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三章 前程往事-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五百六十三章 前程往事

    “明哥哥,真的没有吔!”兰馨儿满面笑容地望着明中信。

    “当然,大母一直以来最心疼你,想想也绝对不会让你难过的!”明中信宠溺地望着兰馨儿。

    “不过,姑奶奶信上还说,等兰家来人,就会将我送回去啊!”兰馨儿面色一垮,可怜兮兮地望着明中信。

    “嗯!确实!”明中信面色一肃点点头。

    “明哥哥,你得为人家做主啊!人家才不想回去济南府呢!”兰馨儿摇着明中信的胳膊,一阵撒娇,“到时,你可得为人家出头啊!”

    “好了,好了,到时一定为你出头!”明中信被摇得一阵心神恍惚,深切感受到了兰馨儿的魅力,不知不觉间做了承诺。

    “好吔,咱们一言为定!”兰馨儿瞬间心情高涨,举起手指,萌萌地望着明中信,一脸期待。

    望着兰馨儿举在眼前的手指,明中信清醒过来,看着兰馨儿那萌萌的表情,一阵无奈。

    唉,美色诱人啊!一时不慎,居然中招了!

    但是,面对这心中惦念的美人,心中一阵无奈,自己怎能忍心拒绝呢也罢,车到山前必有路吧!

    明中信伸出小指,向兰馨儿做出了承诺。

    “拉勾上吊,一百年不许变!”兰馨儿一本正经地与明中信立下了诺言。

    望着兰馨儿欢天喜地的表情,明中信心中一阵满足。

    自己的承诺换来了兰馨儿的喜悦高兴,很值了!明中信心中一阵满足。

    “行了,馨儿,事已至此,咱们就不用再行探讨了,你安心在此呆着,我保证,一定会令你与大母为我庆幸,为我骄傲的!”

    “我想念,明哥哥是这世间最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兰馨儿满眼崇拜地望着明中信。

    明中信笑意盎然地望着兰馨儿,这,就是他将要厮守一生的伴侣,也是他今生唯二的牵拌!

    “行了,你去歇息吧!”明中信嘱咐道道。

    兰馨儿温柔地应承道。

    “我会让人将膳食送去,你先沐浴一番!”明中信温柔地嘱咐道。

    “就听明哥哥的!”兰馨儿应声而去。

    “族兄,一应事宜麻烦你去准备吧!我还得看着这些小家伙,切不可让孙副宗主感觉怠慢!”

    明中远点头应是,毕竟,已经来了京师这么些时日,明中信交往的人员结构太过庞大,身份也太过尊贵,他自是总结出了一套接标准,虽然都是自家人,但他也不想让人看轻,自是用京师的标准对待。

    明中信笑笑,他相信,族兄绝不会让他有所失,只能让他有所得。

    是夜,明中信踏踏实实安心休息,毕竟,有位美人来千里寻芳,他自是心情异常愉悦。

    然而,梦境却远不如现实般美好!

    梦境中,视觉转回明月山峰顶!

    轰隆隆!

    当第一重天劫降临之时!

    一道乳白色霹雳直直劈了下来!

    乳白色霹雳的目标,正是一面金色阵法光罩!

    轰,一声巨响,光罩未有一丝颤动!

    轰隆,两道乳白色霹雳下界,光罩仍旧未有颤动!

    轰隆隆,四道乳白色霹雳下界,光罩依旧挡了下来!

    八道,十六道,三十二道,六十四道霹雳一道道成倍上涨着往下劈,一如既往,光罩未有丝毫颤动!

    天空中劫云散去!

    第一重天劫完败!

    “哈哈哈哈哈,任你暴风骤雨,我自岿然不动,真当我这天下防护第一的法宝---七彩烟罗罩是吃素的!”劫云下的身影发出了嘲笑声。

    然而天劫并非只有一重!

    天空中,劫云再次显现,金色的霹雳更显粗壮,威力更加强悍,一道道接二连三直劈而下,光罩仍旧挺立!

    终于,霹雳停止,劫云再次隐去。

    天空中的劫云一次又一次地汇聚、集中。

    天空中劫云也由紫金色转为暗金色、墨金色,轮番转换。

    “终于第五重了!”劫雷下的身影望着天空长出一口气。

    来了,来了!

    第五重劫雷破空而下!

    七彩烟罗罩依旧在发出七色光芒!

    依旧无视劫雷!

    依旧立而不动!

    第五重劫云即将散去!

    却只见天空突然出现一道黑色裂缝,仿佛周围的空间被划破一般,丝丝破碎。

    空间裂缝中电光闪烁,纵横交错,一道道电光逐渐凝聚。

    七彩烟罗罩也在瞬间撤去!

    一道金光直奔裂缝,却原来正是渡劫之人裹挟着无匹的气势直冲裂缝而去!

    “徒儿啊!依你的资质,应该能够修炼到渡劫期巅峰,但你要渡劫的话一定要谨慎再谨慎。”一位白面长须老者嘱咐道。

    “如果渡劫,切记要在天劫第五重时破碎虚空,只有在第五重时破碎才是正途!切记,切记!”白面长须老者继续嘱咐道。

    明中信眼睛圆睁,心头之上,师傅的话语出现在耳际!

    想起这些年来,虽然师傅早已在渡劫之时,飞灰烟灭,但他从未忘记师傅的教诲,必须一直压制渡劫期修为,静候天劫的虚弱节点,而今避无可避,天劫再也无法压制,不得已,他只好主动出击,引来天地异象,要渡过这百余年来从未有人渡过的天劫!

    “我一定要抓住这次机会,破空而去,成仙成圣!早日完成自己的心愿与师傅的夙愿!”

    哗,电光从空间裂缝中闪出,劈向渡劫的身影!

    啪,电光被挡在了护身法罩之外,一阵颤抖后,电光散去!

    空间裂缝就在眼前!

    “明中信”一瞬间激动万分,只要自己扛过之重天劫,终将破空而去!

    冲!

    然而世事岂能尽如人意!

    砰!

    他重重地撞在了一道无形的墙上!

    兹-----兹------

    他全身一阵颤栗,头发直竖而起!

    望着缩小的裂缝,他和身而上,天劫暴劈而出,寒芒闪掣倏然又敛,直劈在了无形之墙上。

    密集如正月花炮也似的金铁撞响,一声声传送开来,然而无形之墙只是散发出一道涟漪,向周围传送而出,未有丝毫损伤。

    天劫之下,他的身影显现而出,却见他手中已握着一柄刀,那是一柄长度只有一尺半的刀,宽度约是一掌,刀锋呈现极其均匀优美的弧线。刀身篆刻着“裂天刃”三个大字,古朴而厚实。周身泛闪着毫无杂色的莹澈青光,看上去,似是半透明的一泓秋水,又似霜凝寒聚的月弧,不用探展,刀身的光波便已时时流动闪烁,看上去,这刀如同活的一般。

    停顿片刻,腰身一俯,腿脚一弹,九十九刀连成九十九条纵横交织的芒雨雷电,狂卷急泄向无形之墙!

    然而依旧被拒于无形之墙外!

    冲!

    劈!

    被拒!

    冲!

    劈!

    被拒!

    望着越来越细、越来越小的空间裂缝,他一阵无力之感涌上心头!

    “攻击之术!攻击之术啊!”

    此时的他无限地渴望强大的攻击之术能够附身,打破无形之墙,破空而去!

    然而

    轰!

    第六重天劫来临!

    宣告了此次破碎虚空失败!

    无耐地望着那丝细小到可以忽略的空间裂缝,他落向地面!

    “天劫五重后破碎虚空的机会渺茫之极,也仅在第十八重之时,才可能出现一丝机会,但这丝机会却从未有人能够抓住!”

    脑海中闪过师父临终时的嘱托。

    看来还得等到第十八重时的机会了!

    七彩烟罗罩再次祭起!

    “不行,我得修炼攻击之法,否则到了第十六重仍旧冲不破无形之墙,岂不是又要攻亏一溃!”

    想及此,又从须弥戒中取出无数晶核布置了守护第一阵法---玄天九宫阵!

    不放心!

    再穿上护体第一宝甲------金刚御器甲!

    还是不放心!

    再在宝甲之上打上几道防守符篆!

    而后,端坐于阵法当中,在须弥戒中一阵寻找!

    找到了!

    裂天九法!天涯大陆第一攻击技法!

    然而与之相匹配的法诀却是霸天傲意诀!

    自从他得到这两样法诀与技法后,却因种种原因,从未修炼!

    如今临时抱佛脚真的能行吗?!

    “不管了!先修炼再说!”

    天空劫雷阵阵、阵法中修行依旧!

    如此这般,终于到了第十七重天劫!

    呼,他长出一口气!

    哎,裂天九法-------破空、炎暴、冰裂、锥刺、乱虚、斩日、灭月、毁地、裂天!他仅修习了前四式技法!

    但法诀才修习到第一重境界!而且还是跳过了基础法诀----傲意连环诀!

    如此无根基的攻击技法是否能够冲破无形之墙,他一点把握都没有!

    那又怎样!

    拼了!

    空间裂缝逐渐扩张!

    撤阵、收罩!

    冲!

    “破空!斩!”

    裂天刃的光华遍布天空,一簇簇、一蓬蓬、一溜溜,或群聚、或单射,斩向无形之墙!

    金铁撞响之声不绝于耳,他的神识也在不断找出金铁之声脆弱之处。

    “有了!”他一脸喜色,终于找到了相对薄弱之处!

    “炎暴!”

    霎时间,红光遍布天空,裂天刃收敛如柱,冲向无形之墙薄弱之处。

    “冰裂!”

    冷森森,莹光闪过,裂天刃继续攻向薄弱之处!

    呼,他长出一口气,一阵疲惫之色现于脸际!

    “遭了,真元迟滞,无法支撑了!”他体内真元警报响起!

    “拼了!”望着无形之墙那逐渐变薄之处,他一瓶瓶丹药扔入口中!

    “锥刺!”

    他体内迟滞的真元再次运转,裂天刃划过一条青森森的虹带,这条虹带由无数刀刃所形成,一片片飞散的晶芒冷电布满天空,形成一根尖锥,直刺向薄弱之处!

    噗!终于裂天刃一阵空虚,无形之墙被破开一个小洞!

    “成败在此一举!”他心中一喜,一咬牙!急速运转真元!

    “锥刺!”

    裂天刃吞吐而出,青光汇聚光焰连串迸射,疾猛冷锐,小洞在逐渐扩大!

    “再来一次,自己就将破空而去。”

    丹药继续入口,真元继续运转!

    然而

    头一晕!

    身形一晃!

    凝聚的真元为之一散,再想凝聚,却已无力!

    却原来精神与体力皆然耗尽!

    再想运用锥刺却已无能为力!

    哎,再加把劲,就将突破,然而却功亏一篑!

    他无限悔恨地望着收拢的空间裂缝!

    十八重天劫来临!

    这也预示着他冲击失败!

    接下来,只能等着天劫临身,灰飞烟灭了!

    他呆滞地望着天空,缓缓落下!

    “完了!”

    自己一生从心中划过!

    他,孤儿,遭遇了灭门之祸,被师傅相救,随后相依为命,师傅一直未敢渡劫,却终究扛不过天命,为了他的渡劫顺利,在寿元耗尽之时,强行渡劫,想为他谋求一丝希望进行渡劫,却因准备不足,天劫之下,死于非命!

    临终强自留下玉简,嘱咐他要渡劫谨慎,但必须去渡,不能如自己般,瞻前顾后,等到寿元即将耗尽之时,才去渡劫,却落得个灰飞烟灭的下场,却无法完成心愿!

    由于,亲眼见到师傅渡劫的惨况,他下定决心一定要渡劫!

    然而天性决定一切!

    他从小就比较孤僻,虽武学天分极好,修行一开始,就出类拔萃!但他从不欺负人,甚至都不与别人动手。

    他是个特别怕死的人,他认为,战斗就有受伤,有战死风险。虽然自己赢面很大,但既然存在失败的可能,他就尽量不动手。

    不赌就能不输,不战斗就不会战死,这个道理被他发挥到了极致。

    不仅是不战斗,他的修行,也始终向着保命的方向发展。他修炼的心法,最为中正平和,养身益性,而修炼的功法,要么是轻功逃命类的,要么是防御类的,几乎没有能用来攻击的。

    即便战友红颜尽皆因为他的优柔寡断而身死,他也未曾改变分毫,只是紧记灭门之仇,一直致力于报此大仇,却忽视了身边的友情爱情,令得诸人失望!但却不思悔改!

    并未曾想到,师傅让他出走江湖进行历炼,本意是为的改变他这种性格。

    但他行走江湖多年,禀承一念,从不惹事,遇事就躲,是出了名的老好人。

    当然,人在江湖走,哪能不挨刀!有些事情不是想躲就能躲开的,总也有些事,有些战斗是逃避不了。

    不过,多次被迫战斗之后,他的名头,也在江湖上传开。

    但这个名头,却让大家无比郁闷!

    因为和他打,最后会郁闷死,永远都维持着平手,打十天十夜都不会有结果。

    因为你也打不死他,他也打不死你。

    于是乎,江湖人没事也都不会去招惹于他。也不知晓,他身负如此血仇。

    虽然,暗地之中,他竭力报仇,而且尽皆是斩草除根,一人不留。故此,虽然血染江山,但却无人可知,最终也只是老天爷知晓,他犯下了如此巨大的血债,故此才给了他如此巨型的天劫,但不只仇家不知,就连江湖中人也是不知。

    多年过去,他在江湖中的传说也仅只是一位功力深厚的超级强者。根本不知他已经在不知不觉之间犯下了如此涛天的罪行。

    但是,歁人、歁友、歁旁人,却无法歁天道,最终,天道在他渡劫之时却摆了他一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