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二章 言传身教-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五百九十二章 言传身教

    “刘卿,你就去提醒一下那王守仁!”弘治转头冲刘健吩咐道。

    “臣遵旨!”刘健躬身应是。

    “你密切注意那集团的动向,随时回报。”弘治吩咐陈准道。

    “是!”

    “刘卿,云南各项事务是否已经办妥”弘治轻舒一口气,问道。

    “启禀陛下,一应事务已经安排妥当,圣旨已经八百里加急发往南京。钦差也已经接旨,相信不日就可成行!”刘健拱手应道。

    “嗯!随时注意从云南传来的消息,万不可大意!另,责成那王守仁迅速起行赶赴云南!”弘治点点头,吩咐道。

    “是!”

    “行了,你们下去吧!”弘治一丝痛楚泛上眉梢,揉揉双鬓,神态疲惫道。

    刘健、陈准担心地看看弘治,欲言又止,躬身退下。

    再说明中信,此时他已经视查完了各项产业,也进行了细致的吩咐安排之后,回到了明宅。

    “中信,有客到了!”福伯迎出宅门,望着明中信,皱眉道。

    “有客是谁”明中信疑惑地望向福伯。

    “您还是自己去看看吧!”福伯苦笑一声。

    谁呢明中信带着疑惑的心绪来到了大厅。

    却只见大厅中,一个少年正在左顾右盼,坐立不安地望着大厅门口。

    一见明中信露面,面露喜色,一蹦多高,冲了出来。

    “朱寿,你怎么来了”明中信一把扶住差点绊倒的少年,问道。

    不错,来人正是那位蹭吃蹭喝的少年,朱寿。

    “我听说你要离京了”朱寿答非所问地抬头问道。

    “嗯!”明中信扶着朱寿向大厅内走去,边走边问道,“你在哪听说的”

    “我听我母-------母亲说的!”朱寿说着,口吃了一下,偷偷望了明中信一眼道。

    “母亲?”明中信一愣,随即眼中闪过一丝了然,不再追问,拉着少年入座。

    “明----”朱寿有些口吃,有些尴尬。要知道,至今为止,这少年从没有称呼过明中信,他也一直没有概念,应该如何称呼明中信。

    “好了,你就叫大哥吧!”明中信宠溺地看看朱寿,微微一笑。

    身后的明家众人心中一惊,对视一眼,明中信居然对这不知来历的少年如此厚待,这是怎么回事?至今为止,他们都不知晓,为何明中信如此对待这朱寿。

    要知道,这朱寿当时可就相当于一个乞丐啊!虽然身上的衣着像是富家少爷,但却一直在占着明中信的便宜,他们心中虽然有些不愤,但看明中信那般对他,也就不说什么了!反正明家也不差那些东西,但如今明中信居然要认了这个小弟,这可不是小事!

    这朱寿究竟有何魅力居然让明中信如此厚待?想不通啊,想不通!

    然而,一直以来,明中信就是一言堂,他的决定,大家基本上不反对,也没理由反对,因为,此前之事都证明了,明中信从来没有做错过,也许,明家主(少爷)有他的考虑吧!大家如是想。

    “明----大----哥”朱寿有些难以启齿地叫道。

    明中信一听,却是一脸的喜色,应道,“哎!”

    “明大哥,你能不能别去?”朱寿叫出口后,再叫就顺畅多了,随后问道。

    “大哥我身不由已啊!”明中信苦笑一声,摸了一把朱寿头颅。

    “身不由已?”朱寿疑惑地看看明中信,随即眼中闪过一丝坚定道,“明大哥,你要是不想去,我去替你求情!”

    “你?求情?”大家一听,瞬间都有些懵了,随即心中闪过一丝不屑,就你这连吃饭都付不出钱的家伙,居然想去求情,别开玩笑了!

    然而,令他们大跌眼镜的是,明中信居然不认为朱寿是吹牛,反而和蔼地摸摸他的头颅,安慰道。

    “不用,你大哥我也想出去见识一番!别担心,我也就是去一段时间,很快就回来了!”

    朱寿一听,紧紧抓着他衣袖,失落地看着明中信。

    “男子汉大丈夫,不要这副儿女情长的模样,等我些时日,我自会回来!到时,给你带些好玩的东西!”明中信笑笑。

    “我不要,我只想与大哥多见几面!”朱寿一噘嘴,撒娇道。

    明中信笑笑,转移话题道,“对了,我教你的武技,你练得如何了?”

    “武技?”朱寿一听,瞬间眼神发光,“大哥,我给你看看!”

    说着,朱寿一个纵身,跳到了大厅中央,瞬间耍了起来。

    明中信目光一凝,直视朱寿,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一招一式缓缓打来。

    咦!众人一看,尤其是福伯与学员们,这少年耍的居然与他们截然不同,而且在福伯看来,这少年的打法居然是那般的不同,一派大家风范。

    随着朱寿的招式越来越繁,福伯大吃一惊,在他这位老行家眼中,虽然朱寿的招式虽然稍显稚嫩,但那一招一式经过他在脑海中重新演化,居然是一套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绝世好招,如果由他打为,只怕自己的武技会有一次大的提升。

    不由得,他的眼神变得凌厉起来,随即望向自家少爷。却原来,少爷居然还藏着好东西啊!

    慢慢的,他的眼神变得异常复杂,这个少爷,到底藏着多少秘密,每当他觉得已经了解了一些,但随即就发觉少爷又给了他一个大惊喜。

    还是不想了,好好看看!

    福伯收敛心神,目不转睛地望着朱寿,细细揣摩他的打法。

    而此时,明中信眼中却是并无一丝笑意,反而皱着眉头,不悦地望着朱寿。

    “明大哥,小弟耍得咋样?”朱寿收住招式,立于当地,而带得意地望着明中信,邀功道。

    “不怎么样!”明中信皱着眉头,望着朱寿给他直接拨了一头冷水。

    “不怎么样?”朱寿愣了,随即不服气道,“我觉得已经打出了大哥你教的九成了啊!哪里不对了?”

    明中信皱着眉头,不答反问,“是不是有人将我的招式改了?”

    “啊!”朱寿傻了,“你怎么知道?”

    “我怎么知道?”明中信摇头叹息,没好气道,“我教你的是这样的吗?”

    朱寿讪讪一笑,“大哥,有人说这样耍的话,更加霸气好看啊!”

    “霸气?好看?”明中信没好气地瞪着朱寿。

    “是啊!”朱寿理所当然地道。

    “如果你是追求的是这,那我没话说了!行了,你就这样练吧!”明中信眼中闪过一丝失望。

    “别啊!”朱寿上前一把抓住明中信衣襟,撒娇道,“大哥,我听你的还不行吗?”

    明中信看着朱寿,正色道,“朱寿,我教给你的招式,乃是锻炼体魄、上阵杀敌的招法,不是为的让人欣赏的,也是保命的最佳招式,你想要学,就必须严格按照我教的做,否则,还不如不练!”

    “是,大哥,小弟谨记!”朱寿也是面色一肃,放开抓着明中信的衣襟,拱手道。

    明中信面色稍缓,“好,我现在再给你打一遍,你好好看着,切记不可遗漏记错任何一个动作招式!”

    朱寿面色肃然地点点头。

    明中信脱掉外面的长衫,露出里面精干短小的短衫。

    众人眼前一亮,好一个精干的小伙!

    尤其是福伯与一众武堂学员,能够看到(少爷)明教习亲自打拳,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大福利啊!

    学员们迅速上前,将大厅中央清出一块大的空地,目光炯炯地望着明中信,等待着他的示范。

    明中信来到大厅中央,冲学员们一点头,“你们也仔细看着,今后,你们要上阵杀敌了,这套招法乃是你们之前所练招法的进阶,更有利于洗炼身心,现在你们也能够练了,好好学习!就当是我祝贺你们中第的礼物吧!”

    “是!”中第的学员们齐声应是,满面激动地看着教习,原来,教习还是记挂着我们的!

    明中信也不再理会他们,深吸一口气,身随臂转,缓缓开练。

    福伯、朱寿、武堂学员目不转睛地望着明中信,深怕遗漏了任何一个动作,聚精会神地盯着明中信。

    随着明中信的动作,慢慢地大厅中居然有风声响起,呼呼不绝。

    一道龙卷风,出现在了大厅中央,围绕着明中信转动。而且,这道龙卷风转动着居然产生了一丝丝劲气射向四周,刚开始,也许是明中信未曾控制的原因,这龙卷风产生的劲气令得周围的观众感觉有股力量在推动着他们向后退缩,观众强撑着抗拒这股劲气,但这股劲气之力居然是那般的强劲,越来越强,令他们毫无反抗之力地不断退后。

    福伯等人更加震惊,少爷(明大哥、明教习)的招式居然有此威力!

    随后,明中信好似感觉到了这股力,动作更缓,那丝劲气居然被收敛回到了龙卷风之中。

    大家也不再感觉得到。

    福伯心下大惊,少爷难道已经达到了劲由心生,随发随收的境界?他惊异地望着少爷,难以置信!

    而朱寿更是张大了嘴巴,愣在了那儿。

    原来,明大哥的之套招式居然有些威力,自己之前的耍法相比之下,简直就是小孩一般乱耍一通啊!

    如果自己好好练习掌握的话,大成之期岂不是也会如同这般威猛!越想越心红,更加是目不转睛地盯着明中信,将他的一招一式深深印在心中。

    而旁边的赵明兴此时却是满面的自豪,不屑地瞅了朱寿一眼,咱们教习就是如此超卓,看你之前耍的那是什么小孩玩意!哼,亏得教习还那般教你,真是不识好歹!

    大厅之中静悄悄,大家望着被龙卷风卷着的明中信心中各怀心思,但一致的是,对明中信的钦服之情越加深厚。

    终于,明中信缓缓收住了拳脚,收招静立。

    明中信长呼一口气,微微睁眼,望向学员们,“如何,记住了几成?”

    “六成!”

    “五成!”

    “七成!”

    “四成!”

    学员们讪讪然,参差不齐回道。

    刚才初次见到如此有气势的招法,大家有些震惊啊!一时愣神,没有尽数记住。

    “嗯!”明中信点点头,“不错,初次见你们就记住了过半,还行!接下来,我再打一遍,这次不会加入内劲,大家要仔细看,争取记住十成!明日之后,我可就再也没这份时间教授你们了!”

    说完,明中信再次缓缓施展开来,不过,这次他收敛劲气,只是一丝不苟地耍着招式,劲气不再外放。而他的口中也不时向大家介绍招式中需要注意的地方,为大家提供一个形象的记忆。

    这次,众人不再出声,也不再走神,聚精会神地记着招式,听着解说。

    “大家记住几成?”明中信打完再次问道。

    “八成!”

    “七成!”

    “九成!”

    学员们满面羞愧回道,对不起明教习啊!如此慢的招式,自己等人居然记不了十成,太羞愧了!

    “嗯,不错!想当年,我初次学习的时候,打了十遍才记住十成,你们比我有天赋啊!”明中信笑道。

    什么?咱们比明教习有天赋?学员们尽皆不可置信地望着明中信。

    “行了,明教习是想让咱们有信心而已!你们觉得咱们能够比得上教习?”赵明兴在旁一撇嘴,冲学员们道。

    是啊!咱们岂能比得上教习,这不是开玩笑吗?也只有赵头的话才可信啊!学员们心中一阵认可。

    明中信有些好笑地看看赵明兴,这小子,明目张胆地拆自己的台,真是大胆啊!

    他们却不知,明中信的话还真的是事实,想当年,前世他还真的是打了十遍之后才记住,毕竟,当年自己可是自行摸索的,哪有现在这般言传身教的机会!

    要知道,有老师教授和没有老师教授那可是不同的!毕竟,老师能够将一些需要谨记的地方指出来,会省很多事啊!当年自己可没有这个条件!

    “明教习!”赵明兴满脸谄笑着一拱手道。

    “嗯!怎么了?有事?”明中信一皱眉,心下一动,这小子,一谄笑绝对没好事!看你耍什么花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