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章 娘娘探底-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五百六十章 娘娘探底

    终于,明中信目光趋于坚定,不见也罢!

    明中信环视一周,满含歉意地望了寿宁候与张延龄一眼,冲寿宁候一抱拳,就待告辞。

    却在此时,厅内传来一阵温和的话语。

    “罢了,让明哥儿进来吧!”

    寿宁候与张延龄一下松了口气,面上浮现出笑容。

    明中信也是一怔,这位居然让自己进去

    那位女子更是一愣,这不合规矩啊!看看明中信,无奈地闪过一旁,冲明中信做个请的手势。

    “走吧!”张延龄可不管那,上前一把抓着明中信就往厅里拉,好容易同意了,别又被这明中信跑了。

    明中信回过神来,笑笑,任由张延龄拉着自己踏入大厅。

    明中信踏入大厅,却只见主位上端坐着一位贵妇,只见她肤如凝脂,颈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娥眉,双目之中映射出探寻的光芒,投向明中信。

    明中信上前,不卑不亢,一拱手,“见过贵人!”

    “大胆,皇后娘娘当前,你还不跪下请安!”身后跟进来的女子大声喝道。

    明中信嘁然一笑,并不答话。

    “皇后娘娘,中信自幼居于陵县,不懂礼数,还望见谅!”张延龄连忙上前解释开脱。

    “罢了,罢了,如今不是宫内,咱们就按自己人的礼数来就可以了!”主位贵妇巧笑盈盈一摆手,和气道。

    明中信一听,微然一笑,悄然间撇了女子一眼。

    女子恶狠狠瞪了他一眼,上前立到皇后身后。

    “好,就依姐姐!”张延龄立刻顺杆往上爬。

    明中信一听,心下明白,这位正是弘治帝唯一的爱妻,张皇后,也就是寿宁候与建昌伯的姐姐。

    这位张皇后,河北兴济人,父为国子监生张峦,母金氏。成化二十三年二月,张氏选立为太子妃十月,立为皇后。孝宗笃爱皇后,不立妃嫔,帝后宫中同起居,如民间伉俪。孝宗以皇后故,颇为优待外戚,追封岳父张峦为昌国公,封妻弟张鹤龄为寿宁侯、张延龄为建昌伯。

    “明哥儿,坐!”张皇后上上下下打量一番明中信,笑道。

    “是!”女子不情不愿地上前为明中信搬张椅子。

    “谢贵人!”明中信一施礼谢过坐下。

    此时的寿宁候与张延龄纷纷落座。

    “明哥儿,听说,现在的名轩阁是你在打理”张皇后冲明中信问道。

    “不错,承蒙候爷与伯爷看重,中信小尽绵薄之力。而且,正是二位对中信的帮衬,中信才能在京师站稳脚跟!”明中信欠身回道。

    “哦,那哀家在此替弟弟们先行谢过明哥儿的帮衬。”张皇后冲明中信道。

    “不敢!实乃是候爷与伯爷在帮衬我,明某不敢居功。”

    “确实,中信帮了我们不少忙!”寿宁候笑着对张皇后道。

    “那你们怎么不好好对待明哥儿呢”张皇后嗔怪道。

    “这您可冤枉我们了,我们现在对中信可是有求必应啊!”张延龄在旁搞怪道。

    “你呀!就知道说大话!”张皇后宠溺地望着张延龄,用手点点他。

    “不信您问中信啊”张延龄一脸的不服气。

    “不错,两位国舅对明某确实是照顾有加,明某深深感谢啊!”明中信表态道。

    “看,是不是!中信说的您总信了吧!”张延龄望着张皇后,一脸的得意。

    “唉,人家是客气,你还当真了!”张皇后嗔怪地瞅了他一眼。

    “这是真的嘛!”张延龄一脸的不服气。

    寿宁候在旁不说话,让自己的弟弟在那儿插科打诨。

    还别说,经过张延龄这一番撒娇卖荫,气氛不再如之前般凝重。

    明中信目光闪烁,望着张皇后心中讶异,怪不得这位在后宫之中如此得势,还令弘治帝独宠一人。

    这般调节气氛的本事可真的是炉火纯青啊!

    要知道,之前因为那李廷真、女官与自己的冲突,令得自己心中有所芥蒂,如今这张皇后有心调节之下,带着张延龄一阵插科打诨,轻描淡写之间,就把之前尴尬的气氛一扫而光。

    厉害啊!不愧为六宫之主啊!

    “好了,这些咱们就不用争执了!反正是人家明哥儿一番帮衬,你们才有如今的清闲啊!”张皇后盖棺定论道。

    “姐姐说得是!”寿宁候在旁应道。

    这次,张延龄倒没有再争,只是笑笑看看明中信。

    明中信也不再谦逊,只是低头在那儿倾听。

    “明哥儿,你在京师有什么要办的,尽管向我这两位弟弟提,如果他们无法办到,还有哀家呢!”张皇后冲明中信道。

    “谢娘娘!”明中信连忙致谢,这句话可重了,要知晓,人家可是一国之母,居然如此放话,这份人情可就大了!他也唯有应承。

    “明哥儿,这些可是你所作?”张皇后从旁边拿过几本小册子,递给女官。

    女官双手捧着册子,来到明中信面前,递给他。

    明中信有些不解地看看张皇后,再看向女官手中的册子。

    咦,最上面一本册子居然是他来到京师之后,有人爆料的那些内容书册。

    再翻看一下,咦,居然是他在陵县、济南府作的一些诗词,居然还有自己所作的科举试题,以及自家书坊出的那些科举应试技巧。

    明中信猛然抬头望向张皇后。

    “明哥儿,哀家并不是想如何,只是想看看你的才学!这些是否尽皆是你所作?”张皇后笑道。

    “不敢,正是明某所作!”明中信稍一皱眉,坦然道。

    “好,那哀家就放心了!”张皇后意味不明地看看明中信,笑着点点头。

    明中信有些不解,这位张皇后这是要干什么,只是确认这些是自己所作就可以了吗?

    “对了,听说,明哥儿的明家学堂中还设了武堂?”张皇后感兴趣地问道。

    “是!”明中信回道。

    “还听说,明哥儿武堂中的学员这次要参加武举,不知是真是假?”张皇后如同好奇宝宝般一个问题接着一个问题地问。

    “正是,明某也是想让这些学员搏个前程,毕竟,学得文武艺,卖与帝王家嘛!”明中信毫不讳言道。

    “好,好一个学得文武艺,卖与帝王家!”张皇后目光闪烁,击掌叫好。

    “娘娘见笑了!”明中信脸色微微有些红意。

    “不,说得好,说得好!”张皇后击节叫好,“学得文武艺,卖与帝王家,这是至高愿望啊!”

    “娘娘谬赞了!”明中信拱手道。

    “我听鹤龄说,你的学员居然击败了宣武镇的将军?不知是真是假?”张皇后目不转睛地望着明中信。

    显然,她有些不相信,只是学堂的学员,居然能够将上过战阵的将军击败,这有些玄幻啊!她得确认一番。

    “候爷说差了,实际上,是那些将军手下留情,令学员们占了些小便宜,明某可不敢败坏人家将军的声誉。”明中信连忙解释道。

    “这也就是说,学员们确实在将军手下讨了便宜?”张皇后瞪大眼睛望着明中信。

    “侥幸侥幸!”明中信连连摆手。

    “是这样啊!”张皇后目光迷离,有些恍惚,继而看向寿宁候与张延龄。

    寿宁候兄弟点头认可。

    “好,好!”张皇后连连叫好,随即问道,“不过,明哥儿啊!听说,你是武堂的教习啊!学员们的武艺尽皆是你所教吗?”

    “这?”明中信有些出乎意料,为何这张皇后对武堂这些信息感兴趣呢?不合常理啊!论说,她应该关心儒堂之事啊,为何对这武堂之事如此有兴趣?

    “中信,你照实说就好!”张延龄忍不住在旁提醒道。

    张皇后与寿宁候隐讳地瞪了张延龄一眼。

    张延龄连忙低头,不敢再说话。

    “不瞒娘娘,确实,明某是武堂教习,而且,学员们的武艺确实是明某所教。”明中信心中疑惑,在他的神识当中,这一切小动作自是看在眼中。这几人究竟是什么意思?今日为何如此怪异?就连张延龄也是怪怪的,难道有自己不知晓的事?

    “那就好,那就好!”张皇后出了口气,眼中闪过一丝欣慰,好似极其满意,心中有事情放了下来。

    好什么?为什么好?明中信的疑惑越来越多。

    但是张氏姐弟根本就不解释,他也无从猜起。

    张皇后看看厅外的天色,转头看向明中信。

    “好,今日劳累明哥儿来见哀家,辛苦了!”

    “不敢,不敢!能够进见皇后娘娘,是明某的荣幸!”明中信连忙表态。

    哼!那位女官不由得嗤之以鼻,你荣幸还那么矫情,几次三番要离去?真真是口蜜腹剑之辈!虚伪!

    “好,哀家也得回宫了!”张皇后看着明中信,满意地点点头,说着,就站起身形往外行去。

    女官连忙跟随伺候。

    “娘娘,不如就在此用午膳吧?”寿宁候连忙站起,向张皇后道。

    张延龄与明中信连忙站起,在旁躬候。

    “不了,陛下还在等我,说是今日有事相商!”张皇后摇头否决。

    寿宁候一听也就不再相劝。

    “对了,明哥儿啊!”张皇后好似想起什么,停在明中信身前。

    “娘娘有事尽管吩咐!”明中信连忙躬身应道。

    “刚才李统领也是履行职责,就是有些急躁,令明哥儿受惊了!你切不可放在心上啊!”

    “中信不敢!”明中信连忙表态。

    不敢?你比谁都敢!女官望着明中信,心中暗暗吐槽。

    “那就好!听说明哥儿医术惊人,刚才李统领临时犯病,依明哥儿看,李统领这是得了什么急症?”张皇后望着明中信问道。

    “这?”明中信眉头一皱,张皇后这是猜到是自己下的手脚,想让自己为李廷真治疗啊!如果自己现在为其治疗,岂不是不打自招!而且,如果治好李廷真,只怕那家伙今后会找自己麻烦,现在自己在京师立足未稳,岂不是又树下一个强敌,这可不符合自己的利益啊!

    本来,他准备让其晕厥一日自会醒转,但却会有后遗症,今后只要运功动手就会令其经脉有所损伤,长此以晚,不出两月,全身功力就会尽数丧失,自己也算解决了一个隐患。

    但人家张皇后如此说,也就是将李廷真此番作为定性了,就是犯病了,与自己无关,给了自己台阶下,如果自己不识好歹,好像也是不好吧!

    “李统领那儿,哀家会与他说的,是明哥儿治了子他,想必,以且他会感激明哥儿的。”张皇后继续道。

    这下,明中信不再犹豫了,人家张皇后已经如此说了,也就是说,后续的恩怨她为自己解决,李廷真今后不会找自己麻烦的!后顾之忧也就解决了。

    罢了,就给张皇后一个面子吧!

    “启禀娘娘,依中信看,李统领是急气攻心,引发脑疾,晕厥过去,并无大碍,只需服食一剂药汤,即可痊愈,不过,现在娘娘要回宫,也来不及了。”

    “这?”张皇后凤眉一皱,有些不悦。

    自己都如此给这明中信台阶下了,他居然如此不识好歹!

    “不过,明某还有一粒丹药有些攻效,回去让李统领服食,自可痊愈。”明中信当然看到了张皇后的怒意,但却不以为意地缓缓道。

    听到此,张皇后不由得撇了明中信一眼,这家伙,你说话能不能不大喘气,一口气说完,让自己差点误会!

    “行!”张皇后哼出一个字。

    明中信此时已经从袖中取出了一个瓷瓶,递给女官,并嘱咐道,“回去之后,以温水服下,半个时辰之内就会醒转!”

    哼!女官接过瓷瓶冷哼一声,转头随张皇后而去。

    几人来到演武场,却见演武场中,停着几辆马车,护卫们团团围着马车,保护得密不透风,女官搀扶张皇后上了马车,车夫驾车而去。

    张皇后欣开车上小窗帘,冲寿宁候等人摆摆手。

    寿宁候、张延龄、明中信等躬身为礼。

    随后的护卫们恶狠狠瞪了明中信一眼,催马而去。

    明中信笑笑,不以为意,再瞪也瞪不下自己一根毫毛,何必与他们置气。

    寿宁候、张延龄、明中信目送张皇后大队人马而去。

    “候爷,娘娘此来究竟是何用意?”明中信一见人家已经走了,连忙向寿宁候兄弟寻求解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