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刑训月影-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七十四章 刑训月影

    “不,我不是疯子,你们才是疯子。你看,你们此次济南府来的同僚,15个个都变成了疯子,包括月牙。”

    “那是你干的?”月影惊骇地望着他。

    “不错,我利用银针,将他们的精神破坏,令他们产生恐怖幻觉,并且是不断重复的幻觉,让他们随时随地活在恐惧里,最后他们会惊恐而死。”

    “好歹毒!”月影咬牙切齿地望着明中信。

    “不错,我也有同感。”明中信耸耸肩道,“不过,相比起你们来说就差得多了。”

    “你们谋夺人家家产,欺凌人家老弱,这又能好到哪儿?你们做这些的时候,可想过太歹毒了吗?”

    月影哑口无言,是啊,自己想过,但那又如何,谁让贪婪、自私占据了自己的心呢!

    “对了,你想知道我如何对待月牙吗?”明中信自顾自地说着,根本不容月影插嘴。

    “我将一根金针放入他的体内,驱动它在月牙体内游动,时不时还免不了刺他一刺,渐渐地,月牙体内积累了大量的红色液体,逐渐侵蚀着他的五脏六腑。”

    “而金针却依旧不停,继续前进,慢慢地将他的经脉挑断,经脉承受不了血液带来的压力,逐渐损毁,而后,因经脉内血液的流失,逐渐收缩,身体也随之不断收缩,慢慢地经脉蜷缩起来,身体也不由自主地蜷缩起来。蜷缩着蜷缩着,越来越弯,越来越弯。你猜,他最后变成了什么?”明中信一脸戏谑地望着月影。

    “别说了,别说了。”月影浊重地喘着粗气,双目狰狞,心胆欲裂,恶狠狠地望着明中信,大声嘶嚎着。

    “最后啊,他变成了一个一尺左右蜷缩着的大虾。”

    “大虾啊!”明中信用手比划着,那弯曲的样子。

    月影望着明中信,双眼喷火,额头青筋突突跳动。

    “呃,呃,唔----”他再也承受不住内心的恐惧,呕吐起来。

    “怎么样,还要硬撑下去吗?”明中信来到近前,平静地问道。

    月影慢慢停止了呕吐,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传出,“哈哈哈哈。”

    “姓明的,给爷来个痛快,爷接着,大不了二十年后还是一条好汉,这些恐吓人的玩意,爷爷早就玩腻了。”

    明中信也是一脸愕然,本以为,这弥勒会也就是个阴毒的组织,其中尽数都是一些人渣,没想到还会有成员如此有胆气。

    可惜了!算了,还是自己来吧,呆会,给他个痛快。明中信黯然地望着他,将手放在他的头上,默运养神夺魄搜魂**。

    “明家遭劫了?”月影一阵惊讶,“谁干的?”

    密星偷眼看了一下月影,“是济南府的使者们。”

    ……

    密星将偷来的学堂的书册和记录放置在桌上。

    月影激动地来到桌前,翻开上面的书册,却见上面尽是一些鬼画符,根本就不认识。

    “这是什么?”月影抬头问道。

    ……

    突然,神识传来一阵波动,明中信细看。

    却发现月影正面色狰狞,露出挣扎之色,好似想从噩梦中醒来。

    明中信一惊,以前从未发生此事,不行,再来。

    “兑”,明中信手印翻转,厉声断喝,重新读取。

    “看来,得送到总坛去研究了!月影如此想到。

    毕竟专业的事得交给专业的人才是正确的,估计这些东西比较高深,所以自己两人才不懂!二人这么认为。

    二人将书册记录封存,准备让人送去总坛。”

    “啊-----”月影大喝一声,鲜血从七窍中流出,精神瞬间萎靡,但却清醒了过来。

    明中信面色复杂地望着他。

    月影青筋暴出,汗如雨下,心有余悸地望着明中信。

    “月影,你还真可以,居然能够逃出来。”

    本来,如果明中信再加把力,使用**九字真言的后几字真言,也会继续读取,然而,面对这第一次挣脱**的好汉子,他真的不想再继续。

    皆因他想到了前世的生死兄弟杨林,也是这般被对头所擒,同样是被使用搜魂类手段,杨林强自挣扎,虽几次从**中挣脱,然而却被对头强行搜魂。

    最终等他找到这位好兄弟的时候,杨林已经成了白痴,彻底废掉,这是他前世千年之痛。

    算了,就给月影个痛快吧!大不了,自己再多花些时间去搜寻弥勒会的线索。

    “好了,月影,念你是个汉子,我给你个痛快吧!”明中信就要动手。

    “慢着!”月影喊道。

    明中信皱眉道,“怎么,还有什么遗言?”

    “最后问一句,明家的密语本究竟如何解释?”

    明中信哭笑不得,临死了,还惦记这干嘛!

    不过,密语本是什么?明中信也是一头雾水。

    “什么密语本?”

    “不想说就算了,本来想做个明白鬼,没想到还是得做个糊涂鬼。”

    哦,明中信想起他们偷走的算学基础,噗,一声笑了。

    从案几下拿出纸笔,写了几个阿拉伯数字,伸到月影面前,“是这吗?”

    “不错,正是。”月影希冀的目光望着明中信。

    明中信严肃地望着月影道,“不错,这正是我们的密语本,每组数字都有特殊的涵义,如,这几个数字表示是论语第几页,第几行,第几个字,最后组合起来,就是我们的密语。”

    月影恍然大悟,原来如此,这明中信可真是天才啊!居然想到如此复杂的密语,自己败在其手不冤!

    望着月影眼中流露出的钦佩之情,明中信一阵无语,心中道,我就是骗你个傻小子呢!

    但随后,心中却一动,密语,密语,眼前一亮,以后还真可以用啊,这还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

    “好了,该上路了。”明中信向月影宣布。

    却见月影一脸平静,好似等着行刑。

    一缕银光闪过,月影轰然倒地,闭目气绝。

    福伯上前要将其拖走。

    “厚葬吧!”明中信叹道。

    福伯听闻,身形震动,少爷没变,心肠依然有情。

    悦来客栈。

    三位风尘仆仆的客人骑马来到客栈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