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二章 家乡来信-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五百六十二章 家乡来信

    “从所了解的各方面情况显示,这明中信确实是陆先生的亲传弟子。”弘治点点头。

    “从各种表现上看来,确实像是。”张皇后思索着道,“而且我问过鹤龄与延龄了,自从他们相识之后,这明中信的手段可谓是层出不穷,比之当年陆先生的手段更加繁多,会不会是当年陆先生根本就未曾将自己的本事尽数展露”

    “嗯,也有可能!”弘治点点头,叹息道,“毕竟当年是咱们将人家逼走的,根本就未曾给予陆先生展露的机会啊!”

    作为当年的见证者,张皇后也是满脸的遗憾,但看到弘治如此内疚,劝慰道,“陛下,毕竟当年你也是迫不得已,这不现在明中信来到京师,也算是陆先生给了咱们补偿的机会了。大不了,找机会多多提拔一下那明中信就行了,想必陆先生听说后,也会原谅咱们的!”

    “我倒是不担心陆先生,毕竟,如今既然他让明中信前来京师生,还带着信物,只怕当年之事已经在心中放下了。我担心的是,从各种迹象表明,这明中信可不是省油的灯,如果知晓自己的恩师当年受了那般的不公正待遇,会不会泛起报复的心思呢”弘治眉头紧皱,忧虑道。

    “确实,那明中信还真不是省油的灯。”张皇后深以为然地点点头。

    “咦,你如何得知”弘治一阵惊讶地望着张皇后。

    张皇后将此次见面的前因后果一一述说。

    “什么就因为李廷真想要搜身,他就转身而去”弘治有些难以置信。

    “不错,而且,这明中信也不知用了何种手段,居然令得那李廷真没有近身就晕厥,事后,臣妾问了几个护卫,他们也未曾看出来,而且经过检查,根本就发现不了李廷真究竟为何晕厥!”

    “是吗”弘治看着张皇后,皱眉不已,“看来,这明中信的手段还真是神鬼莫测啊!对了,那李廷真现在可还好”

    “臣妾已经许诺那明中信,今后李廷真不会找他的麻烦,而且,他也已经给了丹药,李廷真应该无大碍!我已经让樱雪去为其服下,看看效果再说!”

    “不行,来人!”弘治一听,摇摇头,转头喝道。

    “诺!”从大殿外进来一人。

    “去,立刻通知樱雪,先不要给李统领服药,再召陈准、牟斌去查探李统领究竟中了何种手段。”

    “诺!”来人应是之后,迅速转身而去。

    “陛下,用得着如此大张旗鼓吗”张皇后有些不解地望着弘治。

    “无论如何,必须了解明中信的手段,毕竟,他与我们家那位可是相交甚厚,多了解一些没坏处的!”弘治笑笑。

    一提那位,张皇后满脸的温柔,不自禁笑靥如花。

    “对了,你觉得照儿可以跟他相处吗”弘治问道。

    “这”张皇后低头思索半晌,抬头道,“依照目前来看,应该可以,而且听鹤龄与延龄说,这明中信对照儿极其照顾,甚至可以称得上宠溺。如果相处,应该不是什么坏事”

    “是吗”弘治不置可否。

    “怎么陛下还有疑虑”作为同床共枕多年的夫妻,张皇后一见之下,就知晓弘治还是有些顾虑。

    “唉!”弘治长叹一声,看一眼张皇后,眼中带着一丝苦涩。

    “陛下还请宽心,如果那明中信真的对咱们有戒心,绝不会如此明目张胆地与照儿来往,还如此表现。”

    “你可不知道,那小子有多精,我就怕陆先生已经将所学尽数教授与他,那咱们可探不出他的底啊!你不见他来京师这段时间,将多少人玩弄于股掌之间!”弘治摇头叹道。

    “无妨,在绝对的实力面前,想必那些谋算根本就起不到多大作用,陛下还是太过关心了!”张皇后微微一笑,宽慰道。

    弘治眼前一亮,是啊,这京师可是咱的地盘,岂能容他一个小小的读书人搅风搅雨!

    “还是皇后想得通透!”弘治冲张皇后笑道。

    “陛下只是关心则乱罢了!”张皇后笑道。

    “好了,不管如何,这小子得好好让人看着,要不然,谁知道还能出什么幺蛾子!”

    “陛下说的是,相信他就算是孙猴子也逃脱不了您这位如来的手掌心!”

    弘治笑笑,不再纠结这个话题。

    “好了,来说说鹤龄、延龄对这明中信的一些接触之事。”

    张皇后笑笑,开口将从寿宁候二人口中的明中信各项事宜一一道来。

    一说一听,时间慢慢流逝。

    而就在弘治与张皇后相谈相商之时,京师的各大府邸纷纷动了起来,毕竟,一国之母去见一位布衣,这个消息可是太劲爆了。

    相应的,明中信的知名度更上一层楼,令得这些达官显贵们愁眉不展,这明中信可是太能折腾了,居然连皇后娘娘都惊动了,但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

    除了弘治、张皇后、寿宁候、张延龄,就连明中信这个当事人都不知晓究竟发生了何事,更别提他们了!除了李东阳、刘大夏、武定候、郭勋这几位当事人隐隐猜到之外,全京师只怕还真心没几个人知晓张皇后的用意。

    但这都不妨碍,明中信在他们心中的地位再次攀升。

    于是,明里暗里,明宅附近的探查人员更加多了起来。

    明中信、兰馨儿、李玉终于回到了明宅大门处。

    “中信!”明中远满面笑容地迎上前来。

    “咦,族兄,这是有什么好事啊?”明中信一见之下,心中一动,急忙问道。

    “你猜!”明中远冲着明中信一脸神秘。

    “还是先来见见馨儿吧!”明中信却不接这茬,拉过兰馨儿解释道。

    “什么?这是馨儿?”明中远望着这个一身男装的杏眼男子傻眼了。

    “馨儿见过兄长!”兰馨儿上前就是一个万福礼。

    明中远望着眼前诡异的万福礼,咋那么别扭呢?

    “行了,走吧,咱们进府!”未等明中远回礼,明中信一拉兰馨儿,也不理明中远直奔府内。

    明中远望着明中信的背影,一阵气急,本来自己想要显摆显摆,未曾想,人家明中信根本就不接这茬,唉,这个猴精啊!

    唉,对了,得告诉他啊!明中远也顾不上再去拿捏,连忙追赶上明中信一行。

    “中信啊!好消息!好消息!”明中远望着明中信,想要从他脸上看出一丝好奇。

    然而,对于明中信这只小狐狸来说,明中远道行还是有些浅了,人家根本就不理这茬,只是带着兰馨儿为她一一解释明宅的布局结构。

    “馨儿,这是前院!”

    “馨儿,这是大厅!”

    “馨儿,后面是住宿之所!”

    “馨儿,再后面是演武厅!”

    “中信,老家来信了!”最后,明中远见再装神秘已经没戏,只好将好消息说出。

    “真的?”未等明中信问话,兰馨儿已经兴奋地叫了起来。

    对于这位未来的家主夫人,明中远还是很喜爱的,毕竟,兰馨儿经常去陵县明府,知书识理,甚得明家上下欢心。

    “是啊,馨儿,老夫人来信了。”

    “姑奶奶如何说?”兰馨儿追问道。

    旁边的明中信一听是老夫人来信,眼中闪过一丝光芒,盯向明中远。

    “这,我没看。”明中远不好意思地挠挠头,看看兰馨儿摇头道。

    兰馨儿见明中远撇向明中信的眼神,心下了然,毕竟,信是给明中信的,明中远岂能先看?冲明中远笑笑,不再说话。

    明中远从怀中取出一封信,递给明中信。

    明中信接过书信的一瞬间,手居然颤抖了一下,显然,他的心中并非面上表现的那般镇定。

    明中信低头看向手中的书信,却见封面写着几个大字,信儿亲启。

    不自觉地,明中信眼中泪花闪现。

    “还有,福伯来信,说是他们已经到了天津卫,不日就会来到京师。”明中远见此,不想看明中信失态,继续爆料道。

    “真的?”明中信这下不淡定了,抬头望向明中远。

    “不错,这不,福伯已经在信中说了。”明中远见明中信破功,心中暗暗得瑟,小样,这下还不中招!

    说着,明中远从怀中又取出一封信。

    明中信一把抢过书信,翻开一看,哦,还真是福伯的笔迹!

    “启禀少爷,我等已经到达天津卫,大家一切安好,在天津卫先行整顿一番,不日就会到达京师!”

    倒也简明扼要!明中信一脸喜色,是啊,如今他什么都不缺,只是缺些人手,福伯一来,相信孙副宗主他们也应该随同前来了,这又是一大批人手啊!真是雪中送炭啊!给力!

    “族兄,速派人前去码头等候,福伯他们一来,马上回报,咱们去迎接他们!”

    “是!”明中远兴奋地应是而去。

    “李大哥,你先带兰家妹妹在大厅饮茶等候,我去去就来!”明中信吩咐完,冲兰馨儿点点头,拿着信件就往后宅走去。

    兰馨儿理解地看看明中信,随李玉前去大厅等候。

    却说明中信来到后宅,激动不已地打开大母的书信。

    信儿悉,近日身体可还无恙,出门在外,一应诸事希望你小心行事,切不可大意。来信已经收到,知晓你一切事物顺利,我心甚慰。

    接下来,就是一通嘱咐,字里行间显露了大母对他的思念与关切。

    明中信心神激荡,这世所仅存的血脉亲人的谆谆教诲,字里行间洋溢着大母对他的深情慈爱,令他不能自已。

    明中信稍缓心神,继续观看。

    大母已经将你赴京之事告知兰家上下,也获得了兰家上下的同意,可以延迟婚礼。但却未曾想馨儿居然留信北上,兰家老祖宗已经派人前去京师寻找。但你也要切记,专心寻找于她,不得让她受到半分损伤,切记切记!

    另,找到之后劝其回归家园,如果实在不听,你可将其留在身边,静待兰家来人。但这一切必须保密,否则,馨儿女儿家的贞洁清白会被玷污,谨记,谨记!

    家中一切安好,不用惦念,只管在外建功立业,大母盼望你的好消息早日来到!

    接下来,又一番叮咛嘱咐。

    话虽啰嗦,但明中信看着这话语心中温暖,前世今生这来自亲人的唠叨他还真心未曾体验,如今看来,真是暖心的良药啊!午夜梦回的孤独与寂寞被这话语温暖得一扫而空。

    明中信一遍遍看,一遍遍念,总也没个够。

    良久,良久,时间流逝。

    “中信,该用膳了!”门外传来了明中远的呼声。

    明中信抬眼望向窗外,咦,天光居然已经黯淡下来。

    明中信收好信件,起步来到门外,与明中远来到了餐厅。

    此时的李玉与兰馨儿早已入座,显然,是在等他。

    却见兰馨儿依旧是一别男子装扮。

    明中信一皱眉,“馨儿,你难道没拿包袱吗?”

    对啊!兰馨儿一拍脑袋,“我去换女装!”

    说着,兰馨儿站起身形就向外走。

    明中信待要叫住,却见兰馨儿返身走了回来。

    “明哥哥,我去哪换去呀?”

    明中信有些好笑地望着她,这个傻丫头!

    “好了,先坐下,你先看看大母的信!”说着明中信取出书信递给兰馨儿。

    “这好吗?”兰馨儿望着信件,有些为难地看看明中信。

    明中信一见,心中明了,这丫头以为这信是写给自己的,“行了,看看吧,大母信中提到了你!”

    “提到了我?”兰馨儿心下一惊,言词闪烁、心虚地看看明中信,小心翼翼问道,“说我什么了?”

    明中信看着兰鏧儿这副小心翼翼的样子一阵好笑,“大母什么都告诉我了!也有嘱咐你的,你先看吧!”

    兰馨儿一听,面色一白,心中暗道,坏了,难道姑奶奶让明哥哥将自己送回去?一想之下,心惊胆颤,连忙拿起书信看了起来。

    走马观花地看完之后,兰馨儿拍着酥胸一阵自我安慰。

    哦!还好,还好,没有让送自己回去!

    随即,可怜兮兮地望着明中信问道,“明哥哥,你不会将我送回去吧!”

    “仔细看看,大母吩咐得很明白的!我会依照执行!”明中信面色一板,冲兰馨儿道。

    兰鏧儿一听,瞬间面色垮了下来!刚才没仔细看,难道大母还有其他吩咐?

    连忙再次垂头细看,一字一句,细细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