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一章 学员发威-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五百七十一章 学员发威

    现场的考生目瞪口呆地望着赵明兴,原来,这小子之前是在演戏啊!亏自己等人还在为他担心难过,崇拜于他,未曾想,这家伙根本就是在扮猪吃老虎,这样的神力哪还需要那般艰难!真是影帝啊!

    而关威却是深受打击,本以为,人家也就比自己高一点点,未曾想,人家根本就是碾压自己,罢了,此番才知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同,师傅真心说的没错啊!

    至此,关威收起了小看天下英雄之心,安静地看着赵明兴,希望从他的动作当中发现施力之法,提升自己的技艺。

    而明家学员们却是满眼惊喜,咱就说嘛,平时兴哥表现出来的力量哪有如此不堪,这下你们傻了吧!非要让兴哥发力!一时间,明家学员们与有荣焉地环视大家,一副人人皆醉我独醒的架子!

    而此时的严将军眼中闪过一丝惊异,本以为,这小家伙还未被逼出极限,未曾想,居然还有这么大的余力,好苗子啊!

    然而,此时,赵明兴的表演却还未完。

    他也不等严将军吩咐,直接来到第四把关长之前,微微用力,继续将第四把关长举了十次。

    第五把关长,十次!

    第六把关长,十次!

    第七把,依旧!

    第八把,依旧!

    最后,赵明兴举完,意犹未尽地看看第八把关长后面,可惜,第九把,没了!

    而此时的考生们早已被刺激地傻了,这是什么人啊,居然有如此逆天神力!这是怪物啊!

    而严将军的眼神却在赵明兴举起第五把关长之后越来越亮,这小子,这小子,太神了,太神了!

    要知道,这第八把关长,他们这些武将平时仅只是训练之用,按说,就算尽皆举起,也不是什么难事!但要知晓,赵明兴可是将那最重的特制衣裳穿在身上的,而且,这小子那意犹未尽的模样,显然表示,他还有余力!

    更加难得的是,这小子可是仅只是十三岁啊!本来,他是不信的,但那花名册上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写着,就是十三岁!这是做不了假的!

    唉,挖到宝了!挖到宝了!

    严将军眼神之中的那丝欣赏终于流露了出来,但是稍纵即逝,考生们尽皆未曾发现。

    “好,下去吧!”严将军仿佛没看到一般,吩咐赵明兴道。

    严将军这平静无波的表情看在赵明兴眼中,令赵明兴有些失落,毕竟,他希望看到的是,这严将军满眼的欣赏,最好是当场夸奖一番,但人家却是如此平静,显然,人家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中。

    而此时,余下的考生尽皆是一脸的惊惧,深深望着严将军,听他念出下一个名字,宣布下一场考试。

    “某某某!”严将军叫道。

    某位考生应声而上,望着严将军,静候指示。

    “穿衣!”严将军一指最重的那件特制衣裳,面无表情道。

    某考生目光呆滞地望着严将军。

    本以为,那位官员走了之后,严将军回来还会依照他此前的程序进行考试,未曾想,严将军居然延袭了那位官员的考试方法。

    旁边未曾测试的考生尽皆一脸幽怨地望着严将军,这是怎么话说的,这严将军是将错就错吗?

    本来已经重新冒出希望的考生心情尽皆重回谷底,看来,这项考试是没什么希望了!

    “穿啊!”严将军一皱眉头望着考生。

    “严将军,我弃考!”某某考生看看衣裳再看看关长,心中衡量一番,显然,这已经超出了自己的极限,根本就没有一点希望,他只好一脸绝望地冲着严将军道。

    “你确定?”严将军一脸诧异道。

    该考生苦笑着摇摇头,“这项考试学生弃权!”

    毕竟,如果自己强行穿着最重的特制衣裳举这关长,就算自己能够举起,只怕自己也再无力去考下面的科目了!倒不如直接弃权,保持实力,发挥特长再战其他项目,那样也许还有机会中第。

    毕竟,武举弓马试只论总成绩,不论单项,弃权一项,虽然有影响,但只要其他项目科试出彩,自会有出头之日。

    衡量一下,放弃也不为错!

    “好,下一位,某某!”严将军挥手让其退下,面无表情地继续。

    这位倒没有弃权,但也只是举起了第一把关长,实力有限,也只是获得了一个及格的成绩。

    连续几位,有弃权者,有尝试者,但却也仅只是举起了第一把关长,再无第二位举起第二把关长,当然如同赵明兴那般惊艳表现之人更是一个都没有。

    “吴有财!”严将军终于念到了明家武堂学员。

    严将军的目光也是微微一缩,显然心中有些想法,但众人却是看不出来。

    而赵明兴却是上前拍拍吴有财的肩膀,鼓励于他。顺便,赵明兴在他耳边低语几声,本来满面紧张的吴有财稍稍有些缓解。

    吴有财深砐一口气,缓步向前穿起最重的特制衣裳,来到第一把关长之前!

    闭目片刻,气沉丹田,弯腰下身,双手抓住了关长,沉声低喝,将关长举向了空中,就在他将要举过头顶之时,却只见他突然气息有些紊乱,大口吐了一口气,脚步向前迈了一步,显然,是气息有些不对,而举在半空的关长,晃晃悠悠,摇摇欲坠。

    学员们大惊,屏息静气,紧紧盯着吴有财,深怕打扰到他。

    旁边的考生们却是一片哗然,但也尽量低着声音,也怕打扰吴有财。然而,在这一片哗然之声中,一声轻哼如同炸雷般响了起来,“哼,不自量力,这下出丑了吧!”

    赵明兴等学员冲声音发起之处怒目而视。

    却只见严将军回来后第一位参加测试的那位某某某正在一脸不屑地望着吴有财。

    他对赵明兴等学员的怒目根本就视而不见,紧盯着吴有财,只是不屑中带着一丝丝喜悦,显然,他是在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之人,见不得别人比他强,是以才会如此冷嘲热讽。心中估计是希望吴有财出丑,将关长掉落在地,失败于此。

    然而,吴有财大喝一声,“呆!”

    硬声声将关长停在了半空中,未曾如某某某所想的一般将关长扔落在地。

    某某某见吴有财将关长停在空中,一脸的失望,但口中却念念有词,身边的一位考生听得清楚,“下,下!”

    显然,这位是希望吴有财失败,但吴有财岂能如他所愿,稍稍调整之后,硬生生将关长举过了头顶,停留一息!

    赵明兴等学员率先以热烈的掌声庆祝吴有财挺住,举起了第一把关长。

    其他考生们也抱以热烈的掌声,毕竟,在逆境中坚持住,还继续向前达成了目标,这实在是励志,人们对此也表示了尊重与叹服。

    不和谐的是,那位某某某一脸的鄙视之意。

    吴有财缓缓将关长放下。

    众人皆以为他将要放弃,毕竟,这第一次就如此惊险,再举下去,基本上不可能再举几次,更不会有好的成绩,再举,也只是徒劳无功啊!反正之前有经验,严将军虽然延袭了那位官员的测试方法,但他却只需要考生们举起第一把关长一下,就算合格。

    吴有财已经达到了及格标准,依他之前的表现,只怕再举下去,也不可能再有更好的成绩了,那又是何苦呢

    未曾想,吴有财深吸一口气,先行将气调匀,再将弯腰举关长。

    众考生纷纷向其投向了钦佩服气之目光。这吴有财虽然有些不自量力,但这种精神却是极容易感染人的。

    “不自量力!哗众取宠!”世间就是有这种人,自己不好,也见不得别人好,又是那位某某某,冲着吴有财就是一顿贬低。

    周围的考生向之以怒目,他见犯了众怒,只好偃旗息鼓,只能在心中贬低吴有财。

    吴有财依旧是大喝一声,这次,却是没有什么失误,顺利地将第二把关长举了起来。

    赵明兴等人随之抱以掌声,鼓励同窗。

    吴有财不被外界所影响,再次来到第三把关长面前,继续!

    这下,本有些失望的严将军,瞪大了双眼,望着吴有财,期待他的表现。

    这次,吴有财依旧没有让大家失望,再次举起了第三把关长。

    接下来,吴有财又如同赵明兴般,一一上前举关长,当然,他也没有赵明兴那般逆天的神力,举到第五把关长,哑然息火,停下了脚步。

    但是,就这样,全场依旧是一片掌声,毕竟,强者是被人尊重的!

    至于那位某某某早已躲进了人群中,再也找不到了人影。

    赵明兴等学员纷纷上前向走下考场的吴有财表示祝贺,吴有财腼腆地笑笑,不好意思地低下头。

    “有财,刚才为何那样,你吓死我们了!”一位与吴有财要好的学员,一拍吴有财的肩膀,调笑道。

    吴有财抬头憨厚地笑笑,“其实,我当时是有些太过紧张了,用力过猛,将关长后仰了,随后想起明教习的话,再运用明教习的调息之法,平衡了心绪,故此在之后才能正常发挥!”

    未曾测试过的学员们一脸的若有所悟,看向赵明兴,这位此关当前第一的魁首。

    “不错,只要按照明教习所授方法,这关长举得不要太容易了!”赵明兴点头肯定了吴有财的说法。

    一时间,学员们士气高昂,充满了信心,恨不能现在就上场。

    而场中的严将军在吴有财终于在第六把关长前试举之后,说放弃之时,嘴角稍稍一撇,眼中闪过一丝精芒,深深望了吴有财一眼,才接着叫下一位考生。

    接下来,也许是受了吴有财的激励,剩余的考生们如同打了鸡血般,居然全员获得了合格!

    一时间,此关的全体考生们包括关威这位曾经的此关第一都有些瞠目结舌,难道是自己太过渣渣吗?这后面的考生可是有很多是瘦弱之人啊!按照他们的理解绝不会通过这变态的考试的,但违反常理之事就在眼前发生了,居然是这般情况!太不可思议了!

    但有几位有心人注意到,赵明兴身边的这些考生居然尽数通过了此门考试,而且尽皆达到了良好,优秀者更是比比皆是,要知道,这其中可是有八位之多啊!

    而严将军望着花名册上的这些重点划出来的学员考生,心中也是震荡无比,虽然之前知晓这些小家伙是重点观察对象,但却未曾想他们居然如此逆天,而最难得的是,他们居然有共同的一个出身,山东行省济南府陵县明家学堂。而且他们的年龄也只是仅有十二三岁而已!说出去,有人信吗?

    明家学堂?这是什么鬼?山东?还是那样一个偏僻的小县,怎会出如此多的武学力量型人才!真真是难得啊!

    事后思索,严将军有些难以置信,毕竟,一个小小的县城学堂,居然能够培养出如此多的武技人才!也未曾听说有什么武学宗师去往那儿啊?

    但是,透过现象看本质,这明家学堂绝对不会简单到哪儿?

    看来,得注意这明家学堂了!其中一定有大家所不知道的培养诀窍?严将军心中下了定论!

    至于本门武举考试的明家学堂学员们,则是一片欢腾,毕竟,虽然经历了那官员的刁难,但却有惊无险地渡过去了,实在是不容易啊!

    当然,他们不会忘记功臣赵明兴,纷纷上前拍打着赵明兴,表示着亲热与感激,毕竟,如果不是赵明兴在那儿拖延时间,将那位官员吊着,如果人家对他们使坏,他们可没有赵明兴那般逆天的本事,在此门测试上一定会一败涂地的!

    严将军压下心中的疑惑与激动,一声令下,带着考完此门的考生向主考官走去,进行交接。

    赵明兴等人有说有笑地来到主考官那儿,早已经有考生考完在那儿等候。

    赵明兴看向其他武举考试的学员同窗,却只见他们尽数阴沉着脸,恶狠狠望向一些考官差役。

    赵明兴心中咯噔一下,难道,他们也遭到了有些官员的毒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