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章 明兴发威-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五百七十章 明兴发威

    赵明兴上前,就准备穿上特制衣裳。

    “慢着!”官员制止了他。

    赵明兴直起腰,有些不解地望着官员。

    “你穿那一身!”官员一指另一边那件特衣裳。

    “什么”

    “那件”

    “最重的”

    一时间现场有些吵杂,未曾举过的学员们惊讶无比。

    实在是经过了前面那么多考生的考试,他们心中清楚,这些特制衣裳乃是从左至右一件比一件重。而官员为赵明兴指定的那件是最重的,难道随后的考试都要穿最重的吗

    一时间,考过的考生心中无比庆幸,自己不用再参加考试。

    而未曾考过的考生却是一脸懵样,这不是玩咱们吗穿上最重的特制衣裳,那不是要了亲命了吗

    刚才就算最厉害的关威也只是穿着最轻的那件考试,居然要咱们穿最重的,唉,还是放弃吧!

    有些考生心中暗暗下定了决心。

    此时的赵明兴盯着官员,眼睛一眨不眨,想看看官员是不是搞错了

    然而,官员一脸坚定地望着赵明兴毫不退让,显然,是坚持让赵明兴穿这件最重的。

    “兴哥,要不然,咱们向主考官询问一下”旁边一位学员附在赵明兴的耳朵旁道。

    赵明兴看看远处的主考官马文升,心中一阵无奈,刚才已经看出来了,那马文升这次也不知为何,如此的注重实战,如果自己去找人家,只怕又会顶回来,而且,这官员显然是针对自己,就算这次成功,但接下来,还不知会出什么幺蛾子,想出什么损招,你总不能每次都找主考官吧!罢了,反正这些对自己来说也不是无法接受的!

    赵明兴微微摇摇头,走向了衣裳,穿起。

    一穿上,瞬间感觉全身上下一沉,像是压上了一块重石,举步也有些艰难。还真是重啊!这衣裳最少也有十斛米重!但好在,自己的力量也不是白给的!

    此时的学员们尽皆望着赵明兴,见赵明兴穿起,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看他如何做,也想知晓这衣裳究竟多重!

    穿好后,他缓步走到了关长前,望向官员。

    而旁边的学员们见赵明兴虽然步履艰难,但却也还是能够轻松走过去,心下一松,看来,这特制衣裳还是能够扛动的!

    而赵明兴却等着官员再次出损招。

    然而,这次,官员倒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点点头,示意开始。

    赵明兴心中一松,看来,他们也不敢太过份!

    他慢慢弯腰抓住关长,毕竟,身上穿的这件衣裳真心太过沉重,稍稍运气,尝试着提起。

    关长微微一动。赵明兴心中瞬间有底,不妨事,绝对能够举起的。

    赵明兴下丹田之气一沉,双臂用力,关长缓缓上升,被举过了头顶。

    “好!”考生中的同窗们瞬间叫好。

    众多考生纷纷叫好,而一些自认比赵明兴更加强壮的考生,松了口气,见这赵明兴穿着最重的特制衣裳能够举起关长,他们也应该能够,看来,这一关也能够通过了。

    赵明兴就待放下关长。

    “停!”官员叫道。

    赵明兴心中一惊,而旁边的那些考生也是纷纷将诧异的目光投向了官员,毕竟,赵明兴已经举起关长,官员这是要做什么?

    “举十下!每下停一息!”官员吩咐道。

    “什么?举十下,停一息?”考生们炸了,这是要干什么?

    “此前这一关就有举十下的惯例,怎么,你们有意见?”官员见众考生有些接受不了,解释道。

    考生们一听,有熟悉之前武举考试规则的考生冲大家点头解释一下,他们也只好无奈接受,毕竟,人家没越外啊!

    “至于停一息,则是不想让你们受伤,毕竟,如果举放得太快,你们稍一不慎会受伤的!”官员得意地冲赵明兴一笑,眼中闪一丝戏谑。

    旁边的学员们包括赵明兴心下自是清楚,说得倒是好听,但这明显是针对的明家学堂的学员们!但你还无法说出口!看来,这个闷亏是吃定了!

    赵明兴一咬牙,缓缓将关长放下,依照官员的吩咐举起、放下,如此这般来了十次。

    虽然举起了,但是,赵明举却汗流浃背,异常的艰难!毕竟,一次与十次的差别不可以道理计!消耗也比一次多得多!

    在场之人尽皆是习武之人,自是知晓这赵明兴此番的不容易,故此,赵明兴举一次,大家就欢呼一次,令得现场的气氛居然诡异地热烈。

    而官员的脸色却随着赵明兴的举起及大家的欢呼之声越来越难看。

    “这位大人,还继续吗?”赵明兴喘着粗气,冲官员道。

    “嗯,继续!”官员面色铁青着,一指第二把关长,吩咐道。

    “兴哥,不必了吧!反正已经通过此项了!”几位同窗来到他跟前,悄声制止道。

    赵明兴举手制止了他们的继续劝说,悄声道,“无妨,我必须为大家争取时间!”

    “你?”同窗们望着赵明兴汗流浃背的样子,提心无比。

    赵明兴微微一笑,隐讳地冲他们眨眨眼,微微一笑。

    同窗们眼中闪过一丝明悟,难道?

    心思电转,他们也就不再相劝,退过一旁,静静地看着赵明兴表演。

    赵明兴踏着沉重的脚步来到第二把关长之前。

    此时,这一项考场之中,真可谓是万众瞩目,包括那位现阶段第一的关威,也是目不转睛地盯着赵明兴,看他能够撑到几时!

    依旧是一模一样的动作,赵明兴缓缓将第二关长举起,放下。

    这下,考生们是更加地激动,赵明兴能够举起,就代表着他们也能举起,故此,赵明兴每举起一次,他们的心情就激荡一次,欢呼一次。

    随着大家的欢呼之声,那官员心中也是一阵阵纠心。

    但他每每在纠心之时,看看赵明兴那缓慢而又艰难的动作,心中升起一阵希望,这小子下一把一定无法举起,一定无法举起!

    然而,美好的希望往往伴随着失望,一次次希冀,一次次失望,官员心越来越沉,这家伙,怎会如此有韧性、韧劲,快倒下,快倒下!

    官员心中默默期盼!

    然而,就算赵明兴将第二把关长也举了十次之后,却依旧没有发生倒下的预判!

    官员疑惑不已地望着赵明兴,观察着,心中嘀咕,难道这小家伙是诚心的?根本就没有脱力?戏耍咱的?

    然而,看看赵明兴那汗流浃背的模样,再看看他那制止不住颤抖的双腿,他否定了这种想法!

    毕竟,这家伙也才十二三岁,那能有如此城府,更何况,少年人不就是心高气傲,万分想着出人头地,出尽风头,如果有那般实力,他只怕会巴不得显摆显摆,岂会如现在一般表现出这样的惨状!

    官员面无表情地来到赵明兴面前,一指第三把关长,“再举这把!”

    一时间,众考生一片哗然,论说,人家赵明兴到了如此田地,将第二把关长举起,已经成绩菲然了,不需要再举了!但这官员居然还得理不让人,还让人举,这是要将赵明兴练废啊!

    要知道,之后可是还有几场考试的,哪能将所有的力气消耗在一关之上,到时即便赵明兴在这一门惊绝天人,也无法中第的!

    然而,赵明兴却是抬头望了一眼官员,诡异地一笑,二话不说,来到第三把关长之前,弯腰低头,紧抓关长,缓缓举起。

    赵明兴的动作越来越慢,越来越慢,身形越来越沉重,但他却依旧在举着。

    同窗们虽然心中有底,但看着他那副汗流浃背、双腿双手激烈颤抖的惨状,心中由得产生了一种让他放弃的念头,每每想要上前制止,但赵明兴却每每隐讳地瞪他们一眼,让他们停下了上前的打算!

    而旁边的考生们,望着赵明兴如此强悍的忍耐力、持久力不由得一阵钦佩浮上心头,即便是那关威也是眼中充满着震憾与莫名的好感,毕竟,在武者的心中,硬汉是最值得他们崇拜及欣赏的!

    相应地,大家不由得将那憎恶的眼神投向了那位官员,毕竟,感同身受,他如此对待赵明兴,接下来,可就要如此对待自己了,这是咱们共同的仇人啊!

    相信,如果现在有人趁乱起哄,大喝一声,打死这官员,只怕所有在场考生只怕都会一拥而上,将这官员撕得粉碎的!

    “快点,加快点!”看着现场即将失控,瞅瞅大家那厌恶的眼神,官员再也无法保持淡定,催促赵明兴道。

    “快点什么啊?”一个声音插了进来。

    “闭嘴,别废话,赵明兴,快点!”官员头也不回地喝道。

    “哟,这里什么时候轮到你发号施令了?”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传出。

    “放屁!你”官员一听,压抑不住自己那暴躁的脾气,回身就要发飙。

    却只见那位武将考官皱着眉头,恶狠狠地望着他。

    “严将军!”官员讪讪叫道。

    “你牛啊!让你替我考一场,你居然如此嚣张?这里什么时候轮到你发号施令了?”武将满面不悦道。

    “严将军,您看这?”官员满面陪笑道。

    “滚!”严将军口中蹦出了一个字。

    官员看看严将军发黑的脸色,不敢再加争辩,抱头鼠窜而去。

    啪啪啪啪,一阵掌声响起,考生们纷纷鼓掌表示庆祝。

    显然,他们将对那位官员的不爽发泄在了掌声之中,经久不息。

    “干什么呢?”严将军一皱眉,冲考生们大喝一声。

    要在之前,只怕还会有学员不服,就算不会大声反驳,也会在底下嘀咕几句。

    但现在严将军刚刚将那位讨厌的官员赶走,人气上升,大家心中感激,自是听话地停下了鼓掌之声。

    而此时,赵明兴还举着关长,望着严将军。

    但此时的他,却早已没有了那般吃力艰难的模样,只是轻松地举着关长,望着严将军。

    “还不放下!”严将军冲傻愣着的赵明兴喝道。

    “哦!”赵明兴显然意识到了自己的状态不对,连忙再次装出一副艰难的模样,缓缓将关长放下。

    “继续举!”严将军命令道。

    啊!赵明兴及全场的考生傻眼了,本以为,严将军回来,一定会将考试程序恢复到之前的状态,未曾想,人家根本就没有恢复的意思,居然还让赵明兴举,这是要死的节奏啊!

    本来,严将军刚刚上升的人气,瞬间重新跌落到了谷底。

    赵明兴一脸呆滞地望着严将军。

    “瞪着我干什么!快点,举!”严将军一瞪眼,催促道。

    我真是命苦啊!赵明兴心中哀叹!

    然而,作为考官的严将军的话,他岂能违背!

    无奈,只好重新举吧!

    但是,这一次,赵明兴不再有那般艰难的模样,反而是沉稳地举起放下,举起放下。

    终于,第三把关长也已经举完十次。

    赵明兴放下关长,就待退下,毕竟,之前最好成绩的关威也只是将第三关长举起,就下了考场,自己这样也就行了,按明教习的吩咐,这次弓马试,要尽量保持低调,以中第为目的,至于争取头名,那是人家天才的事,咱们这些学员就不争了!

    就是抱着这样藏拙隐讳的目的,赵明兴放下第三把关长,就待退下。

    “干嘛去?”严将军的声音响起。

    赵明兴抬头望向严将军,“启禀将军,我已经考完了啊!”

    “谁说的?我说过吗?”严将军反问道。

    这话问得好,人家还真没宣布,是自己自作主张了。

    “启禀将军,是小人冒失了,现在小人请示,是否可以下去了?”赵明兴也不争辩,低头躬身认错道。

    “继续!”严将军口中蹦出两个字。

    “什么?”赵明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抬头一脸的不可思议,望着严将军。

    “我说,继续举!”严将军平静地望着赵明兴吩咐道。

    这次,赵明兴听清楚了,周围的考生们也听清楚了,一时间为之哗然。

    严将军这是要闹哪样?居然延续了那官员的损招!

    赵明兴看看面无表情的严将军,心中腹诽道,唉,一丘之貉啊!就不该相信这些官员!

    无奈,赵明兴来到第四把关长面前,看看关长,心中发狠,好,既然你让我举,那我今日还就举了,让你惊掉你的下巴!

    赵明兴不再犹豫,弯腰抓举,一气呵成,关长被他举得老高,这还不算完,赵明兴呆够一息,瞬间放下关长,再次举起,如此这般,十次关长在十息之间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