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五章 武举完毕-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五百七十五章 武举完毕

    那边考生面面相觑,看看嘴角挂血的赵明兴,犹豫不已,毕竟,现在上去只怕有乘人之危之嫌啊!当然,也有那考生跃跃欲试,毕竟,此前赵明兴与景志杰两败俱伤,此时上去与赵明兴比斗,只怕是要占很大便宜啊!但却怕被别人嘲笑捡便宜!

    一时之间,居然无人应战。

    不过,这倒也不用他们操心,考官们为他们解决了!

    “梁云!”

    梁云应声出列。

    这次,依旧是有人送上马匹、兵器,但有前车之鉴,赵明兴细致地进行了检查,马匹倒是没什么毛病,但兵器长矛却依旧是有些分量不对!赵明兴心中叹息一声,看来,咱们这边是没希望了,只怕是所有的兵器都是做了手脚!

    但同时却也激起了赵明兴的斗志,谁说兵器有问题就一定输的!

    赵明兴眼中闪过一丝寒芒,翻身上马。

    而此时,那梁云早已准备妥当,就等开考了。

    考官一声令下,赵明兴二场比斗开始了。

    却见那梁云驱马直奔赵明兴,攻势凶狠,显然是想要乘赵明兴受伤之际,捡个便宜,速战速决。

    当然,赵明兴明知长矛有问题,岂会不知死活地与他硬碰硬,驱马与梁云开始了周旋躲避。

    于是,又成为了上一场的态势,赵明兴驱马躲避,梁云驱马追赶。

    即便赵明兴被追上,他也尽量不与梁云兵器相撞,只是借力使力,小心周旋。

    但这样束手束脚,终究不是常事!

    学员们一见之下,以为赵明兴伤势未愈,心下担心无比。

    终于,久守必失,毕竟赵明兴的武技与那梁云的差距并不大,故此,兵器之间免不了要碰撞,终于,咯一声,赵明兴手中的长矛发出了一声断裂之声,当然,只是有了裂缝,并没有真的断裂。

    但是,赵明兴却是心中咯噔一下,唉,还是免不了要以命相搏啊!

    赵明兴心下一狠,乘与梁云错马之际,远离梁云之后,双手分握长矛两端,却只见他咔嚓一声,将长矛断为两截。

    一时间,全场为之哗然,这真是见所未见啊,居然有人在战场上将兵器掰断,这真是找死啊!

    两位武将考官也是为之一愣,赵明兴这是怎么了?难道要放弃这场比斗?

    但现场中也唯有学员们心中清楚,只怕是这兵器有问题!故此,赵明兴在万般无奈之下才出此下策,将其掰断,一时间,大家心中更加担心,目不转睛地望着场中,尽数心中下定决心,如果赵明兴遇险,他们必会不顾考场规矩将赵明兴抢回,哪怕因此丧失了武举考试资格,也在所不惜!

    梁云一见之下,也是一愣,但随即一喜,无论如何,这是天赐良机啊!要知晓,自古以来,就有一寸长一寸强之说,现在赵明兴自断兵器,这是自毁长城啊!乘此机会一举拿下他,这真是天助自己啊!

    梁云一驱马,直取赵明兴。

    而此时的赵明兴嘴角含着一丝冷笑,双手各执一断长矛,静静地望着梁云。

    想在我这儿占便宜,那得看你有没有这本事吧!

    武将考官们也是望着二人,他们也想看看,这赵明兴究竟想玩什么花样?

    近了,近了,更近了。

    只见二人的马匹越来越近,而赵明兴却是始终没有动静,只是静静地望着狂奔而来的梁云。

    呀!梁云大叫。

    终于,二人短兵相接。

    却只见梁云的长矛直刺赵明兴咽喉。

    赵明兴双眼微闭,静静望着直刺眼前的长矛。

    快动啊!有考生不自禁大叫道。

    然而,赵明兴依旧不为所动。

    却只见长矛矛尖终于只离赵明兴的咽喉只有一尺之远了。

    动了!动了!大家为之欣喜。

    赵明兴终于动了,然而,他并不是身形动了,而是手中的断矛动了。

    右手一挥,啪一声,双矛相交。

    一声清脆之声传来。

    梁云的长矛被挡在一旁,赵明兴左手长矛顺势而上,直取梁云。

    梁云吓了一跳,来了个铁板桥,平躺在了马背上,躲过了这一击。

    然而,就这一下,二人错马而走。

    赵明兴岂会让他如此轻松,拨马向梁云追去。

    到此,此前的形势居然逆转,赵明兴追杀着梁云,而梁云想要拨转马头迎战,却也晚了,毕竟,如果他拨马,肯定会有空当,到时,只怕被赵明兴利用予以打击,不败也得脱层皮啊!

    梁云审时夺势,只好拨马奔逃,寻机再战。

    在场之人一阵惊愕,形势居然逆转得如此快速

    最终,赵明兴凭借精熟的马术追赶上了梁云,一阵穷追猛打,居然将梁云打得找不着北!

    这下,考生们震惊了,这赵明兴真的受伤了?受伤了还如此猛?

    学员们却是欢呼不已,毕竟,这是他们的头,他们的灵魂!这下,反败为胜,太提士气了!

    然而,毕竟梁云与赵明兴的水平相差不大,慢慢地反应过来,渐渐回过神来,逐渐得有守有攻了,稳住了阵脚。

    而且,他凭借长矛的优势,渐渐将局势扳了回来。

    二人重新战在一处。

    赵明兴双手的断矛合出了双锏的威力,一阵狂打。

    而梁云长矛挑刺砸拍,二人渐渐来了个势均力敌,谁也奈何不了谁。

    这下,大家过瘾了,这般势均力敌的比斗真是太难得了,考生们目不转睛地观察着二人的比斗,从中学习吸取经验,越看越兴奋,同时,不断发出喝彩之声,为二人加油。

    终于,一声锣响,一柱香时间到了。

    二人一听,停下了比斗,策马而立,等候考官上前验看。

    考官上前验看之后,震惊地望了一眼赵明兴。

    随即宣布,“赵明兴胜!”

    一时间,梁云愣住了,随即大喝一声,跳下马匹,来到考官面前询问。

    考官一阵解释,却原来,梁云虽然占了长矛的便宜,但赵明兴不知何时,居然令梁云身上沾满了白灰,他不输谁输!

    梁云看看自己身上的白点,再望望赵明兴身上聊聊无几的白点,无奈认输!

    学员们一听欢呼上前,拥着赵明兴到场边休息。

    明中信的神识一见,心中也是一阵安慰,看来,赵明兴的伤势没有多严重。

    再看那景志杰,此时的他已经恢复,正在一旁满眼凶光地望着赵明兴。

    然而,就算他再凶出没什么用,毕竟他与赵明兴已经战成平手,本场考试根本就没有机会再战了!

    随后,考官主持下大家捉对撕杀,决出了胜败。

    遗憾的是,由于景志杰强横的实力,还真被他打下了几位学员,不过,这几位学员因为又找到了弱者,勉强达到了合格标准。

    终于,第二场考试完结,这两队考生当中的学员们在赵明兴嘱咐之下,遇到景志杰,实在撑不住了就立刻认输,令得想要将学员们废掉的目的没有达到。

    至此,学员们有惊无险地得到了合格成绩。

    接下来的步射与马射,虽然事故频出,不过由于大家心中有了万全准备,又由于敌人只是针对赵明兴等几位皎皎者,故此,尽数有惊无险地通过了考试。

    当然,这其中不免有几位学员被针对落马,遗憾出局。

    瑕不掩瑜,大部分学员们通过了武举弓马试,中了武举。

    不只是学员们深出一口气,就连神识笼罩考场的明中信也是长出一口气,毕竟,他所耗费的心神是真的多啊!要知道,他一直在关注着考场之中所有的考生,同时也对官员以及差役们进行着监控,随时作出应对,就有几位差役想要下黑手,被他以神识利箭刺晕,所以学员们才能够顺利通过,就这也还是有所疏忽,有了几次遗憾,但这是不可避免的,毕竟,这么大的演武场要全面照顾到,真心不是那么简单啊!

    然而,武举弓马试完结,马文升令各位考生回云等候公告,随后匆匆而去。

    明中信有些疑惑,但人家朝廷重臣自是有其事务,也不以为意,只是欣慰地扫了一遍学员们,退出了神识模式,回归本体。

    此时茶楼之中,刘大夏、张延龄、张采等人焦急地等待着,不时看看明中信,但明中信只是饮茶,根本就不与他们交流,令得他们更加紧张。

    唉!明中信轻叹一声。

    一瞬间,大家尽皆望向他,疑惑他为何要轻叹?

    “考生们马上就会出来了!”明中信微微一笑,低声说了声,随即拿起茶杯喝茶。

    完了?大家面面相觑,这明中信是怎么知晓的?

    大家的目光齐齐望向了考场大门。

    咦!却只见身披官服的几位官员急匆匆出门而去。

    大家对视一眼,怪异地看看明中信,还真说的准啊!

    唯有刘大夏自语道,“难道朝中出什么事了?”

    张采心中一惊,毕竟,有些事是他的职责范围内的,刘大夏如此说,朝中必定有事啊!

    但看看周围的环境,他按下了心思,只待回去之后再问吧!

    “看,真出来了!”张延龄叫道。

    众人望去。

    嚯,却只见演武场中门大开,考生们鱼贯而出,还真的考完了!

    大家兴奋地站起身形,就待迎接学员们。

    但随即想起明中信才是主角,纷纷望向明中信。

    在众目睽睽之下,明中信抬头,放下茶杯,起身向外行去。

    大家随后跟上,紧随而去。

    而此时的演武场外,人群涌动,叫声、喊声乱做一团。

    而出了考场的考生们更是呼朋唤友,相互招乎。

    当然,也有那沮丧之人,满面伤情向亲友寻求安慰的。

    总之,演武场考场外是人头涌动,一团乱麻。

    “教习!”赵明兴眼尖,一眼望到了路边等候他们的明中信等人,兴奋不已地冲了过来。

    “小心!”明中信连忙一把扶住了他,场外之人,只有他知晓,赵明兴全身带伤,自是心痛无比地扶住了他。

    随手将一枚丹药塞入了赵明兴的口中!

    “教习!”

    “教习!”

    学员们兴奋异常地围住了明中信。

    明中信向大家点点头,“行了,现在不是说事情的时候。走,回去再说!”明中信二话不说,扶着赵明兴转身而去。

    刘大夏等人现在才发现,赵明兴明显不对,煞白的脸色显示了他必然受了伤。也就不再说什么,转身随他而去。

    学员们一看,知晓明教习了解了赵明兴的情况,也不再说什么。

    一行人,默默而行,直奔明宅。

    “什么?没起作用?”萧飒瞪大双目吃人般地望着管家模样的中年人。

    “启禀公子,安排是周密的,但不知为何,那些具体实施的差役突然间晕厥,致使计划未曾实施!”管家中年人无奈地望着萧飒。

    “无故晕厥?”萧飒满面疑惑地望着管家中年人。

    “不错!刚开始我们也不知晓,但在明家学员们安然渡过考试,咱们觉得不对,检查手段未起作用的原因之时,才发现,被我们收买的差役们却晕厥在角落之中,这情形太过诡异了!故此,我们更加小心翼翼地找寻原因,但却一直找不到原因!”管家中年苦笑道。

    “这样啊!”萧飒低头思索一会儿,自语道,“难道,暗中有人帮助明中信?”

    管家中年人欲言又止。

    “说,有什么线索吗?”萧飒注意到管家中年人的神情,问道。

    “小的猜测,这帮助明家学员之人也是外人,绝不会是官员!”管家中年人小心猜测道。

    “嗯,说下去!”萧飒看看他,点头道。

    管家中年人更来劲了,“小人以为,这人也是不敢惊动兵部官员,否则,他只需将咱们的人交给那马文升,马文升自会追究,那样的话事情就大发了。但现在的情况是,暗中之人根本就是悄无声息地帮助明家,这样的话,就证明这暗中之人也不敢暴露,显然也是临时混入考场的!”

    “白痴!”萧飒恶狠狠瞪了他一眼。

    管家中年人懵了,难道自己猜的不对?

    萧飒瞪他一眼,不再向他解释,反问道。

    “对了,那马匹、兵器的招数就没起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