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四章 合体成功-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五百二十四章 合体成功

    但神识明中信却是面色一喜,紧盯着坐起的明中信,目不转睛。

    飘飘荡荡,坐着的明中信缓缓摇摇晃晃上升着。

    神识是明中信小心翼翼地控制着气泡,令其增大,增大,再增大。

    逐渐的上升着的明中信越来越高。

    嚯,气泡底部居然还有一个明中信。

    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飘荡着的明中信是魂体?

    神识明中信精心控制着气泡向内凹进去,逐渐将一躺一飘两个明中信分离到两个气泡之中。

    终于,神识明中信在成功之时,一脸紧张的面色泛上了喜色。

    然而,神识明中信却是不再管那上面的气泡,而是直奔下面的气泡,将气泡一拳捣碎。

    挥手将那小气泡中的绿意一股脑儿注入了肉身明中信之中。

    随即,神识明中信手指上下翻飞,一根根银针扎在了肉身明中信的身上。

    同时,将一粒丹药放入肉身明中信口中。

    一脸死气的肉身明中信在神识明中信的一番救治之下,终于脸上恢复了丝丝红意。

    神识明中信满头大汗地忙碌半天,见肉身明中信有了起色,更加起劲,一阵拍打按摩之下,肉身明中信的脸色逐渐好转,面向红润转化。

    神识明中信终于做完了一切手段,一屁股跌坐在地,喘着粗气,看着肉身明中信。

    唉,终于成功了!神识明中信面色复杂地望着肉身明中信,一阵感叹。

    看看肉身明中信那红润的气色,神识明中信长出口气,转头望向空中的气泡。

    却只见,气泡中的明中信目光无神,眼无交点,只是静静地在气泡中立着,无一丝生气。

    “魂体啊!别怨我啊!毕竟,我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啊!”神识明中信面色复杂地望着气泡中的明中信,自语道。

    哦,原来神识明中信一直在用手段将肉身明中信与魂体分离啊!

    真是怪才啊!居然敢冒险让肉身处于死亡状态,魂体无所依之下,自会离体而去,这可真是一招险棋啊!

    如此做法,一着不慎的话,只怕肉身会瞬间死亡,再也无法复活了!

    而神识也就再无依凭,只能成为一个阴魂,飘荡在世间,长此以往,只怕也会落得个神魂俱消啊!

    到那时,明中信可真的就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不过,好在,明中信成功了!真是万幸啊!

    而此时的明中信也是一身冷汗,刚才可真的是在冒险啊!过程是很简单,只是单纯地将肉身置于一个必死之境,让肉身处在一个真空之中,无一丝一毫氧气,憋气而死,随后令得魂体自动脱离肉身,再将二者分离。

    但是,如果一个不好,稍有疏忽,魂体脱离了,但肉身却救不回来,或者,魂体一直不脱离肉身,自己救回肉身,但魂体却受损,到时,自己即便将功德散去,回归肉身,那也是残缺之体啊,如果出现肉身一些部位的坏死,那可就连去哭的地儿都没了!

    整个过程中,他也是提心吊胆,不敢有丝毫马虎,精神高度紧张,现在停下来,一阵后怕不已!

    故而,在心神一松之间,神识之体居然也是一阵脱力,幸亏有功德圆珠,在自己脱力之时,也是自动补充,令得体力稍稍缓和。

    好在,成功了,不是吗?

    明中信也是一阵得意,不管如何,自己的招数还是起效了。

    明中信一阵调息,借助功德,逐渐恢复了神识之体的强盛状态。

    下一步,就是合体了!

    当然,合体是成功的!毕竟,费了那么大力,咱也不能再给明中信添麻烦不是!

    但是,好在只是但是。呵呵!

    但是,明中信合体之后,却是一阵虚弱,肉身的虚弱!

    毕竟,他是在肉身死亡之后合体的,而且那魂体也并非原版,自会有所排斥,如此之多的因素尽皆决定了,他肯定不如以前般如有臂使,故而出现了这些后遗症,实属正常。

    明中信心下自是明白,这些可以以后再行锻炼修复,当前最重要的是去看看那些学员,确认他们是否有所损伤。

    故而,合体一完,明中信也不检查,迅速动用神识,回到了房中。

    冲出房间,来到演武场。

    却只见学员们正在热火朝天地训练、学习,并无一人懈怠。

    明中信神识一扫,赵明兴在,一一确认,第一组其他学员也尽皆在。

    明中信长舒一口气,看来还真的未有人出事,但有无损伤呢?

    “赵明兴,带一组学员们过来!”明中信厉声喝道。

    赵明兴听令而行,不大会儿工夫,集合完毕,尽皆张着双目望向明中信。

    “坐下,调息!”明中信吩咐道。

    一组学员尽皆是一脸喜色,而旁边的二组三组尽皆是一脸的羡慕,明教习这是要教新的技艺了!

    然而,却见明中信满面严肃地从赵明兴开始,手指按在身上细细体查,也不说话,完了一个是一个,待一组学员尽皆检查完毕,长出一口气,严肃的表情也有所缓和。

    “好了,去吧!好好学习训练!”明中信也不说其他,只是吩咐道。

    一组学员们满面失望,教习这是什么意思!将咱们忽悠过来,只是检查一下,却不传授技艺吗?

    当然,这话没人敢问出口,只是应命而去。

    也唯有赵明兴自始自终,唯令是从,并无丝毫异样。

    在明中信吩咐之后,他带着一组学员,继续操练。

    “二组学员,随我来!”明中信不浪费时间,直接吩咐道。

    这下,轮到二组学员满面喜色,看来,明教习这是想起了咱们,咱们的好运来了!

    之前,一组学员出了兵家空间,二组学员眼巴巴希望明教习前来召唤,但却一直不来,只好继续在演武场训练,但却心思有些分散,一直在等待教习的前来,就连李严东多言呵斥,也无济于事。

    现在一听明中信吩咐,他们如同打了鸡血一般,迅速应命集合,随明中信来到房中,怀着激动的心情进了兵家空间。

    明中信也是同样流程,一一走过,交给兵灵进行操练。

    终于闲下来了,还是看看归元塔的变化吧!明中信信步来到了一层书库,哦,不,现在应该叫善恶转轮殿!

    明中信抬脚步入了赏善殿。

    正中央,是一块白玉无暇的碑,散发着紫色神光,一阵庄严肃穆之感!

    明中信皱皱眉,这是何物?赏善又是何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