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九章 分析局势-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五百七十九章 分析局势

    于是,大家纷纷将目光投向了寿宁候与小候爷郭勋这两个在座之人唯二有这个面子的。

    但寿宁候无奈地指着依旧在偷笑的张延龄,无奈地冲大家展示一个苦笑,是啊,有这位活宝在此偷笑,只怕开口也不好使啊!

    这下,也就只剩小候爷郭勋开这个口了!

    “刘老,相信这个忙您是一定会帮的吧?”郭勋看看周围,只好冲刘大夏一拱手,开口道。

    刘大夏一撇明中信,再看看郭勋,那意思很明确,人家正主在那儿还优哉游哉的,你这充的什么大瓣蒜!

    郭勋也是聪明人,见此情形,知晓自己这个台阶给了,就看明中信了。

    双手一摊,冲明中信苦笑一声,交接吧!

    明中信见此情形,知晓自己如果再不出面,只怕今日刘老也下不了台。

    明中信谄笑着,来到刘大夏面前,躬身到地,“刘老,这件事还得您出马啊!”

    “什么事啊?”刘大夏掏掏耳朵,好似没听到一般,大声道。

    明中信无奈一笑,大声道,“刘老,学员们的武举之试,还请刘老出面转寰一二!”

    “嗯!”刘大夏只是用鼻音回了一下。

    唉!这个老小孩!明中信心中一阵无奈,到这步田地了还在拿乔!

    明中信上前深深鞠了一躬,“刘老,小子在此恳请您出面,为明家学员谋个公平!”

    “哟,这是怎么了?堂堂明家家主连这个能力都没有?”刘大夏一脸戏谑地望着明中信道。

    “小子实在是能力有限,力力未逮,还望刘老出手!”明中信满面诚恳道。

    刘大夏深深望着明中信,突然,神色一肃,语重心长道,“中信啊!你考虑过没有,为何那些考官为何明知你的学员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却尽皆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明中信心中一震,抬头讶异地望着刘大夏。之前他心中就很是吃惊,作为一国之伦才大典,怎会有如此多的漏洞,令得那些差役官员为难自已,那些考官都是死人吗?但现在刘大夏这话里有话,难道还有其他原因?

    “张采,你去看看,周围有没有闲人!”刘大夏不理他,反而冲在旁边偷笑的张采道。

    张采一愣,不解地望着刘大夏。

    “张采,你带李玉去周围看着一点!”石文义若有所思地看了刘大夏一眼,吩咐道。

    哦!张采反应过来,点头叫了李玉出了大厅。

    而众人却是心中一惊,大家都是聪明人,自是知晓,刘大夏接下来的话只怕是有些隐秘,故此才如此谨慎。

    明家众人孙宇、明中信、师逸房、吴阁主等尽皆望向明中信,自己等人是去是留,看家主如何决定吧!

    明中信心里如明镜一般,冲他们点点头,留下!

    刘大夏环视一圈,看看寿宁候、张延龄、郭勋、石文义等,满面肃然地开口道,“大家都是一条船上的,我希望今日之言出得我口入得你们耳,绝对不能在其他地方再谈起!”

    寿宁候等人面色凝重地点头应诺。张延龄本来还想问一下,但却被寿宁候一把抓住,冲他摇摇头。

    刘大夏满意地点点头,转头向明中信道,缓缓问道。

    “其实,在考场中学员们所遇到的很多问题,考官们或多或少都已经看在了眼中,然而,作为一国的最高科考,难道他们就没有一点觉悟?知晓这是有人在为难于你们吗?但为何他们不出面,你难道就没想过吗?”

    明中信一皱眉,陷入思索,但想了半天,却是半点摸不着头绪,不解地望向刘大夏。

    刘大夏摇摇头,望着明中信有些失望,毕竟,还是年轻识浅啊!

    轻叹一声,向明中信一语揭破了其中隐情,“其实,考官们的这些做法与你之前的所作所为是密切相关的!”

    “之前的所作所为?”明中信眼睛一缩,“难道”

    “嗯,不错!”刘大夏重重一点头,“咱们看看你的一些做法,一是科举之应试技巧,触动了一些世家大族的根本利益,虽然有陆明远为你背书,但是,这份恩怨却深入了他们的心中。毕竟,你这是砸人家的饭碗啊!此乃是根本!”

    明中信点点头,表示认可。旁边的寿宁候、郭勋、石文义等人也隐入了思索。

    “二是你到京师之后的所作所为。本来,你来到京师做什么也没什么关系,充其量也就是在生意之上有所作为罢了,而且,你是与寿宁候府合作的。故此,刚开始,大家也没注意到什么?毕竟,寿宁候乃是外戚,做些买卖,也不会有人存心为难。但是,你错就错在,什么买卖都要掺和一脚!”

    “啊!”明中信有些所悟,静候刘大夏继续。

    “你插手的生意,如报社,如茶叶,如银号等,这些敏感之事,只有一件的话,倒也不至于让人忌惮,但你却是尽皆插手,手太长了!报社掌握着喉舌,银号掌握着经济命脉,还有那些生意,令大家从里到外离不了你,而且,你还在京师郊外建立明家学堂,居然插手了儒家最根本之事,这就更犯了忌讳!”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是,你通过这些买卖,与我、老李头、寿宁候、武定候、牟斌有意无意之间,居然明里暗里形成了一个无形的大网,而你在其中更是成为了这个最重要的纽带,让我们连成了一片,形成了一个独立于朝堂之外的一个势力,试想,你一个根本还没有进入官场的小白丁,居然有了如此有影响的能力,谁不会对你忌惮?”

    明中信眼中闪过了一丝寒光,明白了,彻底明白了,说到底,是自己的行为令得有人深深为之忌惮。

    “小子受教!”明中信深深一躬,向刘大夏致谢。如果没有刘大夏提点,他还不知晓,有意无意之中居然种下了如此隐患!

    “现在知晓了,之前那些行动作法虽然感觉很是给力,但却也得罪了朝堂上上下下,试想,这般情况之下,谁不关注于你!你前一段时间在京师太过高光了!”刘大夏叹息一声。

    旁边众人眼中闪过了一丝明悟,原来,咱们的摊子居然铺得如此大了!

    想想朝堂之上那些大佬们的手段,寿宁候、郭勋、石文义眼中闪过惊惧之色,照此下去,难保那些大佬不会出手啊!

    “你这下知晓了吧,为何考官们明明知晓有人为难你明家学员了吧!”刘大夏望着明中信问道。

    “嗯!”明中信眼中闪过一丝思索,抬头望着刘大夏,“既然前面已经受到了如此忌惮,只怕此番明家学员们参加武举,这是要进入军中的节奏,故此大家对我更加忌惮,所以才坐看有人为难明家学员,更有甚者,其实大家也是想坐看其成吧?”

    刘大夏眼中闪过一丝欣赏,点头道,“不错,聪明!虽然,前面你已经参加了科举,而且中了秀才,但因为你还未曾进入官场,而此番参加武举却是不同,这次你可是正式出手了,要掌权了!虽然,这些学员还小,但谁知是不是你的布局,为防微杜渐,大家自是想要打压于你,如今有人正好出手,不帮着为难于你就是你小子的福气了,居然还想让他们帮着你,那不是做梦吗?”

    明中信眼中闪过一丝失望,“我想,刘老只怕也不会帮我了吧?”

    刘大夏微笑着点头默认。

    得到刘大夏的默认,明中信眼中闪过一丝不屈,眼神一定,冲刘大夏一拱手,“谢过刘老提点,既然情势如此,那此番明家也只能听天由命,留待来日了!”

    刘大夏未曾看到明中信眼中的不屈,听到此言,以为明中信已经明白情势,不再相劝,反而赞许地点点头,安慰道,“小子,消弥一段时间吧!这对你有好处!逐渐淡出朝堂大臣们的眼线,相信过一段时间,他们自会忘记于你,到时,再图后事!况且,这次武举之试乃是六年来的伦才大典,相信他们也不敢太过份,只会是在职权范围内为明家学员设置一些障碍,明家学员中第应该还是有希望的。要知道,朝廷现在正值多事之秋,也是极需人才的!绝不会放着明家这批人才不用的!”

    明中信嘴角闪过一丝冷笑,靠人家大发慈悲?这可不行!咱明家人可从来没有等靠过别人,如果公平还则罢了,否则,大不了一拍两散!

    他心中清楚,就自己之前在陵县立的大愿,如果想要实现,就必然会动很多人的利益,与人有冲突,这是不可避免的,如果这次退缩了,只怕是自己今后再也无法挺直腰杆了!

    但他又不想将刘大夏拉下水,毕竟,人家今日将这份情势分析了个透彻,这也是对自己的莫大的支持了!绝不能令人家难做啊!

    在座众人尽皆计较着这番武举的得失,未曾注意到明中信。

    “行了,咱们安心等待兵部出榜吧!”刘大夏抚须叹道,“明小子,情势如此,该低头处咱也必须低头啊!”

    “刘老说的是,中信受教了!”明中信一脸的恭顺。

    “小子,还是为咱们准备饭菜吧!肚皮都快饿扁了!”刘大夏笑道。

    “还请刘老稍候,马上就好!”福伯在旁回话道。

    自从福伯来了京师之后,明中信已经将明宅的大小事务,尽皆交待给了福伯,而明中远则一心负责书坊及报社之事。也算是各归各位吧!

    “嗯!好久没尝过明宅的美食了!真是期待啊!”刘大夏咽了一口口水道。

    “好!呆会儿还请刘老认真品尝啊!”明中信笑笑。

    见到明中信的笑容,众人莫名地心中一松,面上泛出了笑容。只要明中信心中有底,他们就不怕任何困难!

    确实,刚才,刘大夏的一番分析,令得他们精神紧张,毕竟,那可是世家大族、朝廷重臣,跺一跺脚京师都得震三震啊!要说不怕,那可真的是说笑的!

    虽然寿宁候、武定候他们不怕,但在座的明家中人及石文义却是心有余悸,谁让他们根底太浅,如果人家真的针对他们,只怕还真的如同踩死一只蚂蚁那般简单啊!

    毕竟,谁也没有明中信那般逆天的本事!

    一时间,大厅中的空气都为之一松,重新恢复了往日轻松祥和的气氛。

    “福伯,就在演武厅准备宴席吧!今日,咱们大家同乐一番!毕竟,武举之试已经完毕!”明中信冲福伯吩咐道,“还有,最近大家都辛苦了,让所有人都上席,一起来吧!”

    “是!”福伯奇怪地看了一眼明中信,眼中闪过一丝忧虑,虽然明中信掩饰得很好,但他毕竟与明中信呆的时间长,隐约间感觉到了明中信心中的一丝丝情绪。

    “刘老,既然咱们现在被如此多的人盯着,今后各项事情得有个章程啊!”明中信吩咐完福伯之后,冲刘大夏一笑,征求意见道。

    “那倒也不需要,只不过,现在需要消弥的是你,而非明家,只要你不出现在公众场合,自不会有人专门找你的麻烦,毕竟,咱们这些人不是吃素的!”刘大夏微一沉吟,看着明中信道。

    “对啊!还有我们呢!中信,别被刘老头吓住了!”张延龄在旁插话道。

    刘大夏一听,吹胡子瞪眼睛,望向张延龄,“你小子,一天不折我台就不舒服,是吧?”

    张延龄傲娇地一扬脖,不理会刘大夏。

    明中信看盾寿宁候,见他只是宠溺地看了一眼张延龄,见明中信看他,点点头,显然,在他心中也是认同张延龄的话的!明中信冲寿宁候一拱手,笑笑,“谢过张兄!”

    “中信客气了!”寿宁候笑笑,不以为意道。

    其实,在他心中,他是极其希望明中信与朝堂之上的世家大族怼上的,毕竟,那样的话,就会断了明中信的仕途,专心搞生意,那样的话,候府就多了一个可靠的经济合作伙伴,那才是他想要的!

    故此,张延龄的话正合他意,故此他才点头表示支持!

    “对啊!中信,有我们呢!”郭勋也是一脸诚恳道。

    同时,郭勋与寿宁候相视一笑,显然,这二位的心思差不多!毕竟,同为勋贵外戚,一些利益共同点是一致的!想法也是一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