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一章 产妇病危-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五百三十一章 产妇病危

    “见过候爷!”明中信上前向武定候郭良躬身为礼。

    郭良缓缓转身,眼中一道冷光投向明中信。

    明中信不卑不亢地望着武定候郭良,不再言语。

    郭良收回眼中的冷光,一丝笑意涌现,“这位想必就是明家主明中信当面了?”

    “正是明某!”明中信点头,“不知候爷驾到,有何指教?”

    “怎么?明家主就是如此对待客人的?连门都不让进?”郭良笑言道。

    真是老狐狸啊!自己本来想着,如果这武定候直接说出来意,自己只需直接拒绝,就可让其知难而退,未曾想人家居然不接这话茬,反而在礼数上挑理,回避了自己设的陷阱。

    相比之下,郭勋就有些稚嫩了。

    他却不知,此时的武定候郭良心中也是有些惊讶,看来盛名之下无虚士啊!这明中信在京师搅风搅雨,本以为是凭借的寿宁候与刘大夏的关系,才能那般嚣张地拒绝与武定候府合作,未曾想,这明中信直接给了自己一个下马威。

    要知道,他刚才不让自己进门,直接那般问话,其实拒绝之意已经极其明显,就是想让自己知难而退。要不是自己阅历丰富,随时保持警惕,还真得被他诱进去了!这小子,还真是有两把刷子!

    二人眼光中电光火石之间对视一眼,相视一笑,居然有些惺惺相惜之感。

    “候爷恕罪,是明某礼数不周了,请!”明中信躬身延请。

    武定候郭良也不客气,直接迈步进了明宅。

    废话,如果再客气的话,万一这明中信顺水推舟,直接来个拒之门外,今日自己这脸可就丢尽了!

    明中信望着快步进入明宅的武定候郭良心中一阵好笑,看来,这位是有些急了。

    明中信笑笑,紧随而进。

    旁边的郭勋有些不解地看看父亲,心中暗自嘀咕,父亲平时可不是这般急躁之人啊!今日这是怎么了?他摇摇头表示不解,也就跟随而进。

    三人落座,上茶,一番应酬之后。

    “明家主,我是粗人,也就不拐弯抹角了,咱们直说,你究竟要武定候府如何做,才能消了气,并且与我们合作?”郭良开门见山道。

    明中信心中有些惊异,这武定候府可真是敢说啊!居然要自己消气,还与咱们合作,这是有筹码了吗?

    但他面上一无表情,只是望着武定候,“候爷,既然您开门见山,我也不藏着掖着,我实在是不敢与您府上打交道,想必您也知道,我与那环采阁的关系,我很感激,您未曾向外透露。”

    “但是,这一码是一码,本来,我看在石大哥的份上,让环采阁与华祥绸缎庄合作,一直以来,我自问,从未亏待过华祥绸缎庄,而且让利不小。本来,我是本着大家各气生财的念头,也想与武定候府建立一种和善的关系。”

    郭良微微点头。

    “但是小候爷自以为能够拿得住明某,还借两个身份的关系这个秘密来威胁明某。说实话,明某怕了,再不敢与您勋贵家族合作,这样合作下去,到时只怕明某包括整个明家都会被吞得一干二净,连渣都不剩了!所以,对候爷的好意,明某敬谢不敏!咱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郭良望着这张稚嫩的脸庞,心中一阵腹诽,还说不敢得罪候府,那你将候府排队在外,收回代理权,这就不是得罪了?

    但是,他还不能揭穿这明中信,毕竟,是自己家的小子做错事了。

    “明家主,在此,本候向您道歉,此事确实是犬子做错了,他那是人心不足蛇吞象,但是,还请原谅他年纪小,不懂事,也怪本候未曾教好他。”郭良无奈一笑。

    他小?明中信看看郭勋,心中好笑,要说小,自己可比他小我了!

    郭良显然意识到了此事,想想也是,这明中信今年才年仅十五岁,但与之谈话,不知不觉间就会将其年龄忽略,好似他本就该如此老成,唉,这真的是别人家的孩子啊!

    看看郭勋,心中摇头叹息,这不肖子啊,有人家的一半也就不用自己操心了!

    郭良没好气地冲着郭勋喊道,“逆子,还不向明家主赔罪?”

    郭勋现在也是满面的尴尬,确实,被父亲呵斥着向明中信赔礼确实是有些不好意思!但谁让自己做错了呢!如果真的能够通过自己的赔罪重新获得与明中信合作的机会,他自是乐意无比。

    但之前,明中信就已经说过了,绝对不会与候府再有纠葛,还让自己断了那个念想,现在再道歉有用吗?

    看看郭良,再看看明中信,无奈地上前向明中信深施一礼。

    “之前是郭某有些莽壮了,还请明家主原谅!”

    明中信笑笑,看着郭良,“道歉我接受,之前一切就此揭过吧!”

    郭良一皱眉,他明白,明中信的意思是不想与武定候再有瓜葛。但这可不是自己前来的目的。

    看来之前自己的分析是正确的,这明中信平时虽然平和无害,但却性格强势,如果涉及到了他的一定底线,就会毫无情面可讲!更有甚者,会激烈地进行报复。

    郭良从怀中了取出几张纸张递到明中信面前。

    “明家主,小儿此番错事,本候也有不教之责,这些乃是赔礼,还请笑纳!”

    明中信一皱眉,这些居然是地契,望向郭良。

    “候爷,明某并未受到损失,也不需要补偿赔礼,还请收回。”

    说着,明中信推还给郭良。

    郭良笑着推过去,“明家主,还请看看这些地契,再考虑是否收下!”

    明中信疑惑地拿起地契,看了起来。

    嚯,最上面一张地契居然是旁边另一座宅院的地契。明中信眼中一喜,但随之是满眼的谨慎。

    继续,第二张,第三张,居然整整三份地契,而这后两份地契居然是明家学堂京师地址旁边的两块地。如果有这两块地,明家学堂的空间就会更大,自己的想法也可以更好地施行。

    但是,明中信依旧推了回去。

    “候爷,心意心领了,明某受之有愧!”

    “明家主,我知晓,你来京师时日不多,最缺的不是金银,而是立足之地,这些可以令你明家可以更好地在京师立足,本候也没什么帮衬的,只是正好可以为你提供一些小忙,相信,今后明家迁来京师的人会更多,为了明家今后的发展,还请你接受!”但郭良依旧不放弃,看着明中信,诚恳地规劝道。

    “无功不受禄!明某确实不能接受!”

    “明家主,这些只当是之前照顾华祥绸缎庄的谢礼吧!”

    “这可是太过贵重了!”

    二人推拒来推拒去,一时间,竟然僵持住了。

    郭勋在旁几次想要插话,但看看满脸堆笑的父亲居然心下一寒,不敢再说。

    “中信,有人急着要见候爷与小候爷!”明中远一路小跑进来,身后跟着一人。

    郭勋一见来人,满面阴沉,恶狠狠瞪了来人一眼。

    但来人却是一脸的焦急,一见郭良,根本不理会明中信,直接一下扑到郭良面前。

    “候爷,少夫人难产!主母让我前来请候爷回去!”

    “什么?”郭良大惊,瞬间站起。

    郭勋也是面色大变,冲上前去,一把抓住来人,追问道,“为何会如此?”

    来人强忍着痛楚,回道,“您与候爷离府后,少夫人有了动静,主母立刻让候着的稳婆迅速上阵,但少夫人却是难产,而且有些出血,这些稳婆束手无策,主母迅速让小的又去请了四五个,但却是依旧无法顺利接生,还请了几位御医,但却是依旧束手无策,主母无法拿定主意,就让小的出来寻找候爷与您!”

    几句话说清楚了情况。

    郭良冲明中信一拱手,“明家主,家中有事,本候先告辞了!”

    明中信连忙站起身形,将地契递给郭良,“候爷慢走,这些还请收回。”

    郭良轻叹一口气,今日还真是不适合说项啊!罢了,来日方长,再说吧!接过地契收回怀中。

    “父亲,这都火烧眉毛了,咱们还是先走吧!”郭勋冲父亲喊了一声,急切地向外冲去。

    郭良一拱手,也要往外走。

    来人站郭良叫道,“候爷留步!”

    郭良一皱眉,冲着来人问道,“怎么了?”

    “候爷,那几位御医说了,再请其他御医已经无济于事,要想让少夫人顺利生产,也许,也许”

    “说,也许什么?”郭良面色阴沉地望着来人,眼中闪过一丝丝危险。

    “也许,明家主能够帮得上忙。”来人看看明中信,终于说了出来。

    “真的?”郭良满面疑惑地看了明中信一眼。

    “御医们就是如此说的!”来人肯定道。

    郭良皱皱眉,眼珠一转,一丝笑意从眼中闪过,冲明中信一拱手,正色道,“明家主,不知能否与本候前去看看?”

    明中信叹了口气,人命关天,去看看也好,就当尽人事听天命吧!

    “候爷先走,中信随后就到。”

    “怎么?”郭良眼中闪过一丝不悦,人命关天,你居然让我们先走?

    “我得准备一些小玩意!”明中信笑笑。

    郭良瞬间明了,这明中信也许还真的有把握,否则,怎会准备东西!心中有了一丝希望!

    “好,我先走,让管家领你去。”郭良也不再啰嗦,说完就奔出了明宅,毕竟儿媳妇与孙儿可还命悬一线呢!

    明中信转过后厅,明中远紧随其后,担忧地望着明中信道,“中信,你有把握吗?如果没把握还是不要去了,否则可会被武定候赖上的!”

    明中信微微一笑,“族兄,无妨我去看看,如果没把握,我不会出手的!”

    “千万记住,一定不要逞英雄!”明中远依旧劝道。

    “我明白的!不会将明家陷入不利之地的!”明中信拍拍明中远的肩膀道。

    进入室内,明中信出来之时,手中多了一个小小的箱子。

    来到大厅,明中信冲武定候府管家道,“走!”

    当明中信随管家来到武定候府之时,却只见候府里面人影忙碌,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他们来到了最忙碌的地点,产房。

    却只见,郭良与郭勋如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在产房门前,左右徘徊。旁边几位御医在不断劝解。

    产房内却是一个女声惨叫连连,显然,产妇在体味着生子的痛楚。

    一盆盆热水端进端出,忙忙碌碌。

    一位御医一看到明中信,眼前一亮,迅速上前。

    “中信,你可算来了!”

    “什么情况?”明中信也未客气,直接问道。

    毕竟,这位御医还真的是自己的旧认,在天津卫治疗刘大夏之时认识的,自是知晓明中信的医术,应该就是他向武定候推荐自己的。

    御医介绍道,“凡治产难之未能有四,一肾为悭藏其气,以悭秘为事。有水血先下子道,干涩令儿不能下者;有稽停劳动之久,风冷乘劳虚客于胞胎,使气血凝滞,涩而不下;五积散加顺元散煎服尤妙,我等已经将催生方药开了,产妇也已经服下,但依旧无法分娩。这是方子。”

    说着,御医递给了明中信一张药方,明中信接过观瞧。

    御医继续介绍,“随后,我们还用针刺、涂盐等法,但依旧毫无用处,此时,产妇已经有些微量出血,如果这般下去,只怕血崩无法避免。”

    明中信微微点头,表示明白,举步来到郭良面前。

    “候爷,不知明某能否进去诊断一下?”

    “这?”郭良有些为难,毕竟,他让明中信来此,并非觉得明中信能够治疗难产,而是另有目的,如今明中信居然要求进产房,这就难为了,毕竟男女有别,不见这些御医也在产房之外吗?

    就在此时,房内传出一阵冲天嚎叫。

    “好,好,快去!快去!”郭勋如抓到救命稻草一般,冲到明中信面前,一把抓住明中信,就要推明中信进去产房。

    “小候爷,不要被江湖郎中骗了!否则,少夫人出事了,要就真的后悔莫急了!”一位御医冷言道。

    “是啊,是啊!”几位御医不屑地望着明中信,附和道。

    而之前明中信认识的御医却是一脸的尴尬,毕竟,明中信是他推荐的,现在这般御医们根本不给他面子,这般冷嘲热讽令人难堪啊!

    这些人,根本就不了解明中信那般神奇的医术,他可是见过,刘大人的病这些御医可是也治疗过,却是根本无计可施!现在却来嘲讽人家,真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了!

    医者应该以病人的身体为重,哪能这般做法!与他们为伍,自己真是深以为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