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一章 转轮殿惊变-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五百五十一章 转轮殿惊变

    “什么?朱寿将卧房拆掉了?”明中信心中一惊,难道他出来了?但时间没到啊?他摇头表示不解。

    而旁边的石文义与张采却是面面相觑,居然有人要抓明中信的卧房,这可是天大的奇事,得去看看热闹!

    “是啊!快去看看吧!”明中远满面焦急。

    明中信站起身形直奔后宅。

    石文义与张采待要跟去,猛然间一激灵,朱寿?这是何人?此前未曾听明中信提及啊!还是国姓?难道是皇亲国戚?但细想之下,皇亲国戚他们了解啊,并未有朱寿这一号人啊!

    心中虽然惊诧,但既然明宅出事,他们二位自是责无旁贷,站起身形紧随其后而去。

    待众人来到明中信卧房之时,却只见那朱寿正在翻箱倒柜,将墙壁旁边的一应家具尽数清理,时不时还用耳朵贴在墙壁之上敲击听声音。

    咦!明中信一皱眉,却只见朱寿身上紫气一闪一闪,细看之下,他居然身有紫气萦绕,这是何故?

    随即,明中信神识一动,瞬间扫向朱寿全身。

    哟,怎么是这位?明中信身后的石文义与张采跳过明中信,看向朱寿,想知晓这朱寿是何许样人。

    却是一见朱寿,二人激灵灵打个冷颤,瞬间回忆起牟斌向他们的话,这位怎么又来了明宅?还登堂入室?难道这位与明中信的关系这般亲密了?不由得,二人惊诧地望向明中信。

    此时,明中信也已经细查完毕。

    哦!朱寿身体未曾有任何损伤,明中信暗暗松了口气。

    “朱寿,你在干嘛?”明中信看着笨拙地检查的朱寿,笑了,喊道。

    “哦,我在找密室啊!”朱寿头也不回地回答道。

    “不用找了,你找不到的!”明中信笑着打消他的念头。

    “真的?”朱寿回过头来看着明中信,满眼的怀疑。

    密室?二人的对话中还有什么密室?难道这朱寿居然知晓明中信的密室?石文义与张采心下大惊,明中信居然让这“朱寿”知晓他有密室?中信可真是不知死活啊!不由得,二人将担心的眼神投向明中信。

    “当然是真的,如果你想进去,我自会带你进去,你就不要打了,找不到的!”明中信宠溺地一笑。

    朱寿看着明中信,一脸的失望,回头看看空空如也的墙壁,本来,自己还想凭自己的本事找找,现在一听明中信此言,确实,人家那般隐秘的密室如果被自己轻松找到,还怎么称之为密室呢?

    朱寿长叹一声,停止了找寻工作,拍拍手,回身来到明中信面前。

    “你答应的啊!一定得再带我进去!”朱寿望着明中信确认道。

    “当然!”明中信笑着拍拍他的脑袋。

    旁边的石文义与张采一见明中信如此随意地拍着朱寿的头颅,心脏差点骤停,大爷,您知晓这位是什么身份,居然如此轻松地对待,如果被宫里那位知晓,只怕你的头十次都不够砍的啊!

    然而,令他们惊奇的是,那朱寿对于明中信随意的行为居然并不反感,只是怪责的眼神看了明中信一眼,也就任由他施为了!

    “对了,你是怎么出来的?”明中信有些好奇地看着朱寿。

    毕竟,那兵家空间能够任由自己心意设定,象那些学员,自己就设定了呆在其中两个时辰,如果不到设定时间,或者不经过自己同意,是绝对不会自由进出的!而如今自己明明已经设定了让朱寿在其中练习一个时辰,现在连半个时辰都不到,为何他就能够出来了呢?

    如果这兵家空间不由自己控制,这可真的就是隐患了,必须赶紧找出缘由,否则自己还真的不敢再随意让学员们在其中演武了!

    朱寿大概也感觉到了明中信语气中的郑重,望着他回答道,“我也不知道,不过,我在看了一会儿典籍之后,无聊之下,推门想要出典籍室,但却推不动,一时心急,想着回到你的房中,突然,就出来了,但再想进去,却又再也进不去了!”

    什么?想着回到自己的房中就出来了?明中信心中一惊,不自觉得双目冒出金光。

    “你?”朱寿一见之下,迅速退后一步,惊惧地望着明中信。

    哦!明中信迅速反应过来,收敛眼中金光。

    “你那是,那是什么?”朱寿指着明中信的眼睛,有些惊诧地问道。

    明中信和蔼地一笑,解释道,“我这就是练功大成之后的效果!以后,你也会如此的!”

    哦!一听是练功之后的效果,朱寿双目泛光,眼中的兴趣大大增加。

    “其他你没做什么吧?”揭过此事,明中信向朱寿继续追问道。

    “没有啊!”朱寿仔细回想之后,摇摇头。

    “哦,好了,既然出来了,那咱们就去前厅用些茶点吧!”明中信看看朱寿,笑道。

    “那秘室?”朱寿环视一下卧房,眼中充满失落。

    “下次来了再进去练习吧!”明中信拍拍他的肩膀,“这几本书你先拿回去看!”

    着,明中信从怀中取出几本册子,递给朱寿。

    朱寿接过一看,惊喜地望向明中信,“哟,这不是典籍室内的兵书吗?”

    “不错,你先拿回去研习,有什么不懂的,再来问我!”明中信点头。

    “好!”朱寿也不客气,将兵书揣入怀中。

    石文义与张采却在旁边无语了,之前自己二人不知这朱寿的身份,还对明中信如此宠溺于他感到有些不解,但现在知晓朱寿身份后,见明中信如此待他,却是那般的心惊胆颤,深怕出什么问题!看来,得找机会提醒一下明中信了!否则,这般下去,他哪天死的都不知晓!

    众人回到前厅,用过一番茶点之后。

    朱寿见天色不早,向明中信告辞而去。

    石文义与张采、李玉却赖在明宅,要吃晚膳,毕竟,他们来此之前根本未曾用膳,尤其是在听到明中信居然为刘大夏等人亲自下厨之后,更是口水直流,死皮赖脸要求明中信不能区别对待,要求他为他们的肚子做点补偿。

    无奈,明中信只好下厨弄了几个菜。

    三人吃得是满嘴流油,大呼过瘾。

    饭后,三人在那儿抱着肚皮直哼哼,吃得太猛,现在后遗症发作,动都不想动了。

    明中信好笑地令人煮了消食汤,三人喝了之后才好点。

    “中信啊!你与那朱寿到底是什么交情?”石文义问道。

    一提朱寿,张采也不由得竖起了耳朵,在那儿听着明中信的回答。

    “朱寿?什么关系?”明中信笑笑,看着石文义,“吧,石大哥,你有什么话就明,不要这么拐弯抹脚。”

    “这?”石文义看看张采,一皱眉,不呢?

    张采微微摇头,示意还不能。

    但想及后果,石文义陷入了纠结之中。不,对不起他们的交情,,又怕牟斌怪罪!太纠结了!

    明中信一看,哦,这是有事,但又不好。

    “行了,石大哥,不用纠结了!如果难为,咱就不了。反正,我与那朱寿只是投缘,也没什么利益关系,我只是看他顺眼而已,他也不拿自己当外人,我们是君子之交,不要想得太多了。”明中信安慰道。

    一听明中信如此,张采在旁出了口气,显然他还是倾向于不告诉明中信。

    望着明中信,石文义几次三番想要告知那朱寿的身份,但话到嘴边的话还是无法出口。

    最后,长叹一声,“中信啊,希望今后你不要怪我!”

    “什么呢?我怎么会怪罪石大哥,石大哥既然不想,必然有不想的理由!”明中信笑道。

    “但你记住,这朱寿相交可以,但你的事还是少让他知道为好!记住,切不可向他交出一片真心啊!”最终,石文义还是劝了一句。

    明中信笑笑,石大哥还是不知道自己的目的啊!

    他点点头,“我知道,石大哥是为的我好,我记住了!”

    “希望吧!”石文义一听明中信的话,知晓明中信主意正,根本就没将此话放在心中,只好叹了一声,不再相劝。

    大不了,今后如果有事,咱拼掉这条命,也得保证中信全身而退!石文义心中暗下决心。

    随后,几人定计,环采阁今后的发展方向,石文义等人告辞而去。

    明中信送走他们,转身回到卧房,一动念,来到了兵家空间。

    咦!明中信吃了一惊。

    却只见兵家空间中本来紫气萦绕的场景居然有些稀薄。

    猛然间,明中信眼中泛光,记得,在卧房中刚见到朱寿之时,他身上似乎有紫气萦绕,当时只是担心他的身体出现什么问题,遗漏了,现在想想,当时朱寿身上那紫气很不正常啊!难道,这朱寿居然能够自动吸收功德?

    看来,他的自由出去,乃是功德之力所为!明中信有了一丝明悟。

    “不愧是自己的啊!”明中信浅笑道。

    罢了,去赏善罚恶殿看看,自会明了。明中信一动念间,来到了赏善殿。

    凝神望向功德碑,却只见碑之上,印象出几行字。

    “学员赵明兴训练一个时辰,花费功德一千。”

    “学员李严东训练一个时辰,花费功德一千。”

    “学员某某训练一个时辰,花费功德一千。”

    最上面,赫然写着。

    “朱寿进入兵家空间,吸收功德一万;训练半个时辰,花费功德一百;自出兵家空间,花费功德一万!”

    什么?明中信大惊。

    更可怕的是,朱寿进入空间居然能够吸收功德?而其训练才花费一百,出兵家空间又花费一万?这是怎么话的?

    却只见功德碑一闪,碑面上的字居然消失了。

    随之,一个个字出现在上面。

    “明中信肉身出现于兵家空间,自主吸收功德一万,肉身有自主意识,与空间出现排斥,有意出兵家空间,自动扣除功德一万。”

    哦,明白了!明中信恍然大悟。

    因这兵家空间乃是自已的神识掌控,又与灵魂相合,而自己的肉身与神识、灵魂虽然分享,但却免不了要有一丝丝联系,故而与兵家空间契合不足为奇。进入空间,自主吸收功德不足为奇。

    但因那具肉身有自主意识,也就是有另外的灵魂、神识,故此兵家空间对灵魂、神识有所排斥,故此需要功德来平衡,而兵家空间在朱寿出空间之时,将其吸收的功德自动扣除,而功德碑却将这些功德当作了消耗。原来如此!

    之前自己让朱寿进入兵家空间,看来是有些想当然了,此番疏忽大意,未出现问题真真是运气啊!看来,今后让朱寿进兵家空间,只怕得自己看着了,否则出了什么事,哭都来不及了!

    明中信下定决心,转身出了赏善殿。

    突然,眼前一阵紫光闪过,定睛望去,咦,转轮殿居然有了新的变化!

    明中信心中一惊,之前,自己因事离去,未曾进入转轮殿看看,如今,这转轮殿居然有了变化,不行,得去看看,否则如果这归元塔中再出现什么变化,那可是亏大发了啊!

    想及此,明中信定睛望去,细细观瞧,却发现,转轮殿比之前好似多了一丝丝生气。这是怎么回事?

    上上下下打量一番。

    明中信疑惑着迈步走进了转轮殿,殿中依旧是满天星斗不断流转,依旧是那么的目眩迷离。

    突然,满天星斗之中,出现了一个紫色的身影,什么?明中信心下大惊,这转轮殿中居然有人?

    明中信神识瞬间提高到了巅峰,戒备着,望向紫色身影。

    却只见那个身影闭目而立,身上紫气一闪一闪,煞是好看。

    “尔是何人?为何在此?”明中信厉声喝道。

    然而,身影闭目不言,根本就不接明中信的话茬。

    明中信心怀戒备,心翼翼向身影移动。深怕这身影突然发动攻击。

    然而,明中信都快到了他的面前,那身影却至始至终都未曾一动。

    咦,这个身影的面容怎会如此的熟悉,是何人呢?明中信仔细观瞧之下,心中居然有了一丝熟悉之感。

    是谁呢?望着那副面容,明中信陷入了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