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三章 钦命立下-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五百八十三章 钦命立下

    “三则,你说的好,此番针对也是对明家考生的磨砺,这也可以算是朝廷对他们的一项考核,他们圆满地完成了此番考核,这也就说明了他们的优秀,故此,陛下不也没有因他们年轻而另眼对待!”

    李东阳一脸激愤,就待争辩。

    “况且,咱们可以在授予职位之时照顾一下他们,这也算是朝廷对他们在武举当中表现极佳的嘉奖吧!”

    弘治听得满脸笑意,欣赏地望着刘健,频频点头,姜还是老的辣,甚得我心,甚得我心啊!

    李东阳见此情形,心中知晓,再争取也没什么用了,只好闭嘴不言。

    “陛下,具体如何做,还请您定夺!”刘健见说服李东阳,转让头望向弘治。

    “刘卿说得在礼,毕竟无论如何明家考生在武举考场中表现极佳,应得赏赐,马卿,你就按照每位明家考生在原来的基础上再升一级职位即可!”弘治点点头。

    “诺!”马文升上前应是。

    “宣牟斌!”弘治吩咐旁边太监道。

    大家心中一跳,这是要查武举考场人命案了!但不找刑部人员查,反而要找锦衣卫,这是要闹哪样

    谢迁也是心神一震,听说这牟斌曾与那明中信接触,如果知晓自己曾经针对过明中信,到时只怕会查自己,那时候怎么办

    而旁边的李东阳却是一脸的幸灾乐祸,看你老小子再跳,凭明中信与牟斌的关系,只怕他会先查你小子,到时,如果你小子牵扯其中,只怕不脱层皮是不行的!

    而一些与谢迁交好的大臣面上泛起了同情之色,虽然这些年锦衣卫干的坏事极少,但毕竟职能在那儿,还是干着一些赃活,这番只怕谢大人要吃点亏了!

    “牟斌觐见!”御林军来报。

    “传!”弘治抬头道。

    却只见牟斌大踏步进了御书房,躬身为礼。

    “牟卿,武举考场发生人命案,由你查处,尽快与马卿交接,熟悉案情,将这幕后黑手查出,不得有误!”弘治望着牟斌道。

    “诺!”牟斌一点都不意外,脸色平静地低头应是。

    “马卿,你先去将武举榜单公布,同时规划一下北上人员名单路线,并将中第考生分批补充前往北方边疆,一应事务按之前商定的方案实施!”弘治冲马文升道。

    “诺!”马文升躬身应道。

    “还有,你要与牟指挥使交接人命案,切实朝廷配合,这几日兵部人员就呆在演武场吧!”

    “诺!”马文升与牟斌应道。

    “刘卿,拟旨授予武举中第考生官职!”弘治转头冲刘健道。

    “诺!”

    “刘卿,云南宜良赈灾之事,就按议定预案拟旨吧!尽快让钦差动身,还有,李卿,你去明宅宣旨,令那明中信准备动身前往。同时,安抚一下明中信,告诉他此乃是朝廷对他的重用,令他切不可有其他心思!怠慢差事!”

    “诺!”刘健与李东阳低头应是。

    不同的是,刘健欣然应是,而李东阳却是面带苦色。

    李东阳知晓,如果自己去宣旨,明中信绝对能够猜到,就是自己怕缘故才令得他有了这份差事,希望他不会再增芥蒂吧!

    “好了,退下吧!”弘治挥挥手。

    “诺!”众大臣齐声应是,退出了御书房。

    随后,大家各行其是,结伙而去。

    至于几位领了君命的大人,随同刘健来到了文渊阁,静候刘健拟旨用印。

    最先出炉的是云南宜良之事,李东阳先领到了圣旨,也就是明中信的任命圣旨!

    李东阳接过圣旨,望着它,轻叹一口气,就待离去。

    “李大人!”刘健叫住了他。

    李东阳一阵疑惑,刘健叫住自己是何意?

    “李大人,大局为重,还望你好好劝说那明中信,实心用事,驳个前程!”刘健语重心长道。

    “刘大人客气了,李某既然领了旨意,自会尽心!”李东阳笑笑。

    “那就好!”刘健望着李东阳点点头。心中叹了一声,看来,李东阳还是怪自己没有帮他啊!但自己也是大局为重啊!希望他能够想通理解自己吧!

    “刘大人要是没事的话,李某就此前去办差了!”李东阳一拱手,转身。

    却见他冲旁边的马文升一拱手,“马大人,恕李某圣旨在身,无法全礼,今日之情,李某铭记于心!”

    马文升连忙回礼,他明白,李东阳这是对自己在御书房帮他的谢礼,但实话说,自己也是实话实说,并非刻意帮他!

    李东阳冲他笑笑,大踏步而去。

    马文升望着李东阳的背影,心中一阵感叹,这李大人对明家还真是用心啊!就是不知,此番前去,那明中信要做何反应?

    同样,刘健望着李东阳的背影也是一阵唏嘘,这李东阳平时看着异常稳健,为何今日大失方寸,频频失态呢?

    接下来,就是给兵部的一张圣旨。

    “马大人,此乃中第考生职位旨意,就由你前去宣旨吧!”刘健冲马文升道。

    “是!”马文升躬身接过圣旨,转身而去。

    来到门口,却只见牟斌还在等候于他。

    “牟大人,请!”马文升冲牟斌道。

    “马大人,请!”牟斌还之以礼。

    二人赶赴演武场。

    “快,去延请刘大人!”李东阳回到府中,冲李兆先吩咐道。

    “哪位刘大人?”李兆先有些懵地望着父亲。

    “还能有谁,刘大夏那老头!”李东阳有些急躁。

    本来,他应该马不停蹄前往明宅宣读旨意,但依他与明中信现在的关系,他思虑再三,还是觉得叫上刘老头为宜。

    接到邀请的刘大夏也是一阵愕然,现在李东阳叫自己有何事?问一番李兆先,但李兆先居然一问三不知!刘大夏也是一阵心惊,难道与武举有关?明家考生有变?他不敢怠慢,急匆匆直奔李府。

    “老李头,难道明家考生有事?”未等坐定,刘大夏就冲着李东阳嚷道。

    “不是明家考生有事!而是明中信有事!”李东阳苦笑一声。

    “什么?”刘大夏惊呆了,上前一把抓住李东阳道,“明小友有何事?”

    咝,李东阳倒吸一口凉气,这老刘头手劲可真大!“你看看!”

    说着,李东阳从旁边取过圣旨递给刘大夏。

    圣旨?刘大夏自是知晓这是何物,但更加摸不着头脑,这圣旨与明中信有何关联?难道还能任命官职不成?

    想虽如此想,但他知晓,李东阳绝不会无的放矢,打开圣旨看道。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云南宜良发生灾劫……”

    圣旨开头是对云南宜良发生地震之事的描述,随后就是对明中信在陵县救灾之时的表现一通夸奖,接着,就是圣上对明中信的肯定与赞赏,故此国家百姓危难之际,仁人志士应该挺身而出,陛下下旨任明中信为钦差面前的幕僚,享四品待遇,钦此!落款是御印!

    “这是你老小子的主意?”刘大夏看完,一脸的难看,望向李东阳。

    李东阳都不知为何,今日苦笑的次数如此多。

    “唉!”未语先叹,无奈道,“老刘头,你觉得我是那种人吗?”

    毕竟是多年老友,刘大夏知晓,此事必然另有隐情,面色稍稍缓和道,“那你说说,这是怎么回事?”

    李东阳轻咳一声,清清嗓子,将事情缘由一一道来。

    “原来是谢迁那老小子的主意啊!他这是见不得明家好啊!”刘大夏一阵咬牙。

    “谁说不是呢?”李东阳是附和道。

    “说吧!老李头,你是想让我做什么?”刘大夏向李东阳问道。

    旁边的李兆先一头雾水,但听到事涉谢迁与明中信,心中也是一震,目不转睛地望着二老,不敢遗漏一丝一毫的对话。

    至于圣旨,他是不敢看的,毕竟,那代表了皇权,不是他能够看的!而刘大夏,人家乃是二品大员,再加上与父亲交好,此番还用到人家,故此父亲才毫不避讳地让他观看的!岂是自己能比的!

    “老刘头,此番你可得为我站队啊!”李东阳长叹一声。

    “哟,如何站队法?那可得看我的心情了!”刘大夏一听,拿乔起来。

    “行了,此番涉及明小友,咱们得合计合计!如何让明小友领旨前往!否则,抗旨之名可不是闹着玩的。”李东阳正色道。

    一听是明中信之事,刘大夏恢复了肃然之色,皱眉道,“你是说,想让我与你同去,说服明小友,让他接旨前往?”

    “嗯,到底是老伙计,真是我肚子里的虫子啊!”

    “别拍马屁,你也知晓,明小友的性格,如果让他不爽,只怕还真的会抗旨不遵啊!”刘大夏眉头不展道。

    “就是如此,我才想让你先行去说服一下明小友,我再去宣旨啊!”

    “对了,这幕僚是什么鬼?还四品待遇,大明有这先例吗?”刘大夏没理会李东阳的话,冲他问道。

    “唉,你也知道,明小友现在仅是一位秀才,任官职的话很不合适,我也以此为由力争让明小友留在京师,未曾想那谢适居然出了这个馊主意!未曾想,陛下考虑过后,居然同意了!”李东阳无奈地向他解释道。

    “那回来呢?不会过河拆桥,卸磨杀驴吧?”刘大夏一脸疑问。

    “那倒不会,陛下与内阁商量之后,特允诺,如果明小友归来,将让他到国子监进学。”

    “就这,拿一个监生糊弄咱们?”刘大夏不乐意了,“那就没说,如果赈灾之事办得妥贴,那朝廷的奖励呢?嘉奖呢?”

    “嘉奖肯定有,但官职绝不会授予就是!”

    “不去!”刘大夏面色一沉,撂挑子不干了。

    “你是说明小友不去,还是你不去说服他?”李东阳不解地问道。

    “你脑袋秀逗了?”刘大夏一脸的不可思议,望着李东阳道,“我还能让明小友不去?那不是让他抗旨不遵吗?到时满门抄斩?”

    李东阳反应过来,确实今日自己真心心烦意乱了,老刘头肯定是不愿意让明小友觉得是联合自己坑他所以才不想去做这说服之事,如此简单之事自己居然想不通,真是该死啊!

    “你也知道,我与明小友本来就心存芥蒂,如果我去宣旨,只怕他会以为我诚心针对于他,到时我们的关系可就再也无法挽回了啊!”李东阳可怜兮兮道。

    刘大夏看看李东阳的样子,摇头不已,自己也就是说说,眼前形势严竣,自已自不会袖手旁观。

    “罢了,我去还不成吗!真是被你这老小子害死了!”刘大夏抱怨道。

    李东阳一时间面泛喜色,有这老刘头出面,那明小友肯定不会驳他的面子,有他转寰,自己此番无忧矣。

    “对了,你还可以告诉明小友,一位兵部主事已经服毒而亡,一应差役被拿下,现在锦衣卫已经接手,只需静待一些时日,那幕后为难明家考生之人自会水落石出。而且,我还争取到,明家中第考生此次尽皆被提升一级职位。至于未曾考中之人,只怕今次是回天乏力了!”

    刘大夏一听,双眼一亮,“你这老小子,有些好消息不早说!有这消息,我更加有把握说服他了!”

    李东阳面泛苦色,自己也不知晓为何今日这般糊涂,几次三番出错,要是在往日,这些细节自己早已理顺。

    刘大夏同情地看看李东阳,“老小子,你今日这是有些患得患失了!事涉明小友,你心乱了!”

    李东阳一听,眼光放亮,真是一语提醒梦中人啊!不错,不错,这几日,自己一直忧心明家考生之事,再加上自己无端将明中信拉入,令他承受谢迁等世家大族的攻击,内疚之心再加上焦虑之心,造成了自己的状态不对,令得自己判断履履失误。

    “行了,你先静一静,我先去探探口风,再说服一下,看情形吧!”刘大夏看看他,站起身形往外就走。

    李东阳站起身形,将刘大夏送出门外,拉住他,语重心长道,“老刘头,如果实在说服不了明小友,你就回来,咱们另外想折?”

    你?刘大夏心中一惊,作为多年老友,他知晓李东阳只怕心中已经有了成算。

    “你切不可说是这圣旨在我这儿!”李东阳嘱咐道。

    “老李头,你究竟想干什么?切不可凭意气做事啊!”刘大夏心中大惊,追问道。j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