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连根拔起-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七十三章 连根拔起

    “此人,名叫杨玉,乃弥勒会济南府使者,代号月牙。

    近日奉命33前来协助l县使者月影,处理明家事宜。

    月影月初飞鸽传书总坛,明家少爷明中信近日异动频频,创立学堂,改组酒楼,发展迅速,明家迅速崛起,再加上明中信在知县召集的兰亭文会上大发神威,力压l县俊杰,扬名l县l县分舵担心,再让明家自由发展下去,变数太大,对我会夺取明家产业行动将造成极大影响,请示是否行动?

    另,与明家内线密宗失去联系,内线明耻脱离控制,启用密月探听到学堂教授内容涉及联络密语,事态严重,总坛有何指示?

    接此通报后,总坛派我前来与月影共同处理明家事宜。

    不料,在l县城外遇到明家老夫人,临时起意,掳走老夫人掌控明中信,继而夺取明家产业为我所用。”

    二人骇然对视,这弥勒会也太猖獗了。

    怪不得以前能够掀起那般的腥风血雨。

    想及此,二人激灵灵打个冷颤。现在这股势力可还在l县啊。

    不知上峰什么时候才能到?柳知县不由得祈盼起援兵来。

    对啊,援兵?柳知县精神一振。

    之前的那些绿衫人皆已疯掉,而这个杨玉还是首领,虽被发现,却也疯掉了。

    难道暗中还有势力在窥视l县吗?

    能够探听到弥勒会消息,而且还能将他们整治得如此惨的,势力应该不比弥勒会弱吧!

    只要这股势力向着自己,那自己还愁什么呢!

    不过,这股势力究竟是何方神圣呢?

    难道明府管家真的没有说实话,这股暗中势力是属于明家?

    柳知县陷入沉思。

    不错,明家!还真有可能是明家。

    一直以来,明家都云山雾罩的,让人看不懂。如果说明家背后有股势力,那就说得通了。最近,明家少爷的变化,还有这些诡异的事件,不正是说明这股势力出手了吗!

    看来,应该重新估量明中信的价值了。

    “钱师爷,明家的巡逻及保护可已安排妥当?”

    “东主,学生已经安排好了。”钱师爷有些惊讶,现在怎么会关心明家的安全,不应该担心这弥勒会的反扑吗?

    他不知,柳知县已经被明中信带沟里了。

    看来,得找机会与明中信见一面了。柳知县心道。

    ------------------------------------------------------

    “啪----啪、啪”

    窗户外响起一阵敲击之声。

    “谁?”月影躲于窗户旁问道。

    “弥勒降世!”窗外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

    “如来何在!”月影激动无比。

    “月出日落!”

    “月朗星稀!”

    暗号对上了,月影谨慎地将一把匕首反手握在手中。

    打开窗户,却见一个黑影翻身进入。

    却只见进来的黑影,身穿黑色夜行衣,黑纱罩面,双目如电,望着自己。

    “未请教?”

    “月中半牙。”黑衣人回道。

    原来是一个使者,平级,太好了。

    月影长出一口气,本来还担心上面派一个比自己职位高的,功劳被抢,这下放心了。

    “究竟为何要对明家进行攻击?”月影发出质问。

    “不是你们的人发的信号吗?”

    “我们的人?”月影疑惑不解。

    “是啊,就在现场啊。”黑衣人也是一阵错愕。

    难道是密月?但他为何不禀报是他发出指令的?月影更加疑惑。

    而且,密月从何得知他们乃是援兵?这一切是那么的不可思议。

    “不可能,我的人刚向我汇报完毕,如果是他们发的信号,不可能不向我提及。”月影一口咬定。

    “你且听这句话,‘灵验啊,以前咱们明家老爷赶考前,就是拜的白玉娘娘,后来明家老爷一举高中,老夫人后来还到此还愿呢。’这不就是发信号吗?”黑衣人目不转睛地望着月影道。

    “没有啊,这句话哪有什么信号?”月影更是大惑不解,很平常的一句话啊。

    “你再听听。”黑衣人重复说道。

    月影重新琢磨这句话,摇摇头,再次确认,“没有,肯定没有!”

    “既然没有,那么,你就倒下吧!”黑衣人一挥手,道。

    “不好!”月影此时反应过来,这人是假的。

    但已经来不及了,只闻到一丝香味,随即晕倒在地。

    良久,月影醒转,自已正被五花大绑绑着,四处却漆黑一片。

    突然,一道光线射进室内。

    在光线中,他发现自己正身在一处封闭的密室之内。

    转头望去光源之处,却见一个十三四岁少年正在拾阶而下。

    与此同时,四周也亮了起来,原来有人已经将四周烛火点亮。

    却只见,密室正中有一个丹炉,一张案几,四周是一些柜架。

    不错,这正是明家炼丹室。

    此时,明中信已经坐在蒲团之上,正一脸笑意地望着他。

    “月影?”

    “他如何知道我的名字?”月影一阵惊疑,但转念一想,哦,不正是他将自己抓来的嘛,怎么可能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底细!

    “正是。”

    “不错,能否将你们分舵的人员详细给我介绍一下?”明中信依旧一脸笑意地向他询问。

    “你觉得可能吗?”月影彻底定下心神,也是一脸笑意地反问。

    “有意思,有意思,你觉得你能保得住秘密吗?”

    “既然你知道月牙,那么,可能也已经知道了我们分舵所有的事,然而”月影顿顿道,“我们组织的联系皆为单线,即使抓了月牙,你也所知有限。而且,我与月牙不同,经历也不同,所以,你还是死了那条心吧!”

    “是吗?”明中信说道,“确实,我知道不多,但我也不想知道得太多,你只要将你的所有下线告诉我就行了。可以吗?”

    “哼!”月影冷哼一声再无一言。

    “不错,真是硬汉子,然而,你也救不了谁,我会一一找出来的。”明中信停一停,道。

    “不用担心,我不会去你们弥勒会总坛找麻烦的,毕竟,我没那么多工夫。我只是将靠近我的,在我周围的弥勒会成员,一个个找出来,然后刀刀斩绝,个个诛杀。”明中信平静异常地述说着,仿佛说一个无关的事情。

    然而,不知为何,月影感觉一阵阵心寒。

    “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