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九章 进见娘娘-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五百五十九章 进见娘娘

    张延龄却不知,此时的明中信满面怒容。

    这护卫歁人太甚,自己已经忍让了两次了,他居然会如此不识好歹,下这般狠手,太过份了!

    明中信头也不回,只是暗暗一哼。

    一道无形的神识之箭射向了李廷真胸口。

    却只见,身在空中的李廷真身体一僵,劲风划过,却无一丝丝伤害,而李廷真的身体却如断线的风筝一般,噗嗵一声,栽落在地,再无声息。

    而明中信依旧在前方缓步前行,似乎并未听到背后的动静。

    张延龄瞠目结舌地望着这一幕,这是怎么话说的,被打的明中信好好的,而准备打人的倒是跌倒在地。难道是自己的话有了效果,这李廷真手下留情?但也不用这般给面子吧,居然自动跌落地上。

    以五体投地方式给人面子,这可真心没听过啊!

    仓啷啷,一阵兵刃出鞘之声响起,从四面八方冲出一群护卫,团团围住了明中信,小心翼翼地望着明中信。

    明中信缓缓停步,面无表情地望着这些护卫。

    “误会,误会!”张延龄反应过来,冲进包围圈,护住明中信,冲周围护卫们喊道。

    “李统领,李统领!”有几位护卫冲到李廷真面前,扶起他喊道。

    然而,李廷真如同死一般,根本就无法回应他们的喊声。

    “小子,你究竟使了何种邪术,居然令得我家统领如此?快快施法解开!”一位护卫望着明中信咬牙切齿道。

    明中信一听护卫此话,转头望向身后躺卧于地的李廷真,随后就是满脸的惊讶,好似刚刚看到李廷真一般,“哟,这位大人这是怎么了?”

    “你!”护卫见明中合计一脸的无辜,一阵气急。

    明中信回身望着这位护卫,一脸惊讶道,“这位大人,我的手脚可是一直未动分毫,谁知道你家统领不会是羊角疯犯了,这可不赖我啊!”

    “你!”护卫提刀就待上前与明中信理论。

    “慢着!”张延龄连忙挡在明中信身前,冲护卫喝道,“可我看到了,中信明明就没有转身,如何暗算你家统领?”

    “这?”护卫面色有些为难,毕竟,他自己也看到了,明中信确实未曾回头,一直是自家统领在向这位施压搜查追赶,但令人惊慌的是为何自家统领会无缘无故晕厥在地呢?这总得有个说法啊!

    而且,眼前这位可是建昌伯,当朝国舅,人家在现场也亲眼看到了,明面上根本就不关这位的事,如果人家硬要保这位,自己也没一点办法,自己如果想要颠倒黑白冤枉这位,可是没法做到的。

    但他心中总觉得诡异,按说,自家统领一身武功,不会出现低级错误啊!却为何在即将抓获那明中信的时候却晕厥在地?这就有些玄幻了!这不是邪法是什么?

    想到此,不由得看向李廷真处。

    但见,李廷真依旧是晕厥在地,根本毫无醒转的迹象。

    张延龄也是紧张地看看李廷真,那家伙不听自己的劝告,死了都是活该,但现在事涉明中信,终究希望李廷真醒转,还明中信一个公道。

    护卫回过头来,望着明中信,暗暗下定决心,今日必须让这个书生给个说法,否则如何向大家交待。

    “伯爷,今日此事有些蹊跷,必须查清楚,而且李统领晕厥,必须有个说法,还请伯爷谅解。当然,我们不会冤枉这位,但必须随我们前去说清楚!”护卫一拱手,不卑不亢道。

    张延龄神情紧张地望着护卫,“大家在此,尽皆看到,我家兄弟根本就未曾还击,如何能够判定!”

    “伯爷,还请不要为难小的们!”护卫拱手道。

    “什么我为难你们,现在是你们为难我!”张延龄色厉内荏道。

    “哼!”明中信冷哼一声,抬手将张延龄推在一旁,冲护卫走去,“张兄,你不要插手此事,我今日还就看看,谁敢动我一根毫毛!我还就不信了,咱大明还没有王法了!”

    “中信!”张延龄望着明中信,叫道。

    “你!”望着一脸平静的明中信,护卫们居然向后退缩几步。

    “怎么,我这个文弱书生你们也怕吗?”明中信讥笑道。

    护卫们满脸的通红,心下无比羞愧,自己这么多人居然被一个文弱书生吓成这样,真是丢脸啊!

    “上,拿下他!”护卫中有人吩咐道。

    “是!”护卫们小心翼翼上前,就待抓捕明中信。

    旁边张延龄气急败坏地望着护卫,再看看大厅,显然,希望大厅中有人能够阻止这场冲突。

    明中信嘴角闪过一丝讥笑,看来,今日不动点真格的,那厅中的贵客是不会出手的!那今日就让我来个大闹寿宁候府吧!

    一时间,双方剑拔弩张,冲突即将爆发。

    “行了,这般纷乱,成何体统!停手吧!”寿宁候的声音响起。

    张延龄望向大厅,却只见,寿宁候正站在大厅门口,满面不悦地望着护卫们。

    护卫们却不理会,只是恶狠狠望向明中信,显然,寿宁候的吩咐对他们根本无用。

    寿宁候老脸些通红,未曾想在自己府中,自己的话居然没人听,不过看看这些护卫,心中叹息,唉,毕竟不是自己府中之人啊,人家不听也份属应当。

    但是,心中的不舒服却是被无限放大了,恨屋及乌,不由得,目光狠狠瞪向了躺倒在地的李廷真。

    这小子,刚才自家兄弟的话就不听,现在他的手下居然也不听自己的,真真是可恶!现在被无声无息放倒了,生死不知,真真是活该!

    “娘娘有旨,召御医为李统领疗病,一应人等不得喧哗,退下吧!”就在此时,一个女子出现在了大厅门口,轻启朱唇。

    “娘娘!”明中信一听,脸上浮现了一丝笑意,看来,还真是那位!

    “诺!”护卫们躬声应是!恶狠狠瞪了明中信一眼,架起李廷真退出了小院。

    明中信自是不以为意,反而转身随他们向院外退去。

    “中信!”张延龄叫道。

    明中信头也不回,冲张延龄一摆手,走向院外。

    寿宁候却若有所思地望着明中信的背影,并不留客。

    “哎,那位书生!站住!”女子冲明中信喊道。

    然而,明中信根本不予理会,缓缓前行。

    女子气得脸色通红,娇嗔道,“明中信,站住!”

    这下,明中信缓缓停下了脚步。

    女子脸色稍缓,口中喃喃自语,冷哼一声道,“还算你识相,否则,哼!”

    却见明中信根本未曾转身,口中冷冷道,“怎么,姑娘有何指教?”

    “你?”女子做梦都未曾想到,明中信居然会如此高傲,连回身都不回,气急之下,居然说不出话来。

    寿宁候却是眼中含笑地看看女子,心中暗道,“这下,你可碰到铁板了吧!一天到晚趾高气扬地,该!”

    “如果姑娘没什么吩咐,那明某就告辞了!”说着,明中信就迈步向院外走去。

    “站住!”女子气得小脸通红,厉声喝道。

    明中信再次停步,静候女子说话。

    “娘娘有旨,明中信进见!”女子平复一下心情,出口道。

    “请姑娘回禀娘娘,今日明中信身体受了惊吓,怕行为失拒,惊扰了娘娘,改日再行进见!”明中信终于回过身来,但却是躬身推辞道。

    “啊!”这下,不只是女子震惊了,旁边的寿宁候兄弟二人也是震惊无比。

    明中信居然出言推辞皇后娘娘的召见?还改日再见?你当娘娘是你说见就见的?这家伙,真是胆大包天啊!

    好容易将那李廷真之事摆平,这明中信居然如此任性,拒绝皇后娘娘的召见,这是怎么话说的!

    看看明中信面无表情的脸色,寿宁候与张延龄心中咯噔一下,难道,明中信心中还有气?所以抵触进见皇后?

    一旁,那位女子怔在当场,一时间竟然手足无措。她可从未见过这般样人!娘娘的召见居然也敢推辞!他就不怕被砍头吗?

    寿宁候最先反应过来,冲张延龄一施眼色。

    张延龄愕然地看看寿宁候,寿宁候再次做个劝阻的手势,张延龄才反应过来。

    张延龄上前拦住了明中信,悄声道,“中信啊,你要三思啊!今日你还是见见吧,出了这种事,那李廷真醒来,绝不会善罢干休,如果皇后娘娘说句话,这事也就揭过去了!”

    明中信嘴角一撇,反问道,“张兄,你觉得,我是怕事的人吗?”

    “好,好,你不是怕事之人。就当给哥哥一个面子,见见皇后娘娘如何?”张延龄一见,知晓明中信还有气,连忙改口道。

    “张兄,你说说,为何皇后娘娘要见我这个平民百姓?”明中信正色道。

    “这?”张延龄有些为难地看着明中信,显然,此事绝对是难启齿之事。

    “好,我不为难张兄,那张兄也不要为难我了!告辞!”明中信痛快地转身,就待离去。

    “中信!”张延龄一把抓住明中信。

    “嗯!”明中信偏头望着张延龄。

    “唉!”张延龄摇头叹息一声,“我无法明确告诉你皇后娘的目的,但是,我可以告诉你,皇后娘娘绝无恶意,只是有些事想要向你了解。这下,你可以留下了吗?”

    明中信紧紧盯着张延龄的眼睛,看了半晌,终于,缓缓点头同意。

    张延龄欣慰地拉起明中信的手就向大厅走去。

    女子一见明中信回身,趾高气扬的神色瞬间恢复,居高临下地望着明中信,“你不是身受惊吓,无法进见吗?为何回来?”

    旁边的寿宁候与张延龄瞬间脸色变了,这小贱人,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这不是刺激明中信吗?我们好容易劝回来,你居然还要气他?二人的目光恶狠狠瞪了女子一眼,心怀忐忑地望向明中信,深怕明中信挥袖而去。

    “姑娘,你三番两次阻止我进见娘娘,是何居心?难道,你”明中信戏谑地望着女子,一脸的玩味。

    明中信话中的潜台词异常清晰,就是说这女子是自作主张,不想让明中信进见皇后。而寿宁候兄弟二人也是一脸的疑惑,是啊,这女子为何一直以来都是一副趾高气扬的神情,平时倒也罢了,但现在是皇后娘娘要召见明中信,她这番做作究竟是何用意,难道真的是想阻止明中信?

    二人疑惑的表情落在女子眼中,女子心下咯噔一下,坏了!

    “你!”女子心中一阵慌乱,转头看了厅内一眼,深怕皇后娘娘被这明中信挑拨,对她心生芥蒂,说到底,她也只是一个女官,是为皇后娘娘服务的,她的生死被皇后娘娘掌握,如果娘娘先入为主,认为她是自作主张,在其中有小心思,只怕自己的下场会惨不忍睹。

    随即,女子怨毒地望向明中信,这家伙,这番做作只怕是别有用心,想要将自己推下深潭,其心可诛啊!

    明中信对此,却是无所谓,毕竟自己与她的相处也只是这一次,一个身处宫中,一个身处朝野,相见一次绝对不容易,就算有恩怨又如何?于是,他只是静静地望着女子,看她选择是敌是友。

    “明中信,娘娘召见,但你必须接受检查,还请抬手。”女子一咬银牙,缓缓道。

    寿宁候见明中信脸色有些不愉,连忙解释道,“中信,这位乃是娘娘身边女官,职责所在。而且,接受检查是外臣进见娘娘的必备手续,还请中信谅解。”

    他的意思就是,并非女子为难于他,这只是正常手续。

    明中信一皱眉,之前那李廷真也是这般,要检查自己,本不想受此侮辱,所以他才想要离去,大不了不见这位贵客吗?如今知晓是皇后娘娘,心中理解,人家乃是履行职责,但心中依旧不舒服,毕竟前世今生自己没有受过这般待遇。

    如今这小姑娘居然也要来搜查,还是这般,那之前的坚持又有何意义呢?

    这并非明中信矫情,而是明中信前世今生都未曾进见过大人物,如今这般有侮辱性质的检查,还是由自己不待见的人来检查,过不了自己心中的那道槛啊!

    女子眼中闪过一丝得意,小样,你再牛,终究还是得接受咱的检查吧!让你神气!

    待女子想要上前检查,但看看明中信的神情,心中依旧有些踌躇,不敢上前,她深怕明中信再出什么幺蛾子,给她难堪。

    旁边的寿宁候与张延龄也是无法,毕竟这是规矩,破坏不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