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六章 平手之局-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五百四十六章 平手之局

    谁也没想到,这刘大夏居然在此时认输,包括明中信。

    尽皆是一脸愕然地望着刘大夏。

    “行了,我也不矫情了,此前学员们的表现大家也看在眼中,实在无可挑剔,老夫没那么厚的脸皮,也不好意思再进行下去了!”刘大夏自嘲道,“如果再加使用损招,不仅是对不起学员们,就连我自己也对不起了!”

    一听刘大夏如此说,学员们脸色瞬间变得激动起来。毕竟,自己测试的目的已经达到,得到了刘大夏的认可,这可是比测试通过还要来得高兴。

    刘大夏来到明中信面前,“明小友,打赌之事,是刘某输了,赌注过后自会奉上!”

    “慢着,既然刘老如此说了,我也得说句公道话。”明中信举手制止刘大夏再说下去。

    众人望向明中信,刘大夏已经服输,看这明中信还有什么话说。

    “其实,刘老并未输了!”

    学员们兴奋之情为之一滞。

    测试官们微一皱眉,此话从何而来?

    寿宁候兄弟两个却是满眼的埋怨,咱就坡下驴就好,为何你还给他解围呢?

    “我也未输!”

    这下,大家更加糊涂了。

    “此话并非卖好!大家请想一想,一则学员们在骑射之时已经败北,虽则获得了及格,但你们且看学员们的状态!”

    大家随着明中信的手指,望向学员们,确实,现在的学员们尽皆已经面色灰白,显然已经疲惫不堪。

    “学员们已经如此疲惫,要想参加接下来的测试已经不太可能,即便强自撑着参加,只怕也会被淘汰吧!”明中信解释道。

    这大家倒是认可。

    “但是,大家之前已经尽皆获优了啊!”张延龄为学员们辩解道,“如果再加把劲,只怕也能够通过测试啊!更何况,现在已经只剩下与人项负重与翘关了,忍忍就过去了。”

    “故此,我才说咱们也未曾输啊!”明中信笑道。

    “这不是矛盾吗?既然学员们已经疲惫不堪无法参加接下来的测试,那就是学员们输啊!”李赶直言道。

    其实,刚才刘大夏与他们商量之时,他们也是心中难受啊!毕竟,承认失败这是军人的耻辱啊!军人就应该迎难而上,誓不低头啊!

    明中信笑笑,继续道,“其实,我有一种丹药,能够随时激发学员们的潜力,瞬间恢复全盛时期的体力,这样的话测试一定能够坚持下来,你说,这是我们输吗?”

    “你说是就是啊!谁知晓你说的是真是假?”李赶一伸脖子道。

    “我们相信!”学员们纷纷上前证实。

    “你们?”李赶看着这些学员,有些疑惑。

    但却也嫉妒明中信的人气,学员们居然尽数信任于他。一时间羡慕嫉妒恨涌上心头,心中一横,强词夺理道,“你们与他乃是一伙,你们的证明有效果吗?”

    “这?”学员们一阵气馁,是啊,咱们与明教习的关系,确实不足为人所信啊!

    “我来服药证明!”赵明兴从人群中挤出,向李赶道。

    “我来!”李严东紧随其后。

    “我来!”学员们反应过来,纷纷上前,表示愿意以身试药。

    一时间,李赶有些傻了,心中不由一阵动摇,难道明中信的药真的有这么神奇?

    明中信笑着制止了大家的好意,“好了,我不会让你们试用的!”

    “切!还不是虚张声势,不敢了吧!”李赶松了口气,瞬间反应过来,这不就是明中信心虚的表现吗!如果丹药真有他说的那么神奇,他怎会不让人试用?

    学员们纷纷怒目而视,李赶一阵心惊,这学员们维护明中信的心思可真是情真意切啊!

    “李将军,其实,为何我不用这药呢?这却是有难言之了隐的!”明中信并不生气,制止了大家为他讨回公道之言。

    “什么难言之隐?难道比之学员们的前途更加重要?”李赶有些不屑道。

    “还真让您说对了!”明中信笑道。

    “切!骗鬼呢!”李赶满脸的鄙夷,这家伙,连承认都不敢,还能指望他什么?旁边的两位将军也是鄙夷不已,这小子,一点担当都没有,即便有逆天的训练手段又如何,咱们不希罕。

    但是,旁边的刘大夏、寿宁候、张延龄及众学员可是知晓明中信绝对不会说谎,只怕其中另有隐情。纷纷盯着明中信,静待他的解释。

    “其实,这类丹药还有极强的副作用,而且服用之后,会令得自身的机能倒退,故此,在出现生死攸关的情况之前,我不想给学员们用!这些,也就是我认为,刘老没输,我也没输的理由!”

    哦,原来如此!刘大夏、寿宁候、张延龄及众学员瞬间反应过来。

    学员们更是将感激的目光投向明中信,毕竟,一直以来,明教习就极其的照顾他们,有什么好丹药、好东西,从来没有慢怠过他们,如今更是方方面面考虑到自已的前程,这样的教习还有什么话好说呢!

    但是,不了解明中信性情的几位测试官却是依旧用怀疑的目光看着明中信。

    明中信不再解释,毕竟,已经向他们解释过了,信不信由他们吧!只要自己问心无愧就行!如果不是明中信心中还打着小算盘,他绝对不会对这几位陌生人解释这么多!

    “刘老,咱们此次算打成平手如何?”明中信转头看向刘大夏。

    “你小子啊!”刘大夏心中感慨万千,只化作了一缕轻风而去。

    “好,既然刘老也如此认为,那咱们此次测试就是打成平手,之前种种,也就不再说什么了!”明中信一拍手,总结道。

    事已至此,刘大夏也没什么可说的!测试官们更没什么可说的!毕竟,此事实乃是人家刘大人的,他们只是刘大人临时找来帮忙的而已。

    寿宁候与张延龄更是没什么问题!

    至于学员们,却是充满了遗憾与不甘,毕竟,他们已经走到了这儿,却无**德圆满,定个输赢!实在是难以接受啊!但是又有什么办法呢!明教习都已经做了结论,咱就听他的吧!

    学员们拖着疲惫的身体,集合队伍,准备离去!

    “中信,就不再让学员们休息休息了?”寿宁候问道。

    “今日就不了,还是回去休息吧!顺便消化消化今日所得,这也有助于他们日后的成长!”明中信推辞道。

    “那你呢?”

    “我?”

    “是啊!今日学员们表现不俗,取得了如此佳绩,难道不应该庆祝一下吗?”张延龄笑道。

    “也对!”明中信眼前一亮,望向寿宁候,“候爷,不如,一起去明宅聚聚!我亲自下厨,一则,慰劳一下学员们,二则,可以感谢一下你们的帮衬!”

    “真的?”一时间,张延龄双目放光,馋诞欲滴。

    旁边的学员们听到明中信居然要亲自下厨,也是精神一振,如恶狼般望向明中信。

    “明小友,你要亲自下厨?”旁边的刘大夏转了过来,双目紧盯着明中信,一阵期待。

    “是啊!”明中信应了一声,转头看着旁边的测试官,“哦,对了,实际上,我还应该感谢诸位测试官,不如,咱们就一起去明宅,热闹一下?”

    王崇献与李元面面相觑,这明中信还亲自下厨,这可真是有辱斯文啊!不由得一阵鄙夷!岂不闻,君子远疱厨吗?

    然而,令他们意想不到的是,刘大夏一听,瞬间点头,“好,咱们就一起去明宅,好久没尝明小友的手艺了!”

    说着说着,刘大夏居然咽了一口唾沫。

    王崇献与李元一皱眉,刘大人这是怎么了,有那么夸张吗?一听明中信下厨居然馋成这样!而且,看建昌伯与学员们的表情,难道这明中信的厨艺如此精绝吗?

    “崇献啊,你可不知晓,明小友的厨艺简直是天下间独一无二的美味啊!平常可是吃不到的!这下,你们有福了!”刘大夏冲王崇献等人一阵吹嘘。

    几位却是不以为然,只是撇撇嘴,不再说什么,只是点头应承前去明宅。

    刘大夏也不以为意,只是神秘一笑,显然,他又有了损主意。

    “候爷,您意下如何?”明中信望着寿宁候,问道。

    “我?”寿宁候有些踌躇。

    “兄长,我记得,你还没尝过中信的厨艺吧!今日可得尝尝,不然,咱们的准备工作可就白费了,如果这样能够品尝一下中信的厨艺,绝对是赚到了!不然,您会后悔终生的!”张延龄流着诞水,劝兄长道。

    寿宁候一听,望着张延龄那副馋样,心下一阵好奇,也罢,反正今日也没什么事了,去看看也好!毕竟,明中信来到京师之后,自己也未上门拜访过。

    想到此,寿宁候冲旁边站立的管家使个眼神。

    管家心领神会,转身下去。

    “也好,去明宅去拜访一下吧!”见管家下去,寿宁候笑笑,应道。

    至此,大家意见一致,分批直奔明宅。

    赵明兴出了候府,直奔名轩阁,显然,是去准备食材,这么多人,明宅的食材可不够大家吃的。

    “父亲!”李兆先蹬蹬蹬,小跑进了大厅,冲李东阳喊道。

    “如何?”李东阳一见李兆先坐起身形急问道。

    “测试已经完毕,刘老与明中信有说有笑,加上寿宁候、建昌伯、王崇献他们一应人等,出了候府,直奔明宅而去。”李兆先也顾不得施礼,汇报道。

    “胜负呢?”李东阳按捺不住,追问道。

    “刘老没输!”李兆先看看李东阳,一阵踌躇。

    “什么,老刘头赢了?”李东阳瞪大双眼,望着李兆先。

    “那倒不是!刘老也没赢!”李兆先小心回道。

    “这是怎么回事?”李东阳一皱眉,望着李兆先就要发火。

    “本来,刘老已经认输了,但明中信却说是打个平手。”李兆先偷眼看看父亲的脸色。

    “有何理由?”李东阳看着李兆先,平静道。

    李兆先如此这般将明中信的理由说了一遍。

    “嗯!”李东阳听完,笑叹道,“看来,明小友还是给老刘头面子啊!”

    “父亲,这却为何?明中信不是说得很清楚了吗?”李兆先有些不解。

    “你觉得,明小友的药会有如此大的副作用吗?”李东阳反问道。

    “这?”李兆先思索一番,“是药三分毒,明中信说的也未尝不对!”

    “徽伯啊!你小瞧明小友了!”李东阳一阵叹息,“之前,明小友给我与老刘头的药,你觉得如何?”

    “那是神药啊!”李兆先眼中闪过一丝钦佩,但随即有些疑惑,父亲这般说肯定有他的用意,究竟是什么呢?

    “明小友的炼制丹药的手段如此高明,怎会不想办法将那些副作用除去呢?还当众说出来?你觉得没什么问题吗?”

    对啊!李兆先有些恍然大悟,那小子可不是自曝其短的性格,只怕这是有一定的用意的!

    “您是说?”李兆先不确定地看着父亲小心翼翼道。

    这次,李东阳未等长子说出理由,开言道,“只怕这小子又有什么心眼,让他必须这般做,也有可能是有一定的布局吧!我也想不通!但可以确定的就这点,绝对有阴谋!”

    心眼?阴谋?李兆先一阵犹疑,明中信有想法吗?

    看看父亲,却见李东阳正在低头思索,显然,他也在猜疑明中信的谋划。

    罢了,只要二人不两败俱伤就行,我还是继续留意他们吧!李兆先如是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