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章 一石三鸟-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五百八十章 一石三鸟

    明中信望着他们,心中一动,是啊,自己还有这些合作者,这也是一股极其强大的力量啊!用好了,就会发挥出巨大的力量!自己也不是手无缚鸡之力啊!

    罢了,一切静等兵部武举榜单出来再说吧!

    明中信恢复了笑颜,不再谈论此事。

    众人见明中信恢复正常,显然,这明中信心中有了定论!大家也尽皆笑颜顿开,放下了担忧之心,明宅大厅一时间笑语欢声,好不热闹。

    一番欢聚之后,酒足饭饱的众人告辞而去。

    刘大夏出了明宅,带着几分醉意,直奔一座府邸而去。

    “启禀老爷,刘大人求见!”管家来到书房,向主人回禀道。

    “哪位刘大人”主人从书案之后抬起头颅,问道。

    嚯!可不正是那兵部尚书马文升吗

    “刘大夏刘大人!”管家回禀道。

    “是他啊!”马文升一阵踌躇,毕竟,在这武举即将出榜的敏感时期,这刘大夏求见只怕有些不妥吧

    “告诉他,我今日未归,在兵部考场住宿,让他过几日再来吧!”马文升考虑半晌,抬头吩咐道。

    “老大人不在啊!”刘大夏一听,知晓今日不方便,好在,今日也不过是前来试探一下,顺便提醒一下马文升而已。

    “正是,我家老爷这几日一直都在考场,未曾归来!刘大人还是改日再来吧!”管家恭恭敬敬道。

    “也好!那还烦请管家在老大人回来后,将此信交给老大人!”说着,刘大夏从怀中取出一封信,递给管家。

    “是!”管家接过书信,揣入怀中。

    “那刘某就告辞了!”刘大夏毫不拖泥带水,转身而去。

    管家深深看了刘大夏背景一眼,转身回府。

    “书信”马文升一皱眉,看着管家。

    管家从怀中取出书信,呈给马文升。

    “老大人台鉴:今日考场之上,频出状况,有考生受到不公正待遇,还望老大人禀持着公正公平的态度予以彻查。刘大夏敬上。”

    短短几行字,印入马文升的眼帘。

    哦,原来如此!马文升一见,心中顿时明了,这刘大夏还真是说情来了!不过,还算他聪明,没有指名道姓。

    马文升自是知晓此事牵扯甚大,苦笑一声,将书信放到蜡台之上烧毁。

    与此同时,他想起了刚才在文渊阁所历之事。

    刘健等阁臣,各部大臣坐定。

    “大家说说看吧!云南宜良赈灾这章程应该如何拟定?”刘健开口道。

    李东阳在旁仔细观察着大家的神情。

    却只见大家面面相觑,眼中闪过一丝丝复杂之色,但就是不开口。

    “我知晓,大家对这奏折中提出的赈灾之法有些抵触,但大家应该知晓,此乃危急关头,一切心结都放下,毕竟,云南宜良百姓等不得啊!”刘健哪还不知大家的小心思,直接点透道。

    但大臣们依旧不开口。

    谢迁环视一周,开口道,“既然大家不说话,那我就提议一下。”

    一时间,大家都望向谢迁。

    “咱们就依据这份奏折行事,奏折中最主要的提到了几个方面,一,瘟疫防治,将这份瘟疫防范心得八百里加急送往南京太医院,再由南京太医院制定防治措施,在云南就地筹备药物运往灾区。”

    大家纷纷点头认可。

    “那这瘟疫防治之事就如此做!”刘健点头认可。

    李东阳道,“刘大人,且慢!”

    “哦,李大人还有何补充的?”刘健一愣,转头望向李东阳。

    “其实,这瘟疫防治之法我已经交与太医院一份,也与他们进行了研究,不如,这次,就派一名知晓防治之法的太医亲往云南指导防治如何?”李东阳斟酌一下道。

    “原来如此!这样更好!如果有一位更加熟悉之人,这瘟疫防治更加有效!就依李大人!派太医前往!”刘健点头道,“谢大人继续!”

    “二,救援,责令当地官府派差役兵丁前去协同百姓救援那些被埋在废墟之下的百姓,并筹备赈灾粮食,先行做好安抚工作。大家还有何要补充的?”谢迁说完望着大臣们。

    “谢大人,听说云南宜良的县衙也被地震摧毁,只怕无法组织起来,不如,责令邻县组织差役兵丁前往救援,你认为呢?”吏部尚书倪岳道。

    “倪大人思虑周全,此提议甚好!”谢迁冲倪岳一拱手。

    倪岳抚须微笑。

    “大家还有何要补充的?”刘健问道。

    大臣们纷纷摇头。

    刘健冲谢迁点点头。

    “三,安全问题,兵部协调调派周边各地军士前往戒备,随时准备镇压作乱之人。四,赈灾财物,由户部制定计划,就近筹措银两运往灾区。五,监察,派钦差前往云南宜良,督促当地官府进行赈灾,并严格按照赈灾预案行事,力求做到安抚百姓,制止暴乱,圆满赈灾。”

    大家一一议定。

    “好,具体章程就如此吧!”刘健长出一口气,“谢大人,李大人,你们看如何?”

    谢迁与李东阳自是没什么意见,点头认可。

    “对了,李大人,此奏折真的是那明中信所定?”谢迁意味不明地问道。

    “哦!”李东阳一愣,既然具体章程都定了,为何这谢迁问这话?

    “是啊!李大人,真的是他吗?”刘健也好奇地望着李东阳。

    四周围坐着的大臣们也是满眼的兴趣,但这兴趣的意味可就不知晓了!

    李东阳环视一周,冲刘健与谢迁点点头,“不错,基本上都是明中信的意思,只不过我与太医院及一些治理天灾的同僚进行了一下补充完善,毕竟,明中信根本就未曾出过远门,有些意见太想当然了。”

    “哦,原来如此!”刘健点头沉吟。

    谢迁却是眼中睛光一闪,“那意思就是说,这明中信对赈灾之事了如只掌了?”

    李东阳警惕地看看谢迁,但却看不出什么来,只好点点头。

    “刘大人,我有一个提议,不知你意下如何?”谢迁转头望向刘健。

    “谢大人请讲!”刘健一愣,看着谢迁不明所以。

    “我想,这明中信既然对赈灾防疫之事如此了解,倒不如,咱们这次派他随队前往,跟随钦差,以便更好地做好赈灾事宜。”谢迁一拱手。

    “什么?”李东阳大惊,眼中闪过一丝惊慌,这谢迁是何意?居然推举明中信?

    刘健一听,眉头一皱,低头沉吟。

    “刘大人,万万不可啊!”李东阳急道,现在他还不知晓这谢迁究竟是何用意,但却不妨碍他分析形势,如果明中信前往云南,先不说他能否帮上忙,只这山高路远,云南那穷山恶水,那文弱书生就吃不消啊,到时,如果明中信有所闪失,那可是自己害了他啊!绝不能让他去!

    “李大人的意思是?”是健抬头望向李东阳。

    “刘大人,想那明中信只是一介书生,未曾入得仕途,如今却要他前往云南,名不正则言不顺,还请作罢!”李东阳正色道。

    “李大人此言差矣,常言道,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更何况那明中信乃是读书人,还是刚中的秀才,如果朝廷有事,他自是责无旁贷,又怎会名不正,言不顺呢?”谢迁连连摇头,反驳道。

    “这,”李东阳眉头紧皱,望着谢迁,无法理解,为何这谢迁这般使力,要让明中信去云南呢?但自己又怎能不争取呢?“谢大人,想那明中信只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年,能够想出这预案就已经不错了,如果让他前往灾区赈灾,是不是有些不厚道呢?况且,他去了又能做些什么呢?官职没有,职权没有,身无缚鸡之力,他又如何能够使得上力?”

    话虽如此说,但周围的大臣们有些却是满眼思索,望着谢迁,眼神中若有所悟的样子!

    “李大人,您可不要糊弄我等,您说那明中信仅有十几岁,但想那明中信在陵县损粮食,安灾民,退匪徒,解府城围,这一桩桩一件件可都是历历在目啊!这些是不通世事,身无缚鸡之力的读书人能够干出来的事吗?这样的才干,这样的能力,不尽早为朝廷所用,那可真的是可惜啊!如今,正值云南宜良百姓身处水火之中,作为一个读书人,岂能不尽力帮扶?”谢迁笑道。

    “这?”李东阳有些无力反驳。

    “况且,你说他没有官职,没有职权,但帮扶百姓又不是一定要有官职、职权才能使得上力,他既通瘟疫防治之法,又通赈灾程序,跟在钦差面前,可以出出主意,随时提醒钦差,这不是最大的帮衬吗?他也可以通过钦差的权职,做到总揽全局的重任啊!”

    看来,这谢迁是诚心要将明中信打发到云南宜良了!李东阳如是想。

    “不错,这明中信深切明了预案,对各个环节了如只掌,如果说钦差人选无法一时定下,但他却正是钦差随行的最合适人选啊!”一位大臣附和道。

    “不错,不错!正是!正是!”

    一时间,居然有几位大臣予以附议。

    至于刘健、倪岳、马文升,也是深以为然,频频点头。毕竟,这项预案初步提出,还未经证实是否立竿见影,也需要一位熟知预案之人在旁协助,明中信这位始作俑者可不正是最佳人选吗?

    李东阳就纳闷了,这是怎么了,刚才在陛下面前他们可不是如此啊!深怕陛下重用这明中信,,深怕他简在帝心一言不发,绝口不提明中信。为何他们如今却这般积极推举明中信呢?

    此时的李东阳环视一眼在座发言的几位大臣,猛然间发现,这几位大臣,包括谢迁居然尽皆属于世家大族,或者是世家大族的外围子弟。看着他们眼中泛起的精光,李东阳若有所悟!他们这是要将明中信发配边疆啊!现如今的京师,明中信折腾得太狠了!深深为他们所忌惮,再加上之前的恩怨,他们自是希望将明中信远远地发配,最好是这辈子不回来,如今见谢迁提出如此好的建议,岂能不附和,岂能不推波助澜?

    一瞬间,李东阳想通了!但却也心中无力,在谢迁为首的这些大臣推举之下,而理也全在人家那边,君不见连刘健、倪岳、马文升也是点头赞同吗!只怕这趟明中信还真得去了!罢了,再做这最后的努力吧!

    “话虽如此,但这官家还不差饿兵呢?那这明中信的身份是否很是尴尬呢?他随行钦差又以何名义呢?”李东阳反问道。

    “这好办!”谢迁一听,笑意盈面,知晓李东阳已经无力反驳了,这是为明中信要好处呢!“咱们可以将他聘为钦差的幕僚,至于他的薪俸,可奏请陛下特批,由户部核销,按五品待遇走,当然,在云南宜良之事了结之后,自会收回!”

    刘健眼前一亮,这主意好!既能物尽其用,人尽其才,还不至于为朝廷留下隐患,高,实在是高!

    “好,就依谢大人所言,而且,如果明中信这项差事办得好,那么,咱们再奏请陛下嘉奖于他!”刘健连连点头。

    谢迁及几位大臣相视而笑,充满了得意之情。

    见此情形,李东阳知晓回天无力,一阵苦笑,这是想鸟尽弓藏,一石三鸟啊!一则,将明中信打发到了云南,眼不见心不烦!遂了他们的意!二则,令云南赈灾之事有了一个替死鬼!三则,可以打压明中信令他不能再在京城翻云覆雨!四则,即便明中信立功回来,也还是一介布衣,对于他的仕途一点好处都没有!还耽误了时间!毒,真是太毒了!

    李东阳望着谢迁一阵恨意上心头,但却也无可奈何!

    “好,此事就如此办!各部依此方案拟定章程,奏请陛下批阅!”刘健最后一锤定音道。

    马文升回过神来,想当时,他自是看在眼中,也知晓这谢迁等人是在借机打压明中信,但他也知晓这样做的话,对陛下也好,对云南宜良百姓也好,尽皆是利国利民之事!他也没理由因为一个明中信而与谢迁等人对着干!但他却也心中有些愧纠,毕竟,咱们这些大臣们算计一个小娃娃,实在是有些难以启齿啊!罢了,在你走之前,我就帮你一把吧!j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