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八章 严格审查-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五百六十八章 严格审查

    考场入场依旧是那般的严谨,差役小吏们一一检查验证学员们的身份,一切事务皆有专人负责。

    弓马试终于来了!

    当然,弓马试终究不同于第一场的策试。

    因为武举的特殊性,弓马试允许旁观者进入演武场。

    此时的演武场已经被清空,之前那些考棚已经被拆掉,空出了演武场,这演武场大啊!比之寿宁候府的演武场大了三倍有余。

    考场分为了三片,各自有其考官在旁监督,士兵差役在旁辅助,而且有各自衙门的考官,负责对考生们进行测试监督。

    当然,三片考场是互不相关的,各自为阵。

    望着如此开阔的演武场,学员们吊着的心也逐渐平静下来。

    随着考官的宣布,即将举行弓马试。

    下面的考生却乱成了一锅粥!

    当然,此处所说的并非是现场乱成了一锅粥,而是考生们、学员们的心中乱成了一锅粥!

    毕竟,这是事关大家前程的一场考试,心乱是很正常的。

    而明家考生们经过明中信为他们分析,暗处有人在针对明家,而此时正值此武举最关键的时刻,那些暗处的敌人不是针对学员们,而是针对的明中信以及整个明家,他们只是代罪羔羊,这些并不是他们所能领悟的,而且明中信明确无比地告知了他们每个人,是自己连累了学员们,而并非学员们连累于他。

    然而,大家并不以为然,相反,他们以为,是自己连累了明教习,否则依明教习以往的战绩,如果只是针对明家,他一定会施以雷霆手段,将其镇压,否则岂会让这些家伙如此嚣张,威胁到明家。

    而明中信所说的话,只不过是安慰于他们,让他们不致于内疚,安心备考,走向自己前程的巅峰。

    所以,明中信在说明情况之后,第一时间,虽然他向学员们表示道歉,是自己连累了他们,希望他们不要再紧张、难过,实则只是他这位教习做得不到位,令别人迁怒于学员们,是明中信对不起学员们,而非学员们对不起明中信。

    之前,大家听到明中信要将这些事情摊牌给学员们,大家一致反对,认为,明中信如此做法,不只是对学员们的不负责任,而且是对明家的未来不负责任,毕竟,如他所说,只怕学员们会迁怒于他,到时,场面会不可收拾,令得明家分崩离析。

    未曾想,学员们居然能够领会明中信的用意,尽皆是劝慰明中信不要将这些事情放在心上,这些只是暗处的敌人希望能够发生的,学员们表示,自己绝不会受其蛊惑,一定会以明家利益为先。

    毕竟,明中信此前的付出尽皆是无偿的,相比起来,明中信这些时日付出的更多,对他们的好更加深入人心。

    岂是一个外人说几句就能够抵消的。故此,令明中主感动的一幕发生了。

    学员们尽皆是站于安静地望着明中信,以他的意志为先。他们尽皆认为这一切,只是明中信为他们的前程考虑,不想令他们心中失意,有所顾虑,影响自己等人的前程。

    在这种背影之下,学员们的心思达到了前所未有的一致,他们认为,这是明中信对他们更加深厚的感情表现。故此,明中信的一切表现,是那般的高尚,令得他们更加的感激、钦佩。

    在这种氛围之下,学员们岂能将明中认的这些真心话认作是真呢!

    他们只会认为,这是明中信对他们的保护,是对他们的关照,故此,现时这种情况这下,明中信无心插柳柳成荫,令得明家学堂的学员们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忠诚。

    相信,如果此时明中信让他们放弃武举,丢掉前程,他们绝对会毫不犹豫地放弃前程。

    只因为,他们相信,如果他们放弃如此光明的前敌,明中信一定会被给他们更加辉煌灿烂的未来。

    当然,明中信绝对不会拿学员们的未来开玩笑。

    故此,他也陪同学员们来到了考场门前,静待学员们入场。

    在此种情况之下,学员们怀着激动的心情步入了考场,以一种赴死的心情进入了考场,在他们心中,为了维护明家的荣誉他们可以将性命抛诸脑后,只要让明家声誉响彻于武举考场,他们可以抛头颅,酒热血。

    于是,在明中信的无心之下,明家的凝聚力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当然,这只是在明家武堂的学员的心中,毕竟,此番,他们是直接的受益人。他们的感受最是深刻。

    虽然,这是决定武堂学员们命运的一天,从明宅家中走出的学子武生或焦虑不安或踌躇满志,手提考篮,来到考场。

    但他们此次真心不再考虑自己的前程,反而是尽皆想着,明家的未来,以及明家的声誉,至于自己的前程,那是个屁啊!

    在明家的声誉面前,一切皆是浮云,只要明家安好,自己的这片天空就是晴天。

    当然,明中信与他们不一样,他也是不同于别人,他心中只余学员们的前程,他只想着,如果学员们的前程似锦,自己的一切尽皆不重要。然而,这些尽皆不是以他的意志为先的,学员们的心思与他的心思真的是南辕北辙,根本就不在一个频道上,当然,这些他不知,学员们更加不知道。

    明中信带了一大堆东西,衣食住写样样俱全:一个大竹篮,其中放了一件羔裘,果脯、糕点、熟食、水杯等吃喝物件,一件薄褥子,还有最不可或缺的文房四宝。

    当然这些东西皆被仆役所拿,明中信则是一身轻松地踏步而行。这一切尽皆是为学员们准备的。

    明中信随大家来到了弓马试考场。

    在考场之外,明中信为学员们重新介绍了弓马试考场。

    学员们虽然尽皆已经知晓,但他们却是认真听着明中信的介绍,他们将这当作了明中信最慎重最严肃的叮嘱。一丝一毫不敢怠慢。

    考场之中,依旧是唱名检验身份,从而进入考场,

    这次,不同于此前的任何考试,毕竟,这是武举的考场,自是以武为主。而且,周围围着极多的士兵将士,虎视眈眈地望着大家,深怕他们有所举动,威胁考场秩序,尽皆目不转睛地望着考生,将这些考生当作了犯罪的囚犯一般看待。

    此时,辕门处站着五名小吏,检查考生的证明以及随身所带行李,检查异常仔细:被褥、衣裳、鞋袜皆一一检查,看有无挟带,甚至内衣都得检查,糕点食物皆被切开检查,而后才允许考生进入大院,静候唱名。

    与明家相关的人等早已来到辕门外,见明中信来到,上前一阵寒喧,看着学员们,一一上前嘱咐,真心希望他们获得更好的成绩,为明家添砖加瓦。

    赵明兴等学员随着大队伍向前移动,渐渐地来到了小吏面前,将考篮递给小吏供其检查。

    毕竟,此次不同于前次,学员们会带着一些称手的兵刃以及小物件,这些东西必须经过检验才能拿着入场。

    却见一位小吏上前与赵明兴面前的小吏耳语一番,二人换过,赵明兴也不以为意,静待检查。

    这位小吏低头将考篮中的东西一一检查,被褥一一检查,食物一一切开,但却越切越小,最后居然被切成了粉状,这就有些过份了。

    赵明兴一阵心塞,有必要这么细致嘛!然今日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算了!想想明中信的嘱咐,今日只怕会遇到极大的不公平,希望所有的学员能够放松心态,平稳对待,不让其他人找借口将学员们赶出考场,令得此番心血白费。

    故此,赵明兴将这一切都看得很淡,只要让他参加此番弓马试,他任何委屈都能够承受。

    毕竟,之前明中信已经给他们下了死命令,必须能忍别人不能忍者,让自己的心性得到锻炼,这也是明中信对他们出师的唯一要求。

    虽然他们心中清楚,这些只是明教习对他们的激将之法,但他们却无法无视明中信对他们的这份关切之心。

    故此,赵明兴早已与大家说清楚,今日就算是有人拿屎让他们吃,他们也得忍着吃,过了今日,这些让他们无比屈辱的人,他们会在今日之后,不顾性命找回场子,当然,这些也只是在他们想办法脱离明家之后,他们一定会让他们后悔,今日给予他们的屈辱。

    当然今日之后他们所作的一切,都将与明家毫无的牵扯。

    只因为,如果他们在今日之后有所怨气,而且准备报复的话,他们一定会先与明家恩断义绝之后,才能进行。

    也绝不会让明家沾上一点点恶名。

    这些,只是他们的心思,根本就未曾与明家人商量,也只是他们武堂中人的一个默契之约。

    弓马试现场之外,明家学员们一位位上前,接受检查。

    “脱掉短衫!”小吏吩咐。

    毕竟,今日乃是弓马试,他们只是穿了短衫,尽量地精干短小,努力不会累赘。

    赵明兴看看小吏,嘴角一撇,微微一笑,按照指示而做。小吏接过短衫一阵摸索,放在考篮之上,一不小心,衣衫掉进了考篮,食物沾在了衣衫之上。

    “不好意思!”小吏向赵明兴投以抱歉的眼神。

    “无妨!”赵明兴一皱眉,神情微动,但却也不以为意,只是心中有丝警惕,对这些行为有所警觉。

    看看食物及短衫,有些疑惑,下定决心,如果进了考场,绝对会将这短衫及食物抛得远远得,绝不让这些人利用这些有疑之物放在自己身边,为敌人制造借口,攻击明家。

    这是为何?赵明兴虽然玩味地看着小吏,但他心中的决定却是绝对不会放弃。

    让你们算计,我直接在进场之时扔掉,你能奈我何!

    而小吏依旧是一脸地公事公办,“脱掉内衣!”

    “什么?”赵明兴一脸地不可置信,难道今年的弓马试如此严格了?望望其他小吏的检查,却只是在身上摸索一翻就放行了,看来只有自己这支队伍的检查如此严格,或者说,只是自己这些明家学员才受如此不公正的待遇。

    想要发怒,但想及明教习之前的苦心教诲,赵明兴强压下自己的愤怒之心,依令而行。相应的,他发现,那小吏居然眼中闪过一线失望,显然是希望他奋起反抗,这样的话,就会名正言顺地令赵明兴丧失这次考试的资格。

    赵明兴心中一阵庆幸,幸亏教习之前就已经嘱咐过他们,绝不能为别人的一时不公正待遇,而丧失自己的资格,如果那般做,只是应了敌人的心。

    与此同时,明家学员们尽皆遭受了如此不以正的待遇,但经过了此前策试之时的不公正待遇,再加上明教习之前嘱咐,他们尽皆收敛起了自己的脾气,将这一切无视,只是想着今后如何报复这些家伙,眼前的这些不公正待遇,反而不会令他们放在眼中。

    但他们心中尽皆感叹,哎,咋自己等人滩上了这样的事了呢?虽然众人心中一阵抱怨,但他们却未曾想到,将这些东西归纠于明教习,反而只是将这些归纠于暗中那针对明家的敌人。

    不要让自己等人找到这幕后黑后,否则,咱们一定会将这个人剥皮抽筋、挫骨扬灰。这些,都无法消除自己等人的心头之恨。

    赵明兴等只是冲着小吏饱含深意地笑笑,依旧照指示行事,尽皆以戏谑的眼光望着小吏们,咱们倒要看看你们还能如何?

    难道真的能够无中生有,将自己等人驱逐出考场吗?

    与此同时,小吏、差役们对学员们的内衣依旧进行了严格的检查,但是结果是,依旧无挟带!

    小吏们按照科考检查程序认真检查了明家学员,但是,学员们有明中信之胶的提醒再加检查,岂能授人以柄!

    故此,注定了这些小吏只是在做无用功。

    终于,明家学员们无惊无限地进入了弓马试考场。

    就这样,学员们、考生们经过严格的检查、验证,安然步入了弓马试考场。

    当然,最严酷的考验也即将来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