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二章 暗箭难防-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五百七十二章 暗箭难防

    此时,那些学员也看到了赵明兴,以特有的明家信号通知了赵明兴,确实,他们也遭受了阴招,但好在,同样是有惊无险,未受到什么伤害及损失!

    赵明兴放下心来,随后,向各位已经考试完毕回到主考官处的学员们一一询问清楚。

    最后得出的结论是,只要是明家武堂的学员,尽皆被特殊照顾了一番。

    此时,考场外远远的一处宅院当中,萧飒正在听取汇报。

    “启禀公子,一切已经尽数安排妥当,只要明家武堂的学员们参加弓马试,咱们的人一定会令那些家伙饮恨当场。”萧飒身前站立着一位官员,拱手向萧飒表功道。。

    “是吗?”萧飒有些不置可否地端起身前桌上放着的茶杯,轻轻抿了一口。

    “还请公子放心,一切计划,万无一失!”官员一脸自信道。

    “那我咋听说,这第一轮的弓马试怎么没起什么作用,那些明家武堂学员尽数合格了呢?”萧飒不紧不慢地冲官员道。

    “什么?第一轮尽数合格了?”官员一脸的不可置信。

    “给!”萧飒从袖中取出一物递给官员。

    官员接过一看,却只见上面写着,“尽数通过一轮!”

    啊!官员抬头望向萧飒,心中一阵战栗,公子居然除了自己之外还在考场之中做了手脚,居然还能将消息传递出来。

    “不用害怕!我只是想让你知晓,任何事情都不可能万无一失,你要做的,就是每次尽可能地小心,将每件事做到最好!明白吗?”萧飒依旧是不急不缓地一字一句道。

    “是!”官员额头瞬间冒出了冷汗,之前的大话有些过了,没有什么比当场打脸来得更痛了!“那小人就再去安排安排!查漏补全,必令得这次的安排起效!”

    “不用了,事已至此,再做什么安排也有些晚了!下次注意就好!”萧飒一摆手,制止他道。

    “谢公子不罪之恩!”官员连忙躬身谢罪。

    “好了,我萧家培养你进入官场乃是想让你帮衬萧家,做好事情,不是为的让你请罪的!”萧飒一摆手,“对了,你且将你的布置说一下,我看看有什么漏洞没有?”

    “是!”官员躬身应道,“本次武举弓马试经马文升老大人提议,想要更加注重实效,也将以往的武举弓马试重新进行了划分,合为五门:第一门,长垛:即远距离徒步射箭。箭靶一百二十步之外,每人发九矢,中一矢以上者为合格。”

    “那这门你是如何安排的?”萧飒坐直身形,询问道。

    “小人只是安排了一些差役在场上负责弓箭,会为他们制造一些意想不到的麻烦的!”官员微微一笑。

    “是吗?”萧飒一听眉头一皱。

    “请公子放心,我不会在明面上做文章,只是在暗处,如果没有射出箭矢,是绝对不会有人知晓的!”官员自信地解释道。

    “你确定?”萧飒望了官员一眼。

    “公子,虽然小人不敢说是百分之百,但却也是尽了全力进行安排!”显然,官员是将刚才萧飒的话听在耳中记在心中,再不敢将话说得太满。并附在萧飒耳边低低细语一番。

    “哦,继续!”萧飒听后,眉头一松,也不为已甚,点点头,挥手示意。

    “第二门,马射:即骑在马上射箭。弓用七斗以上。实行对射,当然,弓箭头是用石灰粉包裹着的,以身上被射白点多寡分输赢。”

    萧飒没有打断他,只是侧耳倾听着。

    官员见萧飒没问,继续道,“小人让人用银子说动了几位参加武举的高手,可以在对阵之时,专门针对那明家学员!即便是自己拼掉中第资格,也必不会令其过关,当然,小人也向其许诺,如果此番无法中第,必会请人在军中为其谋得职位!”

    说着,官员噗通一声跪在了萧飒面前。

    萧飒一见之下,面色微动,但却未曾说话,只是静静地望着官员。

    “请公子恕罪,小人不知天高地厚,故乱向人许诺!”官员匍匐于地请罪道。

    “行了,已经许了,就不用再说什么了!再说,咱萧家即便是为其提供几个职位也是小菜一碟罢了!不用放在心上!”萧飒安慰道。

    “其实,小人也是想,这几位高手声名在外,必是有些真本事的,如果他们办成任务最好,如果没有办成也不要紧!”

    官员一见萧飒面色一沉,连忙解释道,“当然,咱们是希望他们办好事情的,但公子刚才也说了,事情不能做满,说话不能说满,意外总是存在的。”

    官员偷偷观察着萧飒的面容,见其脸色稍缓,松了口气。

    “小人是这样想的,万事都有意外,如果这些高手办不成事,咱们可以以军中职位的许诺,再辅以其他手段,将其收归门下,这也算是为咱萧家争取到了人才!”

    萧飒一听,深深望了官员一眼,嗯,还算不错!进退合宜,未虑胜先虑败,人才啊!

    官员察言观色之下,留意到了萧飒眼中闪过一丝欣赏,心下大大地放松了。

    “况且,这只是万一的情况,其实,小人已经在马匹身上做了手脚,如果那高手再加上这暗中的手段,还无法令明家武堂学员败北,那就是天意了!”

    “哦,说来听听!”萧飒一听,眼前一亮,追问道。

    官员得意洋洋道,“其实,小人只不过是在马鞍上做了一点手脚,将一枚钢针置于马鞍当中,只要人坐上去,经过一柱香的时间,钢针就会松动,在受力之下钉入马背,当然,钢针并不长,只是上面附着了一些药物,如果马被钢针所刺,只需片刻就会药性发作,令得马匹狂躁不已,在场内狂奔,掀翻骑乘者,而即便是骑乘者未被掀翻在地,但也有咱们收买的高手在场上乘机发力,将其击落马下,令其完败。”

    “还有,小人也已经安排了差役,见到明家武堂的学员再在马鞍上做手脚,这样也避免了误伤副车!”

    “嗯!”萧飒这次就不只是欣赏了,连连点头,心中暗赞,这小子,将一切因素都算计其中,不错,不错,真心不错!

    “不过!”官员欲言又止。

    “不过什么?”萧飒心中一惊,一皱眉,问道。

    “不过,这招只能使一两次,所以,只能针对一两位明家武堂学员,否则,用得多了,会令其产生戒心,此法就不灵了!”官员连忙解释道。

    “无妨,只要让明家武堂学员中的皎皎者落马,就算是成功了!”萧飒一听,笑道,“对了,你准备针对谁?”

    “小人物色中了那赵明兴,听说,此人乃是明家武堂中的第一人,如果能够将其放落马下,无异于是将明家武堂的灵魂毁掉!”学员一脸残忍道。

    “好!”这下,萧飒不再压抑自己的欣赏之情,拍掌叫好。这小子,还真是心思缜密,可堪大用啊!

    “行,就依你!”萧飒点头道,“还有,不要怕此法被人察觉,只要先将这赵明兴放落马下,随后继续用此法,能够放倒几个是几个,不要怕被查到,咱萧家还是能够将此事压下的,即便压不下,也会找替死鬼,你就不要担心了!你将考场之中的联络之人告诉我,我会派人通知他的!”

    “是!”官员低头应是,低下的眼中闪过一丝精芒,嗯,不错,公子在考场之中还有后手,他上前,将一个名字偷偷告知了萧飒!

    “来人!”萧飒叫道。

    却只见门外进来一位管家打扮之人,上前听吩。

    “附耳过来!”萧飒吩咐道。

    二人一阵耳语,管家出门而去。

    “坐!”萧飒冲官员一指椅子,道。

    “我?”官员一阵惊愕,要知道,之前汇报情况,这位公子可从未让他坐下来过,这是一个很好的信号啊!这是对自己看中的意思啊!

    官员心中一阵惊喜,但嘴上可不敢得寸进尺,“小人不敢!公子面前,哪有小人坐的份!”

    “行了,坐吧!收起你的那小心思,不用试探了,此番事情无论成功与否,你都是大功一件,今后你就跟我吧!”萧飒微微一笑。

    “小人遵命,今后公子吩咐,小人赴汤蹈火,在所不惜!”官员一听,激动异常,自己之前的一番工夫,尽力做好公子安排好的事情,就是为的今日,如今心愿得偿,连忙向萧飒表忠心道。

    “坐吧,咱们继续!”萧飒也不以为意,吩咐道。

    官员向萧飒跪拜一番,站起身形,坐于椅上,开口道。

    “第三门,马枪比斗:即骑着马使用长矛挑刺。长矛重八斤。同样的,是各自比斗,矛尖包裹着石灰,以白点多寡定输赢。”

    “这场考试,与之前第二场大致相同,小人也只是遵照此前的原则,只不过,增加了在长矛之上做手脚的手段。”

    “嗯!”萧飒点点头,也不再说什么。

    “第四门,翘关:即举重。关长一丈七尺,直径三寸半,凡十举。后手持关距出处无过一尺。此次与以往的第五门负重相结合,考生背着五斛重的特制衣裳进行举重。”官员继续道。

    “这场你又如何呢?”萧飒感兴趣道。

    “小人只不过是拜托了一位交好的朋友,令其专门为难明家武堂学员,令他们无法合格。至于具体之事,小人拜托了这位朋友!先行将赵明兴安排到第四关翘关考场,再让其找借口将教官武将调离,随后,他针对明家学员们,令那赵明兴举最难举之关长,一点点为难于他,争取让其倒在这一关之下,最不济,也能够让他消耗体力!”

    “这样的话,环环相扣,即便这一关无法令其败北,也可让其无力再战其他考试。随后安排其在第三关马枪比斗!令其败落此关,如果再有逆天运气,躲过此关,那就在第二关马射之中再战,令其败北!这样的话,环环相扣,相信,迟早他会败落!”官员自信道。

    萧飒更加惊讶地望着官员,这家伙,还真是布置缜密啊!居然连出场顺序都安排了!这些招数自己之前已经想到,也已经吩咐下去施行,未曾想,这家伙居然将自己的安排大部分已经实现,太难得了!即便是这次与明家的为难败北,招得这位人才,也是万分值得啊!

    “好!好!好!”萧飒连连叫好,目光之中异彩连连,欣赏异常地望着官员,吩咐道,“行了,你下去休息吧!”

    “是!”官员这位八面玲珑的七巧心人自是知晓如今已经得到萧飒的欣赏,接下来,就是费心做好每一件事,那样的话,自己就距离萧家核心又近了一步,但他也知晓,适可而止的原则,如今不能再表现了,站起身形躬身向萧飒告辞道。

    嗯!萧飒点点头,目送官员离去。

    “你看,这小子如何?”萧飒对着空气道。

    “嗯,还不错,值得培养!”空中响起了一个声音回应道。

    “你下去,将这小子的一应事物调查清楚!”萧飒吩咐道。

    “是!”空中的声音回道。

    “对了,即便是他两岁时的事情也得调查清楚!”萧飒补充道。

    “小人明白,您是要大用此人的!小人自会用心去查!”

    “嗯!知道就好,切不可调以轻心!”萧飒吩咐道。

    “是!”

    随后,屋中陷入了沉默。

    而萧飒也如同泥塑一般,坐在那儿半天不再说话。

    考场之外的酒楼之中。

    却只见明中信、刘大夏、张延龄、张采坐于其中,望着不远处的考场。

    “中信,看这日头,第一场考试已经完成,你说这第一场学员们表现如何了?”张延龄问道。

    未等明中信回答,刘大夏先开口了,冲张延龄一瞪眼,“废话,明小友又不在考场之中,他岂会知晓?”

    张延龄一瞪眼,望着刘大夏一阵不服气,别人怕你刘大夏,我可不怕!就待与刘大夏斗嘴。

    “刘老,张兄也是关心学员们吗?”明中信微微一笑,为张延龄解围道。

    “那他也太笨了,这般明显的问题还能问出来,真是没脑子!”刘大夏不屑地瞅了张延龄一眼。

    “你!”张延龄急眼了。

    “张兄,我认为,学员们应该已经都通过了这第一关!”明中信冲张延龄道。

    “真的?”张延龄一听,瞬间转过头望向明中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