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章 测试官驾到-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五百四十章 测试官驾到

    明中信拿着记录演武场情况的纸张一阵推敲思索,渐渐想法成形。

    随后,明中信从兵家空间中叫出了正在训练的一组学员。

    三组学员齐聚,聆听明中信的训话。

    旁边的明中远一脸的震憾,看着面前的学员,一脸的难以置信。

    现在眼前这些身高马大的青年人是那些武堂学员?

    这几日,武堂学员们尽皆利用十二个时辰进行训练挖掘潜力,继而明中信则不断用丹药对他们的身体进行洗炼,一番伐毛洗髓之后,居然令这些学员们身体迅猛发展,如今本来就魁梧的身体也长高了一大截。

    如果被外人看到学员们之前与现在的对比,只怕会大吃一惊,皆因前后对比,虽然身形没什么变化但身高差距太过明显,尽数高了一大截。而那之前宽松的训练衣也被肌肉撑得暴起,显然是身体的股肉隆起所致,而肌肉中展现的爆发力令明中信极其满意。

    之前,他还担心药效不明显,现在一看效果还真心不错。

    要知道,武举内容中有一项才貌,要求身高必须在六尺以上,说话流利,应对清楚。

    说话流利,应对清楚,这项他根本不担心。这一年来,经过学堂的训练,学员们基本上已经脱离了那种乡下人的土气,自信心得到了极大增强,根本无惧任何场合,说话必然流利,应对绝无问题。

    但是,这身高必须在六尺以上,他就有些为难,毕竟,这些学员才年仅十二三岁,身体发育未曾完全,虽经他这一年来尽心训练,以营养助其生长,但学员们毕竟之前的底子太虚,无法立刻补充完全。这些也不算什么事!凭借他的手段,想要让这些学员短时间内长高,并非不可能,但却无法保证没有副作用、后遗症。

    好在,之前在赏善殿中炼制出炼体丹药,这就解决了这项问题。

    再加上兵家空间中的兵灵的压榨训练,几者相结合,训练效果俱佳,伐毛洗髓效果明显,才令得这些学员们力量飙升,而且,也无副作用的长高了一大截,达到了武举才貌标准。

    现在,他自是极其满意。

    “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再过两日,你们就将接受武举测试,这是一次武举之前的检验,也是对你们这段时间训练的检查,希望你们能够展现出应有的水准,让我看看训练的效果。当然,我也会及时发现你们的不足,之后进行补训,争取令你们完美通过武举,走上光明的前途。”

    一番动员,令得学员们心潮澎湃。

    “接下来,我将会传授你们一些技巧,这些技巧能够提升你们的战斗力,希望你们这两日尽情训练,争取掌握其中技巧,有没有信心?”

    “有!”学员们齐声高呼。

    随后,明中信将一些小技巧一样样传授,传得精细,学得认真,在和谐的气氛中,时间稳稳流逝。

    将学员们打发去继续训练,明中信缓缓步出演武厅。

    “中信,你的这些技巧真的有用?”明中远虽然在旁看得明白,也知晓明中信此番教授肯定有其用意,但心中却是无底。

    毕竟,这批武堂学员是第一批集体展露于人前的明家学堂的学员,学堂效果呈现将决定着今后明家学堂的名誉,成则名声大躁,败则名声扫地,在京师的路也会更加困难!

    “族兄放心吧,只要这些学员们掌握这些技巧,武举应该不是什么问题,但现在我最担心的是,刘老两日后究竟要出什么损招!”明中信说着说着,眉头皱了起来。

    之前虽然他知晓刘大夏一定会令他的测试难上加难,但这损招又是何意?

    明中远见明中信居然皱眉,也是心下一惊,毕竟,这么些时日,明中信皱眉的次数可是很少的!

    “中信,有何难处,说出来,大家想办法。”明中远忍不住提醒道。

    明中信冲他笑笑,“无妨,只是在担忧刘老的损招而已,不怕他有招,就怕他存心恶心我的话,我还真的没法与他较真,真是头痛啊!”

    哦,原来如此!明中远一听明中信的解释,摇头笑叹,“是啊!来到京师,刘老虽然对明家帮助极大,但却也是不断地为难你啊!这得小心!”

    说着,说着,他自己居然也笑了起来,想必,他是想到了刘老为难明中信的场面。

    明中信摇头失笑,罢了,兵来将挡,刘老前来,自有招数对付他,现在杞人忧天,何必呢!

    接下来的两天,明中信足不出户,尽全力培养这些学员,随时注意学员们的学习训练进度,并及时指点,令得学员们的技巧突飞猛进。

    而外界,京师兵部突然发出公告,公布朝廷即将于十二月初一举行武举,而且快马加鞭通过驿站公告全天下,此次武举只要符合条件之人都可以直接在京师兵部报名参加武举试。

    一时间,天下震动,毕竟,六年未曾举办过武举,如今突然举办武举,这是多少武人的福气啊!虽然在六年前,弘治帝已经公告过天下,今后,每六年举行一次武举。

    但天下人可都是抱着怀疑的态度的,皆因,洪武元年(1368年),明太祖在建立大明帝国的同时,下诏,令设、武科取士,以“广求天下之贤”。但是,洪武二十年,明太祖却一反常态,将武学、武举打入冷宫,废弃武举。

    之后的建帝虽复起武举,在京卫设立武学,但在位时间太短,也对武举无甚变革。

    随后的明成祖更是心中敏感,深怕武举动摇了他的执政根基,以“徒有其名而无实效”为名,取缔了建帝在京卫设立的武学。

    直到正统六年(1441年)英宗正式批准开设京卫武学,并决定在两京(北京、南京)各办一所,武学开禁,但武举却一直等到天顺八年(1464年)才确立。但却在当年,英宗病逝,此事又成悬念。随后继位的宪宗,听从朝臣的“武举之科不可不设”之言,批准颂了大明第一部《武举法》,自此,天顺八年成为了大明武举的起始年。

    但因此前人们根本不重视武举,而且武官皆勋贵子弟承袭,根本就无百姓有本事能够参加武举,故而当年并无一人应试,武举处于尴尬境地。

    随后,令兵部发布公公告天下,教养数年之后,直至弘治六年(1493年),才正式定制,也举行了一科武举。

    几经波折,百姓自是心下猜疑,如今在六年之后居然重开武举,这可真是天大的好事啊!

    一时间,天下熙熙攘攘,一应有资格参加武举之人,更是惊喜非常,毕竟,这是一个极好的进入仕途的机会,于是他们纷纷打点行装,开出路引,乘船坐车,直奔京师。

    明中信不被外界所干扰,只是静心训练学员。

    刘大夏却是每日上窜下跳,与诸多人见面,也不知道密谋什么事?

    此事被石义上门一一告知明中信,明中信笑笑不言。

    无论如何,天下皆看向武举,而京师关注明中信的诸位友人也看着明宅,心中思索着,如何帮衬明中信一把。

    而此时的环采阁与满春院步入了快速发展的直道,迅猛无比地分别占领了京师的娱乐市场与青楼市场。而青楼联盟中的各座青楼也是不同程度地得到了蓬勃发展。

    令人值得注意的是,倚红楼居然在这种形势之下,悄然开业了,也推出了一系列的新奇服务,截留了一些客人。

    令人奇怪的是,寿宁候得报之后,只是皱皱眉,并未有什么举措。明中信得报后,呆立片刻,也转头去继续训练学员,不再关心倚红楼之事。

    环采阁依旧保持着自己的发展速度与发展模式,根本未曾与时俱进倚红楼。

    唯一对倚红楼感兴趣的,就是满春院等青楼联盟,不时举办活动,针对倚红楼。

    当然,这一切都与现在的明中信无关,他一心备考,哦,不,是一心让学员们备考。

    当然,其间,明中信陪同刘大夏去寿宁候府验看了张延龄的布置准备工作,毕竟,张延龄纨绔之名响彻京师,他听说寿宁候虽然同意了让他们用演武场进行武举测试,但却让张延龄具体负责准备事宜,心下忐忑,深怕这小子将此事办办砸。故此,细心进行了检查。

    好在,还有明中信说,有候府管家在旁提醒帮衬,倒是让他放下了一半心,但却深怕张延龄出什么幺蛾子。

    不过,在刘大夏检查之后,心中惊奇,这次张延龄这准备工作做得真是太好了,居然考虑到了很多自已都未曾考虑过的问题,将事情安排得井井有条。这下他可放心了,回府静心等待测试的来临。

    在一片吵杂琐事之中,终于,武举测试之日来临了。

    这一日,明中信早早领着武堂学员们来到了寿宁候府。

    张延龄在府门前将明中信等人迎了进府,直奔演武场。

    而此时,刘大夏等人还未来,明中信令学员们各自先行在场上热身,熟悉场地。

    刘大夏姗姗来迟,但他却不是一人前来,而是带着大队人马而来。

    明中信迎上前去,同时细细打量来人,却只见陪同刘大夏前来的共计五人,两位是面带官威的儒士打扮,三位却是五大三粗的壮汉,但却也威风凛凛、面含杀气,显然是军中之士。

    “给刘老见礼了!”明中信恭恭敬敬向刘大夏行礼道。

    “刘大人!”张延龄向刘大夏拱拱手,表示见过礼。

    “哦!”刘大夏冲他们点点头,冲明中信道,“走,先到演武厅!”

    大步当先,前往演武厅。

    演武厅内,大家坐定。

    刘大夏一指明中信,“来,我为你引见几位大人!”

    刘大夏指着二位儒生打扮之人为明中信介绍道。

    “这位是兵部主事王崇献王大人!”

    “这位是兵部主事李仁李大人!”

    “见过王大人!”

    “见过李大人!”明中信一一上前行礼。

    嗯!二位大人点点头,盯着明中信一阵打量,毕竟,这段时间,这明中信在京师可是太出名了,如今终于见到真人了,自是好奇不已。更何况,这明中信居然能够劳动刘大人请自己二人前来为其把关,这可不是一句有交情能够办到的。他们也很好奇明中信与刘大人究竟是何关系,刘大人居然如此尽心。

    “这二位大人测试学员们的谋略!”刘大夏道。

    “谢过二位大人!”明中信抱拳称谢道,虽然人家是冲着刘大夏的名头来的,但却也是为的自己,自是得称谢。

    “无妨,我们也想看看今年是否有好的苗子!毕竟朝廷现在急需武举人才啊!”王崇献意味深长地望着明中信道。

    而李仁却在旁沉默寡言,只是一味地打量明中信。

    明中信心中一动,却也不好说什么,只是冲他们笑笑。

    “来,我给你再介绍几位能征善战的将军。”刘大夏一拉明中信,来到三位军中之士面前。

    “这几位是宣府镇的将军,这位是李赶将军,这位是马玉良将军,这位是霍思归将军。这次乃是回京述职,被我请来的,你可得抓住这次机会哟!”刘大夏意味深长地为明中信介绍道。

    明中信向三位将军一一见礼,但心中却是深深震动。宣府镇的将军,这些可是身经百战的将军啊!怪不得如此的威风凛凛、面含杀气,这是长年与边寇战斗所自然产生的杀气啊!这次可真的赚大了!

    要知道,宣府镇,治所在今河北宣化,是明初设立的九边镇之一,因镇总兵驻宣化府得名。所辖边墙东起居庸关四海治,西达山西东北隅阳高县的西洋河,长一千零二十三里。大明建国以来,一直作为京师在面对蒙古军事威胁的屏障,宣府镇的大军乃是明朝最精锐的野战部队。在宣府镇的将军们,绝对是勇猛强悍的代名词,在长期与蒙古军作战中,得到了极其残酷的锻炼,如今刘老居然将他们请来,看来,这次这些小子有福了!不过,先得被狠狠操练一番,入得了人家的法眼中,才能得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