识哪是用眼看的,还是凝聚看一下吧!

    重新来到紫液海洋的尽头,稍稍运用神识试探一下。

    却只觉得,如捅破一张纸般容易,下一稍,神识居然出现在了归元塔外。

    准确得说,是在归元塔的顶尖之外。

    明中信心中明悟,却原来,这功德碑所在空间居然就是归元塔的最顶层!

    怪不得呢,几次三番感觉魂体离自己不远,但却一无所获,原来是在归元塔顶层啊!

    那这归元塔究竟是何来历?居然能够将功德碑囚禁于此?

    明中信满脑袋的疑问。

    细思之下,毫无头绪。

    也罢,不想了,无论如何,这是好事啊!明中信心中窃喜不已。

    不过,自己是不是已经能够自由进出这归元塔了呢?难道现在那几层空间已经能够开启了?如果真的开启,那可真是如虎添翼啊!

    明中信神识一动,扫向下面各个空间。

    然而,在明中信即将进入倒数第二层之时,却只觉一股伟力从归元塔上显现,柔柔地将神识弹了开来。

    明中信不信邪,神识凝聚,加大力量冲向归元塔,然而,更加强大的伟力出现了,将他的神识弹得更远,几次三番试验,神识根本无法寸进,进不了归元塔其他的空间层次。

    明中信望着归元塔心中一阵无力,原来,还是有限制啊!

    该知足了!

    突然,他想到,书库?轮盘?

    心中一阵忐忑,望向归元塔底层。

    想下,又不敢下,深怕最终体会到的居然是失望,那可就真的太过残忍了!

    时间,在犹豫中一分一秒地过去,决定依旧无法下定。

    不自觉,远眺远方,一望无际的神识之海出现眼前,一种宽阔之感由然而生,一股豪气从心底发出,一丝豪迈涌上心头。

    再次望向归元塔,却只觉得心胸一下开阔了!

    自己这是怎么了,居然如此的患得患失!之前不是已经想过了吗?

    不错,我即便没了归元塔,也只是失去了金手指,无法如以前般那样逆天,但我还有那些家人兄弟朋友,为了他们,我也得活下去,即便只有百年寿元,我也还有他们!他们,才是我活下去的真正动力!

    况且,现在自己还有希望,还有功德碑,还有识海,还有那功德之海,即便没了书库、轮盘,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一时间,明中信的心胸变得更加豁达。

    对了,学员们!

    明中信心中一惊,是啊!异变之时,兵家空间是否产生了变化,必须得保证他们的安全啊!

    想及此,神识一动,明中信重新来到了归元塔门前,坚定地推开塔门,迈步进了归元塔。

    而且并未察看轮盘与书库是否还在,而是直奔第二层,兵家空间。

    来到兵家空间大门处,明中信脚步迟缓,一步步的迈过去,却是一步比一步沉重,毕竟,他心念之人正在门后,还是已经不复存在,这些给他以极大的压力。

    明中信满眼纠结地迈向大门,心下五味杂陈,面色复杂地推向大门。

    如今,如果能够用轮盘与书库去换取学员们的安全,甚至用归元塔去换,只怕他也绝对会毫不犹豫地拿去换取学员们的安全!

    皆因,那些都是他的战友,他的支柱,他的希望所在啊!

    明中信心情复杂,满怀忐忑地推开了大门,然而,映入眼帘的,是空荡荡,无一人存在的空间大厅,虽然,一应物事俱全,但却少了份人气,少了份希望!甚至,连那兵灵也无踪影!

    明中信望着眼前的一幕,满眼的绝望,两行热泪喷涌而出,一下跌坐于地,呆若木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