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六章 萧家根底-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五百六十六章 萧家根底

    “明小友啊,究竟是怎么回事”最终,由资格最老、年纪最大的刘大夏问出了大家的疑问。

    一时间,众人尽皆望向明中信。

    “刘老,事情是这样的!”明中信看看刘大夏,开口道。

    明中信一五一十将考场中学员们遇到的事向大家道来。

    “什么”在座众人一阵惊讶,未曾想考场之中居然会出现如此下作之事,真真是可忍孰不可忍!

    一时间,群情激奋。

    “走,去告他们!”

    “对,同去!”

    “咱们告兵部,循私枉法!”

    张延龄居然要去告兵部,真是太逗逼了。

    “张兄,又不是人家兵部让差役们为难的学员!你告什么”明中信望着张延龄心中无奈,这位还真的是纨绔子弟啊!想事情根本不过脑子。

    但大家一致的想法是,找出这些差役,查找出背后的主使。

    “这”张延龄一阵语塞。

    “行了,当前最重要的是,学员们此次策试是否发挥了水平,能否通过”刘大夏一语道破要害。

    “不错!学员们究竟能否通过策试,这是重点!”石文义在旁附和道。

    对啊!学员们的情况究竟如何了明中信可未说明。大家再次将目光投向明中信。

    “好在,有官员帮忙,大部分都没什么问题!”明中信安慰大家道。

    “官员帮忙”众人又是一头雾水,怎么又冒出官员来了

    “在这儿,中信谢过刘老维护!”明中信站起身形冲刘大夏深施一礼。

    什么谢刘大夏,这是什么节奏众人都懵了,望着二人一阵讶异。

    “行了,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你心中有谱没有究竟是何人与你为难”刘大夏也不推辞,但却眉头紧锁,望着明中信,“如果这个隐患不除,只怕武举之后的弓马试还是会出问题!”

    “是啊!虽然我心中有谱,但却不知为何,他居然如此丧心病狂,如此做法?而且,咱们现在太过背动,只能等人家出手,才能化解。”明中信叹道。

    “不行啊,久守必失,必须主动出击啊!”刘大夏望着明中信语重心长道。

    “但我现在对人家的情况一无所知啊!”明中信叹息道,但心中却是一动,对啊,现在自己如同睁眼瞎一般,不如,就设立一个情报部门?

    然而,这是后续之事,现在可是火烧眉毛的时候啊!现在建,已经来不及了。

    “石大哥,张大哥,今次,得麻烦您二位了!”明中信想到此,冲石文义与张采一拱手,拜托道。

    “中信,有话但讲无妨!”石文义一摆手。

    “是,你的事就是我们的事,说吧!一定为你办妥!”张采在旁大包大揽道。

    “好,那就拜托二位大哥派人调查一下叫萧飒的济南府人,看他究竟在京师有何后台,及其所能动用的关系!”明中信也不客气,直接拜托道。

    “萧飒?”石文义与张采对视一眼,眼中出现了深深的忌惮。

    “怎么?二位兄长知晓这萧飒?”明中信一见之下,心中疑惑。

    石文义苦笑一声,“咱们岂能不知!在济南府就与他打过交道。”

    明中信一想,也对,那萧知府就是一府之行政长官,作为他的长子,萧飒被石文义等人熟知,也不为过。但为何他们眼中闪烁着深深的忌惮呢?这明中信却是不解。

    “我知道,明小弟你不清楚这萧飒有何可以忌惮的!”石文义皱着眉头,郑重其事地望着明中信。

    “不就是济南府萧知府的公子吗?有何可忌惮的?”明中信询问道。

    “你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啊!”石文义叹了一声。

    “但是,那萧知府可是已经被免职回京了啊!如果他根深的话,岂能被免职?”

    石文义看看刘大夏,刘大夏点头示意,可以说。

    “其实,萧知府的倒台,里面李阁老的能量起了很大的作用,毕竟,李阁老差点在济南府出事,再加上,科举之时,那萧知府虽未直接驳了李阁老的面子,但他却将鲁子善鲁提学的面子驳了,也就相当于间接与李阁老冲了起来,而此番李阁老以他在济南府的政绩不显,却履次出事为由,罢免了他,谁也无法开口保他,故此,萧家不好驳李阁老的面子,故此没办法出面出力,否则,如果萧家发力,只怕那萧知府此时还在济南府当他的土皇帝呢!”

    明中信看看石文义,再转头望向刘大夏。

    “不错,我与老李头共同发力,才将那萧知府赶下台,就这,也是费了一番手脚的,那萧家确实这次是给了老李头和我的面子,所以未曾出手,也就当是赔罪了,故此,萧知府才下了台!”刘大夏点头肯定道。

    “那这萧家?”明中信一皱眉,望向刘大夏。

    说起这萧家,实乃是根深之至。刘大夏冲石文义一点头,石文义将萧家的来历一一道来。

    这萧家,要说起起源,上可追溯到3000多年前的夏、商时期。据史籍记载,古代赢姓各部族首领伯益是个很能干的人,舜时曾负责掌火为,“烈山泽而焚之”,使禽兽逃匿,开辟了许多农田;又跟随禹跋山涉水疏通河道,救万民于水火。伯益的巨大功绩使他的子孙得到封赏,其中一个叫孟亏被分封至萧地(今安徽省萧县西北),建立了萧国,开垦种植在“萧国”这一区域,并以国为氏,即以萧为姓。萧孟亏乃萧姓第一人,其后代延袭姓萧。

    到殷商时期,萧孟亏的萧国逐渐式微消亡,萧国人流落在外,在附近的沛、丰生存了下来,以萧为姓。随后,萧氏家族向毗邻的楚国领地迁徙居住了下来。

    西汉时期,萧何就是这萧姓后人,因拥立刘邦反秦,并针守关中,将族人迁至汉中,随后,刘邦夺取天下后,将萧姓族人分封迁徙到了咸阳。

    萧何后人势衰,迁徙到了兰陵。东晋时期,兰陵萧氏又迁至丹阳。

    南朝时期,兰陵萧氏登上了政治舞台,迎来了辉煌。先是曲阿萧氏凭借萧文寿成为了刘宋的皇亲国戚,随后,武进萧氏在曲阿萧氏的帮衬和自身的努力之下,迅速崛起,最终称帝,建立南齐和梁政权,登上了权力的巅峰。此时的兰陵萧氏与王、谢、袁等大族并列,成为了四大家族之一。

    但是,如同登上权力巅峰的其他家族一般,争夺权力成为了萧氏的主题,随着梁朝的灭亡,兰陵萧氏皇族,仅剩下昭明太子萧统之子一支。

    随后,萧氏不断向南方其他地区迁移、扩散,逃避战乱。

    随后,在隋唐时期,萧氏又迎来了再一次的辉煌。

    萧氏共出了十一位宰相,有唐一代占十位,一族九世居相位、掌大权的局面确实是古今未有。还与皇室结亲,有驸马数人,官拜九卿、刺史的更是不计其数。

    萧氏向河南地区徙居,促成了萧氏“河南堂”的确立。

    宋代之时,河南堂的名声更是达到了巅峰。

    南宋末年,蒙古人继金人之后又一次入侵中原,强占民田,推行奴隶制。萧氏为躲避战乱再度南逃,进入了湘闽等地。其中,有一支逃到了江西庐陵(今江西吉安)。

    至大明建国之后,在庐陵的萧氏族人居然有三百二十五支之多。

    随后,在大明经营了无数年之后,萧氏族人在全大明各地都蓬勃发展起来。逐渐形成了一个大型的网络,互相勾连。

    而在明成祖永乐皇帝之时,萧时中出世了。

    萧时中,名可复,以字行。号东白。江西庐陵(今江西吉安)人。

    萧时中少年即负大志,与其兄萧时敏互为师友,刻苦学习。永乐六年(1408)乡试以第二名中举。永乐七年(1409)己丑会试第六名。因明成祖朱棣去北京巡狩,至辛卯三月才回京举行廷试,因此,本科也称己丑科。廷试结果,萧时中蟾宫折桂,一举夺魁。

    明成祖永乐九年(1411)为辛卯科状元,授翰林院修撰。萧时中为人温和,言行谨慎,谦虚礼让。居官常忧心国事并勇于进言。曾因灾异发生,陈奏八事,极尽时弊却又措辞委婉,得到成祖嘉纳。永乐十二年(1414)奉命修《五经四书性理大全》等书,后病逝于任上。,著有《曲山三萧遗集》等。

    自此,庐陵萧氏登上了大明的政治舞台,在萧时中的提携之下,经过多年经营,他的同窗故旧门生遍及朝野,虽然并非都是身居要职,但却也形成了一股强大的力量。

    同时,庐陵萧氏还与各地的萧氏宗族多方接触,形成联盟,首望相助,在朝在野形成了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

    截止弘治年间,庐陵萧氏的子弟在朝已经人数众多,而济南府萧知府也仅仅是其中一位。

    在萧氏眼中,宗族才是最大的依仗,这股抱成团的力量不可小觑。

    “平时,这萧氏根本看不出什么,但是,如果他们发力,只怕内阁的各位阁老都得掂量几分。”刘大夏补充道。

    “有这么牛吗?”明中信有些疑惑。

    “就是这么牛!别看人家只是一个宗族,但却是一张大网啊!高层没有人员,但在朝廷各个部门却明暗分布着不知多少人员!”刘大夏点头不已。

    “那这?”明中信有些踌躇,细思片刻,抬头冲石文义道,“那此事就算作罢!”

    “我们说此事,仅只是给你提个醒,并不是害怕!我们是希望,你与那萧飒的恩怨如果能够化解就尽量争取早日化解,毕竟,冤家易解不易结啊!但是,如果你们的仇怨真的无法调和的话,我们自是会站在你这边!”石文义连忙解释道。

    “我也是这个意思!”刘大夏在旁附和道。

    “不瞒您二位,我与那萧飒的恩怨只怕根本无法化解!”明中信苦笑一声。

    “这是为何呢?我记得,你与那萧飒也就仅只是见过几面,怎会无法化解呢?”石文义皱眉道。

    明中信将二人在济南府结怨的前前后后解说一番,“照你们看,我们的恩怨能够化解吗?”

    “这应该不是大事啊!只要你与兰家结亲,那萧飒也就没什么念想,自会化解啊!为何你说无法化解呢?”张采疑惑道。

    “本来,我以为,我已经躲到了京师,根本就不会再见面,这样的话,与他的接触少了,他自会淡忘,未曾想”明中信停顿片刻。

    “未曾想什么?”大家追问道。

    “你们还记得前些时日,市面上流传出来揭露我的那些事情吗?”明中信反问道。

    “你是说?”刘大夏愕然地望着明中信。

    “不对啊!那些小册子,还有谣言与那萧飒根本就毫不相干啊!他为何要那么做?不应该啊!”石文义望着明中信摇头道。

    “我仔细想过,之前,我也不大确实,但是前些时日,我见到了那萧飒,而且我已经试探过他,很确定,就是他!”

    “真的?”石文义问道,“我们锦衣卫也未曾查出来源啊,你只是试探如何能够确定?”

    “我万分确定,就是他!”明中信不容置疑地望着石文义。

    大家从未见过明中信如此认真,看来,他还真的能够确定了。

    “而且,我很确定地告诉大家,本来,我还怀疑那萧飒是否有如此大的能量令得差役们针对学员们,但如今你们说那萧家这般的神通广大,我能够肯定,这一定是那萧飒所为,为的就是恶心我。我还确定,弓马试之时只怕会有无数阴招等着学员们!”明中信补充道。

    “不能吧?”石文义也是有些不确定道。

    “还真有可能!”刘大夏却是点头认可明中法的说法。

    “刘大人,兵部是您的老家,那您能不能想办法,杜绝此事呢?”石文义望着刘大夏拱手道。

    刘大夏苦笑一声,摇头道,“唉,别看我在兵部呆过,其实,我也仅只是能够请动很少的一部分人,如果想要阻止他们的阴招,只怕是很难啊!毕竟,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啊!而且,我也只是对兵部三品以上的人员熟悉了解,对底层的差役,根本就无法尽数掌控,而且,武举二试还有其他非兵部人员,我更是无法一一了解啊!这真的是防不胜防啊!”

    “嗯,不错,有何阴招,根本就无从预防,只能见招拆招了!我会教学员们一些套路,剩下的,就看他们的随机应变能力了!”明中信点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