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七章 策试放榜-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五百六十七章 策试放榜

    “那咱们就将各种情况考虑到,群策群力将能够想到的各种手段教授给学员们,以备不时之需!”石文义点头道。

    “不错!之前咱们是毫无防备,如今有了准备,应该没那么容易被他算计到!”张采附和道。

    “要我说,咱们就直接将那萧飒抓起来,好好逼问!看他有什么阴招,岂不是很快”张延龄一拍大腿,发言道。

    一时间,众人像看傻子般看着他。

    “怎么我说的不对吗这样多简单,省时省力还不用费脑子。”张延龄不解地望着大家。

    “伯爷,萧家不是那么好惹的!”石文义苦笑不已,“如果没什么证据就将萧飒抓了,只怕此事会闹翻天的,到时,咱们有理也变成没理了,只怕学员们的武举还会受到影响,那就得不偿失了!”

    “有那么严重吗”张延龄依旧不信。

    “行了,张兄,京师是讲王法的,咱们不能知法犯法,私禁人质。这种方法不能用,你还是再想想其他办法吧!”明中信打圆场道。

    哦!张延龄一听,再看看众人眼中的神色,知晓自己的主意不靠谱,也就不再说什么。

    话题回转,大家低头思索应对之策。

    “无论如何,此事还是得石千户辛苦,去布置一番,派人随时监控那萧飒,争取能够发现他们的阴招,即便无法发现阴招,也可以从萧飒身边人行为的蛛丝马迹中推测出来,随后再加以预防!”刘大夏深思片刻提议道。

    “不错!刘大人说的是!”石文义应道,“张采,此事就交给你了!找些机灵的兄弟去办!”

    “是!”张采应声而去,安排布置。

    “来,咱们商量一下,他能够用什么阴招来阻止学员们中第”刘大夏招呼大家道。

    于是,明中信等人彻夜商议,次日,大家顶着个熊猫眼向学员们一一传授各种能够想到的阴招的应对之法。

    至于武举策试,得第三日才能出来结果。

    同时,明中信依据赵明兴等学员描述,将那些帮助过学员们的官员的相貌画了出来,让刘大夏一一指认,明中信将其名字一一记在心中,留待日后有机会了再行报答。

    明中信派人前去兵部随时注意兵部的动静及考试结果的出炉。

    而探子回报,那萧飒这几日足不出户,只是在宅院当中研习儒家经典。

    他身边的人也根本就没有什么动静,一切正常。

    想想也是,如果萧飒连这点城府都没有,又如何有资格与明中信斗。

    明中信等人倒也没有失望,毕竟,他们也已经预料到了,既然那萧飒已经有了布置,显然会料到明中信会派人监视他,自是不会有什么动作,使明中信看出蛛丝马迹来。

    就这样,终于,到了第三日,兵部放榜之日。

    兵部门前,人山人海,各位考生及家属尽皆早早等着,静候兵部放榜。

    同样的,明府有人也早早就在兵部门前等候放榜。

    本来,明中信是不想让学员们前来的,但驾不住这些小家伙一个个急得像猴似的,上蹿下跳,根本就无心练功,只好将他们放了出来。

    赵明兴带着大家伙站在兵部门前,心情激动地望着兵部大门。

    武举策试如同千军万马过独木桥,此场为资格考试,如果冲过去,弓马试在望,冲不过去,多年的辛苦白费,在众考生复杂心情的等待中放榜来了。

    吱呀一声,兵部大门洞开,鞭炮齐鸣,差役们蜂涌而出,位列两旁,一位兵部主事随后手捧榜单迈着八字步,缓缓走了出来。

    一瞬间,大家蜂涌向前,差役们维持着秩序,将大家挡住。

    兵部主事环视一周,来到了早已放置着空白栅栏处,将榜单贴于其上,冲差役们一示意,随后离去。

    就在差役们听取吩咐回转兵部衙门之时,等不及的考生、家属一涌而上,将栅栏围绕了个水泄不通。

    赵明兴等学员早已冲在前面,瞪大双眼,从上至下一一扫射,寻找着自己以及同窗的名字。

    此次放榜,只是将其中入围之人的名字予以公布,没有什么先后名次差别,故此,大家也不操心名次,仅只是满怀希望地寻找着自己的名字。

    “有我,有我!”一位学员激动地叫道,向身边的赵明兴等人喊着。

    赵明兴等人羡慕地望着他,拱手恭喜。

    随后,更加努力地寻找着自己的名字。

    终于,一位位学员的名字出现在榜单之上。

    最终,包括赵明兴在内,共计十八人上了榜单,有几位学员失落地望着上榜的同窗,心怀苦涩地恭喜着他们。

    赵明兴等人遗憾地安慰这几位学员,但这份失落是谁也无法安慰的,最终,赵明兴等人也不好过渡庆祝,怕刺激他们。

    赵明兴等人安静地结队而去,回府报信。

    兵部门前,随着时间的推移,上榜之人欢呼雀跃,欣喜若狂。

    落榜考生一个个如丧考妣,一一离去!

    更有甚者,有的考生扑倒在地痛哭流涕。

    还有的落榜考生,无法相信,一遍遍从头到尾重新看了无数遍,然而,注定是失望的,最终只好相信这残酷的事实,痛哭失声,掩而而去。

    一幕幕人间悲喜剧在兵部门前一一上演。

    “什么?上榜了十八位?”明中远欣喜若狂,无法置信地望着回来的赵明兴。

    “不错!”赵明兴满怀激动地望着明中远,狠狠点点头,宣泄着兴奋的感情。

    “快快,去大厅告诉中信!”明中远语无伦次地大声吩咐道。

    毕竟,从未有过一家中十八位上榜的经历,他已经兴奋得有些头晕了。

    “好!”赵明兴等人冲向了大厅。

    “教习,我们通过了!”赵明兴等人冲进大厅,报喜道。

    “嗯!”明中信欣慰地望着大家,点头道,“有几人没过?”

    一时间,赵明兴等人的欣喜之情瞬间转化为了遗憾,转头望向那几位未曾通过的学员。

    “教习恕罪,我等不争气,致使教习蒙羞,实在罪该万死!”几位学员躬身向明中信请罪道。

    “好了,胜败乃兵家常事,你等学武之人,应该知晓,所以,不用介怀。”

    “是!”学员们感激地望同明中信,自己等人辜负了明教习的期望,他不只没有埋怨自己等人,反而还安慰,真是太过体贴了!

    “你等此番未曾通过策试,并非是你等的实力问题,实乃是有小人作祟,条条大路通功名,你们不用介怀,只需继续努力,争取把握住下次机会!”明中信安慰道。

    这几位学员羞愧地低下了头颅,他们知晓,并不是教习没用心思,实乃是自己几人的心理素质太差,受旁人影响太甚,故而失利,按照明教习的安排教授,自己等人过这策试,本来是十拿九稳的,但却因自己等人的自身问题,令得明教习的心血白费,这真心是自己的过错啊!与明教习何干!

    旁边通过的学员们却是另一番心思,明教习太过宽厚自己等人了,按说,他们知晓,那几人确实是因为心理素质的问题,皆因,平时他们知晓,自己中的有些人还真心比过那些未通过之人,但明教习这般维护于他们,有这样的教习真心是自己的福气啊!

    无论如何,明中信无心之间,令得学员们对他的忠心再上了一层楼。

    “好了,大家下去吧!积极准备弓马试,那才是主要的!期待你们的表现!”明中信吩咐道。

    此时的学员们心服口服,而且,更加地对明中信充满了感激之情。

    毕竟,是明中信将他们推上了武举之路,也为自己今后铺设了一个康庄大道。这,却是这个时代的许多人根本就达不到的!此时的他们,万分感激明中信给他们带来的翻天覆地的变化。

    见明中信如此吩咐,他们二话不说,鱼贯而出,回去练功休息,静待明日的弓马试。

    然而,明中信却是不敢放松,继续查看石文义与张采收集来的情报,进行分析,希望可以从中找出萧飒对学员们的阴招,进而破解。

    然而,这一切尽皆是徒劳,毫无效果。

    唉,明中信叹息着,只能寄希望于学员们随机应变了!

    与此同时,萧府,某处宅院。

    “如何了?那些学员的成绩如何?”萧飒自语道。

    “回禀主上,那明府的学员们居然通过了十八位!”暗影之中传出一个声音。

    “什么?通过了十八个?”萧飒一阵惊异。

    “不错,属下已经确认,明府真的有十八位学员通过了策试,晋级弓马试!”暗影中人肯定道。

    “废物!真是一群酒囊饭袋!”萧飒满面怒容,一把将手中的砚台砸在了地上,四分五裂。

    “是,属下失职,还请主上惩罚!”暗影中人诚惶诚恐请罪道。

    “罢了,不是你的错!给我查一查,那些家伙为何收了钱财不办事,居然让明家学员如此多的通过策试?”萧飒收敛怒容,吩咐道。

    “这却是属下知晓!”暗影中人迟疑道。

    “你知晓?”萧飒一阵惊疑,确定,自己都不知晓,他却知晓,这可不是一般的打脸啊!

    “其实,这也怨不得大家伙,是几位兵部官员无意之中帮衬了他们。”暗影中人听出了萧飒心中的那份犹疑,连忙解释道。

    咦!居然有内情?萧飒一听,来了兴致,毕竟,在他看来,自己的安排天衣无缝,既不会让明家学员好过,还受到干扰,肯定是尽皆是心慌意乱,毕竟,这些小家伙也就是第一次参加武举,心里一定充满了忐忑与不安,自己稍加让人引导一下,就会令他们心态失衡,发挥失常,即便是明中信再厉害,也不会想到有人居然在兵部考场之中更这般猫腻。

    可以说,自己的计划天衣无缝,只要是学员,就一定会受到干扰,答案也是一定会驴唇不对马嘴,策论一定会考砸,令得他们全军覆没,到时,有明中信哭的!

    然而,居然未达到效果,这是怎么话说的?难道,自己的计策没起到作用?难道,另有隐情?

    “其实,此事不能怨咱们的人,实乃是在兵部考场之中,居然多了很多官员,在考场之中不断巡视,令得咱们的人无法尽全力对明家学员们进行干扰,导致功亏一篑。”暗影停顿半刻,解释道。

    “兵部官员?”萧飒皱眉询问道。

    “不错,兵部不知为何,这次考试居然派了如许多的官员进行巡视,这可是前所未见之事啊!”暗影中人回道,“而且,他们还总是往明家学员那儿跑,令得咱们的人未竞全功。”

    “查探清楚没有,这股兵部官员为何如此尽心为明家解围?”萧飒见事已发生,也无法挽回,只好退而求其次,想知晓,那些兵部官员为何巧之又巧地出现在考场之中,还将他们的计划破坏得如此彻底。

    “回禀主上,根本就无从查起,毕竟,之前咱们的人只是注重了明中信与明家学员的关系,却未曾注意,兵部居然有人为其撑腰。”

    “是啊!”萧飒点头肯定,“但是,你们之后不能跟踪这些坏事的官员,看他们与谁走得近,而且,考策论之后又与谁进行过接触,岂不是就明白了?”

    “唉!不瞒主上,咱们实在是人力有限,也是一时疏忽大意,令得调查脱节,所以无从查起,但是,属下一定会尽全力追查那幕后之人,让他显形!”暗影中人承诺道。

    “好,事已至此,也只好如此了!但是,让人盯好随后的弓马试,如果再出纰漏,你就提头来见。”

    “诺!”暗影中人应声而去。

    “明中信,我就不信了天道居然如此庇佑于你,咱们走着瞧!”萧飒站于窗前,咬牙切齿道。

    翌日,学员们早早起床,静候明中信的吩咐。

    明中信一声令下,大家奔赴考场,准备迎接此生最大的一次转折。

    当他们赶到考场之时,那些通过第一场策试的考生,早已经来到了考场门前。

    但是,也许是临近大家决择命运的时候,考生们尽皆是满面严肃,目不转睛地望着考场大门,静待第二场的来临。

    气氛肃然,考生们也随之心情沉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