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四章 长亭践行-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五百九十四章 长亭践行

    【92zp;搜索@巫神纪阅读本书#最新@章节^^^

    在各方瞩目之下,王守仁这位赈灾云南的钦差终于要起行了。

    这一日,艳阳高照,风清气爽。

    钦差王守仁上殿领取“敕”,向弘治辞行。

    作为幕僚,明中信及其仪仗停在皇宫门口,静候钦差王守仁。

    明中信身后是赵明兴,以及几位武堂学员,紧紧跟随着他。

    明中信打量着眼前的钦差仪仗,好奇不已。

    毕竟,他也没有见过钦差仪仗,此时有机会,岂能不打量一番!

    仪仗之前,立着两位骑马的将军,顶盔贯甲,目不斜视地望着皇宫大门。

    之后,有两队共二百人的卫士,分列左右,穿着鲜亮甲胄,手持明晃晃的长枪立在前面,后面紧跟着一百兵士,打着刺绣绘画的各色旗帜,木雕铁打金装银饰的各样避、肃静、官衔牌、铁链、木棍、乌鞘鞭,一对又一对……随后,是一柄题衔大乌扇,一张三檐大黄伞儿,罩着一顶八抬大轿。

    身后的赵明兴等人更是左看看右看看,新奇不已。

    吱呀呀,宫门大开,只见一位青年官员双手捧着敕书,当先踱步而出,只见他面如冠玉,双目神光闪现,顾具生辉。

    哟,这就是钦差吗?太年轻了吧!明中信心中一动。

    咦!旁边的赵明兴口中发出一声,明中信转头望向他,却只见他满面的震惊之色,指着钦差,说不出话来。

    难道明兴认识他?明中信有些惊讶,他何时论识的?

    然而,此时的场合根本无法询问,却只见那两位将军翻身下马,迎了上去。

    明中信连忙,紧走两步,迎上前去,毕竟,他可是钦差的幕僚,之前因为家中琐事,未曾去钦差府上拜访,就有些失礼,如今第一次见,如果再没礼貌,只怕人家更是会对自己有意见啊!

    “末将吴起见过钦差大人!”

    “末将李兵见过钦差大人!”

    二位将军上前行礼道。

    “二位将军有礼!恕王某有旨在身无法全礼!”王守仁冲二位将军一点头,回礼道。

    “钦差大人客气!”

    “学生明中信见过钦差大人!”明中信见二位将军见完礼,连忙上前行礼道。

    “明幕僚有礼!”王守仁眼中闪过一丝精光,上下打量一番明中信,点头道。

    明中信笑笑,躲过一旁。

    王守仁也不客气,不再看他们,转身向身后道,“各位大人留步,王某就此别过!告辞!”

    嚯,却只见王守仁身后站着一群身着官服之人,一个个头载乌纱帽,身着红袍,满面威严。

    嚯,看这服饰居然尽皆是四品以上官员,而且以三四品为多。

    大明文官官服绣禽,武官官服绘兽。品级不同,所绣的禽和兽也不同,具体的规定是:文官一品绣仙鹤,二品绣锦鸡,三品绣孔雀,四品绣云雁,五品绣白鹇,六品绣鹭鸶,七品绣鸳鸯,八品绣黄鹂,九品绣鹌鹑。武官一品、二品绘狮子,三品绘虎,四品绘豹,五品绘熊,六品、七品绘彪,八品绘犀牛,九品绘海马。文武官员一品至四品穿红袍,五品至七品穿青袍,八品和九品穿绿袍。

    明中信只是听刘大夏为他介绍过,但却未曾见过,乘此机会,细细观瞧一番,心中默默对比,将这官场中的第一课补齐。

    “王大人,此行身负重任,还望殚精竭虑,此去云南,控制灾情,安抚百姓,建功立业,为陛下分忧!”为首之人谢迁冲王守仁道。

    “王某自当为陛下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王守仁一脸正气,满情激情道。

    谢迁点点头,微笑不语。

    “祝王大人一路顺风!”众官员上前,冲钦差王守仁,回礼道。

    王守仁冲大家点点头,手捧圣旨,返身来到八抬大轿前,轿夫掀起前帘,令得王守仁入轿。

    待两位武将、明中信及学员们纷纷上马,轿边一位差役高声叫道。

    “钦差起行!”

    一声令下,随着十三声锣声响起,仪仗队伍哄然起行。

    在这里,咱们得介绍一下官员出行的规矩。

    官员出行(或者出巡)所乘坐及随行的仪仗也都有严格的区别。各方面都体现了等级上的区别。除了微服出行,官员出行所用回避、肃静、官衔牌、铁链、木棍、乌鞘鞭、金瓜、尾枪、乌扇、黄伞等随行仪仗之外,还要“鸣锣开道”,提醒前面的百姓人等避让。州县官出行鸣锣,打三响或七响,称为三棒锣、七棒锣,意为“速回避”、“军民人等齐回避”。道府出行鸣锣,打九棒锣,意为“官吏军民人等齐回避”。节制武官的大官出来,要打十一棒锣,意为“文武官员军民人等齐回避”。总督以上官员出来,因是极品,打十三棒锣,意为“文武百官官员军民人等齐回避”。官员出行时鸣锣开道,被认为是必行的官仪;仪仗大小、鸣锣多少下,也都反映了所使相应此仪仗官员的品级大小。^^^百度$搜索@巫神纪阅读本书#最新$章节^^^

    而钦差出行,按督抚出行规矩,故敲十三下锣。

    “停轿!”刚出城门,却只听八抬大轿之中传来一声命令。

    钦差仪仗立刻停下,众人目光纷纷望向八抬大轿。

    却只见钦差王守仁从停下的八抬大轿中出来,嚯,早已经换了一身短衫,显得更加英武挺拔。

    好一个俊秀的青年!众人心中喝彩道。

    “钦差大人,有何吩咐?”二位武瘵催马上前拱手问道。

    “牵匹马来!”王守仁吩咐道。

    二位武将一愣,对视一眼,齐齐请示道,“难道钦差大人要骑马?”

    “嗯!”王守仁点点头。

    “备马!”吴起转头冲后面吩咐道。

    “是!”队伍中自有人应声。

    “收起一切繁琐之物,放入马车,快马加鞭,赶往云南!”王守仁吩咐道。

    什么?二位武将一阵愕然,这位可真是雷厉风行啊!刚刚出了京师,居然就要快马加鞭赶赴京师。

    旁边的明中信一听,也是一惊,不由得以怪异的目光投向王守仁,这位钦差是真的心系百姓?还是做秀呢?

    在明中信的神识笼罩之下,这钦差的语气语出真诚,应该不会是做秀啊!

    难道,自己今次摊上了一位为民做主、想做实事的钦差?值得观察啊!

    无论如何,钦差大人是这支队伍的一把手,他的命令无人敢于反抗,整条队伍依令而行,纷纷将繁琐之物收起,放入仪仗之后的马车之中,将目光望向钦差大人,静候起行命令。

    王守仁不管众人的目光,吩咐完后,来到为他准备的马匹前面,翻身上马,利落的身手令得明中信眼中精光一闪,看来,这位还真不是文弱书生啊!

    “起行!”王守仁一声令下,快马冲向前面。

    二位武将一挥手,大队人马奔跑了起来,一阵烟尘腾起。

    明中信微微一笑,催马跟随,看你能坚持到何时?

    不声不响,整支队伍不声不响向前赶去。

    令明中信惊异的是,这支队伍居然未曾有掉队之人,即便是那步兵也是如此,这可就不得了了啊!难道大明的步兵也是如此厉害?

    再看看前面的钦差王守仁,明中信的眼中更是闪过一丝兴趣,有趣啊!这位钦差可真是不同寻常啊!这支队伍也不同寻常!

    远处一座小亭呈现人前,令他们惊异的是,小亭前居然有三股人马站立着,仿佛等人一般。

    明中信却是眼中闪过一丝精光,一缕微笑浮现于嘴角。

    前面一马当先的钦差王守仁脸浮喜色,缰绳一拉,马匹的速度减了下来。

    “停!”钦差王守仁举手命令道。

    霎时间,整支队伍马匹嘶叫之声响起,然而,队伍却是整齐划一地缓缓停了下来。

    这一幕被明中信看在眼中,满眼的不可思议,连忙将神识罩向这支队伍。

    他可未曾想到,这支队伍的表现居然如此精悍!要知道,令行禁止,这可是精锐的标准啊!随便一支钦差队伍就是如此精悍之伍,这可是出了他的意外!

    然而,在他的神识之下,还真的是,这支队伍居然是百炼之师,就连那些轿夫都是一脸的精悍之色,更令他惊讶的是,这支队伍居然没有一个军士是弱者,这可就太奇怪了!

    大明的军队如果随便挑出来就这般精锐,那他可真的要重新审视这大明王朝了!而且自己的计划得重新制定了!

    越来越有趣了!明中信摇头失笑,顺便将目光投向钦差王守仁。更令他感兴趣的是此番带领他前去云南宜良赈灾的这位首领钦差大人。

    却只见王守仁在等候整支队伍静止之后,催马向小亭中的人群奔去。

    两位武将催马护在他的左右。

    明中信笑笑,也催马奔向小亭。

    在他的神识之下,自是看到了小亭边的三群人,但他却很好奇这三群人的来意究竟为何?

    更令他好奇的是,这钦差王守仁不象是公私不分之人啊!

    但这三群人中两群人的来意不象是为的公事啊!就连那不知来意的一群人他也猜测是那王守仁的家人啊!只能是来此践行这类私事啊!

    而且此前这钦差大人的行动明显是要赶奔云南的节奏啊!为何见到这三群人眼中居然闪过一丝激动?还丢下整支队伍,奔向人群!奇怪?

    然而,令他好奇的是,这钦差王守仁奔向的居然不是自己猜测是他家人的一群人,反而是直奔那朝廷阁老李东阳!这是为何?

    难道,李东阳是为他践行的?但这王守仁明显不是这种人啊!明中信心中不解。

    他摇摇头,有些失笑,看看就知道了,何必在这儿乱猜呢?

    想着,马匹也来到了近前。

    却只听得那钦差王守仁翻身下马,冲着李东阳抱拳道,“李大人,有礼了!”

    李东阳却是毫不意外,一拱手,“王大人,等候多时了!”

    “东西到了吗?”王守仁毫不客气地问道。

    “嗯!”李东阳一点头,转向一指后面。

    王守仁的目光投向他的身后,二位武将,明中信也将目光投了过去。

    嚯!几辆马车正在李东阳所指的方向,就是不知道是何物?

    王守仁却是一见之下,大喜过望,转头吩咐道,“吴将军,李将军,派军士接管这些马车!”

    “是!”二位将军低头应是,翻身上马,奔向队伍。

    “王大人,还请验点!”李东阳从袖中取出一物,递给王守仁。

    “明师爷,你去验点一下!”王守仁接过那物,反手递给了身后的明中信。

    明中信为之一愣,这是交接物事啊!

    然而,他的职责就是辅助钦差,人家下令,自己自是得遵守。

    他接过那物,低头一看,哦,原来是几张纸啊!细看一下,黄金***两,白银****两,马匹****匹,马车****匹。

    哦,原来是赈灾的物资啊!

    明中信心中了然,这些就是朝廷为他们赈灾拨付的款项及物资!

    也不说话,来到马车之前,掀帘而入,一一验点。

    此时,另一拨人马来到了王守仁面前,其中一位妇人说了“伯安!”二字,就忍不住泪水横流。

    “母亲!”王守仁连忙扶住妇人。

    “行了,伯安此去乃是公务,不要儿女情长了!”旁边的王华拍拍妇人安慰道。

    “是啊!孩儿此去乃是公务,办完就会回转,还望母亲注意身体,不要挂念!”王守仁扶着妇人安慰道。

    “少爷,这是夫人为你准备的衣物!”一位管家模样的老伯来到近前,冲王守仁道。

    王守仁看过去,嚯,却只见,一辆被塞得满满当当的马车立于一旁。

    王守仁不由得哭笑不得,望向父亲王华。

    王华也是满面无奈地一摊手,表示他也无能为力。

    王守仁摇头叹息一声,冲李东阳苦笑一声。

    李东阳一使眼色,点点头,表示明白,这正所谓是,儿行千里母担忧啊!

    王守仁冲李东阳歉意一笑,扶着母亲走过一旁。

    “李阁老,贱内失礼,见笑,见笑!”王华冲李东阳一抱拳,苦笑一声。

    “王大人客气了,此乃人之常情,人之常情!”李东阳连忙安慰道。

    “那王某就不打扰了!”王华冲李东阳一抱拳,表示一下歉意,转身随王守仁而去。

    李东阳看看王守仁一家,转头望向正在马车之上一一验点的明中信。