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九章 临场惊变-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五百六十九章 临场惊变

    考生们通过了检查核实,鱼贯来到了考场之中。

    嚯,考生们瞪大了双眼,望着这与几日前不同的考场,震惊无比。

    却只见,考场之中,那些考棚、栅栏早已被拆除干净,放眼望去,却是一片空旷无边的空地,而空地中央,是一个三丈高台,高台之上,大明的日月旗飘扬其上。

    日月旗是大明的国旗,由大明的国号“明”字的意义演化而来,旗帜由红日、黄月重叠的图案和蓝底组成,蓝底代表青天,象征着我大汉民旗光明磊落、崇高伟大的人格和志气。

    日月重叠即是“明”字,代表大明,位于旗帜的正中,不偏不倚,是取大明位于四方之中之意。

    旗帜中央的黄色又代表着汉人的肤色,象征着大明是汉族人建立和统治的国家,黄色位于中央,意指大明将汉族的利益视为核心利益。

    红色的光芒是太阳的光芒,又象征着大明属于火德,亦指统治大明的朱姓皇族。十二道光芒即指一天十二个时辰,一年十二个月,光芒位于青天之上,表示大明光辉时刻都在普照万方。

    红色光芒中的四个尖锐的大角,分指上下左右四个方向,即“际天极地,罔不臣妾”之意,又表示着礼义廉耻,国之四维,是大明世代遵守的道德规范。

    望着这面日月旗,大家心中不由生出一种崇拜之情,这是大明的象征,这是大明的方向,今后,如果他们通过武举中第,就将在这面旗帜的引领之下,为大明冲锋陷阵,征战四方。

    考生们从日月旗的崇拜之中恢复心神,再望去,却只见考场重新恢复成了演武场模样,分为四大方块,各自放置着不同的器械,看来,这就是他们今日的考场了!

    而在正中,却是一个两米高的平台,方园三十丈,边上放置着几个兵器架,上面摆满了十八般兵器。

    众人有些疑惑,这是要做什么,不是说是弓马试吗?难道还得比武?

    但是,此时根本就没有人前来为其解惑,他们只好满怀疑惑地看看高台。

    此时的高台之上,放置着一些案几,案几之后坐着几位身穿官服的威严老大人,而其旁边站立着几位威风凛凛的武将,满面肃然地望着考生们,那目光,好似要将他们看穿一般,胆子小的,被他们看得浑身冒冷汗。

    一应考生,无论是威武的壮汉,还是一些短小精悍的汉子,尽皆在他们的目光中低下了头颅。

    就连赵明兴等学员也感到了如芒在背,有了压力。

    但他们想想明教习的嘱咐,依他们现在的武技,根本就不应该惧任何现在的武将,不管明教习此话是否有些夸大其词,但对他们的士气心态却是有了极大的鼓舞,此时想来,这些压力也变得极小了。

    各位学员纷纷挺起了胸膛,雄纠纠、气昂昂地望向武将,以目光回敬武将。

    这些武将以一种轻视的心态环视考生,然而,他们居然发现在这些考生中,有这样一批考生与众不同,居然敢直视他们。于是,他们纷纷将目光投向了这群考生,诧异于他们的眼神、气势,再看他们却发现,这批考生居然还面带稚气,显然,年龄并不太大。

    这下,他们更加惊讶了。

    这批考生中居然有这般样人,看来,还真的是值得期待啊!

    本来,他们就有心要给这些考生一个下马威,眼神之中本就带着一些在战场之中带下来的杀气,存心要这些考生好看,未曾想居然在无心之中发现了这些心态良好的好苗子,也算是意外之喜了,看来,得多多注意这些小家伙了!

    在考生心中,他们认为,显然,这些就是今日武举弓马试的主考官。

    官员考官引领着考生们来到了平台之前,向台上的考官深施一礼。唱道,“启禀大人,一应考生尽数带到,请大人示下!”

    正中央的马文升挥手道,“既然一应考生皆到,那就先宣布一下此次武举弓马试的具体内容。”

    旁边一位考官站起身形,宣布道,“本次弓马试考试内容如下:第一门,长垛:即远距离徒步射箭。箭靶一百二十步之外,每人发九矢,中一矢以上者为合格。”

    “什么?一百二十步?”一瞬间,考生们不淡定了。

    要知道,以往年的武举弓马试规矩,也只是在八十步左右,如今居然整整提升了四十步,将近一半,这是怎么话说的,这不是在更大家吗?

    考生们望着考官,希望从考官口中听到,是他念错了。

    然而,考官根本就未曾停顿,继续宣布。

    “第二门,马射:即骑在马上射箭。弓用七斗以上。实行对射,当然,弓箭头是用石灰粉包裹着的,以身上被射白点多寡分输赢。”

    考生们又是一阵骚动,但比之前又好很多,毕竟之前已经有了前车之鉴,现在又改掉规则,他们也就不再惊讶了,谁知道今后这武举是抽什么疯,居然改了如此多,接下来,还不知道要改多少呢!听天由命吧!

    此时,已经有考生已经不再对中第抱希望了,也就本着一种幸灾乐祸的心态看着身边的考生,以其他考生露出与自己仿佛的神色为乐。

    “第三门,马枪比斗:即骑着马使用长矛挑刺。长矛重八斤。同样的,是各自比斗,矛尖包裹着石灰,以白点多寡定输赢。”

    这下,考生们连吐槽的心情也没了,只是一脸无奈地望着考官。

    “第五门,翘关:即举重。关长一丈七尺,直径三寸半,凡十举。后手持关距出处无过一尺。此次与以往的第六门负重相结合,考生背着五斛重的特制衣裳进行举重。”

    这下,大家不再淡定了,之前的一些东西还算是人能够做到的,这最后一条,这不是让人死吗!真的有人能够做到?

    但是,考生中那些孔武有力的壮汉却是对此感到无比的兴奋,因为,这次武举弓马试的各项真的是他们这些力大无穷人的福因啊!

    底下,考生们纷纷议论。

    马文升站起身形,威然喝道,“肃静!”

    还别说,这老头的中气还真是充足啊!居然将考生们的议论之声压了下去。

    考生们不愤地望着马文升,这老家伙可就是主考官了,一定是这老小子的主意,此时见了他,还真如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啊!

    “作为未来的武将,你们就是如此应对事物的?”马文升厉声喝道。

    马文升环视一周,“你们作为大明武将将来的栋梁,就应该做好应对一切不公平、不公正的准备,战场之上,瞬息万变,敌人岂能做好准备,让你们依照规矩来进行搏斗?”

    考生们眼中的不愤有所收敛,有些聪明之人更是陷入了思索,当然,不愤之人依旧还有,但却也不再是主流。

    “首先,今日提升步数,乃是因为,北方强敌尽皆是骑兵,速度极快,瞬间就到了眼前,如果弓箭的射程能够提升,能够在更远的距离将其射杀,那咱们将具有一定的优势,将其优势尽可能的化解!你们说,这有错吗?”

    “其次,将只是骑射定为对射,这更加利于提升战场上你们的存活的机率!”

    “再次,设立马枪比斗,同样是为的提升战力,毕竟,你们根本就未曾经历过生死争斗,一直以来,也就是与死物战斗,但以后你们如果中第,只怕会深入前线与那凶残阴狠的敌人进行搏斗,现在你们有一分经验,就会让你们在将来少一分丧命的可能!”

    “至于将后两者合二为一,那更是为的让你们具有更加强健的体魄,为今后残酷的战斗做准备,毕竟,如果没有体力,就算你的枪法谋略再好,在战场上,死亡的可能是成倍的增加的!”

    “你们说,现在还以为我们是在为难你们吗?”说完,马文升环视一周,凌厉的眼光扫遍全场。

    在他的目光之下,一些考生低下了头颅,毕竟,人家说的有理,这一切尽皆是今后所需,他们不能昧着良心说瞎话。

    至此,考生无论是否心服,但嘴上却再也没有一丝的抱怨。

    “好了,现在开始弓马试!”马文升见场面平静,一声令下,武举弓马试终于开考了!

    由于考生人数众多,故此,几门科考分别有考官进行考试!

    赵明兴等学员互视一眼,以眼神示意小心,分别而去,迎向了未知的考试。

    赵明兴先行分到了第五门翘关与以往的第六门负重相结合的考场,赵明兴才不怕呢!相信明家武堂的学员们都不会害怕,有明教习教授的内息功法,他们的力气身体都有了长足的增长变化,对于这些根本就是手拿把攥。

    赵明兴信心满满地来到了考场,静候开考。

    却只见考场之中放置着十个关长,八身衣裳,整齐地放置于地。。

    一位武将来到了考场,面无表情地望着考生们,手拿花名册,“关威,出场!”

    “诺!”一位雄壮的大汉满面自信地应声上前。

    武将一指地上放置着的一件衣裳,吩咐道,“穿!”

    关威上前穿起。

    随后,武将又指着最小的一把关长,也没废话,吩咐道,“举!”

    关威上前,深吸一口气,弯腰一把抓住关长,大喝一声,“吼!”

    关长应声而起。

    “嗯,继续!”武将面无表情地一指第二把关长。

    “吼!”关威举起了关长,但是,这次却是有些吃力。

    武将指着第三把关长,“举!”

    关威看看关长,苦笑一声,上前继续。

    “吼!”关威艰难地将这把关长抓到半空中。

    大家望着关威,心中在为他使劲。

    关威吃力地缓缓将关长举向头顶。

    “吼!”在最后一点点即将举到半空中之时,关威大吼一声,举过了头顶,然而,看他那颤抖着的双手,大家清楚,这已经是他的极限了。

    武将依旧是一脸的无情,指着第四把关长,“举!”

    关威苦笑一声,来到第四把关长前,弯腰低头,抓住关长。

    一咬牙,“吼!”

    这一次,关威虽然抓了起来,但是,双臂却是在极力的控制着不想颤抖,然而,这岂能由他,毕竟,本事有多大别人不知晓,他自己岂能不知,上一把本来就已经达到了他的极限,这把也只是尝试尝试,一切也无法如愿!

    却只见关威满面流汗,胳膊青筋迸裂,几次努力再也无法让关长再升起分毫,在努力了半天之后,关威只好无奈地放弃。

    却只见他满面遗憾地望着关长,摇头叹息不已。

    武将只是点点头,“关威退下休息,下一位,吴起!”

    就这样,一位位考生上前接受考试,有失败的,有成功的,但却是再也无法超越关威的成绩。

    这也令得关威的遗憾得到了缓解。

    失败的考生,黯然神伤,退下自己暗暗自我安慰。

    成功的考生,欣喜不已,强自按下心中的喜悦,观看着是否有人打破关威的纪录。

    就在此时,突然,从旁边过来一位官员,附在武将耳边,一阵低语。

    武将一皱眉,看看官员,满面无奈地将花名册交给官员,转身向平台走去。

    官员接过花名册,翻开看看,抬头望向学员们,展颜一笑。

    不知为何,赵明兴居然感觉到这官员的笑容是那般的诡异,不由心中一动,难道?

    官员走到关长前,抬头望向考生们,叫道,“赵明兴!”

    终于,轮到了赵明兴。

    但是,赵明兴却是听得心中一颤,抬头看向官员。

    此时的官员却是面色平静无波,静静等着赵明兴上前。

    然而,赵明兴不知为何,总觉得这官员来得太过蹊跷。

    罢了!赵明兴心中叹道。反正伸头也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我就不信,如果我的成绩优秀,你敢在众目睽睽之下将我打压成不合格。

    赵明兴想到此处,牙一咬,心一横,走向关长,就要进行第一次举关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