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五章 前程往事-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五百五十五章 前程往事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帝国支撑者最新章节!

    “诸位,此事还请大家尽心竭力辅助马大人!”刘健冲大家一拱手。

    大家纷纷点头。马文升更是与刘健相视一笑,点头致谢。

    刘健微微一笑,点头而去。

    “诸位,告辞!”几位互相拱手,目光闪烁,显然各怀心思,但都未表露心迹。

    随着众位阁臣的回归,一道道消息从各府传出,分散而去,落于不知名之处,京师之中暗流涌动。

    轰隆隆!

    星辰倒转,山峰震动!

    明月山峰顶,一股无与伦比的威压缓慢地汇聚着,一片黑色劫云漂浮在天空之上,逐渐下移,说不出的诡异,云朵越来越大,似乎在酝酿着什么!

    明月山,所有的生物都被这无上威压所震撼。

    “有人要渡劫了!”明月山周边众多生灵都有这一共识,尽皆逃往百里之外。皆因天劫范围内的所有生灵,会被视为共同渡劫之人,一同渡劫,而共同渡劫将会经历更厉害、更强悍、更变态的天劫!

    劫云时隐时现,不停地旋转着,变幻着,散发着令人心悸的威压!

    多少人害怕,却又期待天劫的到来!

    只因渡天劫意味着自己将迈向新的一页,进入一个更高的层次!

    修行千百万年,只为今朝超渡,渡过凡人劫,立身仙界间!

    一语道尽渡劫众生的期待!

    逃出天劫范围外的众多生灵返身观注着这次渡劫!

    这次又是何人功行圆满,触发天劫了?

    扛过天劫,就能够破碎虚空,成为逍遥自在的仙人,这是武者的终极目标!

    但多少年了,已经无人敢渡劫。

    皆因渡劫凶险万分,百年前,大陆上天才辈出,武道修为达到至极者不计其数,这些前辈先人们修为达到渡劫巅峰者,纷纷触发天劫,向仙人冲击,但却在最后突破虚空之时,有九成的渡劫前辈被空间裂缝的法则之力,撕为碎片。

    渡劫成功的前辈在破空而去的瞬间留下了遗言,告诫今后修为达到渡劫巅峰之人要引以为诫,谨慎渡劫!

    那次之后,大陆修炼之人口口相传,再不敢随意渡劫,修炼至渡劫期巅峰之人,纷纷压制修为,在修为实在无法压制,或者寿元将尽之时,才放开修为进行渡劫,然而在天劫之下,十成十都化为飞灰,这就使得后来者更加不敢随意渡劫。

    而今却有这么一位不顾死活之人触发天劫,众人心情复杂万分,既尊敬又妒忌且庆幸。

    尊敬者因其修为肯定在自己之上!

    妒忌者因其只要渡过天劫就将飞升仙界,成就仙人之躯!这岂能忍?但却又毫无办法,就连想要破坏的念头都不敢有,皆因,如果破坏,只怕自己也得被这股天劫打成灰烬。

    庆幸者因渡劫凶险成分,极大可能会失败,形神俱灭,而自己不用面对,只需观看,领会渡劫的艰难,同时获取经验。

    不管如何,众位修炼者们纷纷将目光投注于明月山之上!

    轰隆隆!

    一道乳白色霹雳直直劈了下来!

    来了,终于来了!

    劫雷第一重开始!

    却只见劫雷一道道劈下,却无毕毫减弱之势,整整劈了六十四道,天空中动云散去!

    第一重成功渡过!

    众人毫不奇怪,毕竟如果这渡劫者连这第一重劫雷都无法渡过,又如何敢触发天劫!

    继续看看吧!

    第二重、第三重、第四重

    众人越来越佩服,这渡劫之人,再扛过一重,就将位列仙班,破空而去!

    皆因第五重就是破碎虚空的最低要求,在第五重后,劫雷所需能量将突破天地极限,需要借助天外的力量,此时天地将开启一丝缝隙,渡劫者就有机会脱离天地囚笼,从这丝空间缝隙破空而去!

    当然,这也只是有机会而已,如果抓不住机会,或者扛不住第五重劫雷,那他将随时化为飞灰。

    来了,来了!

    第五重劫雷破空而下!

    第五重劫云即将散去!

    却只见天空突然出现一道黑色裂缝,仿佛周围的空间被划破一般,丝丝破碎。

    空间裂缝中电光闪烁,纵横交错,一道道电光逐渐凝聚。

    “快啊!冲入裂缝-------”众人心中齐喊。

    因为这丝裂缝,就是破空而去,成就仙人的唯一机会,如果冲过入其中,此劫自然会消散,否则如果冲不进缝隙,那么渡劫者将永无机会!

    仿佛应大家所说,一道身影冲向裂缝!

    哗,电光从裂缝中闪出,劈向身影!

    只有将电光劈碎才能冲入裂缝!

    众人屏住呼吸,望着空中那道身影与那道电光!

    “劈碎它!劈碎它!劈碎它!”众人心中默念。

    只有劈碎电光,身影才能进入裂缝,冲破囚笼,进入新的层面。

    啪!电光中身影仿佛傻了般,只是一味地抗住电光,在电光冲击之下,无法寸进。

    “唉,完了,机会没了!”众人发出了惋惜的叹气声!

    空间裂缝逐渐缩小,电光却越来越强,越来越密!

    一道道金光破缝而出,汇入了劫云当中!

    身影在空中呆滞片刻,落下了云端。

    天空中劫雷阵阵,乌云压顶!

    第六重劫雷破空而下!

    第七重、第八重、第九重……

    一道道劫雷,仿佛不要命般倾注而下!

    围观众人惋惜声中,依旧观注着。

    有人渡劫的消息,逐渐被观看者传书全天下。

    全天下的高手,逐渐汇聚而来。毕竟,有人渡劫,这是难得的经验,岂能放过。

    第十重,强人依旧在扛。

    第十一重,依旧。

    第十二重、第十三重……

    第十七重到了,全天下的高手,屏住呼吸,全神关注着。

    因为,从理论上而言,第十七重与第十八重天劫之间,还会有一次空间裂缝扩张的机会,这也是破碎虚空的最后机会,一旦在这次还无法成功,渡劫者将永远无法成功。

    最终,他只会有一个结局,就是死在一重比一重强的劫雷之下。

    第十七重完结,空间裂缝再次扩张,强人身影再次冲向裂缝,然而这次依旧是停滞空中,依旧无法劈开电光,依旧无法冲入裂缝!

    最终强人无可耐何地落下身形!

    随着第十八重天劫的到来,众人心也沉到了谷底!终究还是未渡劫成功。可惜一个超级强者即将逝去。

    天劫依旧,渡劫依旧。

    第十九重,第二十重------

    现如今人们已经不再指望这位渡劫者能够渡劫成功,而只是看这位强人,到底能够扛住几重劫雷!

    是否能突破史上最高记录,第三十六重天劫。

    “第二十九重了!下注了,下注了!看强者是否能够扛过第三十重!”

    “一百枚紫币!压活!”

    “两百枚紫币!压死”

    ……

    早在第二十重的时候,有人开始开盘下注,赌他能撑到第几重。

    “哇!强人,你要坚持过去啊!”

    “哇!强人,你休息吧!小弟一定会在每年此时给你上香的!休息吧!”

    “坚持!”

    “休息!”

    ……

    “啊!破记录了,三十七重了!破记录了!”

    天下为之沸腾!更多的高手在赶来!

    “第四十重了!”

    “第四十五重了!”

    一直到第五十重时,天劫竟然整整持续了一天一夜,整整八十一道劫雷,众人都已经惊得麻木了。

    第五十一重,人们在期待着,然而这次却变了花样!

    劫雷阵阵,一道细小劫雷直冲而下。

    “咦!”

    “快看,这是什么劫雷?”

    “难道是天劫变弱了!”

    “也许,老天看在强者渡过了如此多的雷劫,心存怜惜,减弱了吧!”

    “哼,异想天开!”

    确实,真的是异想天开!

    这道细小的劫雷,轰下来后并未消失,而是在细小劫雷外仿佛一根套管般,直冲而下!

    轰隆隆!

    一道道劫雷仿佛套管般,一道比一道粗壮地轰然而下。

    “子母雷劫!”

    难道是传说中散仙所需渡的一重雷劫?!

    众人目瞪口呆!

    然而天劫却并未因众人的惊讶而停滞。

    传说中的雷劫一样样来到!

    然而,这还没完。

    散仙需要渡的二重、三重、四重、五重雷劫:五行雷劫、三重天劫、四重天劫、五重天劫!

    真仙需要渡的九重天劫、天火雷劫、玄水雷劫、罡风雷劫!

    天仙需要渡过的乙木雷劫、寂灭紫雷劫、乾天大雷劫、无量天劫!

    ……

    一道道、一类类天劫纷至榻来!

    天地异象依旧,劫雷依旧,渡劫强者,也依旧在渡劫。

    口口相传下,全天下的人,都知道这是有人在渡劫,而且在渡如此牛逼的天劫!

    如此强人,不看看真是可惜了!

    于是临江城、水岩城、沧海城、圣婴城、火月城------大批有关人士从四面八方,向着明月山汇聚而来!

    虽然都知道这人超级牛逼,也已经失去了最后的希望,只是用生命在无比恐怖的天劫下硬撑。

    但全天下的武者都停下了手头的事情,或赶来或关注着他。

    第二天过去了,天劫依旧,渡劫者依旧。

    第三天过去了……

    第四天……

    那些真正明白强人厉害之处的高手,在仔细观察天劫,寻求更加稳妥的渡劫方式,以为自己今后渡劫作打算。

    而大部分看热闹的人却早已失去了兴趣,不再去管那天地异象,正常去忙碌,生活。

    一个月后,普通高手都扛不住了,毕竟面临如此大规模的天劫,对自己的心理承受能力是一个巨大的考验,任何人都压力山大。

    他们再无力去惊叹了。

    因为同一件事,他们已经惊叹了整整一个月了。

    第两千五百重……第三千重……

    ……

    ……

    第一万重……

    ……

    整整一年过去了,天劫依旧继续着,而渡劫人依旧还在硬扛。

    天劫的威力已经强到了难以想象的程度,一道劫雷下来,整个紫霞山范围,大地都像是被犁了一遍。而这一年下来,明月山已经被夷为平地,并且在一道道劫雷轰下之时,逐渐形成了一个方圆几里的超级巨坑。

    而这个坑不仅是在变深,也在变大。因为天劫越来越强,范围也越来越大。

    十年后,劫雷的范围……

    镜头回转,早在第二次机会消逝之际,渡劫者就已经满面呆滞了,他呆呆地望着天空,身影从空中缓缓落下!

    “完了!”

    渡劫者一生从心中划过!

    他,乃是一个身负血海深仇之人,与师傅相依为命,师傅一直未敢渡劫,为让他领会一下渡劫的可怕,鼓足勇气,去渡那必死之劫,当然他也终究未曾扛过天命,真元耗尽,死于非命!

    临终运用最后一丝神念,将渡劫的经验注入玉简中,拼尽最后的力气,将其送到他的面前,同时,嘱咐他今后如果要渡劫必须谨慎,做好万全准备,但一定要渡,不能如自己般,真元耗尽,却无法实现心愿!

    亲眼见到师傅的惨况,渡劫者下定决心一定要渡劫!

    然而天性决定一切!

    他从小就比较孤僻,又一心只为报仇血恨,偏偏他的武学天分极好,修行一开始,就出类拔萃!但他从不欺负人,甚至都不与别人动手。一心只是寻找灭家仇人,但是,却终究在寻找的过程中,红颜、好友一一落得个身死道消。

    虽然,他最终手刃仇人,但却又重新变成了孤家寡人。

    但他却紧记师傅的教诲,一定要渡劫,偏生,他是个特别怕死的人,他认为,战斗就有受伤,有战死风险。虽然自己赢面很大,但既然存在失败的可能,他就尽量不动手。

    不赌就能不输,不战斗就不会战死,这个道理被他发挥到了极致。

    不仅是不战斗,他的修行,也始终向着保命的方向发展。虽然,他一路报仇而来,获得了更加霸道的功法,但他修炼的心法,却因性格,选取了最为中正平和、养身益性的功法。

    虽然身边的一个个亲人朋友身死道消,但却未曾改变他这种性格。

    而今,他已经无力再改天换命,而是直愣愣等着劫雷将他轰得灰飞烟灭!

    心中的苦恼与烦闷是难以言喻的,眼前的一切物事,在他看来,仿佛全蒙上一层灰暗,一片黯淡—带着死亡气息的黯淡,山不再是山,水不再是水,全都已变得那般的生硬冷漠,那样的毫无生机,抬头望望天空中的劫雷,阴霾沉重--------

    灰飞烟灭是种什么感觉?

    自己即将踏上这条永恒之路!

    自古艰难唯一死!

    想到今后自己将永远再也看不到、闻不着这个世界,他心中一阵惊栗。

    “不行,天无绝人之路,一直以来,自己逆来顺受,这贼老天,却一直不放过自己,如今在自己这即将逝去的一刻,咱就再和你斗一斗,也许还有机会?!”想及此,他再一次坚定了撑下去的决心。

    撑起七彩烟罗罩,布下玄天九宫阵!

    扛下去!

    十九重、二十重…三十重…四十重…五十重

    一天,两天,……劫雷始终奈何不了他

    天地似乎也急了,劫雷是变着花样打下,如同一个高手在出招……

    散仙需要渡的二重、三重、四重、五重雷劫:五行雷劫、三重天劫、四重天劫、五重天劫!

    真仙需要渡的九重天劫、天火雷劫、玄水雷劫、罡风雷劫!

    天仙需要渡过的乙木雷劫、寂灭紫雷劫、乾天大雷劫、无量天劫!

    轮番而下!

    而他,却始终能够支撑住。

    这得益于他数百年专注于防御功夫。

    论战斗力,在同等级别的高手中,他其实不强,但论防守,古往今来,恐怕没有更强的了。

    他的防守能力,本来已经到了极致,但在这种压力下,进一步突破。

    ……十年过去,劫雷的范围已经扩大到了方圆千里。而他,撑了十年,终于撑不下去了。

    不是他顶不住劫雷,而是,他断粮了。

    如果换了别人,哪怕再强,也撑不了这么久,因为没有人会在空间戒指里,贮存这么多的食物,但他会。

    天生怕死的他,空间戒指里第一要放的,就是食物和饮水,而不是金银财宝。

    他这次来渡劫,自然也不会想到会这么久,没有多放。但平时储粮、储丹的习惯,也让他吃了足足十年,在不断的天劫下,扛了十年。

    但终于,他还是断粮了,不只是粮,连丹药也被他吃了个空空如也。

    硬扛天劫的消耗巨大,终于----

    断粮了----

    精力耗尽了----

    “哗啦啦…”

    天上黑色劫云肆意翻腾,毁灭一切的气息荡漾,数不尽的赤色血雷降临。

    “那是什么!”这是资历浅的。

    “怎么可能?!”这是有一定阅历的。

    “天哪!这是-----这是------”这是有疑惑的。

    “靠,这是万重雷劫!”这是资历、阅历都到达顶峰的。

    “哇,万重雷劫!传说中成就金仙才需要渡的天劫啊!”众生齐声惊叫!

    然而万重雷劫却不会因众人的震惊而停止。

    瞬间,赤色血雷将天劫下的身影给彻底淹没了。

    霹雳啪啦,七彩烟罗罩仍旧抗住了这第一重雷劫!

    “娘啊,我这是到底犯着哪位天神了,要承受万重雷劫啊!”

    伴随着惊叹声,天雷似乎愈加兴奋,漫天雷光狂劈而下!

    一片七彩幕影在赤色雷区中,硬生生抗住了这一轮劫雷。

    “轰隆隆”

    一百重

    七彩幕影在摇晃

    “轰隆隆…”

    一千重

    七彩幕影颜色在急速变化

    伴随着震耳欲聋的雷鸣声,劫雷再次轰了下来,一次比一次更加疯狂,无数道赤色劫雷接踵而至,幕影在雷电网中如风中残烛般摇曳。

    “轰隆隆…”

    一万重劫雷从天而降,硬生生砸在了幕影之上。

    终于

    “七彩烟罗罩”在劫雷中化作一缕轻烟,消散于无形。

    毕竟这是万重雷劫啊!

    “噗”一口鲜血喷洒在空中,渡劫身影终于裸露于我们面前。

    天空中劫雷更加兴奋,九道紫金色劫雷一齐轰下来!

    “噗”!一道孤形血迹喷向空中,他狠狠地撞向了地面,又被反震回来抛向空中,重重跌回地面,瘫软在岩石上,愤恨地望向天空。

    却见天空中一个光点在极静中逐渐增大—增大----增大。

    终于光点如一轮红日般,呈柱状直降而下,目标----卫和。

    “雷劫之光------”见多识广者望着光柱一片敬畏之色。

    “娘的,贼老天,这就是我的末日了吗?”

    ………

    啊!一阵惨嚎,明中信满身汗水地坐起身形。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