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四章 说客上门-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五百八十四章 说客上门

    李东阳笑笑,“无妨,老李头只不过是想凭心做一件事!行了,你去吧,先说服明小友吧!一切事情待有了结果再说吧!”

    刘大夏担忧地望着李东阳,“你这老小子不会是想要为了明小友抗旨吧?”

    李东阳洒然一笑,“你觉得我是那样的人吗?”

    “你是!”刘大夏肯定地点点头。

    “行了,啰嗦!快去吧!我派管家在明宅附近等候于你,有任何消息,直接通知他,我自会赶到!”李东阳催促道。

    “嗯!”刘大夏点点头,“老李头,如果你有什么打算记得要与我说,有事咱们一起扛,否则,老刘头可是要恨你一辈子的!”

    “行了!”李东阳眼中一道精光闪过,笑道,“真是越老越啰嗦了!”

    “老李头,我去了!”说完,刘大夏深深望了李东阳一眼,转身直奔明宅。心中叹道,希望明中信能够沉住气,千万不要犯倔啊!否则只怕要上演一场大戏啊!还有,只怕这老李头也会投身其中啊!

    不管了,我老刘头先尽力而为吧!大不了一拍两散,咱们爷仨一起闹一场,也不枉相交一场。

    而此时的京师之中,随着御书房会议的结束,消息从各府中四散开来,不到一个时辰,各位考生尽皆知晓了今日放榜,一时间,尽数动了起来,直奔兵部演武场,希望在第一时间获知自己的成绩。

    谢府。

    “大人,您看,咱们是不是前去向牟斌解释一番?”一位大臣冲坐在主位上的谢迁道。

    谢迁低头望着手中的茶杯,摇摇头,“不可!”

    “那如果那牟斌将目光投向您,那可如何是好?”大臣急道。

    “无妨,牟斌不是愣头青,虽然我也有针对明家考生,但理由却也堂堂正正,即便他查我,也没什么可怕的!”谢迁抬头看了他一眼,眼神一闪。

    “但咱们得防着有人从中作梗啊!如果有人将这盘赃水往您身上拨,只怕咱们不好争辩啊!”大臣担忧道。

    “没关系,越有人往咱们身上拨赃水,陛下越会护着咱们。我倒希望此时有人跳出来!此番作为也是怪我有些太着急了!如果缓缓,咱们也能够摘得干干净净!还更加稳妥地将那明中信赶出京师!”谢迁眼中闪过一丝懊悔,随即眼神一定,吩咐道,“行了,事已至此,但咱们的目的总是达到了,隐患排除,也算是有所收获。只不过是稍有小小的瑕疵罢了!咱们就静观其变,只需要随时注意牟斌的查案进展即可!万不可自作主张行事!”

    “是!”大臣不甘不愿地应道。

    “下去吧!”

    大臣应声而去。

    “牟斌,希望不要让我失望啊!”谢迁目光一凝,望着兵部演武场的方向,自语道。

    萧宅。

    “什么?你说那明中信要前往云南了?”萧飒一脸震惊地望着面前的管家。

    “不错,此事乃是从阁老府传出来的,虽然现在还未曾到明宅宣旨,但圣旨已经被李东阳带回了李府,此事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了!”管家满面喜色地回道。

    “天助我也!”萧飒一阵大笑。

    大笑过后,他吩咐道,“密切注意明宅动静,那明中信不按牌理出牌,谁知道他是否愿意接旨!万一他不接旨,咱们就是白高兴一场了!”

    “不能吧!抗旨不遵可是满门抄斩之罪,那明中信没这么傻吧?”官员有些不信。

    萧飒面色一沉,“行了,按吩咐行事!有何消息随时来报!最好是能够探听清楚,这明中信什么时候动身出京!”

    管家唯唯喏喏应声而去。

    “可惜啊!明中信,本公子还准备与你在京师好好斗一斗,未曾想,你却马上要远赴云南去了。真是好可惜啊!不过,这一路之上,本公子送你份大餐!希望你不会寂寞啊!”萧飒望着明宅方向,阴阴一笑。

    明宅之中。

    “教习,还请准允我们前去看榜。”赵明兴领着武堂学员们来到大厅,向明中信请命。

    自从他们武举考试完结之后,明中信责令他们不得外出,只是在府中研习武技。把这些学员们憋坏了,听得兵部放榜样的消息,尽皆兴奋异常地想要请命看榜。

    “不用,我已经派福伯前去看榜,你们安静地呆在明宅。”明中信面沉似水地坐在大厅道。

    赵明兴一见这情形,知晓明教习不会让他们出去的。

    学员们尽皆是满眼的失望,却不敢再行请命。

    “行了,福伯带回消息也是一样,现在想必兵部演武场人山人海吧!你们也省得济一身汗了!”明中远打圆场道。

    旁边坐着的孙宇及明家各位也尽数是不敢开口,只是静静地坐着喝茶等候消息。

    “禀报家主,刘大人前来拜访!”门房来报。

    大家心绪波动,尽数望向明中信这位主心骨。

    刘大夏此时前来,只怕是带来了消息,就是不知晓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

    明中信眼神也是一动,起身迎了出去。

    大家紧随其后走也出去。

    大家刚出大厅,却只见刘大夏大踏步向大厅走来。

    “恭喜明家主,贺喜明家主!”远远地,刘大夏就嚷嚷开了。

    大家一阵喜悦,看来是好消息了!

    尤其是那些武堂学员,尽数笑靥如花,期待地望着刘大夏。

    “见过刘老!”明中信上前拱手道。

    “咦,你小子今日怎会如此礼数周全?”刘大夏打趣道。

    “小子一直都是这般礼数周全啊!”明中信面不改色,说谎不打草稿,冲刘大夏就是一瞪眼。

    “哼,只怕你小子是想到老夫带为了消息才如此礼数周全吧?”刘大夏一语揭穿明中信的假面具。

    “想到是想到了,不过这也仅是令得中信更加礼数周全而已!”明中信倒也没否认,直言道。

    “你呀!死鸭子嘴硬!”刘大夏摇摇头,一脸无奈道。

    “见过刘老!”

    “见过刘大人!”

    孙宇等人一拥而上,上前见礼道。

    而学员们更是上前一躬到地。毕竟,这可是他们的授业恩师,虽然只是指点了一些经验而已。自是得礼数周到!

    “好,好!”刘大夏冲大家一点头,再转头看向明中信,“看到没有,人家这才是礼数周全啊!”

    “刘老,请!”明中信只当没看见,抬手延请道。

    “哼!”刘大夏大袖一甩,向大厅走去。

    进了大厅,大家落座。

    学员们将殷切的眼神投向刘大夏,显然,他们想要立刻知晓武举消息。

    “刘老,此番带来了什么消息?”明中信倒也没有矫情,直问道。

    “有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是要先听哪个?”刘大夏抚须微笑道。

    什么?还有坏消息!大家心中咯噔一下,齐齐将目光投向了明中信。

    明中信一皱眉,望向刘大夏。

    刘大夏面上没什么变化,依旧是一脸笑意地望着明中信,等待他的选择。

    “那就先听听这坏消息吧!”明中信毫不思索地决定。

    “好,其实,这坏消息中也有好消息与坏消息,你要听哪个?”刘大夏依旧拿捏道。

    坏消息中还有好消息坏消息之分?孙宇等人将疑惑的眼神投向刘大夏。

    明中信一听,也是一惊,居然有这样的事?将目光投向刘大夏,细细观察,看能否从他的神情中猜出。

    然而,作为官场老油条的刘大夏岂能让他看出来,面上平静无波只是低头喝着茶水。

    “那就先听听这坏消息中的好消息!”明中信点头道。

    刘大夏终于不再拿乔,环视一下明家众人,转头望着明中信说了出来,“这好消息就是,从即日起,你就是钦差幕僚,享四品待遇!”

    哗,一下,明家众人一片哗然,震惊地望着刘大夏,一脸地不可置信。难道咱们家主要当官了?继而他们将惊喜的目光投向明中信。

    相反,有几位心有算计、有见识之人却是一脸的担忧,如孙宇、明中远等。

    明中信却是满脸平静,只是将目光投向刘大夏,静待他的解释。

    刘大夏本来还想看看明中信那震惊的神色,却未曾想,如此重榜的消息他居然也不以为意。

    看来,要想让这个猴精震惊只怕得等下一回了!刘大夏心中叹道。本来,他一直就有个恶趣味,想看看明中信震惊的模样,皆因这明中信太过妖孽,每逢遇事总有解决之道,从未见过他手心脚乱、乱了方寸之时,一点都不像是刚刚满十五岁之人,本以为,明中信一直有功利之心,还有那般抱负,心中一定渴望进入仕途,如今明显有一个官职的诱惑,乍一听,绝对会心神动摇。

    故此,他诚心将这个消息猛然抛出,希望看看明中信心神动摇的模样,但却未曾想,这次自己的小算盘也泡汤了!

    算盘打空,他也就不再藏着掖着,冲明中信正色道,“明小友,云南宜良发生地震,陛下派遣钦差前往,下旨要你随同前往,任幕僚,出谋划策,享四品待遇!”

    地震?这天灾之事乍听之下惊得大家满面煞白。什么时候地震之事也与咱们家主有联系了?

    而孙宇、明中远等人却是心中震惊,猛然想到了背后的原因,一时间,面色煞白。纷纷将目光投向了明中信。

    明中信稍稍一皱眉,看向刘大夏,“这是有人向陛下进言了吧?”

    刘大夏心中一阵赞叹,这小子,一下子就抓到了重点,点点头,“不错,是谢迁那老头出的馊主意。”

    谢迁?这如雷贯耳的名字霎时间将众人震得心神摇动,咱们家主什么时候得罪了这谢阁老了!

    大家知晓这谢迁乃是位列阁老之位,但人家与咱们可是离得十万八千里,怎会注意到咱们家主呢?

    “刘老,这谢阁老为何要为难咱们家主?”明中远不由得问出了声。

    大家齐齐将目光投向刘大夏,等候他的解释。

    明中信此时却是沉默不语,只是呆呆地望着桌上的茶杯,好似陷入了沉思。

    刘大夏看看明中信,心中叹息一声,解释道,“谢阁老不是为难明小友,而是云南宜良之事确实需要明小友前去!”

    “不可能,那地震之事实乃是天灾,谁不知晓如果去了,十死无生啊!这谢迁摆明是想害咱们家主啊!”明中远急道,“咱能不能推掉这趟差事啊?”

    “对啊!这谢迁就是不怀好心!”

    “对啊!”

    明家众人纷纷附和,满脸急切。

    刘大夏有些语塞,是啊,天灾之事,谁能说得准,更何况,明中信也曾说过,地震可是有余震的,如果明中信前去碰上了,只怕他的安危也无法保证啊!

    “行了,不用为难刘老,这也不是他所能解决的!”明中信抬头举手制止了大家的追问。

    “刘老,中信此番被指派,只怕与李老有关吧?”明中信望着刘大夏道。

    “嗯!”刘大夏点头之后,密切注意着明中信的神色,观察着,想看看他对李东阳的看法。

    然而,明中信面上平静无波,根本看不出有丝毫波动。

    “是不是李老将地震救灾之事上奏了?”明中信继续问道。

    “不错!”

    “这样的话,朝廷是不是已经将赈灾方案定下来了?”明中信继续道。

    “已经定了,就是按照你的大致想法,稍稍有所修正!各部门配合更加细化了!”刘大夏小心回道。

    “嗯,那就好!”明中信点点头,“圣旨何时到?”

    “什么?”刘大夏有些懵,这话题转得也太快了吧?不过,他怎么知晓有圣旨的?

    “我说,这圣旨什么时候到?”明中信眼中闪过一丝笑意。

    “估计过午吧!”刘大夏目光闪烁地回答。

    “什么?过午才到?”明中信叫道,“我还以为,现在马上就到了呢?”

    “说实话,明小友,你究竟是如何想的?”刘大夏见明中信的行为如此古怪,心中一阵担心,问道。

    “我如何想的?”明中信反问道。

    “嗯!”刘大夏点头道。

    “我真的很想看看圣旨是何等模样啊!”明中信顾左右而言它道。

    “什么?你想看看圣旨?”刘大夏有些懵,明中信这是什么意思?难道?

    刘大夏心中一惊,抬眼惊疑地望向明中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