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四章 众人来援-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五百三十四章 众人来援

    “既然张大哥来了,咱们就在明宅聚聚,今日不醉无归,兄弟们也不用走了!”明中信冲张采微微一笑,建议道。

    “好,待我通知石大哥,也一起来聚聚!”张采明显感觉到了明中信的态度有所改变,也是心中大喜,看来,今番来对了,希望明中信的心结也能解开吧!

    “好!族兄,派人通知名轩阁,让秦奋呆会儿过来,给大家做些好吃的!”明中信笑着吩咐明中远道。

    “有我一份没?”一个声音插了进来。

    明中信一回头,哟,这不是刘大夏刘老嘛!

    却只见他身后,黄举三人组尽皆跟着。

    黄举三人组可是在报社帮忙来着,居然有机会回明宅?

    明中信眼中闪过一丝疑惑。

    “刘老,您怎么来了?”

    “不只是刘大人,我也来了!”随着话音,张延齡也跳了出来。

    今日这是怎么了?居然来得如此齐整。

    “大家不要在此了,都进去吧!”明中信心中虽然疑惑,但依照礼数,延请大家进宅。

    刘大夏一马当先,进了明宅。

    余人随后紧随而进。

    “明小子,你为何会去武定候府?”待一坐定,刘大夏开口就问。

    哦,明白了,大家这是得了消息,自己被带去了武定候府,再有之前郭勋的威胁,一听之下,大家深恐他吃亏,故此就都来了!

    明中信心中感动,环视一周,转身刘大夏道,“武定候只是媳妇姚氏难产,故此前来让我诊治!”

    “这样啊!”刘大夏紧盯着明中信的双眼,希望看出什么!然而,他失望了,明中信眼中淡定异常,根本无一丝异样。

    大家也纷纷松了口气,毕竟,明中信虽然回来了,但谁知道,武定候是不是抓他过去,威胁一番再行送回来。

    如今见明中信如此说,只怕情况也就如此了!

    “你治好了难产?”刘大夏继续道。

    “幸不辱命,姚氏产下了一个大胖小子!”明中信淡定地回答。

    刘大夏松了口气,这就好,这就好!

    “什么?生了个大胖儿子?便宜那郭小子了!”张延龄一开口就是讽刺,“中信啊,你怎么就这么实诚,还为他出力。依我的性子,就让那姚氏香消玉殒,让郭小子痛不欲生!”

    “说什么呢?人家郭小子有那么长情嘛,听说人家都有三位夫人,这位去了,自有人补上的!人家才不会痛不欲生呢!说不定,如果姚氏去了,人家心中更加高兴呢!”张采在旁对张延龄的话嗤之以鼻。

    “也对,郭小子可不是那般心软之人,说不定前面姚氏刚去,又去讨一房媳妇!中信,你说对不对?”对张采的话,张延龄无比认同,但却转头向明中信寻求证实。

    明中信有些哭笑不得地望着这两个活宝,在他们眼中,生死之事居然如此简单!

    “对什么对!”明中信翻个白眼,“人家郭勋可是长情得很,差点就跪下来求我救他家媳妇了!人家可比你们有人情味!”

    “什么?”张延龄与张采瞪大双目,望着明中信,好似明中信在说天方夜谭。

    明中信没好气道,“人家郭勋与姚氏伉俪情深,求我救的媳妇!”

    “真的?”二人明确表示不信。

    旁边的刘大夏也是一脸的好奇,确实,他也听过,这郭勋甚是荒唐,有三房媳妇,长情之人岂能干出如此样事!

    见几人好奇无比,明中信只好将经过一一道来,当然,他没说,武定候前来说项要与自己合作的事!

    还真是!听完明中信的描述,众人面面相觑,这郭勋还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之前,我也不知晓这郭勋居然是如此之人,还真的是看走眼了!人真的是不能先入为主啊!”明中信自嘲道。

    “听这话音,明小子你对这郭勋还真是欣赏啊!”刘大夏若有深意地望着明中信道。

    明中信笑笑,不接话茬。

    “中信,你可不能被这郭小子的表现给骗了,也许,他就是在你面前演戏,想通过这获得你的好感,进而继续与你合作!”张延龄一听刘大夏的话,一脸的如临大敌。

    明中信白了张延龄一眼,“我是那样好骗的人吗?”

    “那可说不定!”张延龄口中小声嘟囔道。

    “什么?你说什么?”明中信冲他一瞪眼。

    “哪能呢?”张延龄瞬间怂了,冲明中信摇摇手,表示否认,随后就瘫在椅子上,不再说话。

    张采也是欲言又止,不再相劝。

    “好了,明小子,你那些学员准备好了吗?何时进行测试?咱们可是说好的今日之前就测试的!”刘大夏打茬道。

    “刘老,你也知晓,咱们只是土生土长的乡下人,哪里懂什么武举,这不,我得先行训练他们一番,才能让您测试,否则您赢得不是太过轻易了吗?想必您也不想让外人说您欺负乡下人,胜之不武吧?”明中信腆着脸道。

    “什么?胜之不武?我看谁敢说?”刘大夏一听瞬间吹胡子瞪眼睛,“明小子,你不会是怕输,不敢让我测试,故意推脱吧!要知道,当日我可是已经说了,要取消赌注的,是你坚持要赌的!”刘大夏一脸的怀疑。

    武举?张采与李玉听到这两个字,皱皱眉头,望向明中信与刘大夏。心中疑惑,难道要开始武举了?

    旁边的张延龄可没有这么敏感。未等明中信回话,他就一蹦多高,一脸的兴奋,“中信,你居然与刘大人打赌?打的什么赌?”

    而旁边的张采与李玉也是一脸的好奇,之前他们可不知晓,明中信居然与刘大夏打赌,还涉及到武举。这可是新鲜事!得听听。更何况,这武举也与他们有一丝丝关系,这得探听清楚了,二人竖起耳朵仔细聆听。

    明中信无奈一笑,将他与刘大夏打赌之事一一道来。

    原来还真的要朝廷武举了!张采与李玉眼前一亮。

    大家听完,瞬间都以鄙夷的眼光望向刘大夏。你说,你居然要一群十二三岁的学员通过武举测试,这可真心太欺负人了!就算你想要那生意,也不用如此不要脸皮吧!

    “哎,大家不要被明小子骗了啊!这小子可贼得很,说不定这些学员就已经被他训练得武技惊人,谋略出众了,也许是我被他坑了也说不定!”这下,刘大夏可承受不了大家鄙夷的目光,叫道。

    “刘大人,您说的这话您信吗?”张延龄可不管尊不尊老,鄙夷地望着刘大夏道。

    “我?”刘大夏一阵语塞,是啊,此事说给谁也不信啊!甭说这些学员从未来过京师,就说他们这些身在京师的人也没听过几次武举,更何况,上次武举可是在六年前举办的,现在谁还记得当时武举的内容。明中信就那么神奇,预先就将武举的内容教授给了学员们?这不是扯蛋嘛!

    “好了,刘老也是想激励激励咱们明家学堂的学员嘛!就不要难为他了!”明中信打圆场道。

    大家再次以鄙夷的眼光瞅了刘大夏一眼。看看,这就是差距啊!人家明中信还为你解围,你居然如此忍心,为了一点生意上的利益,这老脸也不要了!

    刘大夏瞬间脸色变了,心中大怒,这些小子,根本就不知道事情的真相,居然如此怀疑咱这德高望重的前兵部司郎中,真是太过份了!

    “明小子,你何时能够准备好,老夫就何时进行测试,这一两天可就要颂布公告通告天下,要进行武举了,时间紧迫,瑞在你给个准话!”刘大夏也不要老脸了,反正自己说什么这些人也以为是自己欺负这明中信,没好气地冲明中信吼道。

    “再等三日!咱们就测试!”明中信自信道。

    “好,一言为定!”刘大夏举起右手,就待击掌立誓。

    “慢着!”明中信摇头道。

    “怎么?反悔了?”刘大夏一脸鄙夷之色。

    “哪能呢?毕竟咱们既然想要测试,得找个演武场吧!否则,学员们岂能施展开来!”明中信否认道。

    “不是说在寿宁候府的演武场吗?”刘大夏疑惑地望向明中信。

    明中信讪讪一笑,“刘老,最近事情太多,我还没和候爷说呢!”

    “什么?你小子还能再靠谱点吗?”刘大夏一脸的不可思议,这小子,这是不将他放在眼中,还是真的对自己的学员有信心,居然这般的不以为意。

    “真的?在我家?”张延龄一听,却是满脸的兴奋,在自己家进行测试,这可是天大的好事啊!又有得玩,有得看了!

    “不错,我明日就登门与候爷协商!”明中信点头肯定道。

    “协商什么!就这样定了,我今日回去就与兄长说!兄长一定会同意的,交给我了!”张延龄瞬间大包大揽。

    “你行吗?”明中信满面不信地望着张延龄。

    “说的什么话!我在兄长面前可是一言九鼎的!交给我你就放心吧,保证没问题!”张延龄一拍胸脯承诺道,心中却在想,别人的事也许不行,但你明中信的事,想必我家兄长一定会同意的!却原来,这张延龄是打的这主意,这好,卖的真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