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八章 三方合作-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五百四十八章 三方合作

    刘大夏就待追问。

    却只听车厢外传来声音,“老爷,明宅到了!”

    刘大夏看看明中信,无奈地住嘴,只好留待过后再问了。

    明中信笑笑,举手延请刘老下车。

    一行人早已下马下车等在明宅之前。

    明中信一举手,延请大家进了明宅。

    明中信请刘大夏招待众人,明中远在旁伺候。

    各位武堂学员下去沐浴更衣,再来陪伺刘大夏及各位客人。

    毕竟,之后,只怕刘大夏也会成为这些学员的师长,他岂能不创造机会,令学员们多多与刘大夏亲近。

    而且,他看出来了,那三位武将都对学员们极其感兴趣,此次,也算是为学员们领略人脉了,毕竟,他们今后参加武举之后,一定会从军的,到时,这就是资源啊!

    明中信将一切安排妥当,向刘大夏等人告罪之后,下去准备膳食。

    待明中信回转大厅之时,却只见大厅中坐着一位熟人。

    而旁边的刘大夏与寿宁候兄弟二人正在小心翼翼地陪着。

    明中信摇摇头,满怀诧异地上前问道。

    “咦,小兄弟,你怎么来了?”

    桌前坐着那位几次三番打欠条的少年,此时正在头也不抬地吃着桌上的糕点。

    少年听到明中信的问话,抬头望同明中信,待要答话。

    却见他满嘴糕点地呜呜点头,话也不清。

    明中信宠溺地拍拍他的头颅,“慢点,别噎着!”

    说着,从旁取过一杯茶水递给少年。

    此时,旁边的刘大夏与寿宁候却是满眼呆滞地望着这二位。

    明中信抬起头,看向刘大夏,“刘老,诸位,还请就座,菜肴马上就上。”

    说着,一把拉起少年,就往席位上座,而少年也不拒绝,紧随着他向餐桌走去。

    刘大夏等反应过来,一脸不可思议地左看看明中信,右看看少年,显然,他们不了解这二位是什么关系,居然如此亲昵。

    气氛变得异常诡异。

    而明中信却如未觉一般,只是照顾着少年。

    刘大夏与寿宁候对视一眼,摇摇头,来到桌前。

    “说吧,为何来此?”明中信依旧眼中只有少年一人,问道。

    “哦,名轩阁中总是找不到你,故而我打听之后就来这儿了!”少年回道。

    “哦,正好,今日尝尝我的手艺。”明中信笑道。

    “好啊!”少年满眼的兴奋。

    菜肴陆续上来,明中信与少年旁若无人地用膳,当然,主要是少年用膳,而明中信只是不停地给他夹菜。

    更加诡异的是,刘大夏与寿宁候,包括张延龄居然视若未见,只是低头用膳,而不出言干扰。

    测试官们却是满面的不愤,当然,这也只是刚开始,在吃了明中信的菜肴之后,根本就合不拢嘴,只是夹菜吃菜,哪还顾得上什么明中信!

    饭菜在诡异的气氛当中吃完,大家吃得酒足饭饱之后,撤掉酒席,坐下攀谈。

    李赶等三位武将却是向刘大夏使个眼色。

    刘大夏看了他们一眼,笑笑,冲明中信道,“明小友,这几位将军想去与学员们探讨一番,你看如何?”

    “欢迎之致啊!”明中信满眼的惊喜,望着几位将军,“如果诸位将军愿意去指点学员们一二,中信感激不尽!”

    “不敢,不敢!”李赶等三位有些脸热,毕竟,他们想的可是要去挖挖墙角,顺便看看这明中信究竟是如何培养出这么妖孽的一批人的,也不乏偷师之嫌。明中信如今这样说,他们还真的有些不好意思。毕竟,自己心地不纯。

    明中信笑笑,不再说话,他们的那点小心思,他岂能不知!但如果学员们能够被他们忽悠走,那就算他们有本事,他可是一点也不怕,他还是希望学员们从这几位身上捞点东西出来,自是不会阻止。

    “明兴,带三位将军去演武场,好好请教!”明中信冲旁边的赵明兴吩咐道。

    “是!”赵明兴一蹦多高,虽然与李赶的比试赢了,但他却对李赶的武艺心服口服,尤其是他只是利用了人家的不熟悉地形,耍了点小聪明,现在有机会请教,自是兴奋异常。

    而少年一听去演武场,眼中泛光,满面兴奋,缠着明中信要去,明中信无奈,只好让学员们带他前去。

    但千叮万嘱要他小心,居然变得如此婆妈。刘大夏等人望着婆妈的明中信就是一阵惊讶,却原来这明中信居然还有如此一面!

    不提赵明兴领着三位将军去演武场切磋。

    王崇献与李元见李赶他们走了,却觉得无所事是,起身告辞而去。

    明中信多番留客,但人家去意已决,只好准备了一引起糕点礼物,让其带走,顺便包了个红包,毕竟人家忙碌一场,虽有刘老的情面,但自己却不能没有表示。

    于是,宾主和气高兴地相别而去。

    刘大夏从头到尾都未曾言语,只是看着明中信有些欣慰,这小子,还真会做人,不枉自己如此帮他。

    至于寿宁候与张延龄,却是赖上了,根本连走的意思都没有。

    明中信只好让他们在旁喝茶品糕点。

    “族兄,你派人去将李二牛叫来,我有话吩咐!”明中信吩咐道。

    明中远一皱眉,但却也没说什么,应是而去。

    “明小友,可是那水泥之事?”刘大夏好奇地问道。

    “不错!”明中信点点头,“这李二牛乃是明家学堂请的教习,具体负责工坊之事,如今正在郊外负责明家学堂的建设问题,明家学堂一些技术方面的问题尽皆由他解决,咱们既然要合作,那就早点展开摊子,毕竟,马上就要进行武举,只怕我会没有时间去张罗此事,就由他去您府上,与您家管事商议具体事宜,我就不掺和了。”

    刘大夏点点头,就待说话。

    “中信,有买卖怎么不想着咱们候府呢?”张延龄大大咧咧的声音传来。

    哟,忘记这二位还在呢!刘大夏与明中信对视一眼。

    “这不是答应刘老要合作一项买卖嘛,就尽快安排!”明中信答道。

    “你不地道啊,有什么好事都紧着刘大人,咱们候府可是你的第一合伙人啊!”张延龄隐诲地看了寿宁候一眼,冲明中信发难道。

    “什么好事啊!”明中信叫苦道,“张兄连是什么买卖都不知晓,就知道一定是好事?如果赔了,我还得向刘老赔罪呢!”

    “哟,你可别糊弄我,你明中信主持的买卖什么时候赔过?更何况,就算赔了,咱们候府也认了1”张延龄理所当然道。

    寿宁候在旁深以为然地点头认可。

    明中信心中苦笑一声,看来,这二位是认定要插一脚了,无奈,只好明说了。

    “不瞒张兄,这是我与刘老已经约定好的,更何况,候府现在的摊子已经铺得很大了,如果再加入这一行,只怕是会令得资金断裂,那就得不偿失了!”

    张延龄一听,转头看向寿宁候。

    “无妨,其实那些买卖的资金已经都准备出来了,候府也没投入多少,候府剩余的资金如果再次投入一桩买卖,还是能够承担的。”寿宁候目光闪烁,解释道。

    “这?”明中信有些为难地看了一眼刘大夏。

    “行了,明小友也不用为难,那就咱们三家合作!”刘大夏点头首肯道。

    张延龄一脸笑容,就待定案。

    “但是,”刘大夏举手制止了他,转头看向寿宁候,“我与明小友可是已经言明了,我们是三七分,不知候爷您意下?”

    这意思,就是说,我们已经定了比例,你看你要如何插手。

    寿宁候一听,一皱眉头,思索片刻,“这样吧,我要两成,从中信的份额中购买。”

    说完,他看向明中信。

    明中信就待首肯。

    但刘大夏却开口了,“不行,如此的话,今后可能会有扯皮,不如,从我的份额中取半成,明小友那取一成半,明小友,你看如何?”

    “这?”明中信看了一眼刘大夏。

    “这样好!”寿宁候不等明中信开口,赞成道。毕竟,自己是虎口夺食,确实有些不地道,人家两人已经达成协议,自己横插一脚,还令明中信如此为难,确实过了。

    “好,就这样定了!”刘大夏一锤定音道。

    明中信有些哭笑不得,自己的买卖,他们二人居然就给定了,这真的是不把自己放在眼中啊!

    话虽如此说,但他心中明白,刘老这是怕自己面子薄,被友情绑架,做出不利之决定,也好!

    “行,那咱们来谈谈具体如何操作?”明中信点头同意。

    “我们不懂如何运作,就由明小友你来定策吧!”刘大夏一脸的理所当然,将事情推给了明中信。

    “对,对!”寿宁候也是连连点头。

    明中信无奈地望着这二位,真是大爷啊!自己这是干吗,出力不讨好,还得为他们设计,真真是劳碌命啊!

    “也罢,那就由中信设计,但有一点,还请二位要做好准备!”明中信点头认可,但又提醒道。

    “哦,何事?你说!”刘大夏与寿宁候对视而笑,这小子答应就好,要知道,如果由自己家的那些管事设计只怕他们还不放心呢,有明中信把持,咱们也放心啊!

    “我先为候爷解释一番吧!毕竟,候爷还不了解咱们这笔买卖究竟为何!”明中信看看二人,本想提出要求,但想到,候爷可还不知晓什么买卖,只好从头说起。

    寿宁候一听,这笔买卖居然与边防安全还有关系,更加心动,聚精会神地倾听着明中信的解释。

    明中信说得口干舌躁,终于将这笔买卖说清楚了。

    “嗯,说吧,有什么要帮忙的!尽管说!”二人异口同声道。

    对于这般默契的问话,二人对视再笑,这笔买卖划算啊!

    “毕竟,这项买卖与军备息息相关,相信朝堂诸公肯定能够发现其中好处,这就得二位在朝堂之上维护咱们这笔买卖,而且与朝堂争取利益之事,还得靠二位,否则,咱们这水泥买卖只怕得充公啊!”

    这?刘大夏与寿宁候互看一眼,对啊!刚才只顾高兴了,却没考虑到,如果与军备有关系,只怕朝廷不会让你独自经营啊!有盐铁专卖的前车之鉴,他们自是了解朝廷的想法。

    “候爷,这只怕得你出面了!毕竟,老夫已经离开朝堂了,说不上话了!”刘大夏叹口气,冲寿宁候一抱拳,拜托道。

    寿宁候一听,翻个白眼,你离开朝堂,说不上话?这话真心好笑啊!

    不过,自己既然已经入了这个坑,而且还是夺的,只好尽尽力了!

    寿宁候点点头道,“好,上下打点就由我来,不过,如果有什么关节无法打通,还得麻烦刘大人出面!毕竟,本候与文臣们的关系有些微妙!”

    说完,寿宁候紧紧盯着刘大夏,这老小子,绝不能让他脱身,况且自己说的是事实,满朝堂的文臣对自己兄弟二人这外戚可是鄙视之极,根本不屑与咱们为伍,所以在文臣那儿说不定会被卡住,到时只怕还真得这刘老头出面了!

    刘大夏见此情形,知晓无法逃脱,只好点头答应。

    明中信见二人的明争暗斗,心中偷笑,虽然自己要耗费心力,但却也不能让你们消停,况且朝堂确实是个问题,谁知晓有没有人眼红这笔买卖,到时如果使绊子,自己这布衣之人可吃不消,你们就当咱们买卖的挡箭牌吧!

    “好,既然二位如此爽快,那中信也就不推辞了,这是具体操作计划,您二位下去选派代表照此操作即可,如果有任何问题,只管让他们前来找我!”说着,明中信从袖中取出两本小册子,分别递给刘大夏与寿宁候。

    二人望着小册子,面面相觑,对视一眼,充满了深深的恶意。

    这小子,明明已经准备好了,却这般耍弄咱们,还吊咱们的味口,真真是皮痒啊!

    二人就待发难,却听大厅外蹬蹬蹬一阵声响,由远及近。

    大家不由得将目光转向大厅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